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何很快就又接了。

「小何,麻煩你再把手機交給蘇女士,我要跟他道個歉,剛才我說話有點偏擊了!」吳冀說道!

小何對這個人其實是有點煩的,利用台長來壓自己,現在竟然直接打來電話,而且話好像是在道歉,可是語氣上面,卻仍然很硬氣,好像人家必需要接受你的道歉一般!

「不過我得問一下蘇女士願不願意,如果她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小何說道! 就這樣煥奕跪在古松目前無力的哭泣孟義藏在松樹后暗暗的陪伴,大師兄等人站在更遠的地方注視著一切。每個人心中都萬分熬煎。

大師兄張寒奚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你們都回去休息吧,大家兩天一夜沒合眼,想必都累了,我跟十八說句話,便也回去。」

張寒奚悄悄走到煥奕身後,說道:「十八,你是師父最疼愛的弟子,你這樣跪在這裡痛苦難受,他老人家看了也會心疼。玄冥教和青松派的恩怨已有二十年,師父都跟我們說了,他和大宗主當年錯誤的判斷害玄冥教幾千人遇難,所以讓我們協助你查處真相。沒想到真相還沒有查出來玄冥教便等不及了。我們知道你為難,所以不勉強你跟我們一起報仇雪恨,但若真到了那一天,只希望你別站在我們的對立面。師父一直希望你能成為光明磊落、深明大義之人,他也堅信你是這樣的人,希望你不要被仇恨所累,對得起晟松這個稱號,師父他泉下有知也會欣慰的。早點回去休息。」

煥奕道:「大師兄,我沒事,我就是想在這裡跟師父待會,你和師兄們都先回去吧,不要在身後看著我,我發毛,行嗎。」大師兄張寒奚點了點頭,躬下身子又小聲說了一句:「別太為難自己。」然後便轉身離開。

寒冷的秋夜只留下煥奕一人守著一群新墳,冰冷的秋風不時吹過無情的淡月,更增添了夜的蕭肅。

這一夜儘管每個人都非常疲累,卻都是輾轉反側不得入睡,他們直勾勾的盯著天花板,眼淚總是無聲無息的留下。夜呀,你何時這般漫長,這般熬煎,讓人睜眼不得安寧,閉眼不得安息。月呀,你為何這般無情,這般冷漠,你冰冷的俯視大地,凍煞了我們的心靈;風呀,你何時這般惱人,這般多餘,偏偏在此夜吹個不停,讓我們的耳根不得清凈。

終於等到天明,師兄弟幾人再次湊到一起,想知道那日發生的具體情境。隱松的身體也比昨日恢復了很多,跟眾人簡單說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隱松說道:「玄冥教在青松派的青松泉中下了能讓人暫時失去靈力的藥物,此葯無色無味,令人無法察覺。而青松泉可以說是青松派的生命泉,所有吃穿用度的水接來源於此泉,也就毫無例外的所有人都中的此毒,靈力全失。

最先察覺出情況不對的是師父他老人家,於是叫我和雪松帶著金蓮從後山離開,古松老人則憑自己的百年道行將毒性強行逼出。為了防止不測,他憑一人之力範圍性壓制了青松派眾人體內的毒性,導致自己因此靈力虧損,修行大減,就在師父最虛弱的時候,勁松假意受傷,並借師父為其治療之時,突其不意藉機重傷古松。隨後玄冥教莫靖天和莫月歆帶著玄冥教眾人大肆攻山。莫靖天一個強勁的陣法便困住我們八成弟子,師父為了救弟子出來,闖入陣中不幸遇害,三師兄見師父遇難讓我帶著金蓮離開,隻身返回,我發現後山的小師妹便帶著她一同逃跑,不料被莫月歆圍堵,他以銀針傷我奪走金蓮,並帶走了小師妹。」說完隱松痛心疾首的拍著自己的大腿,說道:「是我沒用。」

張寒奚聽到,恍然大悟道:「難怪一直沒有找到小師妹的屍體,原來被玄冥教帶走了。」然後警覺的補充道:「不行,我們的救小師妹出來,不然說不定日後也會被玄冥教洗去記憶,培養成復仇的工具,。」

