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因為剛剛的拍攝?」水上隼人又一次擺出一副無辜的表情,雙手一攤:「可是前幾天拍棒球場劇情的時候,我不是已經叫你做好準備了嘛!這次你總不能怪我不告訴你了吧?」

「可是…」

「你先仔細想一想。」水上隼人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已經告訴你每一集我都會彌補健的遺憾,在演戲的時候找機會跟禮告白對不對?」

「對,但是!」

「先別但是。」水上隼人打斷道:「拍攝了好多天第二集內容了,我都沒有告白。而今天這場已經是第二集的最後一段劇情了,按道理來說,是不是我一定會在這個場景告白?」

「對…」

「所以你不是已經猜到了嗎?!」水上隼人提高了音量:「那你都沒有接上來是怪誰?!」

「我…」

「你知道是你就好!」

「你!」

「不用向我道歉。」水上隼人一臉正經地說道:「即使沒有接上戲來也沒關係嘛,畢竟你也才二十歲,是年輕演員,年輕演員總有失誤的時候。我好歹比你大一歲,以後好好跟我學習,懂了嗎?」

「我才是前輩!」

這句話或許是長澤雅美在面對水上隼人說得最多的一句話了,這才能這麼流暢地說出來沒有被水上隼人惡意打斷。

「誒,話不能這麼說。」水上隼人道:「龍國大陸有句古話道『達者為師』。你在高中時候應該都學過吧,我也不需要你喊我老師,只要你認清現實,謙虛一點,好好跟我學習就好了。」

在櫻洲,雖然中文不是所有人都在學,但是大部分人對於龍國俗語之類的還是能說出幾個的。

長澤雅美辯不過水上隼人,終於瘋了,百褶短裙下的一雙修長美腿用力在地上蹬了蹬:「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先回酒店休息了,希望下一次你一定要接上噢…」

水上隼人一邊繼續挑釁著長澤雅美一邊溜走了。

《求婚大作戰》平均一集50分鐘左右,一周左右拍攝一集的時間算不上緊也算不上寬裕。

在導演大致確認過第二集的拍攝效果,以後,就準備開始拍攝第三集了。

第三集的內容也相當關鍵,在這一集裏,作為男主岩瀨健的情敵,最後與女主吉田禮成婚的那個男人將會在這集登場。

多田哲也,主角團高中時候前來教育實習的老師,同時也是女主進入大學以後的講師,所以也稱多田老師。由藤木直人飾演。

由於在前面拍攝婚禮現場劇情的時候,多田老師就登場了,所以也不需要和幾位演員特意介紹了。

倒是在這集,另一位前來教育實習的老師,卡梅隆同樣也會登場。

卡梅隆作為教育實習的老師,比起不太會說話的多田老師,倒是更受學生的歡迎,或者說,更受男學生的歡迎。

畢竟對於青春期的男高中生來說,像卡梅隆這樣身材火辣,舉手投足都在散發着成年女性魅力的老師,是他們這個年紀最抵擋不住的類型。

甚至在劇情中,岩瀨健似乎還跟好朋友小鶴和干雄說他喜歡卡梅隆,並且要在教育實習的最後一天抓住機會表白。

老實說,看過原版《求婚大作戰》的水上隼人,覺得這部劇的選角都還算可以,就是卡梅隆的選角不夠好。

原版卡梅隆由松本莉緒的長相實在不符合他的審美,身材也不見得有多好,尤其是卡梅隆這個角色一直穿着運動服,讓她更顯得平庸。這讓一口一個「Iambeautiful」的卡梅隆的角色塑造顯得並不算太成功。只能說中規中矩。

不過畢竟是只出演一集的客串型角色,導演也未必會邀請什麼大牌演員來出演吧?

大人也有大人的煩惱嘛,這一點水上隼人還是懂的。

「好,讓我們歡迎卡梅隆的演員。」導演引導著劇組成員歡迎新演員。

水上隼人從劇本中挪開視線,抬頭看嚮導演的方向。

「誒?」

「深田恭子小姐!」 第二天中午,葉浩初醒來后看到懷裡的楊雪梨,低頭溫柔的吻向楊雪梨的額頭。

「雪梨,你再睡會吧!」

「嗯~」

楊雪梨迷迷糊糊的應了一聲,實在是昨晚他們折騰的太久了。

葉浩初到是神清氣爽的起來穿衣服。這可苦了楊雪梨,她現在還沒有一絲力氣。

楊雪梨一想到昨晚都有點害怕!葉浩初就像是一台機器一樣不知疲倦的勞動著,後來要不是她求饒,她都感覺能被葉浩初玩壞。

葉浩初起來后,讓家裡的傭人做了些午飯給楊雪梨端去。

下午的時候,葉浩初帶著已經恢復過來的楊雪梨來到青龍閣參觀。

「怎麼樣?我和老胡他們的古董店還行吧?」

楊雪梨打量著四周點了點頭,看到了不少的寶貝,她想不到葉浩初他們在墓里弄了這麼多而且珍貴的文物。

「老葉,你這確定青龍閣是古董店?不是個小型的博物館?」

也不怪楊雪梨如此吃驚,這青龍閣里的文物簡直太多了,擺得滿滿的,都比一般的小型博物館的文物多了。

「呵呵,雪梨,青龍閣一共分為四層,前兩層基本都是些不值錢的玩意,但后兩層可都是我和老胡他們從墓裡帶回來的寶貝!」

「老葉,我想跟你商量件事,你能不能……」楊雪梨看著葉浩初猶豫道。

「雪梨,我知道你不想再讓我碰地底下的事了,但我做不到,我也有我不能說的苦衷。」葉浩初打斷楊雪梨的話。

楊雪梨聞言搖了搖頭,握著葉浩初的手溫柔說道:「我想說的不是這件事,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以後還下墓的話,能不能帶上我?既然是死我也要和你一起。」

