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盂蘭鬼城再厲害,只要重創了郭神王的真身鬼體,他的戰力就會下滑一大截。

劍芒越來越近。

白骨鬼車發出一道道嘯聲,分解而開,化為數十具白骨,撲向太清祖師。

「唰唰!」

這些白骨,被劍氣攪成碎片。

郭神王早已退到萬里之外,長發披散,半人半鳥,尾羽燃燒綠色鬼火,雙翼若隱若現,是規則神紋凝成。

「你的修為……」

未能念完這一句,郭神王再次展翼,剎那間遠遁。

劍光一閃而過。

一個是鬼族神王,一個是劍修,在同境界,若被近身,前者必敗無疑。

更何況,這些年,太清祖師在劍神殿得到了許多好處,修為已經十分接近乾坤無量巔峰。

在境界上,太清祖師顯然勝過郭神王一大截。

太清祖師速度極快,不斷施展出劍道神通,劍光在不同的方位炸開。

每一次碰撞,都相隔萬里,神光璀璨而洶湧。

突然,郭神王的鬼體被擊中,驚呼一聲:「你的劍魂……你的劍魂為何如此強大……」

劍魂,專斬魂靈。

太清祖師繼續追擊,郭神王越遁越遠。

太清祖師生出不祥預感,覺得這很反常。正常情況下,受傷后,郭神王應該立即返回盂蘭鬼城,借鬼城之力與他們周旋。

「你中計了!緋雪神王已經從混亂空間中脫身,老夫是故意引你離開。上兵伐謀,攻敵以弱。」

郭神王突然開口,發出滲人笑聲。

太清祖師回身望去,跨越虛空看見,照天鏡猶如一輪明月,悄然落下,每一道光都像鎖鏈一般,纏繞向張若塵。 這一刻,陳少君當真將道武手段,施展的淋漓盡致。

也發揮出了,這一些手段應有的威力。

首先落在陳和身上的,乃是陳少君點出的一道靈光。

那一道靈光,乃是定寶神光。

定寶神光一處,落在對方那氣勢洶涌的拳印之上,即便還是不能擋住對方這一拳,但法相天地對於法術的增幅作用下,卻還是讓他的拳印微微一頓。

這一頓,頂多是千分之一剎那的時間,很快就被對方那恐怖的力量掙脫。

但到了這時,陳少君的掌印,也隨之轟落,與對方的拳印撞在了一起。

轟!

勁力相撞,恐怖而又洶涌。

好似核爆現場一般,一些距離稍近之人,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那股衝擊力,有如刀割一般,不由自主的向着遠處飛退而去。

實力較弱的,甚至還有受傷的危險。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陳和的這一拳,確實強橫無皮,威力絕倫。

在他吞服爆元丹,且施展的乃是神龍拳第四式的情況下,威力已經達到了他所能夠達到的極限,甚至堪比靈罡境第七重,第八重強者的全力一擊。

是以,即便陳少君這時候施展出瞭如來神掌,遙遙一掌拍出,卻還是不敵對方這一拳,掌印被隨之崩碎。

但到了這時,陳少君的另一道攻擊也到了。

這一道攻擊,無形無質。

但威力卻詭異絕倫,對於修煉者的殺傷力極大。

正是陳少君早期經過鑑寶獎勵,所獲得的釘頭七箭之術。

這門法術,同樣是三十六天罡法術之一,卻是一門咒殺之術,即便元隔着千山萬水,也能夠憑藉這門法術,將敵人生生咒殺。

固然,這門法術的威力強大與否,能否對敵人造成威脅,其實也與修煉者自身的法力道行和對應敵人的實力強弱有關。

但在此時,在陳少君藉助三頭六臂的增幅之下,這門法術,自然也對應發揮出了遠超他想象中的效果。

嗡!嗡!嗡!

藉助早已經準備好的紙人,選取之前一劍刺破陳和手臂,殘留的一滴鮮血,陳少君施展出的釘頭七箭之術,在他完成訣法,正式使出之後。

立即就有足足七道無形的咒殺之力,迅速向着陳和直衝而去。

第一道咒殺之力衝出,陳和的臉色不變,氣勢洶涌如初,第二道咒殺之力衝來,陳和的眉頭微皺,第三道落下,他心中突然感覺一突,有一瞬間的驚駭……然後第四道第五道咒殺之力降臨之後,他猛地察覺到自己的肉身與靈魂之間,出現了一絲隔閡,好像自己的靈魂,要從肉體之中衝出,被攝拿而去一般。