雲松道「小師妹是五師叔的遺女,我們一定要救出她。」「對,一定要救出小師妹。」

白松道:「可是玄冥教機關重重,我們恐怕…」白松還沒有說完,煥奕從門外回來說道「我去救。」

其實煥奕早就回來了,他一直躲在門外,聽隱松把故事講完。眾人煥奕一夜之間雙眼紅腫、面容憔悴,長出了點點鬍鬚更增添了幾分憔悴。「如果真是莫靖天做的,我一定把小師妹和金蓮一併帶回來。」說完轉身離開。

「十八,我陪你去。」

「我也陪你去。」

「我也去。」

煥奕停下步伐,說道:「不用了,你們去了,會有危險。不能讓青松派絕後。若是信不過我,讓一位師兄跟我來便是,護住一人,我還是可以的。」

大師兄張寒奚感覺到此時煥奕狀態不對,生怕他在出什麼意外,更擔心他一衝動跟玄冥莫靖天硬鋼起來,於是說道:「孟義,你跟煥奕一塊去,都別衝動,救回小師妹即可。」

孟義道:「大師兄放心,我一定把小師妹和煥奕帶回來。」

煥奕回到三清殿前探望九師兄孟義,發現他正無聊的坐在地上苦等,身前擺放著飯菜也沒有動,見到煥奕馬上起身問道:「怎麼樣,找到了嗎?」

煥奕沮喪的搖搖頭,玄冥教太大了,我找了幾個時辰都也就不翻找了十分之一的地方,我還打探了幾個死黨,也沒有消息,擔心你,過來看看。

孟義道:「我沒事,你看,你二哥還差人給我送了點吃的,你要不吃點。」煥奕道:「算了,你要沒事,我就繼續去找。你在這裡好好待著,我老爹說你在三清殿這邊不會傷你,便不會動你的,他說一不二,你別亂跑便是。」

孟義問道:「莫靖天真的說一不二?」煥奕說道:「對,他向來說到做到。我先走了。」

煥奕的話讓孟義陷入了沉思,從他和煥奕下去闖入玄冥教到現在,他也確實能感覺到莫靖天並沒有傷害他們的意思,就連陣法的攻擊也是點到為止,他清楚的看到是莫靖天遞給寰宇的要,暗示他幫自己和煥奕療傷的。雖然煥奕又打又鬧,甚至口無澤蘭,但是他依舊能感覺到莫靖天對煥奕的寵愛和包容,甚至容許他在玄冥教內任意翻找而不插手。如此坦蕩,要嘛是小師妹以死,不在這裡,要嘛是果真的光明磊落。

還有一點憑現在莫靖天的修為和玄冥教的能力,他大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認這一切,因為就算他承認了,目前的青松派也不會那他怎麼樣,但是他卻態度堅決的說並沒有對青松派動手,會不會是隱松搞錯了。孟義可是思索著這些問題。

第二日天明,煥奕還在四處尋找小師妹的藏身之處,忽然看到一個黑影穿過「什麼人?」煥奕迅速追了過去,卻發現此人朝後山跑去。煥奕也毫不猶豫的奔向後山。

玄冥教後山樹木茂盛,雜草叢生,平時少有人來往,不過非常適合藏身,黑衣人遁入後山內很快便消失了蹤跡。煥奕追過來很快便迷失了方向,不知該向何處追尋。

忽然東南方六十度大方向的草有晃動,煥奕便又沿著那個方向跑去,不一會又失去了線索,煥奕立於原地耐心聽四處的聲響,耳根顫動聽出西南方四十五度有腳步聲,便有朝那個方向跑去。

就這樣跑跑停停,停停跑跑,小步聲徹底消失不見,煥奕發現一個山洞,洞口有一隻大藏獒在看護,藏獒見煥奕過來,開始兇猛的嚎叫。煥奕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上來就將藏獒打暈,進入山洞內。正好看到被鐵籠子關著的處於昏迷狀態的小師妹。煥奕瞬間惱火,罵道:「畜生,這麼殘忍的對待一個十歲小女女孩。」然後打破籠鎖,就出小師妹。

