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點,一家人準時出發,趕往了幼兒園。

路上,林陽給疤臉陳野他們發了個信息,叮囑他們不要遲到。

「林陽,這次可該你大顯身手了,不要給我們雪兒太丟人哦。」上官晴坐在後座上,笑着調侃道。

「我儘力吧,不過以我們雪兒的能力,就算我不出力,拿個第一也是手到擒來的。」

「嗯,叔叔你放心吧,雪兒一定會拿個第一的。」

小傢伙自信的豎了豎拳頭,林陽倒是一點也不懷疑。

畢竟,小傢伙現在已經得到了自己的真傳,再加上體質也得到了巨大改善,區區一個運動會,還真難不住她。

倒是秦詩雅,平時一直坐辦公室,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這麼大的運動量。

林陽心裏有些擔憂,但見女人臉上寫滿了堅毅,也不好說些什麼。

很快,寶馬車停在了幼兒園門口。

林陽一下車,就感受到了運動會的氛圍。

幼兒園的操場上,飄滿了五顏六色的旗子,校門口也停滿了各式各樣的私家車。

其中不乏一些價值百萬千萬的豪車。

而且,此刻的操場上已經聚集了不少孩子和孩子的家長。

一個個穿的特別運動,什麼顏色的運動服都有,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來到了世界盃現場似的。

此刻,幼兒園的工作人員們正在佈置著會場。

跑道都已經畫好了白色的線條。

不一會兒,雪兒所在班級的班主任就將孩子們和家長召集到了一起。

一邊說着比賽規則,一邊開始進行抽籤分組。

規則很簡單,抽到同樣數字的家庭為一組,與其他組進行接力跑比拼。

「秦總,我們又見面了,不知道你們被分到了哪一組啊?」

吳凌雲苦笑着過來打了個招呼,順便亮了一下手中的號牌。

秦詩雅將寫有數字一的號牌給吳凌雲看了一眼,發現兩個家庭抽到的號牌是一樣的。

「完了,這下咱倆家都輸定了,那個陳健抽到的是第二組,人家是專業的運動員啊!」

吳凌雲說着,指了指不遠處一個穿綠色運動服的男子。

「吳凌雲,你還有沒有點骨氣,一個馬拉松冠軍都給你嚇住了,你還怎麼給兒子當榜樣?」

陳倩沒好氣的走過來,看到秦詩雅,擠出了一絲還算友善的笑容。

顯然上次雪兒和吳小壯打架的事情,陳倩已經不放在心上了。

「吳總,輸贏無所謂的,孩子們玩得高興就好。」

秦詩雅笑着回應一句,嘴上這麼說,但看到不遠處的陳健,心裏多少還是有些壓力的。

畢竟這第一輪的接力跑一共有三個家庭為一組。

贏了倒是還好,萬一輸了,哪個家庭拖了後腿,肯定說不過去的。

「詩雅,這不是三個家庭為一組,算你們兩家,另一家是誰啊?」

上官晴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立馬就有一個小胖子舉起了手中的號碼牌。

「阿姨,我和秦雪兒是一組的!」

聞言,秦詩雅和吳凌雲全都看向了小胖子。

這小胖子是雪兒的同班同學,大家習慣叫他張小胖。

才五六歲,體重就達到了八十斤左右,看上去就跟了小肉球似的,五官都因過度肥胖擰在了一起。 上官家族作為陳天龍的滅族仇家,陳天龍豈能不將上官家族查個底朝天?

他當然知道,上官雷霆手底下有十二支小隊。

以十二生肖和十二地支命名。

這殺手身上的身份證明,可以證明他寅虎小隊隊長的身份!

「上官雷霆,你果然按奈不住了嗎?」

陳天龍眼中湧現出濃濃的殺意。

雪家覆滅之後,陳天龍和上官家族,勢必要進行最後一場生死大戰的。

要麼陳天龍死,要麼上官家族覆滅,絕沒有共存的可能性!

