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形的能不能不下死手,我和猴子能逃出來,也是他手下留情的緣故。」

「看情況吧,這得看他自己的求生欲有多強了。」熾蒼隨意的說道。

小紅鳥聞言,心中為那個人形尊者祈禱了一番,希望他能機靈一點。 第142章

聽到南宮雪的名字,不光王總獃滯。

全場都沸騰起來。

南宮雪是誰?

這個獨特的名字,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是大名鼎鼎的藥王集團現任董事長啊!

有鐵血娘子之稱的商界女王!

剛才林壞,居然是在給南宮雪打電話?

還直呼其名,讓南宮雪滾到這裏來?

這年輕人好狂!

鍾眉忽然有些激動起來。

她覺得林壞這種大人物,不應該做自取滅亡的事吧?

而且林壞剛剛敢直呼南宮雪的大名,難道……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她腦中產生。

王總咬牙切齒:「你不僅打了我,還敢對我們董事長直呼其名。」

「侮辱我們董事長,你死路一條!」

林壞沒有搭理他,轉身坐下,靜靜等著南宮雪趕來。

此時的王總十分狼狽,連忙對保鏢道:「快……給董事長打電話,她就在天海市……」

眾人頓時色變。

那個鐵娘子在天海市?

那林壞豈不是死定了!

保鏢忙從地上爬起來,掏出手機撥通南宮雪的號碼:「董…董事長,不好了,王經理被人打了,打得好像死狗一樣!」

「哦,好,我們在星空酒店等你。」

王總:「噗——」

他差點氣得吐血。

不過,他現在的確像條死狗,滿嘴的狗牙都被林壞給打沒了,狼狽至極。

眾人噤若寒蟬,誰也沒走,似乎都等著看戲。

不過,這恐怕是他們過得最忐忑的十幾分鐘。

再看林壞,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甚至喝起茶來。

人群中,猥瑣地站着兩個人,赫然是還沒離去的許文和劉安琪。

看到林壞惹了藥王集團的人,兩個人頓時興奮。

哈哈!這個林壞居然自己作死!

這下有戲看了,惹了藥王集團的人,哪怕林壞再有能耐,今天也得出洋相了!

此刻外面。

一輛越野車瘋狂地行駛在街上,連闖十幾個紅燈。

南宮雪臉色難看,甚至有些顫抖。

剛才在電話里,師父好像生氣了……

師父可是很少生氣的!

車上的保鏢都顫抖起來:「董事長,一會兒你走前面吧……」

「我們怕谷主打人……」

南宮雪咬牙道:「混賬!到底誰是保鏢!」

幾個保鏢頓時不敢說話了。

他們是神農谷的精英,專門負責保護藥王集團董事長的。

哪怕是天王老子來了他們都不怕,可他們怕林壞啊!

很快,越野車就開到了星空酒店門口。

車上的人彷彿被鬼攆一般,慌慌張張地就衝進了酒店裏。

人群中頓時沸騰!

「是鐵娘子!真的是她!」

「完了!鐵娘子來給部下撐腰了,那年輕人死定了!」

一身青衣旗袍的南宮雪,氣場極強。

舉手投足都帶着上位者的強勢。

而那幾個隨行保鏢,也都是精挑細選的大內高手。

他們每走一步,那氣勢都逼得其他人連連往後退。

王總見狀,興奮喊道:「董事長,我在這兒,救…救我!」

鍾眉渾身發抖,此刻躲在林壞身後,心裏七上八下。

今天要是賭對了,她就是林壞的人。

要是賭錯了,她就跟林壞一起變鬼吧。

南宮雪一眼看到不成人形的王總,頓時一驚:「王經理,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被人打成這樣?」

王總委屈至極,伸手指向林壞:「是他!是他打的!」

「董事長,這小子剛剛還侮辱你來着,千萬不能放過他啊!」

南宮雪和一眾保鏢看過來,看到那個人坐在那兒,頓時頭皮發麻。

該死的王經理,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眼看南宮雪走來,鍾眉差點就要跪下了。

同樣是女人,這氣場差距很懸殊啊。

紫筆文學 街道上形形色色的人流穿行而過,有些還帶着好奇的目光看朱麒一眼。

朱麒知道,從今往後,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將會被嚴密監視,撫寧侯府內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天眼的探子,他將再無一個可信之人!