「小師妹,小師妹…」煥奕一邊搖晃著小師妹,一邊輕聲叫喚她醒來,遲遲不見迴響,於是抱起她便往清水濱跑。

「小妹,小妹,快來救救她。」這時不過辰時,菲絮正在熟睡,被煥奕一通亂搖,硬拉著起床。她迷迷糊糊的看到一個昏睡的小姑娘,這才有了幾分精神。

菲絮拉住她的手為其把脈,說道:「四哥,沒事,就是虛弱了點,服用了些昏睡的藥物。」然後手指在曉霞眼前輕彈了幾下,散出幾縷淡綠色的光芒,曉霞便醒了過來,說道:「姐姐,你是誰,我好餓。」

菲絮笑著說道:「我這裡最不缺的就是吃的,給你拿糕點去。」曉霞又轉過頭看到了煥奕,他哆嗦著往後退去,連滾帶爬到了菲絮身邊,說道:「姐姐,我怕。」

菲絮抱起她,說道:「不怕不怕,我先給你擦擦手,然後我們吃糕點,好不好。」

煥奕激動的跑過來,說道抓住曉霞道:「小師妹,我是你十八師兄,你不記得我了嗎」曉霞被煥奕這一舉動下的哇哇大哭,連連叫姐姐。奇怪的是,只要菲絮抱起她,她便停止哭泣,還總是會對這菲絮笑。似乎只有在菲絮懷中,才是安全的港灣。

煥奕意識到小師妹已經不記得但他,也有可能不記得之前所有的事情,換句話說,是失意了,他慌忙的問菲絮:「小妹,她要是失憶了,怎麼讓她想起來。」菲絮道:「不知道她是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導致失意還是吃了什麼藥物,或者頭部受到了撞擊。但無論哪種目前她還小,不能強行喚起她的記憶,否則那份撕裂的疼痛她可能承受不住。對了,這小女孩是誰?」

煥奕道:「我青松派小師妹,豈有此理,你先幫我照顧她,我要去找莫靖天。」「啊,父親?」菲絮吃驚的看著煥奕,居然直呼父親的名諱,她隱隱感覺到煥奕的神態不太對,連忙用千語百靈傳信給寰宇:「二哥,四哥帶來了以個失憶的小姑娘,好像很憤怒去找父親了,你快去看看。」

經過一晚上的錘鍊,菲絮傳達已經能準確傳達信息,寰宇接到菲絮的信息后,首先想到那必是煥奕口中的小師妹,便迅速前往三清殿。

煥奕來到三清殿,一腳踹開了三清殿的門說道:「莫靖天你給我出來」正巧寰宇也趕了過來,叫到:「煥奕,不得無禮。」

莫靖天信步走來,訓斥道:「找不到人便氣急敗壞了不成,一點出息都沒有。」煥奕氣憤的說道:「你到底對我小師妹做了什麼?她為什麼會失憶,你為什要把她關在後山的山洞內,還用藏獒把守,她還是個十歲的孩子。」

莫靖天聽到煥奕如此之說,也大為吃驚,問道:「你小師妹在玄冥教,還失憶了?」「廢話,事到如今你還跟我裝什麼?我說過,我若在玄冥教找到我小師妹,你便不在是我老爹,我也將不再是玄冥教之人,我們從此一刀兩斷。你若再敢對青松派其餘弟子動手,我決不會善罷甘休。青松派金蓮呢,還給我。」

莫靖天道:「我若想對青松派之人動手,你攔不住我,說大話要有本事才行。我沒有對青松派動手,金蓮也不在玄冥教,至於你小師妹為何出現在玄冥教,我自會查清楚。」

煥奕說話見又召喚出魔光赤煉槍,指著莫靖天說道:「你若不還我金蓮,我燒了你的三清殿。」「你敢」莫靖天霸氣的說道。

寰宇拽住煥奕,孟義也連忙跑上前來,說道:「十八,不能衝動,不然我們誰也走不了,小師妹現在在哪裡,我們先帶她下山,金蓮的事,以後再說。」

莫靖天的一句你敢,霸氣側漏,煥奕心中一顫,他更是心知肚明,若何莫靖天硬鋼,目前三個他都抵不過,還是先帶小師妹下山為好。

煥奕說道:「在我小妹那裡吃東西,她不知為何害怕我,只和菲絮親近,我們先過去看看再說。」

煥奕走後,莫靖天道:「玄冥教進了內鬼,居然有人能悄無聲息的把人藏進來,絕非等閑之輩。你陪煥奕一同下山查一下那人所用的陣法和青松派說中之毒。如果那小姑娘只和菲絮親近,就讓菲絮和你們一同下山,但她不能參加王者大賽,三日後我會派人接她回來。」

