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們下午的任務其實也很簡單,排查新野署所有可能掌握專業解剖知識的中上層人士。

白落九自然是要和諸伏高明一起行動,最後還被塞了一個叫作森山的小新人警員。

妖怪們的速度還是很快的,一隻鳴屋跑過來和白落九報告了妖怪們的搜查結果。

「報告白大人!那個男人叫作竹田寇司,是一名牙醫,就住在新野別墅區6號。」

巧合的是,白落九這一組所負責的範圍就包括新野別墅區,這就是命中注定的緣分啊。

白落九抽著煙看着兩個警察一家一戶的敲門詢問情況,有時候遇到超不配合的民眾還要啰啰嗦嗦好久,憐憫的看了兩個人一眼,然後接着安排人、……安排妖手去監視那個寇司。

案子做的挺漂亮的,反偵查意識也足夠,就是不知道身手怎麼樣,可以考慮發展到組織里來。

看着頭頂上的太陽和眼前的別墅區5號,白落九給兩個人買了雪糕,「你們休息一下吧,接下來我來就好。」

「不用了,這種累活我們來干就行。」諸伏高明覺得白落九就應該站在大樹下面乘涼吹風就行,這種費口舌的工作不適合他。

「是啊白先生,我們還不累。」小警員也覺得白落九不應該去面對那些頭疼的事。

「沒關係,不就是問問情況嘛。」白落九直接敲響了房門。

「什麼人啊。」一個紋著花臂染了一頭黃毛的小混混樣子的人一臉不耐煩的打開了房門。

「您好先生,我們是新野署的警察,請問可以問您一些問題嗎?」白落九拿出了他的招牌笑容,小混混的臉詭異一紅。

「……你要不要進來問?」

「嗯?」

白落九被小混混請進了屋子,屋子和白落九想的一樣很亂很臟,但是還在接受範圍內,小混混手忙腳亂的把客廳的地板上的衣服藏起來。

「你先坐,隨便坐,要不要吃點什麼?喝可樂么?」

「額……我都可以的。」

白落九自然的坐在了客廳的沙發上,還笑咪咪的招呼兩個有點呆愣的警察坐在自己身邊。

小混混端過來餅乾和可樂,坐在了白落九身邊,「你想問什麼,隨便問吧!」

「是這樣的先生,請問您在最近幾天有聽到奇怪的聲音或者看到奇怪的人么?」

「奇怪的聲音……和奇怪的人……」小混混抓着自己的頭髮,「沒有誒,我們這裏的隔音蠻好的,我平時也一直在家。」

「好的,感謝您的配合。」眼看着給不出什麼有建樹性的線索,白落九乾脆利索的離開了這裏,有功夫和這些想體驗生活的富二代浪費時間還不如去找兇手發展下線。

敲響了竹田寇司的房門,一個長了一些白髮的英俊男人開了門。

這長相,不加入組織可惜了。

「請問你們是來……」男人看到白落九之後眼神一亮,然後很快就又看到了站在白落九身後的兩個穿着警服的男人。

「我們是想問您一些問題的。」白落九打量著男人的外形,四十左右,衣服乾淨整潔,衣折很整潔,強迫症,生活有規律,臉上的笑很溫暖,但是比我的還要假,是個很善於偽裝自己的人,不過在沒人時或受害人面前會表露出真實的自我……

