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帝國的凝聚力更上了一層樓,朝廷威嚴更加深入人心。

大漢久治之地就不說了,那些新歸附之地,百姓們也徹底歸心。

特別是后金世界與倚天世界,那裏的百姓何曾見過如此一心為民的朝廷。

以往發生了災害,就只能淪為流民。

運氣好能夠活下來,運氣不好只能等死。

即使是那些傳說中的古時候的太平盛世,也不過是士紳權貴們的盛世。

上層權貴何時在意過百姓的死活?

哪怕朝廷撥下一點賑濟,也被官員層層盤剝了。

遇到清官,還能獲得三瓜兩棗的賑濟糧。

遇到貪官,反而還要再被颳走一層地皮,敲骨吸髓。

像大漢帝國這樣高效的大規模的救濟,絕對是絕無僅有的事情。 在爆炸響起的一剎那,整個米特爾家族,乃至半個帝都都聽到這如同雷鳴般的爆炸聲。

法獁匆忙推開房門,注意到濃濃黑煙,正是從林洛昨晚留宿房間的位置,法獁內心一驚,背後玄奧的黑色鬥氣雙翼,霎那間伸展開來,展翅騰飛。

米特爾藤山,剛走出房間,就看到扶搖直上的黑色鬥氣雙翼,震驚道:

「法獁會長…..」

顧不得多想,「篷」的一聲,一雙湛藍色鬥氣雙翼伸展開來,朝着法獁所在方位快速飛去。

林洛懷抱雅妃剛落入地面,就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炙熱的能量衝擊波,將林洛推的後退三步,才緩緩止住身形。

鬆開雅妃,兩人朝房間看去,頓時,雅妃一臉驚愕,目瞪口呆。

已經看不到房屋的模樣,濃濃黑煙扶搖直上,房間的位置,僅有一些木料殘骸燃燒着熊熊烈火,房間方圓十多米的範圍內,皆是爆炸崩離出的房間碎片。

在空氣中,瀰漫着濃濃的烤肉味,顯然,剛才林洛製造的爆炸,並不是所有人都逃出來了。

忽然,一陣勁風鋪面而來,房間內的濃濃煙霧吹散,雷歐抱着房間內,一具燒成焦炭殘缺不全的屍體,神色悲憤,痛哭起來。

「勒兒…….」

聞言,雅妃朝房間內,打量過去,只見到,房間內的景象宛如地獄場景一般,房間周圍到處散落着殘缺的屍體軀幹,就連斗靈強者的雷歐長老,如今也是臉色慘白,嘴角流露着殷弘血液,而一直在屋外觀望的米特爾家族弟子,一個個倒在地面上,哀嚎不止。

「林洛,剛才的爆炸……」

雅妃自然不知道,以雷歐斗靈強者的實力,林洛製造的爆炸雖然威力竟然,但是還傷不到雷歐,正是因為在爆炸之時,雷歐想要進入房間救出雷勒。

被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擊傷,整個人也被掀翻了數米。

「林洛,趁現在你快走吧,回到煉藥師協會,有法獁會長在,米特爾家族不能把你怎麼樣!」

因為緊張,手指不知所措的在一起打轉,雅妃低着腦袋,輕聲說道:

雖然雅妃刻意壓低了聲音,依舊被雷歐聽在耳朵里,雷歐,懷抱雷勒的屍體,雙眸泛著血紅的四線,陰冷的盯着林洛,厲聲說道:

「林洛…….害死我孫兒,今日我要你陪葬,納命來!」

說罷,雷歐周身黃色鬥氣翻滾,在周身凝聚出一隻巨大的棕熊虛影,仰天長嘯。

「這是…….鬥氣凝物!」

雅妃失聲說道:

林洛被雷勒雷歐,三番五次挑釁,也是激起了內心的狠意,斗靈強者嘛,雖然相差一個大境界的,但是,如今自己擁有凈蓮妖火,雷歐想要殺我,也不是那麼容易。

見狀,林洛冷聲說道:

