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古拉世界之外,張無忌右手橫推,「小小世界意志,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封。」

「轟隆隆。」

頓時間,一隻遮天白玉大手從界外碾壓而下,崩碎一道道風刃,抹平空間裂縫。

聖潔的白玉光輝億萬重,照耀萬萬里天地,所過之處,狂風湮滅,一切都平靜下來。

這一刻,巴古拉世界就彷彿是被按下了暫停鍵,浩瀚天地都好像凝固了。

屬於巴古拉世界的本源意志,直接就被白玉大手鎮壓封印了起來。

「這…這是…」迪森·阿羅約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嘶吼了起來,「不可能。」

要知道,剛剛爆發的可是巴古拉世界的怒火,結果竟直接被界外的一隻大手鎮壓封印了。

如此詭異可怕的一幕,讓迪森·阿羅約心生寒意。

「好可怕的力量。」界外虛空中,劉邦、朱元璋、成吉思汗等人暗暗看了一眼張無忌,「他,變得更強了。」

「難道他真的突破了?」趙冰雲心中又驚又喜,「可是不應該呀,帝星聯邦年輕一代中,至今都還沒有人能成為五級強者,難道他成功了?」

朱元璋忍不住悄悄問道,「教主,莫非你踏入洞天境了?」

張無忌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解釋,而是一指巴古拉世界,沉聲提醒道,「先看去病的戰鬥,你們也要好好觀摩,儘快熟悉魔法世界的搏殺之道。」

「是,我明白。」張無忌不願說,朱元璋也不敢繼續追問下去,連忙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巴古拉世界。

如無意外,東玄聯邦極有可能就要跟魔法世界開戰,提前了解並掌握魔法的玄妙之力,就可在戰爭中掌握先機。

「戰!」

沒有了世界本源意志的攔截,霍去病很順利的闖入巴古拉世界,懸空而立的他,並沒有發動對迪森·阿羅約發起偷襲,而是掌中赤金龍槍綻放尊貴的赤金靈光,周身燃燒火焰。

「$%*^}@…」迪森·阿羅約舉起了手中魔法杖,開口不斷說起話來。

可惜的是,霍去病一個字也聽不懂,「呃,完全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不僅是霍去病,就是在界外虛空中的嬴政、朱元璋等人,此時也是一臉的茫然。

屬於魔法世界的語言,來自東玄界的他們,又怎麼能聽得懂哦。

成吉思汗深有體會的感嘆了一句,「唉…對外征戰中,語言不通是最大的麻煩事。」

朱元璋瞥了他一眼,冷冷說道,「這事簡單,語言不通,那就用行動來解決一切。」

張無忌笑着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秘密武器,「諸位,這個時候就該用到萬界擬音器了,這是帝星聯邦專門用來溝通萬界萬族的高級智能產品。」

