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取出禁絕陣法,死傷大片大片,有人兩虎崢兩敗俱傷,潦草退場,有人雙眸疾射光束,火眼金睛撂倒多人,有人拳出如龍,竟然如此……是位瘸子。

人人亟亟,人人如花枝亂顫,心目競觀,人心惶惶,瓢潑四野,遠放觀看,彷彿江河湖海決堤,淹沒無數,嘶聲吠叫,浪花咄咄逼人,有人吞吐口水,欺人太甚,竟然自曝脈輪,周圍土地癟陷,知網蔓延,虛空坍塌了,形成一片漣漪一般的水渦,彌滿周圍,頓然間,已然有千人之多浪潮內,水花漸起,盪垤一樣,觀摩浪潮內少了一小片,罵聲沸亟起瀾,逕入幽靜,禹懸轡看見了,心神搖曳生姿,還可以這樣,梁山好漢也沒有如此勇氣可嘉,旁邊一個青衣人寥寥解釋,這是鐵蹄冢獨門的看家本事,雖未死,但也是須臾不能動,尚屬於兩敗俱傷,禹懸轡聽聞鐵蹄冢,覺得名字很響亮嗎,不比朱晦晦名聲差,飛掠來到哪位自曝的鐵蹄冢門人身旁,將其抬至輪椅上,自己則是泉水般蔓延開來道藏境界的力量,兩腿之內暮然生芻出漣漪,足尖點地,赫然是以催憊的力量衍生成為兩腿,真是駭人聽聞,那人眼神亟亟懇切一下子,便沒了下文,禹懸轡初次站立,氈笠一樣,滉漾的身型,然後是大口呼吸,兩手擁抱着什麼,天地間穆然回應,虛空億噸重量塌歿,所有人,頓時覺得重量倍增,駭然的眼神看着中央,那道什麼一般的身郢,煢煢孑立,人與物俱歡,掬水一樣,禹王宮聖子禹懸轡真的只能轡一眼嗎,不可觸及嗎,無論所有都一樣嗎,懼怕的眼神蔓延開來。禹懸轡雙目射出冰冷,呵呵一笑,天上一隻以無上力量凝聚而成的巨足頃刻之間砸爛虛空,直至禹懸轡。

禹懸轡恰如其分,豐碩一般的眉眼,舉目朝天,那位戰神宮嫡傳的聖子感覺得到一股冷如冰餮的眼神,頓時覺得不妙,禹懸轡兩掌合十,但還未合攏,便有五彩斑斕的仿如一截倒懸山體河流的生息巨力流轉,逐漸成為郢夤,禹懸轡以一種模糊感知述說此乃佛魔拳,忽然之間,所有人心間捻起,識海內震顫不已,然後就是惶如鐘聲的巨大響動,佛魔拳,是不是還有個金剛,金剛佛魔拳。

不遠處的外圍,一個沙彌蟬看了一下,棲身之地遍佈蓮葉,天地間驟然變砉,巨足對上巨大的拳頭,山河雎下的泄洪模樣,廣受震撼人心。禹懸轡東西各自走了十步,然後便是眉眼美艷絕倫,遁俗無悶的樣子,頓足捩耳間,騶深驟起飆濰,釣魚線直指天空,那是禹懸轡的身型,悛染成為了聖魔,伏魔再起,人間煙火裊裊,禹懸轡狠戾一笑了之,提臀擺腿,這一式初次顯現是隧對陣吳釗,禹懸轡起了一個枇杷庭值的名字,金剛腿,毀家紓難的攀拍而去,像是一根蘆筍露肩,直面天空,戰神宮茺羽聖子直面了一顆彗星,胸口無可避免受到一記暴擊昏聵過去,禹懸轡再度落下時,以手點地,山風乍起,人間無礙,十里方圓內,人員全數跌倒在地,周圍一座座山峰被擊穿,碩大的空間冪縻而嚇人,心神搖曳,此乃破級擊殺,只有天資無上的宗門道子方能如此,禹懸轡之名,果真駭人。

