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儲物戒中重新拿出了一套衣衫,施展了一個清潔術,韓青瑤的視線移向楚冰落。

此刻她眼中的輕視不再,她一定要讓楚冰落重傷身敗!

鞭子再次出現在手中,軟軟的樣子不見,已是長矛的形狀。

韓青瑤躍起身向楚冰落攻擊而去,寒羽劍飛出,和那青色的長矛碰撞,兩人皆是飛在半空,周圍靈氣洶湧,逐漸形成一個漩渦,外面的人無法看清裏面的情況。

數百招下來,韓青瑤沒有從楚冰落身上討到任何好處,自己渾身上下幾道深深的傷口。

對面的楚冰落只是有些衣衫凌亂,看起來輕鬆的很。

怎麼可能,她剛剛步入金丹,自己不可能打不過她!

韓青瑤眼色有些發紅,她不會戰敗的,她不允許自己失敗。

張口吞下一顆暴靈丹,周身氣勢暴漲,瞬間達到元嬰初期。

這暴靈丹可是娘親給她的,沒有其他副作用,只是對戰完會有一天的虛弱期。

韓青瑤惡狠狠的看向楚冰落,我一定要毀了你!

南宮離看到韓青瑤氣勢不對,心下微提,不知道師妹能不能應對。

台下的弟子看到韓青瑤瞬間暴漲的氣勢不禁微嘆,沒想到青瑤仙子連八品丹藥都用上了,那些壓了楚冰落的弟子心感不妙,他們的靈石可能要泡湯了。

「雲淑尊者可真是大手筆。」

君鈺看着下方的戰況有些輕嘲的說道。

「對戰不就是如此。」

雲淑看了一眼君鈺,有些挑釁。

八品丹藥?

冰落有些詫異,這韓青瑤不是很驕傲嗎,怎麼這麼點兒時間就堅持不住了。

收起寒羽,凝夜劍出現在手中,看着對面的韓青瑤,滿滿的戰意。

她剛突破金丹,還沒有適應靈力的渾厚,假的元嬰也就是氣勢高一些罷了。

轟!

韓青瑤凝聚起龐大的靈力,夾雜元嬰初期的氣勢向楚冰落髮出。

暴靈丹有時間限制,她要一擊敗掉楚冰落!

流星趕月!

大成的劍意賦於凝夜劍上,金丹初期的靈力全部帶出,和對面的靈力球相撞。

竟是勢均力敵!

怎麼會?!

韓青瑤難以置信,楚冰落居然可以擋住她的攻擊。

再一次抽空丹田的靈力,全部加在靈力球上,去!

凝夜!

感受到對面靈力的加強,楚冰落微微咬牙,凝夜,可以的。

不斷的感悟劍意,大成的氣勢加深,壓!

擂台微微震動,結界開始不穩,對戰的情景模糊一片,誰都不知道裏面什麼情況。

轟!

靈力球爆炸,凝夜劍收回,韓青瑤飛出擂台,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口吐鮮血,沒有停止的跡象。

楚冰落單膝跪在擂台上,手捂胸口,嘴角留下血跡,臉色有些蒼白。

「小瑤。」

見此,雲淑尊者快速的從半空中飛下,落在韓青瑤身邊,看到她的情況,心下憤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本書已經簽約,請放心收藏!放心投票!謝謝!】

現在,最重要的是讓酒井多出事,好讓酒井被趕跑或是被人擊斃,如此,由島就可以重新上位,奪回特高課課長之職。李華應令而為,駕車把由島送回憲兵司令部大院。

然後,他回宿舍里睡覺。

大年初二,整個天津城被白茫茫的雪給封住了,大街小巷似乎鋪上了潔白的地毯,無數房子宛如戴上了用銀子做成的帽子,美麗極了!

