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劉黎明解釋了一番,陳萬年看到父親對自己那兩個沒有出息的弟弟和妹妹動怒,他慌忙上前圓場。

「你們兩個讓我說什麼好呢,先回去,我隨後和咱爸說說,他現在在氣頭上,身體也不好,看到你們他就來氣,聽大哥的話,你們先回去。」

「大哥,我們錯了!」

「謝謝大哥!」

剛才兩人囂張跋扈的樣子,現在變的就像和落水狗一樣,各個使勁向陳萬年賠不是。

「好了好了,我們都是一家人,我還是你們的大哥,不用說這些了,起來,走之前先給人家劉大夫陪個不是!」

「劉……劉大夫,對不起,剛才是我狗眼看人低。」

「劉大夫,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陳家兄妹雖然心裏很不是滋味不情願,但是為了遺產,為了不離開陳家,只能低下高貴的頭,向劉黎明賠不是,然後,生怕老父親再動怒,悄聲離去。

而常青山也緊跟其後,狼狽的溜走,連自己醫療箱也忘了拿。

「小劉大夫,以後什麼時候來南寧市一定要給我們聯繫!"

陳萬年從衣兜掏出了一張鍍金名片遞給了劉黎明。

這是陳萬年私人定製的名片,數量有限,這張名片是安康集團高級會員卡,憑此卡可以在安康集團旗下的任意產業免費消費。

有資格讓陳萬年給這張私人定製名片的,不是商界風雲人物,就是政府高級官員,像給劉黎明這種一般醫生,這還是第一次。

不過,劉黎明並不知道這張私人名片有多麼貴重,接過名片便放在了口袋裏。

「劉大夫,思誠,我們出去吧,老爺子剛剛蘇醒還需要休息。」

劉黎明和陳思誠等人點了點頭,便離開了陳老的房間。

剛走進客廳,一個少女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女子看上去二十齣頭,圓圓的臉蛋兒,水靈靈的雙眸,長得就像洋娃娃一樣可愛。

穿着一件白色短袖,上面還有一個卡通娃娃,腰間一條牛仔長裙,不過剛沒過膝蓋,兩條纖細白嫩的腿暴露在空氣中。

一身打扮,清氣可愛,讓人忍不住就想上前親上一口。

看見陳思誠,女子一臉的驚訝。

「表哥,你怎麼回來了?」當下,女子便直接撲入了陳思誠的懷中。

「死丫頭,你慢點行不行,這麼大了,怎麼還毛毛躁躁,讓別人看了笑話!」陳思誠拍了拍女子的肩膀笑道。

看陳思陳一臉正色,夏涵一把推開了他,臉上露出了一絲溫怒。「表哥,你真沒意思,我這不是見你高興嗎!」

「好好,哥錯了,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表哥,你回來的正好,晚上陪我出去轉轉吧?」

「我晚上陪你出去轉?不行不行!」陳思誠搖搖頭,說無奈的解釋道:「晚上我給你姨夫還有工作要談,而且我朋友還在,你自己出去吧!」

「不行,不行!」

夏涵拉住陳思誠的衣服,撒嬌道:「你今天一定得跟我去,工作的事情我跟姨夫說!」

「那我朋友呢?」

「朋友?」

夏涵這才注意到,一旁的劉黎明,他微微一愣,指著劉黎明說道:「你說的是他啊?要不,你帶上他不就可以了嗎!」

「這有點不合適吧?」

陳思誠看看劉黎明有點不好意思。

「沒有什麼不合適的,走吧!」夏涵來到劉黎明面前,說道:「帥哥你好,我叫夏涵,你呢?」

劉黎明微微一笑,「我叫劉黎明,美女見到你很高興。」

看劉黎明一身西裝革領,濃眉大眼,面容俊俏,夏涵這小丫頭不由的上下打量了起來。

看得劉黎明一臉的汗顏。

「夏涵,你這丫頭幹什麼呢!哪有這麼盯着人家看的,別再這裏胡鬧了。」陳思誠看錶妹的樣子,大聲吆喝了起來。

「表哥,你發那麼大火幹嘛,你帶回來的帥哥確實不錯,要不你今晚不去,讓他陪我去?」夏涵嘻嘻一笑。

「你這丫頭倒是自來熟啊!」

陳思誠看了看夏涵,又看了看劉黎明說道:「黎明兄弟,要不晚上讓我表妹陪你出去玩玩,她可是一個本地通啊!」

「陳總,這恐怕有點不好吧?」

劉黎明有點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們第一次見面,而且我來你們家還是客人,你就這樣對待我嗎?」

