燦如春華,皎如秋月。

那高雅出塵的氣質,竟然比上官雪晴這個六宮之主還要高貴。

眾人一時看呆了。

上官楚明臉色黑如鍋底。

上官雲曦這一聲庶叔,分明在嘲笑他,也提醒了眾人。

他是國公爺的庶子,母家低賤,即便女兒貴為皇后,仍然改變不了低賤的出身。

上官楚明壓下心中不滿,強裝出一副慈愛的模樣。

「認得,自然認得,王妃剛剛成婚,不知在楚王府,住的可還習慣?」

上官雲曦勾唇一笑:「本王妃早年患病,在外將養數年,離家久歸,多虧王爺憐愛,待本王妃極好,自然是習慣的。」

上官雲曦話中有話,一句「在外將養數年」,引得所有目光齊涮涮地集中在上官楚逸、和上官楚明這對兄弟身上。

把一個小姑娘獨自送去外地養著,說到底還是嫌棄她又傻又丑,沒想到數年歸來,人家不單出落得貌美如花,還習得一身好醫術。

錯把珍珠當魚目,楚王妃這分明是在當眾打二人的臉。

上官楚逸和上官楚明面色很難看,在同撩面前丟盡了臉,可礙於上面坐著的那尊大佛,敢怒不敢言。

上官楚明乾笑一聲:「那就好……」

上官雲曦笑意涼薄,什麼看戲的心情都沒有了。

擱在膝上的手忽然被一隻溫熱的手握住,指節修長,乾燥明凈,輕輕攥緊她的。

「可是覺得無聊?本王陪你出去走走?」

楚王殿下一改往日的冷漠,語氣溫和,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從外人看來,儼然一對恩愛的小夫妻。

眾人又是一陣風中凌亂,天啊,冷漠如冰的楚王殿下竟然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這位楚王妃果然有手段。

連楚王那顆萬年玄鐵的心,也能煉為繞指柔!。 「大哥,你說這樣能行么?」看着眼前瘋狂的李建成,李元吉有點後悔參加這個計劃了。

「不成功便成仁。成了,我就是這天下的主人。而你就是最有權的親王。不成你我兄弟就會死。」李建成接着說道「老四,你不是認為現在你還能夠退出吧?」

「我只是覺得這樣母後會傷心的。」李元吉說道。

「傷心?為什麼我不是太子的時候她不為我說一句話。我才是李家的長子啊?我才應該是這天下的主人啊。」此時的李建成已經徹底的進入自己的世界了。任何人都對不起自己。剛才要是李元吉說一句不參加相信李建成一定會殺了他的。

「但是李玄霸。你就相信他們一定能李玄霸殺了?」李元吉還是擔心李玄霸會回來殺了兩人。

「哼。都是jīng銳,我就不相信他李玄霸能以一己之能改變什麼。」李建成一直都不相信以前傳回來李玄霸在滎陽的戰果的。太神了。

確實,畢竟什麼事口口相傳以後所有的東西都容易被誇大。

「太子殿下。這是今天陛下讓您先做審查的奏章。」一個跟隨在李淵身邊的老太監來到了東宮給李世民送來了今天的奏章。

原來李淵看到這幾天李世民在朝會上對於政事上的敏感xìng就讓他幫自己先審查一遍奏章。要不每天就自己看的話太累人了。

「這太子還真是累人,不怪三弟不想做啊。」李世民跟自己的太子妃長孫無憂說道。其實也就是抱怨一下。心裏對於這份差事那是相當的滿意。

長孫無憂跟隨李世民這麼多年當然知道李世民來自己這裏一是訴苦再來還有顯擺的意思。看着李世民像個孩子似的來自己這裏。自己當然就要好好的「安慰」他了。

時間一晃就過了三天。

「太子殿下。皇上急召您去皇後娘娘的寢宮。」一個年輕的太監慌張的跑到李世民的東宮說道。

「哦?那你知道是什麼事不?」李世民問道。心裏也很詫異李淵這個時間急招自己是有什麼事呢?