這個監視可能是一年、兩年、三年乃至一生!

朱麒知道,他需要徹底遺忘掉刺殺案,甚至要強迫自己認定他和刺殺案沒有絲毫關係,如此才能讓嘉靖帝乃至天下人都認定他是無辜的,刺殺嘉靖帝的只有定西侯一人!

一輛馬車緩緩駛過,馬車前有王命旗牌開道,而懸掛的銘牌上面赫然寫着『巡學使』三個字。

王守仁回京了!

巡學六年,足跡遍及整個大明各個州府的巡學使終於回京了!

在這六年裏,王守仁一邊治學一邊著述,心學思想已然大成,心學門徒已然尊王守仁為當世聖賢!

當世聖賢的馬車到了承天門,王守仁走下馬車抬頭望着承天門的匾額,輕聲一嘆。

相對於如今以理為皮,以法為骨的儒家,王守仁的心學更貼近儒家的傳統理念,但是心學終究是獨闢蹊徑的新型學說,想要被世人接受,終究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去走。

御書房裏楊一清、蔣冕、翟鑾還有靳貴,四位閣老的頭皮炸了!

時隔數年,嘉靖帝終於對戶部和吏部下手了!

當然,這並不意外,畢竟六部被幹掉四部的那一天起,對於吏部和戶部改革,滿朝上下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但是嘉靖帝不但要對兩部下手,他還要對內閣下手!

改吏部為人事部,謝遷擔任人事部部長,戶部一分為二,設立民政部和財政部,楊一清兼領財政部部長,民政部部長暫缺。

吏部變成人事部,甚至連換湯不換藥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換了個名字,原本的吏部職能一概未動,天官謝遷還是謝遷……

至於戶部,戶部是管戶籍、土地以及稅收的,可早在數年前,嘉靖帝就開設了稅務部,稅務部將稅收收上來以後登冊轉交給戶部,如此一來能最大程度上去斷絕戶部蛀蟲侵吞國帑的機會,也等於是變相的剝奪了戶部最大的一塊權力。

收稅、入賬、入庫、支出、記錄,這些原本是戶部各司總攬,沒了收稅權,戶部就等於成了保管部門,權力自然大為受限。

現在戶部分開成立民政部和財政部,這財政部沒什麼稀奇的,還是對收上來的稅收進行核算,核算之後入庫登賬,哪個部門需要用銀子,財政部擁有審批權和發放權,基本上與後世的會計和出納沒太大區別。

至於民政……對於戶部而言屬於絕對的雞肋,大明的民政簡直混亂到了極致,隱戶、隱田多不勝數,想要把這些帶隱字的破事理清楚,在如今的大明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身為閣臣豈能沒有敏銳的政治嗅覺,皇帝突然間變革戶部,單獨設立民政部是否有深意?

如果沒有料錯的話,很顯然皇帝是打算清查大明人口和土地,徹底消滅掉隱戶和隱田!

這要是換做大明其他任何一位皇帝包括太祖太宗在內,這幾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嘉靖帝……

誰敢說不可能!

內閣今日聯袂覲見皇帝,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是打算讓嘉靖帝增補內閣閣臣。

內閣原本七位大臣,楊廷和不歸,梁儲致仕,陸完名為致仕,實際上完全可以說是被驅逐,更何況陸完抬棺死諫最後成了鬧劇,自己也沒臉面繼續待在朝廷。

如此一來,內閣就只剩下四位閣老,四人夠不夠,當然夠了。

但是身在官場,尤其是朝臣誰不想入閣!

如今的朝堂資歷足夠的官員不在少數,既然內閣位置空缺,自然都想要進去,畢竟在大明王朝,身為官員的終極目標除了吏部天官之外便是入閣!

可沒想到的是皇帝沒有答應也沒拒絕,而是直接改了吏部和戶部……

「內閣存在的意義是輔助君王處理天下政務,按常制一般由七人組成內閣,這是太宗皇帝定下的制度,朕也不覺得不妥。」

朱厚煒頓了一下道:「然而如今天下大變,大明也在從農耕向農業和工業轉變,事務千頭萬緒,內閣想要憑藉一己之力處理掉龐雜的天下政務,在朕看來委實有些力不從心。

而且在朕看來一人計短,眾人計長,即便數人合計也難免會出現失政的可能,因此朕覺得內閣確實需要增加成員,不是加幾個,而是要加一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