「兄弟,我不是這個意思,我表妹是個自來熟,你們應該可以相處的很愉快,去吧!」

「我說姓劉的,有姑奶奶陪着你,你還在這裏挑三揀四!」

看到劉黎明還再推脫,夏涵這丫頭怒了,指著劉黎明喝道:「今天晚上我就看中你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陳思陳在一旁暗暗偷笑,他這個表妹可是一個粘人精,只要是她決定的事,沒有人能夠改變。

前段時間父親說,讓回來接手家族事業,今天晚上有要要事要談,今天晚上還真沒有時間陪劉黎明出去玩玩,這下倒好。「你就不要在推脫了,有我表妹這個大美女相陪,你就知足吧!剛好今晚我有事也沒時間陪你,你就去吧!」 所有的選手全都完成了實心球的項目之後,工作人員就開始組織大家前往另一個檢錄處。

坐在椅子上休息的夜小瑩,聽見這話之後,慢慢睜開了眼睛,起身朝着他說的那個地方走去。

她大體地掃了一眼,發現接下來的項目是一百米短跑,很多參賽選手都開始熱身活動,激動地等著比賽的開始。

而夜小瑩檢錄完之後,就懶懶散散地靠在一邊,默默地看着那群人做運動,她的眼中有一絲的嫌棄,也不知道這個比賽有什麼可激動的。

周圍的那些選手一直期待着這個比賽項目的到來,其他的項目他們可能沒有什麼優勢,但是很多人的爆發力很強,所以短跑是這一次的重頭戲。

相比長跑來說,短跑一口氣就會結束,只要自己全力去跑,最後的結果是可觀的,完全不用提前對每一個時間點進行規劃。

再說了,長跑的時候要是運氣不好,跟夜小瑩一組,那他們說不定還沒有跑完一圈,就要被夜小瑩單方面碾壓死了。

之前初賽的時候,並沒有這個項目,所以他們也不知道夜小瑩的實力,但是按照常理來說,擅長長跑的人,不一定擅長短跑。

所以他們把自己的希望都放在了這一百米短跑上,最後能不能翻盤就看這個比賽成績了。

這麼一想,其他選手更加賣力地拉伸起來,和夜小瑩形成了兩個極端,從遠處看異常的明顯。

賽場之外,祁永旭已經丟下了凳子,換到了很前面的位置上,他之前沒有見過夜小瑩短跑的樣子,如今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他一定要好好看一看。

為了能夠準確地掌握夜小瑩跑步的姿勢,他專門借來了一個專業的拍攝設備,讓自己的助理記錄下夜小瑩接下來所有動作。

除了祁永旭之外,周圍的媒體都調好了自己的攝像頭,集中注意力就等著夜小瑩開始比賽,他們的臉上寫滿了激動二字。

就連丁宗成和其他的評委,此時也都放下了自己手裏的事情,密切地關注著這邊的一舉一動。

特別是那個女子田徑的教練,他迫切地想要夜小瑩進入自己的隊伍之中,此時正好能夠藉助這個機會來看看夜小瑩的短跑能力。

要是不能將夜小瑩收入隊伍,那他一定會遺憾一生的,這麼有天賦的人,真是太可惜了。

顧延昭:……真有天賦!

真有提前做打算的天賦!

掌握了夜小瑩之前的一系列舉動之後,顧延昭對這一次的比賽便失去了興趣,直接找了一個借口,就離開了比賽的現場。

他覺得自己留下來也沒有什麼價值,還不如回去處理手上的那些事情,最近因為夜小瑩的事情,他手上其他的幾件事情已經被推后很久了。

而賽場內,夜小瑩做好準備之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等著比賽開始的指令發出。

雖然自己第一次跑這麼短的距離,但是在夜小瑩的眼裏,這點距離就像走路一樣,一轉眼就到了,所以她並不打算使用丹藥。

原本打算自己跑的時候,突然聽見了系統的信號聲傳來,夜小瑩愣了一下,餘光隱約看見顧延昭已經走了,她瞬間瞭然了。

看來果然是顧延昭的問題啊!