「雷歐,你欺人太甚!」

說罷,林洛雙手微張,從身體兩側緩緩上台,其中竟然詭異的冒出絲絲白炎。

見到此幕,法獁內心一驚,自己拚命掩蓋異火消息,這小子倒是一點不忌諱,自然是不能讓林洛在此刻喚出異火。

法獁,背後雙翼振動,身體猛然下墜。

袖手微探,拍出一道漆黑、玄奧的掌印從空中激射而下。

轉瞬間,帶起一道漆黑的幻影,便拍向雷歐鬥氣凝聚的棕熊虛影。

「砰!」

一聲巨響,雷歐鬥氣凝聚的棕熊虛影,猶如鏡面一般片片碎裂,旋即,整個人倒飛而去,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徑直甩落到身後地面之上。

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眾人紛紛長大嘴巴,抬頭看去。

法獁聲音冰冷說道:

「你們米特爾家族真威風啊,我法獁的孫子也要殺。」

看着頭頂之上,玄奧的黑色鬥氣羽翼,林洛眼眸中充斥着羨慕的神色,當看到那和藹、充滿慈愛的熟悉面孔后,林洛面露尷尬,靦腆笑道:

「爺爺,你怎麼來了!」

聞言,雅妃仰望法獁,欠身說道:

「法獁會長,雅妃有理了!」

一陣勁風襲來,米特爾藤山,匆忙落於地面,看着滿目瘡痍的爆炸廢墟,注意到站在一旁的林洛和雅妃后,米特爾藤山臉龐上浮現一絲無奈。

此刻,米特爾藤山總算是知道,昨晚,法獁會長為什麼會出現在米特爾家族上空了,以及,在望月亭為林洛訂婚一事,原本,米特爾藤山,還以為是法獁會長心血來潮。

畢竟,深夜、賞月、訂婚這三件事放在一起,怎麼看都太草率了,如今,見到林洛身旁款款而立的雅妃,米特爾藤山是有苦難言啊………不過也怪不得法獁不同意兩人之事。

雅妃之事米特爾家族,尋常弟子,修鍊天賦更是一塌糊塗,二十餘歲,依然還是斗者的境界,平時也只是在拍賣場協助運營而已。

林洛十六歲三星大斗師,二品煉藥師,毫無疑問是加瑪帝國的第一人,人中龍鳳。

兩者之間相差何止天地!

「孽緣啊……」

米特爾藤山嘆息道,旋即,側目看向倒在地面上,昏迷的雷歐長老,絲毫不掩飾眼眸之中的憎惡,米特爾藤山,轉向法獁,拱手說道:

「米特爾藤山,管理族人不力,衝撞林洛少主,使林洛少主險些遇害,米特爾藤山之罪!」

見到此幕,林洛終於是放下心來,看向身旁的雅妃,走上前,柔聲說道:

「雅妃姐姐,雷勒那小子,我已經殺了,以後誰再敢欺負你,你就告訴我!」

見狀,雅妃欠身說道:

「多謝,林洛少主了!」

聞言,林洛雙眸浮現一絲不解之色,輕聲問道:

「雅妃姐姐,你怎麼了,叫我林洛就好,幹嘛突然加上少主?」

雅妃也不知道怎麼了,當法獁霸道的出現在米特爾家族后,自己的內心反而多了一絲失落,當聽到米特爾族長,藤山稱呼林洛為少主之時。

雅妃才知道,自己為什麼失落,是啊,當昨天林洛告訴自己,他是二品煉藥師,三星大斗師之時,自己就應該明白,林洛對自己來說,終究只是鏡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及! 這些鐵礦石,裏面蘊含的鐵到底有多少,誰也不知道。

但在系統這邊來說,還是五個單位的礦石,熔煉一個單位的鐵,鋁也是如此,其他所有金屬都是如此。

不用說,這裏面肯定是有巨大損耗的,但是安楷沒有辦法,因為如果不通過系統的話,他根本無法自己去製備鐵和鋁。

現代社會,製備金屬的手段和古代是截然不同的,這其中,單質鐵的製備一般採用冶鍊法。以赤鐵礦或磁鐵礦為原料,與焦炭和助溶劑在熔礦爐內反應,焦炭燃燒產生二氧化碳,二氧化碳與過量的焦炭接觸就生成一氧化碳,一氧化碳和礦石內的氧化鐵作用就生成金屬鐵。加入碳酸鈣在高溫下生成氧化鈣除去鐵礦石中的二氧化矽,最後生成爐渣。