「奴婢也是不清楚,只是皇上的樣子很急。」太監也不抬頭就回答道。

「知道了。我準備一下,馬上就去。你先回去稟報吧。」李世民說完就準備更衣。

「二郎。怎麼了?」長孫無憂看着李世民急忙找人更衣說道。

「父皇有急事招我進宮。但不知是什麼事。放心吧。我去去就回。」李世民看着長孫無憂說道……。

時間。昨晚。

「將軍,這是門口一人留下一封信件后就直接離開了。而且上面有秦王的信物。」門口的侍衛拿着一封信遞給了秦瓊。

「恩,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秦瓊說完就回到自己的書房看那封信件。

與此同時程咬金、羅士信、徐世績、尉遲恭等人的府上都收到這樣的一封信。

送信的人當然是李玄霸。李玄霸早在一天前就秘密的回到了長安。沒有人知道。連和那些潛伏在李建成身邊的人都是李玄霸上門聯繫的……。

「秦將軍、程將軍、尉遲將軍。你們怎麼都在這裏啊?還穿着士兵的衣服?」李世民出門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近衛人都換了。再一看大吃一驚。怎麼都是這幫人了。

「太子。我等都是接到秦王的信件才來的。信上說您今天有點麻煩。就讓我們來了」秦瓊回道。

麻煩?我能有什麼麻煩?天天都在宮裏。李世民想了一下。突然一下子想到了剛才的事情。

難道是大哥他們有什麼動作?李世民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

「哦,那麻煩諸位將軍了」眾人也在看李世民的表現。李世民的表現讓人佩服。只是一瞬間的迷茫。就能清醒過來。

眾人也是打起十二萬分注意。畢竟能讓李玄霸說出麻煩的話。看來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玄武門。

「都給本王做好準備。一會要是成功了。本王許給你們一世的榮華富貴。失敗的話結局就不用我說了吧。」李建成看着面前所有人說道。

「李強,一會就看你們的了。」李建成又單獨對面前年輕男子說道。

「王爺放心。我一定會把李世民殺了的。」聽到李強的回話李建成笑了。

李強只是才在自己的身邊帶上幾個月,但是李強的表現還有能力,讓李建成覺得李強就是老天賜給自己的禮物。

「王爺,他們到了」一個人急忙跑進來對李建成說道。

「好,所有人都給我打起jīng神來。一會看我的信號。」說完李建成騎馬像李世民來的方向走去。

「大哥?你是有什麼事情么?父皇急召我進宮呢。」看着眼前擋着自己的李建成和李元吉。李世民的心中一陣悲哀。難道真要兄弟相殘?

「你以為真是父皇叫你去母后的寢宮的?告訴你,消息是我讓小太監傳的,現在你要是將太子印信叫出來。我還能饒你一死。要是不交就別怪當大哥的對不起了。」李建成覺得現在這樣就是對李世民的仁慈了。自己沒有殺他。

「不可能,太子印信我不可能教給你。」李世民想都沒想就說出了這句話。

「好好好。那就別怪我這個做大哥的了。動手。」話畢就看大約能有近千人從玄武門的四周衝過來。

這時候秦瓊等人在旁邊大喊道「保護太子。」然後各自拿出武器。李建成這才知道原來李世民身邊的是秦瓊等人,怪不得一直低着頭呢。

「好。既然你們都在,省得本王一個個殺了。」李建成一看火更大了。沒想到秦瓊等人來給李世民做保鏢了。一想就知道是誰的安排。

「今天我就送你們去和李玄霸去yīn曹地府見面」李建成的這句話一出口明顯李世民秦瓊等的身體一震,然後李世民問道「玄霸怎麼了?」

「哼,反正你們就要死了。我就告訴你們。李玄霸平叛的時候他所有的消息都讓我通知反賊了。他,必死無疑。」李建成說道李玄霸的時候非常高興。好像看到了李玄霸死在自己的面前了。

「哦?是么?都給本王住手。本王要聽自己的大哥是怎麼讓反賊殺了本王的」一個耳熟的聲音在李世民等人的耳中想起。聽到這個聲音李建成差點從馬上跌下來。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沒死?