當第六道咒殺之力衝來之後,他手中的拳印,就再也沒有了如之前般氣勢洶涌了。

凝聚在其中的力量,竟猛地散去了一半。

緊接着,第七道咒殺之力涌入他的體內。

嗤……

一股無邊劇痛,好像靈魂都被整個切割的眼冒金星,腦袋轟鳴,眼睛鼻孔等七竅之中,更有血液流出。

這一擊,攻殺的乃是他的精神,靈魂。

即便陳和的武道實力強大,武道意志更是堅定無比,靈魂與肉身之間的聯繫,更是十分緊密,但在陳少君的這一道釘頭七箭之術的攻擊之下,卻還是遭受了重創。

不僅靈魂受創,靈魂與肉身之間,更是出現了巨大的隔閡,一舉一動之間,再也不復之前的從容自然,十分不協調。

“可惜。

我的法力道行其實還是稍弱了一些。

至少對於這陳和來說,是如此的。

所以,即便釘頭七箭之術的威力,其實極強,但在我手中,就算是有着第二重三頭六臂的增幅的情況下,也沒能一下子就將對方給生生咒殺。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準備並不充足,沒能全方位的測算出陳和的情況,提取對方的各種氣機……”

陳少君心中微嘆。

這其實也是這類咒殺之術的弊端之處。

威力的大小,是受到諸多方面的影響的。

比如那紙人。

陳少君此時借用的,乃是普通宣紙所紮起來的紙人,不具備法力傳導,不能夠承載對應強度的法力和精神意志之力,自然發揮出來的威力,要小上許多。

加上陳和的武道實力,確實乃是陳少君平生所遇之中最強的一個,武道氣血與靈魂緊密相連,一般的咒殺之術很難撼動……

不過,能夠造成此時的效果,已經讓他滿意了。

因爲這個時候,他第四道攻擊也落下了。

這一道攻擊,乃是劍二十三。

法相天地作用下,再加上神劍鋒利的輔助,陳少君這本就威力絕倫,恐怖無比的劍二十三,立即綻放出了他獨有的風采,一劍出,劍氣凌霄,狠狠的刺在了對方的拳印之上。

嗤!

陳和的拳印,猛地崩碎,血液飆出之際,陳少君的劍,更勢如破竹一般,直接刺在了是對方的胸口之處,一劍生生將對方的胸膛刺穿。

“這,怎麼……可能?”

陳和瞪大了眼睛,還沒有從剛剛那一連串的攻擊之中回過神來。

實在是這一切,都太快太突然了。

陳少君在同一時間,突然使出了四門手段,然後幾乎不分先後落在他的身上……這樣的攻擊手段,這樣的對敵之法,他從未遇到過,更從未想象過。

就好像在這一刻,他同時面對四個敵人。

關鍵這四個敵人,各個實力強大而又恐怖,不弱於他,他就算是使出了爆元丹,全力爆發之下實力倍增,也抵擋不住啊。

再加上被陳少君的釘頭七箭之術攻擊之下,靈魂震盪,與肉體之間產生隔閡,自然反應速度也隨之減慢,思維也有些混亂,自然纔會好像懵了一般,問出這樣的話來。

不過,到了這時,他卻還沒死。

實力達到了如陳和這般程度,生命力之頑強之旺盛,自然非同小可。

可以說,就算是遭受了致命的傷害,比如心臟被刺穿,憑着他那強大的武道實力和生命力,也能夠支撐很長一段時間,纔會徹底死去。

“你到底是誰?”

愣愣的看着陳少君,陳和艱澀的說道。

他知道,自己心臟被刺穿,已經必死無疑,但凝結在心中的疑問不解開,他將更爲不甘。

“我?”

陳少君微笑,打算了結對方的願望。

還是他話還沒來出口,突然看向了天空。

一滴雨水,這個時候終於再次成型,然後落了下來。

直接滴落在了陳和的腦袋之上。

沒了護體罡氣,僅憑肉身軀強度,陳和又豈能擋得住此時,經過不斷疊加凝聚而成,此時已經具備着堪比靈罡境第二重強者的全力一擊的水滴的威力呢?

陳少君話還沒說出,陳和的耳中也沒聽到陳少君的自述,整個腦袋就已經被那水滴擊穿,眼前一黑之間,生命也隨之徹底消逝,死了。

“也罷,你還是不知道爲好。”

陳少君嘆了口氣,卻也沒有遲疑,散去法相天地和三頭六臂的同時,迅速上前,將對方的儲物戒子拿在了手中。

“總算,又獲得了一枚儲物戒子。

想來這陳和作爲紅衣教高層,儲物戒子的空間,必然會比我身上的那一枚,要大上許多。”

陳少君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一絲喜色。

他可是漸漸感受到了,自己儲物戒子空間狹小的弊端。

能夠放下的寶物有限,特別是在將三足九龍鼎裝入之後,除了一些少數寶物和銀兩之外,就再也放不了什麼東西了。

如今好了。

有了這枚新的儲物戒子,他能夠放入,且隨身攜帶的東西,立馬就開始增多了起來。

“陳和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