禹懸轡並未停止,羈束無礙之間,軀體橫陳深入淺出,生息繁衍般,周圍卵石被踏碎,戰神宮弟子全數被擊殺,頭顱上一指捅穿,生息全無,茺羽聖子瞭然退去幾里地,損失慘重,土鵝一樣頹氣敗退。

戰神宮提前退去青銅仙宮振鐸。

耽視周圍一眼,只有寥寥幾個慎行的身影,兩男三女。

難得一見,禹懸轡招手算作是認識。

「仉瑄,出自魚鳧王朝。」男子拱手讓人,神傷模樣,穿着布料是七彩,心腹處佾疤,仔細看噤讓是紋身,臉色較常人黑黃了一些,頭髮潦草退場。

「北域,黃金族弳獼,本體不說了,並非人類。」高達兩米的健碩身型,四肢軀幹佝僂有力,眼窩深灧,眉目亟亟,禹懸轡覺得他有點像是麂邳,頭髮枯黃,臉色蒼白,簸箕頤養的面龐有些稜角像。

「銀角族道霞聖女,是九天攬月一脈。」女子面容姣好,襝蓮身體殍瘦,手上脖頸上懸讖金玉,顯然是不是寶物,而非裝飾品。

「葬土張養浩,見過世面各位。」那人殷盛,契屬於非斑斕的黑白,百合花一樣。

「是個女子啊!」禹懸轡看人很准,這是很小時候就養成的習慣性,張養浩攀拍自身塵污就知曉,那是女子貼有熨帖仿如冬溫的動作。

「各位,打透生死關,生來也罷,死來也罷,何如姓名,性命攸關之際,還望莫要落井下石。」最後的女子擤行一下,雙眸是黑漆漆的,沒有眼白,細瘦看起來像是韁繩,唇薄而鋒利,綠彝一樣顏色的唇糜。

禹懸轡再度招手,大咧咧說道:「禹王聖地,警花一脈。」

「哦,原來是景華一脈。」幾個人心想事成,灼灼歧化。

「一翻一覆兮如掌,一死一生兮如輪。」天上一輪脈月高懸,絲絲縷縷類似巫山雲雨的聲音笑貌傳來,透出出塵的意味,張養浩面色謎犴,神色雜亂,先後霧障一下,顯然是認識。

地上憮然出現一個大洞,一個肥碩的身型顯現,頭上頂着皂角帽,不注意看還以為是土撥鼠,樣子很和藹,咧開的笑容長線雕琢,掉渣子,那是土壤。

禹懸轡覺得稀奇,「仉瑄、道霞、弳獼都朝着張養浩看覷著,磔然的笑容,土裏的,顯然藏土一脈,若非如此,何必惺惺作態。

禹懸轡則是想着都是兩個名字的,我要不要取一個類似梁山好漢聖子的名字,這好像是三個字呀。

「張人蓐。」

「我就不過多介紹了,以後都會認識的。」

張養浩撇一下,人兔來了,葬地鬼見愁。

其實真名叫,張人屠,活人死人見者有份,時而乖張時而暴虐,乖張時人畜無害,常有驚人之舉,暴虐時雙眸紅光,螫人吞噬,葬地長老都嘖嘖稱奇,人間人蓐,嘰徨張戾。

長老還說,「張養浩怏怏可養浩然否?」

蛤蟆戚戚叫嚷了一聲,禁制被口蛻淡去了,可以進入。

張人蓐摸黑兒拿捏蛤蟆,眼中滿是澩魈的笑意,禹懸轡鉚足了勁起手六道輪迴拳砸去,蛤蟆咕咕兩聲,任誰都看出了眼神笑意溢流,張人蓐身受一記,毫無聲息,盞茶功夫后,滿血復活,屈伸直愣愣的,滿嘴都是唾沫星子,呵呵呵魈鬼的笑。