白落九在打量竹田寇司的同時,竹田寇司也在打量他,笑容很溫暖很治癒,長得像是天使一樣,比那些殘次品好太多了……

內心的想法有多陰暗,表面上的笑容就有多燦爛,男人熱情的把警察們請到自己家,開始和白落九描述自己剛剛在腦子裏編好的台詞。

他一定要得到這個人。

白落九聽着男人謊話連篇,心裏發笑,但是表面上還是裝作有在認真聆聽的樣子。

竹田寇司在說的時候還在不斷的看着白落九,諸伏高明坐在旁邊看着男人那在白落九身上遊走的黏膩的污穢的視線。

這個人,一看就不像什麼好人,回去要好好查一下。

竹田寇司越說越激動,最後直接稱呼白落九為「落九」,白落九就看着他在那裏洋洋得意忘乎所以的樣子,眼神里充滿了嘲諷。

竹田寇司最後還意猶未盡的和白落九交換了聯繫方式,方便隨時聯繫,諸伏高明坐在旁邊,眉頭越皺越緊。

出了竹田的別墅,諸伏高明攔住了白落九,「白先生,那個竹田的聯繫方式,可以分享給我么?」

「好哦~」白落九爽快的把竹田寇司的手機號和郵件保存到了祝福高明手機里。

「白先生覺得竹田這個人怎麼樣?」

「竹田先生啊,提供了很多線索呢。」白落九看着諸伏高明緊張的嚴肅臉越看越喜歡,果然帥哥做什麼表情都很帥。

「這樣嗎……那我以後可以稱呼白先生為「落九」嗎?」

雖然很不明白為什麼,但是諸伏高明承認當他聽到那個衣冠禽獸稱呼白落九為「落九」時他的心情是有點崩壞的。

他和白落九認識這麼多年了還在「白先生白先生」的叫,他們才剛見過面就開始稱呼他為「落九」。

怪讓人不爽的。

哦呀哦呀,終於提出來了!

白落九終於聽到了諸伏高明提出來這個請求,不枉他前後鋪墊暗示那麼多次。

「可以啊,孔明大人想怎麼叫都好。」本來就驚慌的群眾,因為老樓的轟然倒塌,更加惶恐了。

「快跑啊!大樓要塌了。」

一些反應快的拔腿就跑。

人是從眾的,一旦有一個人壓不住心裡的恐懼,開始逃跑,便會有更多的人跟著跑。

一時間,街上到處都是奔跑的行人,以及驚慌的叫喊聲,耳邊是人群涌動的沉悶轟轟聲。

《我在認真玩生存遊戲》第101章濱海求生8【求首訂】。 「撲哧。」

然而面對如此突如其來的攻擊,羅刀也來不及閃避,只能盡量偏離一些,讓攻擊盡量不命中要害,然而此時還沒有癒合的傷口,再次受到了重傷,這讓羅刀疼痛的大叫了起來,本來就準備癒合的傷口,居然又一次被洞穿了,這種疼痛的感受,已經遠超身體極限所能承受的了。

「滴答」。

鮮紅的鮮血,從傷口當中滴出,讓人看到這一幕都驚駭,居然有人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勢,居然還能堅持的站在這裡,這說明這人的忍受力太厲害了,這也太可怕了,然而此時的羅刀也是面臨了,非常疼痛的感覺,只見羅刀左手握住了冰柱,隨後猛地一拔,洶湧的鮮血再次噴涌而出,羅刀疼得都快暈死過去了。

「可惡,好,好強。」羅刀看著此時的冰狼喃喃道:「這冰狼的寒冰,完全束縛我的速度,如果再這樣下去,我遲早也要被它殺死的,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就這樣死在,這個畜生的手下,這,這怎麼可能,不可能,我怎麼可能這樣,我不可能就這樣死了,我絕對不能就這樣死了。」

只見羅刀忍受疼痛,而此時羅刀身體上的傷口,正在飛速的癒合,而此時羅刀依舊朝著,冰狼沖了過去,只見羅刀一刀飛快拔出,剎那間羅刀就拔出了刀,然而羅刀此時在這寒氣覆蓋之下,速度已經下降了,即便是原先看不到軌跡的破風刀,此時也能看到了一點攻擊軌跡,雖然只是一點,還是讓冰狼看到了。

只見一刀若隱若顯的刀光,朝著右手邊轉了一圈,就朝著冰狼的左邊射去,然而冰狼突然伸出爪子,一招便抓在了這刀光上,剎那間刀光破碎,破風刀被冰狼一爪子拍碎了,然而此時的羅刀,突然來到了冰狼身後,隨後一刀再次朝著冰狼斬去,然而冰狼見狀,尾巴一甩,只聽『當』的一聲,尾巴就和九星紫輪刀,再次發生了一次碰撞,而此時冰狼轉身,同時一口吐出,冰柱飛竄向羅刀的心臟部位。

