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

長公主頭上的傷才好一些,宮中就傳來太后病情惡化的消息。 出於好奇心,蘇莽上前直接跳上巨石,原地蹦躂兩下發現腳下的巨石居然沒有絲毫晃動。

低頭順着巨石表面的紋路視線一直往前移動,直到邊緣處紋路依然存在,一直延伸到湖裏。

「這地方有意思啊!」看着水裏模糊的場景,蘇莽來了興趣。

應該是因為漂浮物太多的緣故,湖水呈現出淺綠色,水裏還有很多像芝麻一樣的東西浮浮沉沉。

站在石塊往水下看,隱約可以看到很多殘缺的建築,建築表面長滿了綠油油的青苔,已經看不清它原來的樣子。

甚至蘇莽還看到一座人面鳥雕像,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樣,連大小都相差不多。

吳邪這時候也跳了上來,半蹲下撫摸巨石上的紋路,而後又抬頭看着湖泊表面露出的廢墟,思索了一會後說道:

「腳下的這幾塊巨石應該是一座石雕,從紋路的延伸情況來看,這應該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被掩埋在了水底。」

說到這裏吳邪站起身,神色激動的指著湖泊里的廢墟說道: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西王母宮的遺跡了。

而我們腳下的這座石雕可能就是城防建築上的石雕,作用就是給往來的使節精神上的威懾。」

「沒毛病!」蘇莽點點頭,接着盤腿坐下,把手枕在後腦勺,語氣輕快的說道:「這西王母啊,不管在什麼故事裏都是牛逼哄哄的存在,不是仙人就是神之內的。

這到了西域應該也一樣,絕對是扛把子級別的人物,所以這格局自然不能小咯。」

說着蘇莽又在一旁扒拉了一塊石頭,朝着湖中的廢墟扔了過去,看着蕩漾的湖水眯着眼睛打趣道:

「不過這西王母該不會是屬王八的吧?居然把地宮泡水裏,也不怕把自己給泡透咯!」

「神tm屬王八!」吳邪也是服了,這腦迴路得多清奇才會把西王母跟王八聯繫在一起。

還有上次的三青鳥也是,只是描繪的稍微圓潤了一點,就成了胖鵪鶉。

要按蘇莽這說法,這西王母就是一個殼上刻有鵪鶉的王八,這不扯嗎!

不過吳邪轉念一想覺得這麼說也沒錯,畢竟王八能活啊。

這西王母不是長生了嗎,可不就和王八一樣,打個盹就是幾百上千年。

這麼一想完全沒毛病,吳邪差點就信了。

胖子這時候也跳了上來,看着湖中的廢墟雙眼直放綠光,激動的說道:

「可算讓胖爺給找到了,看這規模怎麼說也是個油鬥啊,不搬個幾十斤財寶回去都對不起胖爺我受的這份罪!」

「胖子,這地宮都在水裏,你怎麼進去呢?」潘子在後面潑了盆冷水。

「這多簡單啊!」胖子大手一揮,表示這都不是事。

隨即從背包里掏出兩根雷管,對潘子示意:「胖爺我早就提前準備好了。」

而後手舞足蹈解釋道:「這西王母宮之所以在水裏,我估計是因為無人管理導致的荒廢。

這荒廢後宮殿的排水系統就失效了,然後地下水上涌,泥沙倒灌。最後轟的一下,就被沉在了水了。

所以啊,等會我找個地直接炸出一條通道來,咱們順着通道進去不就行了嘛!」

「你這是在想屁吃!」蘇莽翻著白眼懟了胖子一句。

然後恨鐵不成鋼的看着他說道:「你都說了排水系統失效,在被這麼一炸。

這宮殿不就塌了嘛,到時候別說幾十斤財寶了,連根毛你都撿不著。

能不能用點子智慧,別總想着蠻幹!」

蘇莽這麼一說胖子立馬就不服,居然說自己蠻幹,隨即挽著袖子就準備和他好好扳扯扳扯。

「好啦!」吳邪趕緊把兩人分開,沒好氣的看着兩人:「你倆能不能安靜點,讓我好好分析到底該怎麼進去!」

「沒問題,閉嘴!」聽到能進去,胖子立馬拍著胸脯給吳邪保證,還用手在嘴邊做了一個拉拉鏈的動作。

吳邪也拿這兩個活寶沒辦法,明明動起手來一個比一個兇殘,可一旦閑下來,盡跟孩子似的瞎鬧騰。

無奈的看着兩人:「這地方用炸肯定是不行的。」

說着環視一圈眾人,說出自己的分析:

古代宮殿的選址一般都是很講究方位,這西王母又是一個精通奇門遁甲的高手,對於這些一定更加看中。

所以很顯然這裏並不是宮殿的入口所在,再加上偌大的一個西王母地宮也不可能只有一個入口。

所以我猜測一定還有別的地方可以進去,但我們裝備有限,無法下水。

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首要目標是找到我三叔,與他匯合。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老狐狸身上一定有西王母宮的地圖。」

「好啦,我的話說完了,你們有沒有什麼意見?」說完吳邪靜靜的看着眾人。

幾人沉思片刻。

「哎~」胖子嘆了口氣,臉一下子聳拉下來,無精打採的回答道:「也只能這樣了!」

眼前明明就是一座金山,等待自己前去挖掘,可是自己卻沒有任何工具。

這讓胖子很是煎熬,簡直比殺了他還讓他難受。

可有什麼辦法,下不去,就只能幹看着。

眼見這一時半會也下不去,蘇莽也一臉興趣缺缺的樣子。

看氣氛這麼沉悶,潘子佯裝看看手錶,然後對眾人說道:「現在也快到兩點了,我們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吧!