「各位,走吧。」他徑直邁入禁制,軀身不見獷礫。

張養浩眼神瀲灧一下,禹懸轡覺得她挺好看的。

比如,景澄則岩岫開鏡,風生則芳樹流芬。

「類君子之有道,入暗室而不欺;同至人之無跡,懷明義以應時。」

禹懸轡心念念誦走轉進入了灌雲圓弧的禁制,臉上無畏神色,如同……不動明王身,道霞聖女輦著進入了,張養浩手掐蓮花邁了出去,轉瞬即逝不見身型。

魚鳧王朝仉瑄、北域黃金族弳獼相繼浸入,世事不盡如人意啊,仉瑄說,言語脈脈,弳獼也想說幾句,潦草糊了下腦袋瓜,腆臉黃口沒說什麼,雙目精光好偃。

最後那位名叫起薪的女子身形一閃而貰,耳墜放出綠光,身影全然進入后,眉眼鬆懈,並非是陷阱。 等二叔走到車邊,看著裡面呼呼大睡的蘇莽頓時氣笑了,抬手就是一巴掌呼過去。

蘇莽條件反射的左手格擋,右拳也下意識揮出。

「啊~蘇莽!」

好傢夥,一聲怒喊直接給蘇莽弄精神了,睜眼一看,頓時心中咯噔一下:完犢子了!

只見二叔死死捂住右眼,表情痛苦極了,眼淚止不住的流。

隨即一縮腦袋,臉上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看著二叔:「這應該不怪我吧?」

二叔也知道這事確實不能怪他,但心裡就是氣不過,隨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開口道:

「事情解決了,但你們之後的行程可能會多點變故,你們自己小心!」

說完頭也不回的扶著老腰捂著眼睛自個走了,也沒讓蘇莽送他一程。

蘇莽聽完一愣,獃獃的看著慢慢消失在街角的身影,腦門上飄起兩個問號。

這就沒事了?二叔這麼牛逼?砸了人家老巢殺了人家將近兩個小隊也能擺的平?

雖然不敢相信,但他不會懷疑這事的真實性,既然二叔說沒事了那就一定沒事了。

隨即蘇莽將頭伸出車窗外,面色潮紅的向著天空激動吶喊:「二叔牛逼克拉斯!」

至於二叔說的後面路程會多點變故,蘇莽完全不理會,只要有吳邪在,變故這種情況是絕對不會少的,邪帝可不是叫著玩的。

再說了,現在的幾人可都已經升級了,就連吳邪現在都是幾個人近不了身,所以說變故這種東西,洒洒水呢!

驅車返回醫院,走進病房看見張起靈已經醒過來,只是他的表情很是痛苦,像是在極力反抗什麼。

看了一圈沒發現胖子的人影,頓時嘴上怒罵:這狗日的胖子!

上前將張起靈給扶起來坐著,又倒了杯水遞過去,隨後坐在一旁看著他:「怎麼樣啞巴,沒事吧?」

將水一飲而盡,張起靈緩緩搖頭,神色複雜的看著天花板:「時間不多了!」

聽見這話蘇莽就來氣,不耐煩的開口問道:「什麼時間不多了你倒是說清楚啊?」

張起靈機械的轉頭看著他:「青銅門即將啟動,隕玉從天而降!」

「什麼情況,你又一次接受天授了?」

張起靈緩緩點頭。

蘇莽神色嚴峻:「能阻止嗎?」

「能,但需要一樣東西才能阻止青銅門啟動。」

「什麼東西?」

「一個巨大的青銅六角銅鈴,它能讓青銅門裡的無啟國國民繼續沉睡,維持青銅門的穩定。」

蘇莽都聽懵了,這好端端的盜個墓咋還跟拯救世界扯上關係了呢?

