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嬌唇輕彎,

「你知道的,我喜歡你,之前是喜歡,現在是很喜歡。」

雲止寒垂眸看著她,全神貫注的分析著她話里的意思。

「可是止寒,你知不知道還有一個字叫愛,之前我膽怯的想過拒絕你,但我發現我根本無法想象離開你該怎麼辦,不想,一點兒也不想。」

冰落察覺到他貼在自己腰間的手臂又緊了一些,避免他多想她繼續開口,

「既然無法承受,為何不答應你,感情可以由淺入深,我喜歡你,我相信你,也相信我們之間終會相濡以沫連枝共冢。」

雲止寒突然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冰落瞬間紅了俏臉,

「呸呸呸,連枝比翼。」

「嗯。」

冰落歪頭蹭了蹭他的前襟,

「可這些都需要時間,時間知道嗎,它真的很神奇,可以輕易的讓兩個人如膠似漆難分難捨,也可以讓一斷感情分崩離析。」

雲止寒猛地托著她坐起身,他輕捏著女子的下巴抬起,眸子里捲起的漩渦深邃的讓人心悸。

「說來說去,你還是不信我?」

「不是,」

「其實在你心底,根本就不信我可以長久的喜歡你,不信我會永遠的愛你,不信我可以成為你最終的依靠?」

男子另一隻手已經落在了她的心口,大掌溫熱讓她輕顫。

「落落,如果這就是你一直不願意嫁給我的原因,那我真的好委屈。」

雲止寒語氣有些激動,冰落再次看到了他眼尾的水潤,他眉頭皺起神色痛苦,讓她瞬間錯覺自己萬惡不赦――她為什麼不肯相信他?

冰落慌了,她不管不顧的想要吻上他,卻是被對方側頭躲開,他眼底閃爍著破碎的光,她知道他又誤會了。

「止寒!」

「我只是不想我們之間留有遺憾。」她小心翼翼解釋。

「那你覺得我們會分崩離析?」

雲止寒輕問。

「當然不會!」

冰落斬釘截鐵,她說的都是心裡話,她沒有不信他,也沒有不相信他們之間的感情,她只是想讓一切都恰好在最好的時候,在她愛他,他也愛她的時候嫁給他。

「既如此,為何要讓時間來考驗?落落,你不覺得自己很矛盾?」

雲止寒似是平復了心緒,他低眸摩挲著她的下巴。

矛盾?哪裡矛盾?

看著她迷茫的眼神,雲止寒氣息瞬間柔和,他低頭在她嘴角輕啄,聲音如清泉般流淌,

「既然你相信我,為何不放心把自己交給我,在我這裡不會有意外,你說的對,我們肯定會相濡以沫比翼雙飛,你說。《我竟是異世界唯一的人類》第四卷:綠茵鎮338章:土平意識的新容器 蠱尊面色微變,連忙道:「錢老弟,你誤會了,我真沒有別的意思啊。」