而此時羅刀已經恢復了差不多了,此時羅刀施展雷閃七步,就準備閃避,只聽到噗的一聲,鮮血橫飛,只見她的胳膊再次,受到了冰柱的穿刺,整個冰柱穿透了羅刀的手臂插了進去,讓羅刀都感覺到了一陣寒冷,這也真的太寒冷了,就連他的血液細胞,都被這一刻給凝集了。

「可惡。」

羅刀隨後暴怒,就準備繼續朝著冰狼攻擊,然而此時羅刀一隻手受傷,然而另一隻手,威力也不可能有多強,只見冰狼再次攻擊而去,剎那間就看到領一根冰柱,直接刺穿了另一個胳膊,剎那間羅刀的兩隻胳膊,就受到了嚴重的傷勢,然而此時鮮血正在,不停地從傷口上滴下,而此時的羅刀面對這冰狼的攻擊,他居然束手無策,沒有絲毫的辦法,這不得不讓羅刀震驚。

……

「嗤嗤。」

羅刀突然雙手胳膊上,燃燒出了金色的神靈之火,只是一剎那,就把這些冰柱融化了,隨後就看到羅刀的傷口,還在繼續的癒合,這傷害還是非常驚人的,然而此時的冰狼見到這一幕眉毛微微一皺,又癒合了,這是他看到了,兩次這個人類癒合傷口了。

「著人類的癒合能力,居然如此的快。」冰狼皺眉道:「不行,無論如何這人類都要死,她的癒合能力再強又如何,他一定要死,我一定要殺了他,為我們冰狼一族報仇,殺了他。」

這冰狼已經看到了,這個人類連續兩次,受到了如此重大的打擊,居然沒有一點問題,反而傷口在癒合,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她可以肯定,要殺死這羅刀非常困難,但是即便在困難,這也不可能無限次的癒合,然而羅刀一直躲開要害,顯然他雖然厲害,但是要害被攻擊,他依舊是要死的,冰狼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現在他的攻擊,都是人類的要害。

只見冰狼再次跳起,隨後一口吐出,一排冰柱飛馳而過,然而目標居然是羅刀的要害,羅刀面對如此進攻,羅刀雖然沒有辦法,但是也只能躲避了,然而這寒冷限制了她的速度,完全無法讓他完全避開,即便是現在的雷閃七步,都因為這寒冷的氣息,退不到了雷閃八步,然而這雷閃八步在現在的,武聖級別的野獸冰狼面前,卻是非常慢的,剎那間不少的冰柱,刺穿了羅刀的身體。

而此時羅刀的身體之上,鮮血不斷的噴涌而出,這不得不讓此時的羅刀,忍受了常人無法忍受的疼痛,這種疼痛的感覺,甚至比修鍊不死聖典第二部,還要痛了不少,這的確是太疼痛了,真的是太疼痛了,然而羅刀面對這種疼痛,他沒有絲毫的辦法,有的只能盡量的忍受。

刺啦。

只見羅刀突然把身上的冰柱,全部徒手拔了出來,鮮紅色的鮮血,一大片一大片的落地,這讓羅刀的臉色,都感覺到了蒼白,然而此時羅刀目光,凝視著前方的冰狼,心裡卻是非常清楚,這冰狼的實力不簡單,而且羅刀感覺,這冰狼還沒有爆發出,她的真實實力,要知道武聖級別的野獸,可是都有神通出現,但是到現在,這冰狼絲毫沒有施展神通,這就說明這冰狼還沒有使用全部實力,還沒有使用全部實力,都如此厲害了。