「你知道嗎?你每次下墓的時候,我有多擔心嗎?我唯一能做到就是向上帝祈禱,保佑你平安歸來。」

葉浩初聽后心中一暖,抱住楊雪梨,開口道:「好,我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一件事,就是以後不要信上帝了,那玩意再厲害?有我們華夏的玉皇大帝、皇天后土厲害嗎?」

「我葉家的人只能信仰華夏的神靈!」

楊雪梨看著面前霸道的男人,臉上露出絕美的笑容,「好,我也答應你!」

隨後當楊雪梨出現在胡八一他們面前的時候,幾人險些沒認識,胖子一臉懵逼的看著葉浩初手拉著的楊雪梨,忍不住對胡八一問道:「老胡,你說我是不是眼花了?這楊參謀怎麼像是變了個人?」

胡八一和大金牙聞言也贊同的點了點頭。

楊雪梨聞言瞪了胖子一眼,但是初為人婦的她顯然不知道自己這一眼是多麼的誘惑人。

此時的楊雪梨和他們以前認識的楊雪梨完全不像一個人,舉手投足之間透著女人的嫵媚和韻味。

「別說,如果這要是路上碰見,我肯定是連認都不敢認的。」

楊雪梨聽到胖子他們的調侃,終於忍不住道:「你們夠了啊!再這樣我可拉上老葉回家了。」

「呵呵,別介啊!我們剛剛是開玩笑的!」胖子笑道。

胖子的話落,一旁的葉浩初開口笑道:「還別說,雪梨,你比以前更漂亮多了!」

楊雪梨聞言臉色一紅,又瞪了葉浩初一眼,眼神危險的看著他,開口道:「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以前不漂亮嘍?」

葉浩初聽見楊雪梨的話,連忙堅定的道:「怎麼可能!雪梨,你以前也漂亮,不過現在更漂亮了。」

「哼!」

經過葉浩初的解釋,楊雪梨這才滿意,不知道怎麼回事,只從和葉浩初確定關係后,就時不時的想找他茬。

胖子看見這一幕,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想不到你老葉也是個怕老婆的貨!」

葉浩初聽見胖子的話后,眯著眼看著胖子,心想:是我提不動刀了,還是這幾天你胖子飄了,竟然敢這麼嘲笑我了?

胖子被葉浩初的眼神給嚇得縮了縮脖子。

「對了,大金牙,我這次從魯魯裡帶出個鑲金帛書,你看看這上面記錄了什麼內容?」葉浩初從懷裡拿出玉盒遞給大金牙。

當然了,玉盒裡的鬼璽被他給拿了出來,玉盒裡面只有一卷鑲金帛書,鬼璽這東西目前還是不讓幾人知道為好。

大金牙看到葉浩初手中的玉盒立馬來精神了。

「這玉盒從工藝上來說,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寶貝,可是怎麼就只用來裝一卷帛書呢?這不合常理……」

大金牙說到這裡,隨後也就沒說什麼了,只是看了葉浩初一眼,大金牙這人很會來事,他知道,不該說的話還是不要說為好。

隨後仔細的觀看起鑲金帛書,過了一會兒,大金牙臉色嚴肅起來。

「葉爺,胡爺,這帛書裡面可能藏有一個驚天的大秘密!」

「什麼驚天的大秘密?」胡八一和胖子異口同聲道。

「這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這上面有許多文字我得查看一些古籍才能知道,大概需要一些時間。」大金牙開口道。

「好,大金牙,那這帛先放在你這你先研究著。」葉浩初說道。

「好嘞!葉爺,你就放心吧!大金牙我別的不敢保證,但這帛書,給我兩星期的時間,我一定給你解出來!」

「嗯。」

大金牙的話,葉浩初還是很相信的,這貨雖然有時候很不靠譜,但搞這些他還是非常擅長的。

「老葉,你不是從魯殤王的墓裡帶回一把寶劍嗎?拿出來給大金牙開開眼!」胖子這時對著葉浩初道。

「哦!我差點把這把劍給忘了!」

說完,就從他背後的冥王劍給拿了下來。

劍鞘一拔,一聲清脆的劍鳴響起,沒看過此劍的大金牙和楊雪梨都目不轉晴的叮著冥王劍看。

「老葉,能給我看看嗎?」楊雪梨開口道。

「好。」

得到葉浩初的同意,楊雪梨拿起冥王劍,認真的觀看起此劍。

「同是戰國時期的劍,這把冥王劍應該不輸於那越王勾踐劍吧!」大金牙看著此劍不禁感慨道。

「那是!老葉說這把劍非常牛逼,好像是什麼戰國時期魯殤王的佩劍!」

「還說打算把這把劍當咱們青龍閣的鎮閣之寶!」胖子炫耀道。

大金牙聽后佩服地豎起大拇指開口道:「牛!有排面!」

「有了這冥王劍,我有信心能讓咱們的青龍閣的名氣再上一層樓。」

葉浩初這時好像想到了什麼,問大金牙道:「大金牙,我們不在京城的這些天,霍家和新月飯店那邊有沒有什麼消息?」

大金牙回道:「霍家那邊到沒有什麼消息,但新月飯店前幾天還叫我轉告你,等你回來了去一趟新月飯店。」

「我知道了。」

隨後葉浩初和楊雪梨告別胡八一他們,回到家中。

楊雪梨這時擔心道:「老葉,這新月飯店找你有什麼事啊?不會是什麼倒斗的活找你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