錢永安瞥了他一眼,冷聲道:「蠱尊,既然你不願意說實話,那我們也不跟你廢話了!」

「趙兄,把那顆果實分成兩半,咱倆一人一半拿走算了。」

趙天元冷笑點頭:「好主意!」

蠱尊面色急變:「萬萬使不得!」

「這果實裡面,有我苗疆最為恐怖的蠱蟲。」

「一旦放出來,咱們三個,都必死無疑啊!」

錢永安啐了一口:「少在這裡嚇唬人了。」

「你要怕死,那你先跑,我和趙兄,我倆在這裡把這果實分開,怎麼樣?」

趙天元再次點頭:「對啊,蠱尊,你要真的怕死,你先走就是了嘛!」

「我和錢神醫,我倆捨命一試。」

「真要是放出什麼可怕的蠱蟲,讓我倆死在這裡,那也是我倆活該,怎麼樣?」

錢永安哈哈大笑:「說的沒錯。」

「來,趙兄,用我的刀。」

錢永安說著,把一個匕首扔給了趙天元。

趙天元接過匕首,抬手便朝那果實砍了過去。

眼見如此情況,蠱尊連忙驚呼:「不要!」

「我……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快點把刀放下!」

趙天元和錢永安互視一眼,兩人臉上都抹過一絲冷笑。

錢永安冷聲道:「蠱尊,你最好說實話。」

「再想騙我們,那我們就直接把這玩意劈成兩半!」

蠱尊看了看那果實,悵然嘆了口氣,低聲道:「你們可千萬不要隨便亂動這果實。」

「這顆果實裡面,可是蘊含了謝興邦至少八成的內力!」

聽聞此言,趙天元和錢永安皆是一愣,同時瞪大了眼睛。

錢永安急道:「你說什麼?」

趙天元則是瞪大眼睛看著手中的果實,臉上也儘是垂涎的表情。

蠱尊沉聲道:「這株植物,其實也是一種蠱,名為吞星草。」

「這種吞星草,很早的時候,在苗疆其實還是很多的。」

「那個時候,吞星草可以說是苗疆的噩夢。但凡苗疆人,見到吞星草,必然要將其根除!」

錢永安皺眉:「蠱尊,你還想騙我們?」

「剛才看你那樣子,就好像捧著絕世珍寶似的。」

「你現在給我說這是苗疆的噩夢?」

「你真把我們當傻子了?」

趙天元也直接舉起了手裡的匕首,彷彿隨時都要把那果實切開似的。

畢竟,剛才看蠱尊的樣子,對這吞星草還是很珍惜的。

現在他說這樣的話,別人肯定不會相信啊。

蠱尊急忙擺手:「別急,別急,你們聽我說啊。」

「我都說了,那是以前啊,是上千年前的事情了。」

「就是因為那個時候,苗疆的人們將這些吞星草徹底剷除了,導致吞星草在苗疆幾近滅絕。」

「所以,現在,這吞星草,在苗疆可是極其珍稀的。」

「這麼說吧,這一千多年的時間,在苗疆發現的吞星草,總共不到五株,你說這東西珍稀不?」

趙天元和錢永安面面相覷,錢永安皺眉道:「你說這話前後矛盾啊?」

「既然這麼珍稀,那當初為什麼要剷除吞星草呢?」

蠱尊道:「你們知道吞星草最大的功效是什麼嗎?」

兩人搖頭。

蠱尊沉聲道:「吞星草最大的功效,是可以吞噬蠱蟲,用蠱蟲的養分,使自己成長。」 徐賢對著允兒笑了笑:「放心吧歐尼,我沒傷到哪兒。」說著她指了指旁邊的李曼曼:「前輩剛剛幫了我很大的忙。」

是嘛?允兒愣了一下后趕忙像李曼曼道謝。他只是搖了搖手,打了聲招呼以後便回去教室。然後,徐默就跟個狗仔似的死命追著李曼曼和徐珠賢是什麼關係:「喂,你不會劈腿了吧?可以啊你,沒看出來你竟然……」

「你在多說一句,我就把你暗戀…」李慢慢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徐默捂上了嘴。幹嘛呢這是,不說就不說嘛,幹嘛還非得威脅自己呢是吧,沒必要沒必要。

說起來李曼曼一直覺得徐默的戀愛觀很有『意思』。他一直都喜歡隔壁班的一個女孩兒,天天把人家放嘴上念叨。可是他也從來不主動和人家接觸,每次李曼曼問他為什麼,他都說:『我害怕真正的了解她。萬一,萬一相處了以後我覺得她和我想象的不一樣怎麼辦?』

那就放棄她不喜歡她唄?這是李曼曼的答案,大多數人也是如此,但徐默不覺得,他覺得自己現在明明這麼喜歡人家,如果因為太了解而不喜歡了,那就太可惜了。喜歡她是一件令徐默開心的事,徐默不想讓自己變得有不開心的可能。

在數次溝通無果以後,李曼曼也懶得勸他了,反正自己這位朋友只要開心就好,何必去計較那麼多呢對吧。

傍晚,因為是周五,所以學校放學比平時早了一陣。只不過這和李曼曼也沒什麼關係,畢竟他還要留下來打掃衛生呢。

「曼哥,那我們先走啦,班級的門就拜託你來鎖了。」

李曼曼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然後又開始拿著掃把在那兒划呀划。等到他弄完的時候,教學樓已經沒什麼人了都。

走出校門以後,他準備戴上耳機…

「前輩!」

有人喊我?

李曼曼轉過身看著走過來的人。哦,是那個小聖母…呸,徐珠賢啊。她旁邊還有個女人,看樣子像是她的家長。

「你好,你是李曼曼吧,我是小賢的媽媽。」

雖然不知道對方找自己幹什麼,但他還是老老實實的問著好。

「今天在學校的事我都聽小賢說了,真是麻煩你了,幫了我們小賢一個大忙。」

「哪兒有」李曼曼擺著手:「只是碰巧遇見了,所以就幫一下,而且他班上的男兒本來就做的不對,就算沒有我,也會有其他人來阻攔的。所以阿姨您不用這麼正式的道謝。」

『好謙虛的孩子。』這是女人心裡的第一想法。

「前輩不用謙虛的,如果今天不是前輩我說不定就真的挨打了!」徐賢僵著小臉很是認真道。

……看著李曼曼那尷尬的樣子,徐母掩輕笑,看來他還有點害羞。

「對了,你的家長呢?他們有沒有來接你,我想和他們親自道聲謝。」

李曼曼愣了一下,然後搖搖頭。

「那你放學是一個人走回去?」

「阿尼,做公交車。」

這樣啊,似乎是因為沒見到能教育出這樣好孩子的家長有點可惜,徐母思考了一會兒以後決定開車載眼前這個孩子一程:「放心吧,阿姨這麼做是為了感謝下你,不用擔心我是要拐跑你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