這比當初遇到的那頭炎獅還要強,要知道那頭炎獅,也沒有把羅刀傷到如此,但是這冰狼居然擊傷了羅刀,而且都是重傷,如果不是羅刀用有不死聖典,羅刀恐怕就會死在冰狼手中了,這的確讓羅刀非常駭人,真的是太驚駭了,這也真的太厲害了,為什麼,為什麼會怎麼厲害,到底為什麼,對方的境界遠高出自己,這真的是太厲害了,太厲害了,面對如此厲害的人,羅刀也沒有辦法對付。

……

而此時冰狼再次從來,然而羅刀面對這冰狼的再次襲殺,羅刀只能利用輕功閃避,但是對方的速度雖然不快,但是奈何羅刀被這寒氣,限制了她的速度,根本無法提高太快的速度,真的對方的寒氣,已經凍得羅刀手腳麻痹,在這種手腳麻痹之下,羅刀根本無法躲開對方的攻擊,只見冰狼追到了羅刀,隨後一爪子就朝著,羅刀的胸口抓出。

「砰。」

羅刀提前有準備,急忙拿出了九星紫輪刀來防禦,然而就在此時,羅刀突然身體后飛,感覺身體好像被什麼重的東西擊中,整個人飛速的飛去,而同時一口鮮血噴涌而出,著鮮血讓羅刀感覺到了,受了非常嚴重的創傷,他真的沒有想到,對方的力量如此強大,羅刀面對這攻擊,居然都擋不住,這讓羅刀受了一點傷害,然而此時羅刀卻閃身,繼續在這裡和冰狼遊走。

慘烈的激斗在這裡發生,然而羅刀和冰狼的激斗,不斷的發生,時而羅刀會利用飛行和冰狼,展開天空戰鬥,時而也會降落陸地,開始地面站,但是羅刀雖然發生了慘烈戰鬥,但是羅刀此時,也受到了,飛鏟嚴重的傷勢,而此時羅刀的身體,已經很多地方多處負傷,尤其是他的心臟部位,有好幾次都差點貫穿了羅刀心臟,雖然羅刀受到了對方的寒氣,無法讓他的速度發生,但是也讓羅刀的胸口受創,羅刀也是沒有辦法了,他必須讓他的身體,別的部位受創,這樣才可以讓羅刀保住一命,然而羅刀卻沒有辦法,躲開對方的一擊,但是有的時候有利就有弊。

你如果想要保住你的性命,就必須忍受被重傷的危險,羅刀在兩個世界,闖蕩怎麼長時間,還是知道輕重緩急的,在這種情況之下,羅刀根本無法躲開,他必須選著受一些傷,這樣才能保住,她的性命,對於生命來說,顯然受一些傷算是輕的,但是羅刀接連受了如此多的重傷,還是讓他的臉色有點發白,非常的難看。

而此時羅刀握著自己的傷口,她的不死聖典正在,不斷的修復這羅刀的傷口,這讓羅刀的傷口,正在被短暫的修復這,然而此時羅刀有點難看的,看著眼前的這頭冰狼,他真的沒有想到,這冰狼的實力如此強大,這的確是在羅刀的意料之外。

「草,好強大啊!」羅刀心裡暗嘆:「而且這冰狼,到現在都還沒有施展出,最強的實力,她的最強神通都還沒有施展,就把我擊成了這樣,對方的實力太強了,根本不是現在的我,所能抗衡的,如果再這樣下去,我是必死無疑。」

羅刀此時心裡非常清楚,在這種巨大的實力差距之下,他是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然而此時的冰狼,繼續朝著羅刀衝來,然而羅刀見狀,也不斷再次被迫和冰狼,發生了一些激烈的戰鬥,然而戰鬥越發的激烈,此時的羅刀多處,受到的眼中創傷,好在羅刀利用了,不死聖典強大的恢復能力,才能和對方抗衡道現在,但是即便如此,還是讓羅刀非常的困難,的當地方的攻擊越來越困難了,只見羅刀躲開了冰狼的攻擊,然而此時又有兩根冰柱,直接穿透了羅刀的胸膛,然而鮮血瘋狂的噴涌而出,此時的羅刀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受傷了。