「是,父親,那內鬼?」寰宇問道。

「早該清理那些渣渣了,我會處理的。」莫靖天說道。。 黎言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臉色一紅,看看她又低頭看看自己,他支支吾吾半天說出一句話。

「茶姐,你……我?」

元茶放下杯子,拋出一道送命題,「對於昨晚的事,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

黎言驀然抬起眼睛,眼裏的貪婪很快暗了下來,他低着頭抿唇道:

「茶姐,對不起都怪我昨晚喝酒喝多了,如果……如果你不嫌棄我的話,我對對你負責的。」

「我怎麼會嫌棄你呢?」

元茶起身走了過去,捏起他的下巴,漂亮的眼眸風情瀲灧,紅唇低低細語道:

「疼你還來不及呢?」

咕咚,很明顯聽到咽口水的聲音,黎言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臉,該死,竟是要命的好看,尤其是著富婆瘦了下來之後,就更加好看了。

以前看都不覺得。

「茶姐,你好美啊!」

元茶手指在他額頭點了一下,又純又媚笑道:

「快起來吧,你還要上班呢?」

黎言利索起床穿衣,突然他一摸口袋,發現原本在口袋裏的東西不見了,他頓時被嚇得心跳都停止了。

看了看元茶,欲言又止的模樣。

惹得元茶明知故問,問他。

「怎麼了,是不是丟了什麼東西?」

這句話讓黎言直接從頭涼到了腳趾,「茶姐,我確實丟了東西。」

他麻木說出這句話。

元茶抓起茶几上放着的東西就丟給了他,一副看不懂奇怪的樣子道:「是這個東西嗎?昨晚從你口袋裏掉出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黎言抓起趕緊放進口袋,額頭大汗直冒。

「茶姐,這就是藍牙耳機。」

「哦,原來的這種東西啊,看着倒是有些稀奇,像攝像機?」

一句話讓黎言腳步存亂,心猛地一涼。

「只是長得有點像吧!」

「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幫你請了假,下周一陪我去參加時裝周的走秀。」

黎言大喜,「真的嗎?茶姐。」

元茶戲謔笑看着他道:

「我什麼時候騙過人,黎言,記得你說的話,你現在可是我的人,你要是敢在外面給我拈花惹草,我會殺了你的。」

那個殺子聽的黎言脖子一涼。

「茶姐,我一顆心都是你的,怎麼會背叛你呢?」

「好了,走吧!」

元茶開口驅趕他離開了。

出了門后的,黎言露出真實的面孔,他對着緊閉的房門吐了一捧口水,冷嗤一聲,裝什麼清高,千人枕的東西,還敢對他提要求。

看着手機微信里的備胎,他冷笑更加重了。

他才不會傻到了為了一個蠢貨,放棄一整片森林。

孟涵看到黎言的熱搜后,一整晚都沒有睡着,所以今天上班的時候,她都是強打着精神來上班。

這一來,就讓她看到了一幕。

一個文員秘書不小心把咖啡潑在了黎言身上,「對不起,黎言,我不是故意的。」

黎言捏起那女人的臉發現是一張普通而沒有辨識度的臉,臉色立刻拉了下來,一巴掌打過去。

陰冷一笑,「呵,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了,誰給你的膽子,敢對我不敬!」

那小文員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咬牙還擊了過去,「我都跟你道歉了,你還想怎樣?」

「你以為你是誰呀?尿床大佬,大家都是打工的,你在我面前擺什麼譜?」

黎言怒了,一個小小的秘書文員也跟對自己不敬,他抓緊她的衣領又是兩巴掌作勢打過去。

「小賤人,反了你了,我可是茶姐的人,你敢對我不敬,找死。」

就在那巴掌落下了時,孟涵衝過去。

一把推開他,冷眼怒瞪着他。

「黎言,你幹什麼,在公司對女同事大大出手,這就是你的作風。」

黎言看到她雖然有怒火,但還是不得不服氣道:「葉總監,這事你可不能全怪我,是她故意想把咖啡潑我身上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