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真冷。」以辰一隻手裹了裹身上的外套,將手中另一條絨毯遞過去,「看到老師在這兒,穿得又少,學生特意回去拿的,如果不嫌棄就——」

「不冷。」

以辰撇了下嘴,小聲說:「還是嫌棄唄。」

「還敢叫我老師,邁克爾不是告訴你我的問題了?」修身的黑色作戰服使得路璇幾乎與黑暗融為一體,唯有那米灰色長發清晰可見。

「邁克爾和你說了?」以辰有點意外。

「我是當事人,有知情權不過分吧。」路璇扭頭瞧了以辰一眼,「感到意外的應當是我,他不說我都不知道自己是病人,真不知道是好是壞。」

「那你……沒事吧?」以辰試探地問。

「我能有什麼事?倒是你,有事就說,別婆婆媽媽的。」

走到與路璇並肩的地方,以辰望着前方,不知道該不該說。

猶豫了一下,他下定決心,認真地說:「我們是不可能的,我有女朋友了,以前是她,以後也是她。」

在飛機上他就釋然了,如邁克爾所說,那只是心理問題帶來的錯誤行為。不是真實情感,自然也就沒必要當真。

唯一的問題是他日後該怎麼和路璇相處,在他看來路璇是不知道這件事的。現在看來他擔心是多餘的,路璇早就知道了。

這令他的擔心迎刃而解,既然路璇知道,說開反而對彼此更好。

沉默許久,路璇輕輕一笑:「看樣子是好事。我喜歡的不是你,是你學生的身份,你沒必要糾結。況且,這也不是……愛。」

「你……沒事吧?」

「你問兩遍了。」路璇低下頭,再抬起時臉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上下打量著以辰,似乎在策劃什麼陰謀,「我很好,特別好。」

「喂,這畫風轉變得也太快了吧。」以辰下意識地退後一步,緊了緊外套,小心地問,「所以,你依舊是我老師?」

路璇搖了搖頭,斜睨着他:「不夠尊敬,你該說你依舊是我學生。」

「我依舊是你學生。」以辰點點頭,呼出一口氣,輕鬆了不少,「回去了我請你吃飯,就當是學生對老師的——」

「賠禮道歉?」

「呃——算是吧。」

「道歉就免了,光賠禮就行。還記得練劍時我跟你說過的話嗎?『好好練,以後有你感謝我的時候』,打完這場仗說不定你就要賠兩次禮了。」路璇嘴角噙著一絲壞壞的淺笑,掰手指,關節發出咔咔的聲響,「到時候你要是敢賴賬,哼哼……」