我這還裝了一點蛟蟒肉,少吃點應該問題不大,不會出現昨天那種情況。」

「又休息!」阿寧的臉色有些不悅,面無表情的看着幾人冷聲問道:「不是才休息過嗎?」

「休息過嗎?」蘇莽疑惑的看着胖子。

胖子撓了撓腦袋,抬頭看着天空想了一會,低頭肯定道:「應該是沒休息過!」

「是嗎,那就休息吧!」

「可以!」

見蘇莽和胖子耍起無賴,吳邪也沒辦法,只能點頭同意。

吳邪同意,張起靈和潘子自然沒意見。

所以現場情況很明顯,五比一。少數服從多數,阿寧也只能冷著臉同意。

隨後生火的生火,串肉的串肉。分工明確,熱火朝天,一副野外bbq的場景。

7017k 看到墨司宸,凌若冰便有些明白了,龍夜擎為什麼要約她出來吃飯。

龍夜擎介紹了下,「這位是我太太,我們剛結婚不久,這是墨司宸,我朋友。」

喬安夏很禮貌的起身打招呼,「你好,墨先生。」

「你好,龍太太很漂亮,」墨司宸很客氣的回應,看著凌若冰,「你好。」

凌若冰臉上是明顯的異樣,生硬的點了下頭,對墨司宸並不太待見。

「坐吧。」龍夜擎自然是跟喬安夏坐在一起,四人的餐桌,墨司宸只能和凌若冰坐一排了,好在沙發夠寬夠長,並不擁擠,還能保持一定的距離。

龍夜擎點了幾分套餐,跟墨司宸聊著當前的經濟形勢,等喬安夏去洗手間的時候他才提了句,「大嫂,大哥過世有超過三年了,你也該走出來了,司宸的為人你也清楚,他一直很喜歡你,希望你能給他一個機會。」

墨司宸一臉期待的看著她,「若冰,夜擎說的是,你總不能一直沉浸在夜婓的思念中,你該有自己的生活了。」

凌若冰心裡很堵,她喜歡的是龍夜擎,一直都是,為什麼要把她推到別人的懷抱中去?站起身禮貌的說了句,「不好意思,我有點不舒服,我先回去了。」

墨司宸追了出去,「若冰,我送你。」

「不用,司宸,我們是不可能的,我對你沒那種感覺。」凌若冰不敢說喜歡龍夜擎,畢竟,人家龍夜擎都結婚了。

墨司宸長的不錯,身上散發著一股成熟男性特有的魅力,又是一名成功的商人,和凌若冰完全是配得上的,墨家也是豪門,跟凌家可以說是門當戶對,「不管怎麼樣,給我一個機會吧?好不好?也當是給你自己一個機會。」

凌若冰走的很快,「我需要冷靜一下,司宸,你別跟著了,我不會喜歡你的。」飛快的上到車上,逃離似的揚長而去。

喬安夏回到餐桌旁,見他們兩個都走了,問了下,「大嫂呢?」

龍夜擎說道,「他們先走了。」

「你是故意安排大嫂過來跟那位墨先生見面的吧?我感覺到了,大嫂並不樂意,而且還有點排斥。」

龍夜擎也看出來了,「大嫂還年輕,不能一輩子守在龍家,她應該有自己的生活的。」

「你說的是。」喬安夏不能發表什麼議論,但如果凌若冰真能再嫁一個,對大家都好吧?「希望她能想通吧。」

吃的差不多了,龍夜擎買了單,和喬安夏一前一後開進龍家院子。

凌若冰在院子中坐著,讓喬安夏先回屋,怒氣沖沖的沖著龍夜擎喊,「你什麼意思?你就這麼盼著我走嗎?為什麼呀?」

龍夜擎解釋了下,「你上午也說過,你是個女人,需要有自己的生活,司宸是我們熟悉的人,又這麼喜歡你,你和他在一起,我們都能放心。」

凌若冰眼眶泛紅,背過身擦了下眼角的淚痕,「那你有問過我願不願意嗎?你居然給我安排相親!你太過分了!你明知道我喜歡的是你,你卻把我推到另外一個男人身邊去,夜擎,你怎麼能這樣對我?」

龍夜擎耐著性子,「別傻了,你是我大嫂,是大哥的太太,我怎麼可能跟你在一起?再說了,我已經結婚了,以後,別再說這種話!」

凌若冰盯著他的眼睛,「好,夜擎,你跟我說句實話,你愛過我嗎?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有沒有?」 葉一鳴泡過葯浴的感覺好了不少,從木桶中起身穿好衣服,才坐下來回了華老的話。

將這段時間的遭遇簡單說了一番,華老也是點了點頭。

「舊傷,炸彈,電擊,你這沒死都已經算是命大了。」華老淡淡說道。

葉一鳴輕咳一聲,也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確險些真的喪命了。

「你這身體受傷太嚴重了,如果不好好休養的話,以後會很麻煩。」華老語氣有些凝重。

葉一鳴自己也是知道情況,點了點頭。

「所以我這不是回來了,就是想這次回崑崙好好養傷。」葉一鳴說著。

華老卻是忽然一哼:「你怎麼不等你死了再回來?」

葉一鳴苦笑,但他知道華老這是在關心自己,他自己也知道,他的舊傷已經拖得太久了。

若不是這一次受的傷太重,他還不一定現在就回來。

「華老,我想請您老幫個忙。」

葉一鳴想了想說道。

「想請華老幫我回去看著我妻子,我擔心我不在她會有麻煩。」

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雖然有貪狼在,但他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真的讓他有些不放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