……

「咳咳。」

羅刀口吐鮮血,隨後看向了前方的冰狼,而這冰狼繼續,朝著羅刀衝來,同時口中連連吐出冰柱,面對如此洶湧的冰柱,羅刀急忙閃避,然而此時的寒氣,已經包裹住了羅刀四周,在這下面,羅刀的速度,也無法發揮出來,然而羅刀連連的受傷,戰鬥的確是太慘烈了,然而此時的冰狼更加憤怒,它堂堂一個中級武聖級別的野獸,居然殺一個初入武聖級別的人類,居然怎麼長時間都殺不死,這是恥辱,讓冰狼非常恥辱的恥辱,他怎麼可能如此,他真的忍受不了。

冰狼怒聲道:「你小子,該死不死,怎麼長時間都殺不死你,你真的以為我會放過你,你小子殺害我的族人,今天我就要讓你,為那些殺死的冰狼陪葬。」

「陪葬,可笑。」羅刀嘲笑道:「一直以來,你們殺死的人都少了嗎?你們怎麼不向,殺死的那些人陪葬,哼,現在殺死你們冰狼就不行了,真是無恥,無恥之極。」

的確羅刀說的這話沒有錯,一直以來野獸和人類武者之間,發生了不少的戰鬥,但是一直以來,誰也沒有佔到便宜,不光人類武者殺了野獸,也有野獸殺了人類,其實大家都是為了能夠,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所以才廝殺怎麼長時間,但是現在冰狼,居然要讓羅刀償命,這不是可笑嗎,弱肉強食,適者生存,這是不變的定律,難道不讓羅刀殺死冰狼,讓冰狼殺死她就可以了,這簡直就是強詞奪理。

羅刀冷笑道:「你殺不死我,居然還要逞強倒是很厲害,你如果有本事就來殺我,我雙手不動,站在這裡讓你殺,你也殺不死我。」

的確羅刀站在這裡,讓他殺都殺不死,只要他好好保護著要害部位,對方就不要想要在殺死他了,當然了羅刀可不能怎麼傻,只不過是說這話戲弄一下對方而已,這不得不讓冰狼有點憤怒了。

「好小子,你居然敢戲弄我。」

只見此時的冰狼,身體外面突然浮現出了,一層厚厚的冰冷霧氣,這些霧氣是淡藍色,然而在這霧氣出現的剎那,一瞬間羅刀就感覺到了,著四周的寒氣更加濃重了,然而就在此,地面上結出了厚厚冰層,然而在這一刻,羅刀就感覺到了,身體的所有血液,在這一刻居然有種,要被凍結的感覺,這的確讓羅刀很是震驚,然而此時的冰藍色的寒霧,不斷朝著四周瀰漫。

冰狼神通,冰寒霧氣。。 捐款結束后,學校統計了這次捐款總金額,總共有六千萬多萬。

這讓學校幾個老師都有些不可思議,畢竟六千萬別說修建學校了,重新買塊地皮都能再建一所了。

梁校長也沒想到今天會有這麼大的驚喜給他。

本來他以為今天最多就能籌集一千萬資金而已,可沒想到何凡一行人直接用錢砸了過來。

足足六千萬的金額,他都不用再去找上面撥款了,單單這六千萬就能修建學校了,而且還能富餘很多。

事後梁校長可沒打算這麼讓何凡幾人走了,連忙跑去邀請何凡幾人一起吃個飯。

不過這會孫國強也找上了何凡,跟梁校長的目的一樣,他也是想邀請何凡一起吃頓飯。

孫國強笑道:「那就一起吧,今天我做東,請梁校長跟何兄弟一起吃個飯。」

何凡也沒拒絕,畢竟孫國強在峰山鎮為人口碑都還不錯,倒是可以認識認識。

何凡都答應了,羅滿華跟羅寶自然也就跟著一起去了。

而梁校長更是巴不得,何凡幾人要交好,孫國強更是不能錯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