這個過程,如果是現實中要完成,可以說非常的麻煩,需要太多太多專業性的設備、知識和工人,根本就不是安楷能玩轉的。

當然如果使用實驗室方法,用一氧化碳還原氧化鐵製備少量單質鐵,那也是可以的。但問題是這樣的產量很小,遠遠談不上所謂效率。

根本就不可能支持庇護所的發展。

鋁就更是如此了。

前世地球歷史上。

1854年,法國化學家德維爾把鋁礬土、木炭、食鹽混合,通入氯氣后加熱得到氯化鈉,氧化鋁復鹽,再將此復鹽與過量的鈉熔融,得到了金屬鋁。1886年,美國的豪爾和法國的海朗特,分別獨立地電解熔融的鋁礬土和冰晶石的混合物製得了金屬鋁,奠定了今後大規模生產鋁的基礎。而現代大規模製備鋁,需要用其氧化物與冰晶石共熔電解才行。整個過程包括溶解、過濾、酸化、過濾和灼燒,以及最後的電解,整個過程看似簡單,實則非常的複雜。、

更要命的是,無論是鐵還是鋁,如果以現代社會的手段去製備的話,需要用到大量的各種化學材料,這些可都是純靠安楷他們幾個人完全無法製作的。

更別說他們也沒什麼真正的化學牛人,最多就是個高中畢業的水平,怎麼可能做到這些事情。

所以就算明知道通過系統生產鋁和鐵會消耗大量原材料,投入和產出完全不成正比,安楷也沒得選,只能接受這種方式。

礦井平均一小時能產出五個單位的鐵礦石,就相當於是一個單位的鐵,而一個單位的鐵,練一把匕首都做不出來,更別提製作武器了。所以直接去外面拆各種已經早就熔煉好的金屬其實是最方便的,效率嘛,其實也說不上哪個更高哪個更低。畢竟外出搜集有風險,而且還需要一點點運輸回來。而在庇護所里直接開礦,免除了前面的那些過程。

礦井還不知道累,只要一直開着就可以不停工作,就是有些耗油。

「對了,油!」

想到這個問題,安楷又有點頭疼。

油啊,之前還覺得很耐用呢,現在卻漸漸的感覺油開始有些不夠了。

之前安楷他們幾次外出,確實是搜集到了大量的油料,能提供給發電機發電,能提供給類似礦井這樣的設備提供動力,能給汽車提供能源……可以說,要說重要性,油在庇護所內來說是最重要的。

這個真的是沒有之一。

通風換氣凈化空氣需要用電,日常生活需要用電,凈水需要用電,太陽燈需要用電,養殖場需要用電,娛樂生活需要用電……而電就是用油來推動的,沒有油,別的不說,庇護所立刻伸手不見五指,氧氣隨時斷掉,凈水隨時用光,糧食立刻失去太陽燈補充陽光。

可以說,只要停電,就他們這群人,一個都活不下去。

好在之前各種設備用油量其實也並不算太大,主要是用電量還過得去。

礦井他之前也是開一天不開一天的,主要還是感覺沒那麼迫切的需求。需求自然是有的,只是還沒到火燒眉毛的程度,所以可以按部就班的慢慢來。

其實要說最好的方法,還是開礦和搜集同步進行,就如同安楷之前一直在做的那樣。

可惜現在是時間不等人,外面喪屍正如火如荼的變異著,他這裏怎麼能繼續浪費時間?

結果現在突然又多了一台礦井,礦井的耗電量其實還是很大的,而且現在不能外出收集,對材料的需求又進一步擴大,礦井只能全天候運轉了。

這麼一來……油的問題立刻就擺在了面前。

有一說一,發電機如果用核能,那真的是再好不過,又是清潔能源,發電量又非常的猛。

但是非常非常的可惜……他等級不夠。

而且沒有燃料。

製作核能發電機的材料其實也不夠……

「怎麼全是坑啊!」

安楷在心裏發出哀嚎。

之前一次次感覺自己的庇護所發展的多麼多麼好,發展的多麼多麼的龐大和健康,能一直無止境的生存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