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老笑道,「這回不是,但還是要小心,平時注意多休息,多走動,別穿高跟鞋了,還有,要定期檢查。」

方碧晨小心的問,「郭老,能看出來是男孩還是女孩不?」

郭老笑道,「還不好說。」這種事他現在就是知道也不能明說。

方碧晨看著他的反應,「我感覺是個兒子,你說呢?」

郭老笑了笑,「不好說。」

「你就告訴我吧,我真的很想知道。」方碧晨拉著他的手撒嬌,「是兒子,對嗎?」

郭老笑而不語,從他剛剛把脈的脈象來看,有很大幾率是兒子,他是中醫方面的權威,不會看錯。

方碧晨笑道,「你不說我就當你是默認了,對嗎?」

郭老哈哈笑了幾聲,「你這丫頭,鬼精鬼精的。」

方碧晨明白了,「真的?太好了!郭老,謝謝你!我懷上黎墨哥的兒子了!我這段時間的努力沒有白費,我的苦沒有白吃,太好了!」

喬安夏在旁邊看著,從方碧晨懷孕的時間來看,這孩子到底是顧驍的還是謝黎墨的,恐怕還不好說吧?

方碧晨有點心虛,看著喬安夏,「你好像不太高興?」 陳琳拿出最強底牌,這招排山倒海,從修鍊至今,施展過三次。

這是第四次施展,前面三次無一例外全部擊敗對手。

這一次不知能否創造奇迹。

無情的狂風,捲起大地塵埃,戰鬥中央區域,早已陷入一片逆流,已經看不清楚兩人的身影。

只能等戰鬥結束,才能分辨出誰勝勝負。

卻不妨礙那些內門弟子觀看,清楚的看到戰場每一個變化。

「轟隆隆……」

天地色變,大地在顫抖。

靠的近的那些弟子,紛紛朝後退去,以免遭受波及。

就算是一般的內門弟子靠近區域,都會被逆流攪碎。

柳無邪施展鬼瞳術,穿過層層迷霧,兩人身體出現在他面前。

面對陳琳的排山倒海,紹文棟不敢大意,雙手全力催動鎮御碑。

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陡然撞擊到了一起。

「崩!」

猶如天崩地裂,無數碎石朝四周爆射,幸好幾名星河境長老早已做好了防禦,那些碎石落在陣法光幕上,無法射出擂台之外。

形成的衝擊,猶如隕石撞上其它星球,兩人的身體,一起倒飛出去。

鎮御碑落在紹文棟的手裏。

陳琳的身體不受控制,落在擂台邊緣地帶,一滴鮮血順着她的嘴角溢出。

剛才一番碰撞,她顯然略遜一籌,憑靠肉身之力,還是難以抗衡鎮御碑的碾壓。

除非有強大的靈寶輔助,這一戰陳琳才有勝算。

當塵埃散去,兩人的身體,徹底暴露在眾人面前。

紹文棟右手托著鎮御碑,面露笑意,這一戰誰勝誰負,已經有了答案。

「邵師兄果然厲害,我輸得不怨,這一戰你贏了!」

陳琳抹去嘴角的血跡,朝紹文棟抱了抱拳,並沒有因為對方藉助靈寶取勝有一絲懊惱。

勝就是勝,敗就是敗,沒有客觀原因。

真正生死搏鬥,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會動用一切力量,這是擂台交戰,祭出強大靈寶,在規則允許範圍之內。

陳琳的一番話,引來很多人尊重。

「啪啪啪……」

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相比起柳無邪跟溫浩然這一戰,他們兩人的戰鬥,更急激烈,更具觀賞性。

目的不同,造成的效果自然也不相同。

柳無邪的目的是殺人,不會使用那些華麗的招術。

能一招解決對手,絕對不會使用第二招。

「承讓了!」

紹文棟抱拳回禮,這一戰彼此心裏都很清楚,沒有鎮御碑,最後一定是兩敗俱傷,誰也休想討到好處。

陳琳說完,離開了擂台,回到休息區域,按理說她下一場對戰溫浩然,爭奪第三名。

溫浩然死了,陳琳自然也無需再戰,提前拿到第三名。

這讓陳琳心情好了很多,第三名對她來說,不是不能接受。

「下一戰,你要小心紹文棟的鎮御碑。」

陳琳輕輕落下來,坐在柳無邪身邊,小聲說道,給柳無邪提個醒。

「多謝師姐提醒!」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柳無邪還是感激的說了一句。

鎮御碑的出現,確實讓柳無邪重視起來。

沒有鎮御碑的情況下,誅殺紹文棟難度不大。

對方擁有鎮御碑,那就未必了,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越是這樣,柳無邪才更加興奮,跟強者交手,才能提升自己。