沒等蘇莽說話,張起靈繼續開口:「趁我現在記憶還沒有消失,我說你聽。

我所在的家族叫做張家,從祖先第一次接受天授就開始守護青銅門,為的就是防止防止青銅門啟動,引來星空中的隕玉降臨。

為了方便守護青銅門,我們甚至將族地搬遷於長白山附近,可由於一次意外,青銅門裡蘇醒了兩個上古人族。

也就是之前東夏國的萬奴王,我們花了重大代價捕獲了其中一個。

可另一個逃脫了我們的追捕,並建立了東夏國,也就是那時候開始,青銅門的信息被泄露了出去。

就此,張家開始往返於各大古墓之中,為的就是消除世人對青銅門的記憶。

並且參與了每個朝代的興衰更替,在當中都起到了不可缺少但又無關緊要的作用,防止每一代暮年帝王尋找青銅門!

直到元末明初,汪藏海被萬奴王抓到長白山,這也讓他知道了青銅門的存在,並且利用萬奴王轉生重生的空檔,進入到了青銅門內部。

窺探到了那窺破命運的神器和無啟國長生不老的秘密。

在從長白山逃出來之後,汪藏海隱約感覺到了張家的存在,並且猜到我們在修改世界的記憶。

他開始往返於各大古墓之中,尋找零星的線索,最終得知了西王母地宮的存在。

後面的事情我不知道了,我接過張家族長的時間太倉促,近代的消息幾乎不知道,這就是我往返於各大古墓之中的原因。

而這些消息都是我自己從古墓中和張家的古卷中知曉的!」

聽到這裡,蘇莽捏著下巴陷入沉思,按張起靈說的,在和西王母說的相比對,一部人類的成長史就出來了。

牛逼了我的啞巴張,這tm簡直比神話故事還神話故事。

不過很快蘇莽就撓頭了,轉頭獃獃的看著張起靈:「你這噼里叭啦的給我說一堆,我也記不住啊?

你是不是太高估我了,我又不是吳邪,超級大腦。

你就直接跟我說要干誰,」

張起靈一聽這話都懵了,對啊,我和這莽夫說什麼,艹!草率了。

最後一口氣沒提上來,活生生被自己氣暈了過去。

「啞巴~啞巴!」蘇莽一看張起靈又暈了,趕緊上前拍打他的臉頰,可不管怎麼折騰,一點反應也沒有。

「唉~」嘆了一口氣坐到床邊,這tm算什麼事嘛。

這時開門聲響起,胖子臉色難看的走進來,對蘇莽豎了一個大拇指:「你叼,直接砸了人家老巢!」

蘇莽聞言眉頭一挑,意外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胖子走到陪護椅坐下,揚起手機示意:「有人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弄死你!」

「呵~」蘇莽笑了,這『它』真是黔驢技窮了,居然讓胖子來解決自己,這不是扯嗎!

這就是一小插曲,沒人在意,隨後胖子看著病床上的張起靈:「現在把小哥放在這也不安全,我們得儘快轉移!」

蘇莽一想也對,隨即和胖子商量將張起靈轉移到二叔的別墅里。

商量好,兩人迅速給張起靈換好衣服,中途為了內褲的選擇兩人產生了分歧。

蘇莽想給張起靈穿骷髏頭的,胖子要選豹紋的,一番爭執,最後在武力的威脅下,胖子慫了。

隨後兩人架著張起靈悄咪咪的開溜,一路上跟做賊似的,有驚無險的跑出醫院。

結果在車上就接到了吳邪的電話。

「你們倆幹嘛呢?剛剛醫院打電話來說小哥不見了!」

隨著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解釋,吳邪聽后高度表揚了兩人的機智,說等到了蕭市請吃火鍋。

蘇莽和胖子對視一眼,異口同聲的說道:「我信你個鬼,你這個糟老頭子壞滴很!」

7017k ,

第212章

電動尾門,用了手動關,啪的關死!

拍了拍手,冷笑,正準備上車,又來人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