以辰連忙搖手:「不會,絕對不會。」

路璇哼了一聲:「最好這樣,本副總指揮可不是好惹的。」

「說到副總指揮,我一直有個問題。你是怎麼當上副總指揮的?我是說你性格不是……」以辰撓頭,不知道該怎麼說。

「你想問我性格有問題怎麼會被允許當副總指揮?」見以辰一個勁點頭,路璇暴躁地說,「這與性格有關係嗎?性格有問題又不是傻!」

「性格影響判斷,你這個性格……太衝動。」以辰弱弱地說,說到最後聲音明顯小了下來。

盯着他看了兩秒,路璇盤腿坐在石頭上,不說話了。

「你怎麼了?」以辰探頭到她前面,似是詢問,但目光中卻充滿了警惕,生怕下一秒她突然躍起對自己發動攻擊。

「能怎麼?你不是說我這個性格太衝動嗎?我安靜一會兒,換種性格。」路璇闔著雙眼。

瞧着她平靜的神色,以辰頓時放鬆了警惕:「換了嗎?換成哪——」

不等以辰說完,盤著的雙腿往上一合,腰部和腿部一同發力,路璇一下子站了起來。

躍起的瞬間,右手猛地探出,揪住了他的耳朵,壞笑重新浮現在路璇臉上:「不好意思,失敗了。」

幾分鐘后,瞧著以辰疼得齜牙咧嘴,路璇心滿意足地點了點頭,重新盤腿坐下。

路璇一鬆開手,以辰就立馬揉起略有紅腫的耳朵。

「這麼涼!」剛坐到石面上,以辰就不由地叫了一聲,左右兩邊屁股交替抬起,緩解冰涼之感。

「你不會是體虛吧?腎陽虛?」路璇目光怪異。

「沒有,我腎好得很。」為了男人的尊嚴,以辰也不得不讓屁股與石面完全接觸,忍受着透心的涼意故作鎮定。

看了眼裝樣子的以辰,路璇似是一笑。

遠處一青一銀兩個在暗淡環境中還算明亮的光點引起了以辰的注意,青色光點在島嶼中央偏東的位置,銀色光點在島嶼西部。

葉蓮娜跟他們說過,那是兩門加強版元素聚能炮,一門安裝在島上最高點宇良部山,一門安裝在滿田原山的主峰久部良峰,攻擊範圍廣,發射頻率高,衛星定位,精準打擊。

就在以辰發獃的時候,急促的警報聲在整個海岸戰場響起。

與此同時,海域戰場上,急促的警報聲也傳遍了軍艦和潛艇的每一個角落。

「蟲洞開啟!」路璇應激地從地上躍起,向海岸指揮部跑去。

「戰爭……降臨了?」以辰一愣,隨即追了上去,「等等我。」

.

.

.

海底,金字塔內部,原本微弱的光圈驟然散發出強烈的七色彩光,驅逐了通道中的黑暗。

彩光照射下,光圈所在的那條通道牆壁上彷彿塗上了一層七色彩漆,美輪美奐。

下一刻,光圈中央漆黑的旋渦擴大起來,好像具備了無盡的生命力,向四周瘋狂地生長。

一米、兩米、三米……旋渦半徑越來越大,很快旋渦便擴大到了通道所能容納的極限。然而旋渦對此視而不見,開始擠壓牆壁,劇烈的震動在金字塔局部產生。

堆砌的巨大石塊在這時卻顯得無比弱小,旋渦邊緣好似有一層鋒銳的鋸齒,石塊被碰到的一剎就崩裂成無數細小碎塊,那種場景就好像將一塊肉扔進了絞肉機。

與巨石一起遭殃的還有深眼梭型探測器,一台台探測器隨着旋渦的擴大向後退去,但並不是所有探測器都能及時後退,不時就會有探測器與巨石一同化為碎塊,掉入旋渦中消失不見。

海域指揮部,皓月號軍艦,艦橋指揮室,身材頎長的白人女子一身黑色作戰服,神色端莊,凝視分屏顯示的液晶拼接屏。

一個個畫面正是深眼梭型探測器傳送回來的,時時會有畫面模糊,每一個畫面模糊就代表一台探測器損毀,已經有很多探測器「殉職」,其中就包括率先發現蟲洞的深眼7號。

「以蟲洞的擴大趨勢推測,發生崩塌的位置是金字塔西北部。」格子那平靜如水的聲音從數據腕環中傳出。

「時刻保持聲吶的開啟,不要讓魚群擾亂戰場。」綺娜果斷下令,「潛艇注意,七艘移動到金字塔西北部進行重點防守,隨時準備發射荊棘鋼網,另外三艘巡邏其他方向。」

大海深處,潛艇指揮艙內,艇長立刻下達具體指令。

陰暗的深海中,動力系統啟動,螺旋槳飛速旋轉,原本浮在海中一動不動的十艘潛艇相繼動了起來,猶如捕食者般向著金字塔悄無聲息地靠近。

金字塔內部,旋渦半徑已經擴大到了三十米,震動愈發明顯。金字塔西北部,由於劇烈震動導致巨石間縫隙變大,海水滲入內部的同時,濃郁的七色彩光也釋放出來。

遠遠望去,處在黑暗中的金字塔,西北面有一道道彩光從縫隙中射出,如同演唱會上撩人的燈光系統,分外綺麗。

震動由金字塔內部傳到了外部,西北部巨石間裂縫達到了三指寬。當旋渦半徑擴大到四十米時,內部的破壞導致金字塔西北部再也無力支撐,崩塌開來。

巨大的坑洞出現在金字塔西北部,露出漆黑的旋渦,巨石或是掉入旋渦中,或是沿着金字塔面滾落。海水涌動,潛艇微微搖晃,密集的深海機械人更是被衝散。

耀眼的七色彩光從坑洞中噴薄而出,照亮了金字塔周圍的空間,絢爛奪目。

.

.

.