「本王沒死,你李建成是不是很失望啊?」看着李建成的表情李玄霸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是失望。不過更多的是高興。因為我要你親眼死在我面前。」說完就對着李強說道。「李強,動手。我要他們全都去死。全部都死無全屍。」說完獰笑看着李玄霸。

「好,本王也算是給你機會了。都聽到了?給本王把李建成等作亂之人給抓了」聽到李玄霸的話李世民他們是詫異。李建成卻是大笑。

「你是不是瘋了?竟……」話沒說完脖子上就被一把刀架住了。「李強?你幹什麼呢?還有你們?都要幹什麼?造反啊?」李建成看着用刀架住自己的竟然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而且自己提拔的那些人竟然都拿出刀對着自己人。李建成的大腦一下子就空白了。「李玄霸,你告訴我你是在什麼時候讓他們投靠你的?」李建成現在還在想李玄霸是用什麼辦法這幫人背叛自己的。

「呵呵,知道這些還有什麼意義?」說完李玄霸就朝李建成和李元吉走去。

「三哥,我們是兄弟啊。你要是動手殺了我們母親會傷心難過的。」李元吉開口說道。他怕李玄霸過來之後就會殺了兩人。

「呵呵,現在知道我是三哥了?你們再把我的消息透漏給反賊的時候怎麼想不起來我是你三哥啊?」李玄霸看着李元吉說出這句話讓李建成和李元吉都是身心一沉。完了,這傢伙這要殺了自己。

「你們都給我去死,為了我那些無辜死去的兄弟陪葬吧。」說完掄起擂鼓瓮金錘像兩人砸去……。

「皇上,親王殿下回來了。就在門外。而且殿下身上還有鮮血。」老太監來到李淵的身邊說道。

「哦?快讓他進來。朕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說完就讓人請李玄霸進到殿內。

李玄霸進入店內之後對周圍的人說道「你們都下去吧。我有事要和父皇單獨說。」

周圍的人都看着李淵。沒有李淵的命令誰敢走啊。「都下去吧,所有人不得靠近大殿五十步」李淵也知道李玄霸要說的事情很重要所以也是沒有遲疑就讓周圍的人執行了李玄霸的命令。

沒有人知道兩人說了什麼。只是隔了五十步還能聽到李淵在大罵孽子什麼的。然後就看到李玄霸出來直接奔著皇後娘娘的寢宮去的。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皇后的寢宮。這回沒有了皇后的喊罵只知道中間傳來皇后悲切的哭聲。李玄霸走出來的時候額頭都破了。

三天後,王旭帶着人馬從洛陽回來回到秦王府的時候,聽到了一個消息。「秦王在征討反賊的時候戰死。」

王旭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秦王明明是回到了長安。李玄霸讓人害死了。自己要為其報仇。然後要回大營為李玄霸起兵報仇。

不知道仇人是誰,但是一定和皇家有關,除了平時和李玄霸關係最好的李世民。所有皇家之人看到誰殺誰。最先死的就是李建成和李元吉。

秦王說過。這次的消息是兩人透漏給反賊的。

可是等王旭打聽李建成兩人的時候愣了一下。兩人暴斃而亡。

王旭一下子就想通了。李玄霸為了給兄弟們報仇殺了兩人,但是自己逃不過對於皇后竇氏的內疚,加上李淵要殺李玄霸他沒有反抗。

「殺了李淵給秦王報仇」想到這裏王旭的這個念頭就起來了。對,殺了李淵。這時候親王府的管家出來了。

「大統領,這是秦王殿下給您留的信件。」總管把信件給了王旭之後就走了。

無人知曉信中內容。只知道王旭。這個鐵血冷漠的漢子看了信之後嚎啕大哭。

幾rì后,李淵昭告天下。秦王李玄霸。一生為大唐建立不世之功。但是此次大戰反賊不幸中箭。箭上之毒無人能解。最後戰死沙場。

現在死後已帝葬的規格來為其下葬。葬於皇陵。於朱雀門前造銅像讓世人永記秦王的功勞。

所有和李玄霸打過仗的軍人聽到以後都是失聲痛哭。

李玄霸在死前給自己安排在李建成李元吉手下的十八個人一人留了一封信。還給李世民等人各留了一封信件。

心中主要就是讓這幫人完成自己的遺願,幫助李世民。

就這樣。李玄霸死後的兩年。李淵宣佈禪讓。退位於李世民。

李世民成為皇上宣佈,改國號為貞觀。加封李玄霸為秦皇。表示李玄霸和自己沒有誰上誰下的身份。

一開始重臣不同意。但是一看到武將的表現,還有李玄霸已經是個死人了。在怎麼加封也不能活過來,也就算了。

這樣就開始進入了真正的大唐了。

(新人新書,求推薦收藏。)

(如果有興趣加入劇情的發展討論。請來群114934562.再次拜謝眾位。) 「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