跟一群垃圾交戰,只會拉低自己的身份。

「準備冠軍之戰!」

紹文棟還沒回到休息區域,天刑長老讓他們儘快決出冠軍之位。

這明顯偏袒柳無邪了,他提前結束戰鬥,休息了小半個時辰。

紹文棟戰鬥剛結束,真氣不足,這時候交戰,明顯吃虧。

歷來規矩就是這樣,第三天之後,一直決出冠軍為止,最多的時候休息一炷香時間。

「柳無邪,上來吧!」

紹文棟換了一座擂台,朝柳無邪招了招手,示意他可以登台了。

「我不佔你任何便宜,等你真氣恢復之後,我們在交戰也不遲。」

每個人都以為柳無邪會痛快的答應,趁著紹文棟真氣不足,他還有一線勝算。

接下來的一段話,讓所有人一臉錯愕,他們都低估了柳無邪。

連天刑長老臉上都露出一絲不解,他明顯有幫助柳無邪的跡象,還剛才一個人情。

「這小子是瘋了,還是真的心胸坦蕩。」

連那些嘲諷柳無邪的人都閉上了嘴巴,柳無邪這番舉動,引來很多人叫好。

「柳無邪,你是好樣的,不佔任何人便宜,才是我輩楷模!」

那些中立的弟子紛紛站起來,支持柳無邪的做法。

越來越多的人支持柳無邪,這個舉動,讓柳無邪在眾人心目中的地位,提升無數倍。

「柳無邪,你可想好了,這是你擊敗紹文棟最好的時機。」

不少人認為柳無邪不應該錯失這樣的機會,趁著紹文棟真氣枯竭的時候,才有一絲勝算。

對方有鎮御碑在手,等他恢復全盛時期,再想戰勝他,難於登天。

面對四周各種聲音,柳無邪充耳不聞,就是不肯站起來,靜靜的坐在原地,等紹文棟恢復體力。

「柳無邪,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感激你嗎,最後一戰,我照樣會殺你。」

紹文棟不想欠柳無邪任何人情,拿出一把丹藥吞服下去,盤膝坐下,目光透著陰狠,朝柳無邪說道。

「我不殺真氣枯竭之人,就算要殺你,也會在你全盛時期一刀將你殺死。」

柳無邪發出一聲冷笑。

最後一戰,他不想留下任何口柄。

就算他殺死了紹文棟,眾人也會認為紹文棟真氣枯竭,他贏得不光彩。

等紹文棟真氣全部恢復,柳無邪在堂堂正正將他殺死,誰敢說一個不字。

這才是柳無邪的真正目的。

還未交鋒,無聲的殺意,已經籠罩整個演武場。

「瘋子,他們都是瘋子,兩人明明已經拿到前兩名,還要分一個你死我活。」

很多人罵他們兩個都是瘋子,這最後一戰不論誰贏誰輸,一個第一,一個第二,包攬最好的兩個獎勵,何必要在打生打死。

沒有人理解他們的心境,獎勵雖好,道心同樣也很重要。

不殺對方,他們的道心就不會圓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沒有人催促他們。

大家都在等,等紹文棟徹底恢復真氣。

在紹文棟周邊,濃郁的靈氣覆蓋,剛才一戰,讓他收穫頗多,實力要比之前強橫不少。

「柳無邪,起來吧!」

一個時辰后……

紹文棟真氣恢復到巔峰狀態,剛才一戰雖有消耗,畢竟沒有受傷,大部分力量,來自鎮御碑。

柳無邪睜開雙眸,強橫的戰意,猶如汪洋大海一般,發出猛烈的咆哮聲。

一步步朝擂台走去,每走一步,殺意就會濃郁幾分,幾乎形成了實質。

踏上擂台,兩股狂暴的力量突然撞擊到一起,形成駭人的漣漪,不斷的朝四周推進。

「好可怕的力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