海岸指揮部,指揮車,以辰和莫凱澤站在路璇身後,看着潛艇傳來的畫面。半徑四十米的旋渦如同一個黑洞吞噬著金字塔,即便是在迷人的七色彩光下依舊顯得猙獰可怕。

當旋渦半徑達到五十米,擴大停止了,一雙雙充滿靈性的猩紅圓眼自漆黑的旋渦中睜開。

眼睛密密麻麻足有一百隻,讓人不禁想起傳到日本后西歐傳說中的百目鬼——全身上下都有眼睛的女妖。

皓月號,艦橋指揮室,看到這一幕的綺娜立刻對無線電大喊:「發射荊棘鋼網!」

被彩光照亮的海底,隨着綺娜一聲令下,早已到達戰鬥位置的七艘潛艇幾乎同時發射出一枚魚.雷。

沒錯,就是魚.雷,半圓形頭部、圓柱形雷身,430毫米的直徑說明這是一枚中型魚.雷。

魚尾的動力裝置使得魚.雷的時速達到了70千米,雷身的控制裝置令魚.雷有了眼睛直指旋渦。

一匝眼,魚.雷就到了生靈蟲洞前,雷頭在此時爆開。與想像中的大爆炸不同,金屬圓球從雷頭中衝出,化作一張巨大的鋼網朝旋渦蓋下。

雷頭爆開給鋼網四角那尖銳的細長鐵錐提供了強大的衝力,一米長的錐體全部插入金字塔面的同時周身釋放出倒刺.插入巨石中。七張鋼網先後蓋在了金字塔的缺口上,封住了缺口中的生靈蟲洞。

二十八根鐵錐呈圓形插入金字塔面,鋼網的鐵絲纖細光滑,與名字完全不符,但顯然鐵絲沒有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特殊材質的荊棘鋼網擁有極強的韌性。

魚.雷一發射出去,潛艇就立馬後退,將包圍圈擴大一倍,給元素聚能炮留出足夠的攻擊空間。相比較潛艇,更適合肉搏的是座頭鯨。

上萬個深海機械人連包圍圈的頂部和底部都不放過,配合潛艇將包圍圈徹底圍成了一個球體。

一雙雙戰靴從生靈蟲洞中踏了出來,白金色流雲甲胄,三尺長青銅長劍,一米五的身高,漆黑的面部,猩紅圓眼中儘是冰冷的殺意。

殿衛出現,宛如來自遠古的武士!

「不朽!」一個殿衛舉起了長劍。

「不朽!不朽……」所有殿衛都舉起了長劍,齊聲高喊,低沉的聲音如遠古的呼喚。

五十個殿衛,身材矮小卻散發出了不動如山的威嚴氣勢。

片時,又有五十雙猩紅圓眼自生靈蟲洞中睜開,第二撥殿衛出現。

而第一撥殿衛在第二撥殿衛邁出蟲洞的那一刻,就向荊棘鋼網發起了衝擊。

荊棘鋼網就像是一張彈力網,在殿衛的衝擊下向外凸出了極大的弧度。纖細光滑的鐵絲看似隨時都可能斷裂,實際卻遠沒有達到其所能承受的極限。一根根細長鐵錐深深嵌入巨石,將鋼網牢牢釘在金字塔上。

「元素聚能炮聚能!」綺娜下令。

潛艇底部和兩側各伸出一個直徑100毫米的炮口,二十一門元素聚能炮齊齊對準生靈蟲洞方向。炮口亮起淺藍色光芒,能量匯聚,顏色緩緩加深。

衝擊無果,殿衛撤了回去,三十個殿衛後退一步,二十把閃著寒芒的青銅長劍揮起,朝荊棘鋼網砍去。

鋒利的劍刃割開海水,砍在堅韌的鐵絲上,發出微弱的脆響,劇烈摩擦產生的火星剛一出現就熄滅在這深海之中。

足足砍了五分鐘,鋼網上的鐵絲才開始斷裂。有了鐵絲斷裂,再砍起來就容易多了,青銅長劍在豁口上擴大戰果。

不多時,二十道足以容納矮小殿衛進出的豁口出現在鋼網上。

「殿衛衝破荊棘鋼網!」一位艇長的聲音在艦橋指揮室響起。

「元素聚能炮自行瞄準攻擊!深海機械人自行鎖定攻擊!」綺娜下達攻擊命令。

荊棘鋼網的作用並不是困住殿衛,而是減少同一時間面對殿衛的數量。不然有大量殿衛同時衝出,包圍圈很容易被突破。

殿衛從鋼網的豁口中魚貫而出,矮小的身體在水中十分靈活,而且遊動速度非常快。擺脫鋼網,猩紅圓眼閃了閃,下一秒殿衛化作黑影,倏地沖向潛艇和深海機械人。

數十個黑影向包圍圈各個方向發動攻擊,迎接他們的是一道道晶瑩的藍色光束。一道藍色光束精準地命中殿衛。受到攻擊,流雲甲胄瞬間亮起淡淡黑芒,詭異地吸收起藍色光束的能量。

青銅長劍上出現一層白光,只待甲胄吸收足夠的能量后,長劍就能發出強力一擊。然而,不等能量達到長劍釋放攻擊的強度,甲胄就在連續的脆響聲中破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