果然,上官家族的殺手,已經找上門了。

上官家族已經不在乎陳天龍還有多少底牌,還有怎樣恐怖的背景了。

陳天龍七天之內覆滅雪家,令上官雷霆感受到了危機和威脅。

他必須要早點殺掉陳天龍,才能安心。

在他看來,寅虎是先天高手,陳天龍卻只是半步先天武者,這場刺殺,應該會馬到功成。

甚至寅虎也一定是這麼想的,不然他不會把這個身份證明帶在身上。

從他剛出現時的語氣中就聽得出來,他根本瞧不起陳天龍,甚至想要一招就殺掉陳天龍。

只可惜,他輕視了陳天龍。

從陳天龍在西南邊境第一次上戰場至今,已不知有多少人因為小瞧陳天龍而喪命。

寅虎不是第一個,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上官家族……」

雖然這次對戰獲得了勝利,但陳天龍眼中還是流露著凝重的神色。

在上官雷霆麾下的十二支小隊里,寅虎才排行第三。

排行第三的小隊,便已有先天強者了。

那就說明,排行第二的丑牛小隊和排行第一的子鼠小隊也有先天強者!

而且,丑牛和子鼠,比之寅虎,只強不弱!

可面對寅虎時,陳天龍已經被逼到了最後的境地,若是面對丑牛和子鼠,還不是必死無疑?

「看樣子,要抓緊時間變強才行啊……」

陳天龍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

境界上短時間內很難再次突破了,畢竟他才剛突破不久,那就只能從武學上下手了。

輪迴十八式,他畢竟熟知了前面九式。

輪迴十八式一招比一招強大,這一點從前面三招的威力遞增上就能看得出。

如果他能掌握第四式、第五式,乃至是第九式。

就算丑牛和子鼠來了,他也不必再忌憚了。

甚至連師父臨走前都說過,陳天龍能掌握前九式,闖蕩帝都,他已不必再擔心陳天龍。

屆時輪迴九式加上天地大同,陳天龍在這強者如雲、暗流涌動的帝都,才算真正擁有足以保命的個人作戰能力。

「讓你的人,過來收拾一下現場。」

陳天龍將目光投向了烈焰。

「我知道,看樣子,咱們這個街是逛不成了,過兩天我請你吃飯……另外,沒想到,你這傢伙這麼強!」

烈焰扶著花壇的邊沿,艱難地站了起來,咂了咂嘴。

她本以為遇到殺手理當是自己保護陳天龍,雖然是個女人,但她已經習慣了去保護別人。

沒想到,這次倒是被陳天龍保護了。

這個比新聞上年輕很多的傢伙,實力比她想象中要厲害得多!

「沒問……」

陳天龍對烈焰剛才在路上的提議很感興趣,所以一口就答應了。

但他一句話還沒說完,渾身汗毛就忽然炸了起來!

「呼!」

驟然間,陳天龍發達的小腿肌肉緊繃起來,強行控制整個身體向旁邊竄去!

而在陳天龍竄出去的剎那,他原本站立的地面上,已多了三根銀針!

而那三根銀針落下的地方,瞬間漆黑一片!

是毒針!

陳天龍渾身汗毛炸起,落地后瞬間向右前方看去。

只見右前方不遠處,站著一位穿著麻衣的樸素老人,以及一個背著包裹的高大男人!

而此刻,他們正生氣騰騰地看著陳天龍!

烈焰看了看地上的毒針,又看了看不遠處那殺氣騰騰的一老一少,接著有些驚詫地看向陳天龍。

「自從掌握了帝都地下世界之後,我以為我受到暗殺的次數是最多的,見到你算是明白什麼叫天外有天了,這大晚上的,兩撥人追殺你啊!」

陳天龍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兒。

這他媽叫什麼話……

什麼叫天外有天?

誰想整天被人追殺啊?

他甚至都不知道這一老一少是怎麼冒出來的,又是為何而來的!

而且他們沒有使用熱武器,而是使用毒針,顯然也是武林中人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哪,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都不告訴我,我都還等著做你兒子乾媽呢!」顧清辭居然生了兒子,這乾媽她可是非當不可!

「行行行,你是她乾媽,沒人和你搶!」多一個人疼安安也好,「那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兒子找個乾爹啊?」

自己都結婚了,許雪青還沒個對象,說起來許雪青還比她大上一歲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