「殺!」

巴古拉世界中,霍去病跟朱元璋的想法竟是驚人的一致,他持槍直刺,耀眼的火焰之光洞穿蒼穹,帶着極致的鋒芒向迪森·阿羅約殺了過去。

「巴古拉,風盾。」迪森·阿羅約不敢大意,第一時間揮動手中魔法杖。

頓時間,風之元素涌動,凝聚一面面青黑盾牌懸浮在他周身轉動。

這一次,迪森·阿羅約的話語很清晰的傳入到了張無忌等人的耳中,「還真有用,能聽懂那廝說的話了。」

「呼呼…」

風在呼嘯,眨眼之間,就有數十面風盾形成,牢牢擋下了霍去病刺出的龍槍。

迪森·阿羅約念誦咒語,魔法杖對着霍去病一指,「風牆,百重封。」

黑青之風從四面八方呼嘯而來,形成了一堵堵牆,足足有上百重,風牆縱橫交錯,把霍去病困了起來。

風牆,百重封,屬於風系魔法中的中級魔法,擅長封困對手。

「烈火燎原,碎。」只不過僅僅是中級魔法,還困不住霍去病的槍。

赤金龍槍橫掃怒擊,滔天火焰衍生,以焚燒四野之勢燃滅了一堵堵風牆。

蘊含極致鋒芒的槍尖飛速旋轉,接連粉碎了一面面風盾,赤金槍芒映入迪森·阿羅約的眼眸,讓他神情變得凝重起來。

「巴古拉,風窟,困敵。」為了困住霍去病,迪森·阿羅約果斷動用了高級魔法。

風之元素洶湧而動,凝聚一座深不見底,佈滿風刃的黑青風窟。

迪森·阿羅約藉助風之元素在巴古拉世界無處不在的力量,直接就讓黑青風窟在霍去病的腳下成形。

一時大意的霍去病,完全想不到魔法的力量會如此詭異,毫無徵兆的就能對人展開攻擊。

於是就看到,霍去病當場被困在了黑青風窟之中,近乎是無窮盡的風刃在風窟中縱橫絞殺,彷彿要將萬物絞碎。

「麻煩了,霍將軍被困住了。」岳飛、秦叔寶、蒙恬等人族戰將頓時緊張了起來。

劉邦卻是一點也不擔心,他對張無忌有信心,相信他不會讓霍去病去送死。

相比起霍去病被困,他對迪森·阿羅約的一舉一動更好奇,「奇怪了,那廝為何一直喊巴古拉。」

趙冰雲的聲音適時響起,「巴古拉是那座世界的界名,魔法世界的魔法師們,在施法的時候,一般都會通過呼喚界名來匯聚魔法能量。」

劉邦想了想,有了新的領悟,「明白了,這就跟我們感應天地法則,來凝聚天地之力相似。」

趙冰雲頷首微笑,「對,所以說在修行之路上,萬道皆有共通之處。」

「而且,魔法之道在帝星聯邦也有很多人在研究和修鍊,畢竟魔法也有獨到之處。」

「負責坐鎮帝星聯邦西部星海的七法帝庭,就是一個古老的魔法帝庭。」

「風窟,是風系魔法中的高級魔法,它的困殺之力很強大,被困住,想要脫困可不容易。」

迪森·阿羅約成功困住霍去病後,卻是沒有繼續對風窟中的霍去病展開攻擊。

只見他抬起頭,對着蒼穹沉聲高喝,「界外強者,吾名迪森·阿羅約,是巴古拉世界的守護者。」

「敢問界外強者,為何強闖我界?」 姐夫!

李子揚摸摸被抽的臉,望著童珂,他終於明白了,這女生是陳寧的小姨子。

此時,負責護送李子揚回北方的兩個保鏢,驚疑不定的從其他座位過來,詢問道:「三少爺,怎麼了?」

李子揚此時已經回過神來,他表情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陳寧把我打成這樣,你這臭三八還敢打我耳光。」

「黃三,張揚,抓住她。」

李子揚的兩個手下,正準備對童珂下手。

此時,飛機上一名安保人員,發現不對勁,朝著這邊過來,喝道:「你們想要幹嘛!」

李子揚跟他兩個手下回頭!

童珂趁機就跑,跑向飛機廁所,躲進裡面,一下子反鎖起來。

李子揚見狀怒道:「我是北方奉天李閥的三少爺,李子揚。」

「你們所有人最好不要多管閑事,不然的話就是跟我們李閥作對,到時候我要你們吃不完兜著走。」

李閥!

轟!

不管是飛機安保人員,還是不遠處的空姐,或者周圍的乘客們,全部露出震撼的表情。

李閥地位顯赫,權勢滔天,就算是航空公司的人,也不敢招惹。

大家紛紛低頭,裝著什麼都沒看見,不敢再多管閑事。

李子揚見大家這麼怕他,露出滿意的表情,冷笑的吩咐道:「黃三,張揚,去把那小妞給我揪出來。」

黃三跟張揚齊齊道:「是,三少爺!」

很快,黃三跟張揚兩個,強行砸開門,把童珂硬生生的拽了出來。

童珂拚命的掙扎:「放開我,你們膽敢亂來,我姐夫不會饒過你們的。」

李子揚聽到童珂提起陳寧,他心中就來氣。

他獰笑的望著身材姣好的童珂:「桀桀,你姐夫不會放過我?」

「看得出你姐夫跟你的感情不錯嘛,如果你姐夫知道,你因為他被強暴了。」

「他會不會心如滴血,悔恨交加?」

童珂顫聲道:「你想幹什麼?」

李子揚獰笑:「干你!」

「可惜的是我雙腳斷了,不能親力親為。」

「黃三張揚,這妞就便宜你們兩個了。你們兩個就在這裡,把她玩到虛脫為止。」

黃三跟張揚兩個聞言,都壞笑起來,雖然這裡周圍有不少人,但他們不怕。

有李閥靠山,誰敢多事?

他倆興奮的搓著手,躍躍欲試的說:「嘿嘿,小妞,哥哥們來疼你了……」

童珂尖叫起來:「你們走開,走開啊!」

「誰幫幫我?」

李子揚望著被黃三張揚逼到角落,已經無路可退的童珂,笑道:「呵呵,不要求救了,沒有人膽敢得罪我們李閥的。」

「你要怪,就怪你姐夫得罪了我吧,哈哈哈。」

童珂望著越來越近的黃三跟張揚,顫聲道:「我姐夫不會放過你的……」

李子揚得意的笑道:「你姐夫,陳寧?」

「他在哪裡呀,叫他出來呀,我倒要看看他怎麼不放過我?」

話音剛落,飛機忽然一陣顫抖,乘客們一陣搖晃。

童珂丟到在椅子上,黃三跟張揚兩個齊齊跌地上。

李子揚驚怒交加:「什麼情況?」

立即有人低呼:「飛機在降落,我們在機場上方了。」

李子揚望向飛機窗外,飛機果然是在降落。

不過他也發現不對勁,外面機場可不是北方京都國際機場呀!

這是什麼機場?

就在李子揚納悶的時候,耳邊忽然有人驚叫:「中海機場,天呀,我們在天空飛了幾個小時,竟然兜了個圈,又回到中海機場了。」

千千 所以在凌天城主崛起的時候,H市的大部分陰屬性鬼怪類凶獸,包括黃金級極品實力的,都被他給剿殺掉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