接着夜小瑩就直接打開了導引術,雖然她打算自己跑,但是如今系統都有了信號,那導引術不用也是浪費。

再說了,有一個省力的機會,她為什麼要放棄呢?

就這樣開啟導引術之後,比賽的槍聲從旁邊傳來,周圍的人頓時就跑了出去,就像不要命一樣向前面跑去。

夜小瑩一開始原本打算慢慢地跑,可看着其他人都不要命一樣,於是加速向前面跑去,很快就超過了很多人。

整個比賽的場景十分的激烈,看台上的人全都沸騰起來,開始在心中猜測最後誰會最先衝線。

這麼看下來之後,很多人都覺得夜小瑩沒有希望了,果然人不可能各方面都很完美,雖然夜小瑩長跑和其他賽項很厲害,可是短跑就不行了。

一開始的時候,夜小瑩就比別人落後了幾秒的時間,跑出去之後,其他人都拚命地跑着,而夜小瑩的速度顯然是不夠看的。

就在周圍人感到惋惜的時候,網友也開始討論了起來,這一次比賽的媒體為了吸引人們的關注,也打開了直播的功能。

網友們之前看過了夜小瑩扔實心球的樣子,如今再看夜小瑩短跑的樣子,滿屏都是隱隱的嫌棄和幸災樂禍。

於是彈幕區開始了一輪又一輪的討論,他們紛紛表達了自己對夜小瑩的失望,其中也有很多是幸災樂禍的話語。

看台上,祁永旭眼中也有一絲失望之情,他完全沒有想到夜小瑩短跑的能力沒有長跑厲害,之前的期望也漸漸散了一些。

比祁永旭更失望的就是之前的那個教練,他原本很期待夜小瑩的表現,可是如今卻發現她的速度顯然落後了,最後能夠獲得第一的可能性很小。

雖然他的心中有着失望,但又想起夜小瑩之前逆天的其他成績,心情稍稍平復了一些,好歹夜小瑩還是能夠進入自己的長跑類隊伍的。

當大家都感覺掃興的時候,夜小瑩突然變快了,此時距離重點只有十多米了,場上的勝負很難區分。

可是原本處於中後方的夜小瑩,竟然加速超過了很多人,這麼一看,很多人頓時睜大了眼睛。

要知道在這種短跑比賽中,加速超過自己前面的人是很難的,畢竟距離短,就算加速,可能對方都已經到達終點了。

夜小瑩也太牛了吧!

一個!

兩個!

……

四個!

不一會兒的時間,夜小瑩就已經超過了四個人,而且僅僅發生在一瞬間,此時距離終點還有一些距離。

此時在夜小瑩前面的就只有兩個人了,人們一掃之前的情緒,開始猜測夜小瑩到底能不能超過這兩個人。

整個彈幕區也瞬間換了風向,紛紛開始討論夜小瑩到底是吃什麼東西長大的,這也太強了吧。

被夜小瑩甩在身後的那些選手,此時呼吸已經不穩了,他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這一幕,按理說,夜小瑩不可能會超過自己的。

整個賽場上的氣氛緊張了起來。 「首先祝賀諸位通過了模擬戰的培訓。」當廣場中的眾人都是注意到遠處的神族使節的時候,原本喧鬧的廣場也是漸漸安靜了下來。當廣場徹底安靜下來后,那名神族使節張開上手臂,似乎要擁抱所有人一般。

「現在,我要簡單說幾件事。」他收回上手臂,交叉放在胸前。「一會請你們將你們的模擬硬體放到這邊的工作人員手中,他們手上有一個探測設備,請不要驚慌,這個探測設備是確定你最終成績的。然後,請諸位根據最後的成績分成四個區域。當然,最後沒有通過的人員這些工作人員也會和你們說明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