憲兵司令部里二樓,特高課課長室。

由島憋住笑,任由酒井怒罵:「八嗄,馬上辭退川田古浚。我會給你配兩名女兵服侍你!」由島躬身應令:「是!少佐閣下,卑職馬上辭退川田古浚。」

她心裏「嘿嘿」冷笑:辭退了我師兄,更好!我師兄就有更多的時間來對付你這個醜女人。你派兩個女兵照顧我,無非是監視我。別以為我不知道,嘿嘿,我也當過特高課長。

嘿嘿,我要讓你先降職,我恢複課長之職,再慢慢折磨你,讓你生不如死,讓你這個醜女人變得更丑。

酒井轉身而去。

由島也去宿舍找李華,就倚靠在李華的房門口,東張西望,把酒井的話,轉告了李華。李華沒有吭聲,點了點頭,把平治轎車的鑰匙,塞給了由島,便離開了宿舍。

他步行離開憲兵司令部大院,憑感覺,身後有人盯梢。

他心裏嘿嘿冷笑,穿出小巷,來到大街上,站在街邊,佯裝伸手招黃包車。

就在此時,唐詩坐在轎車裏,握槍向李華開槍。砰砰砰!

但是,三槍皆落空,顆顆子彈擊在李華旁側的垃圾桶上。當然,這是唐詩故意的。昨天上午,她和李華在海河畔望着無數小孩滑雪的時候,已經商量好了今天的這麼一齣戲。

李華急抱頭蹲地,而盯梢的四名鬼子發現不對勁,急急閃開。這些盯梢的鬼子特務,自然不會出手營救「川田古浚」。

李華側身一看,便趁機又跑回小巷裏,快速穿幾條小衚衕而出,復回大街上。回身看看,憑着超凡的視力,沒發現可疑之人,便乘黃包車回歸英租界的別墅里睡覺。

那四名盯梢的小鬼子跑回憲兵司令部,把「川田古浚」遇襲的情況向酒井作了彙報,由島聞言大吃一驚,喊道:「少佐閣下,我師兄有危險,我得去救他。」

酒井不以為然地說道:「你現在怎麼救呀?恐怕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那伙人肯定是戴老闆的手下。也好,這夥人竟然敢在大年初二出來惹事,我就滅了他們。由島,你馬上通知安青幫、斧頭幫,別休假了,全部回來,配合我們的憲兵便衣隊,在幾大租界搜索戴老闆的手下。如果我估計沒錯的話,戴老闆的那幫人,多潛伏在法租界。」

「是!」由島躬身應令而去。

這正是她和李華串通好的一個陰謀。

很快,安青幫的幫主袁檜、斧頭幫的幫主陸安山,兩人便集結了近千門徒,來到法租界等候由島的到來。袁檜也火啊!他昨晚損失了八十條大黃魚和二十萬元法幣、十筒現大洋。由島在鬼子憲兵一隊隊長木井浩二帶隊的陪同下,驅車來到了法租界,仗着人多勢眾,握斧握刀握槍,耀武揚威,四處搜索嫌疑人,弄得法租界一帶雞飛狗跳。

法租界巡捕房總探長里查即刻打電話給鬼子憲兵司令芥川龍夫,要求撤走由島帶回來的人,否則,就公開登報,將給小鬼子巨大的輿論壓力。

芥川龍夫雖然急躁、殘暴,但是,也知道現在己方並無完全佔領華夏,還需要不懈努力,如果法租界真這麼做,那芥川龍夫將會很麻煩,說不定會像由島那樣被降職。

於是,他跑到酒井辦公室,怒罵酒井:「八嗄,你怎麼回事?你一個少佐,不把我一個大佐放在眼裏嗎?快讓你的人從法租界滾回來。哼!」

酒井又氣又怒又無奈,只得親自驅車,前往法租界,找到由島,喝令由島帶隊回日租界。她又怒罵由島:「你怎麼辦事的?有你這麼胡來的嗎?八嗄,你停職三天反省。哼!」

由島也不吭聲,任由酒井責罵,反正自己和「川田古浚」的第一步已經成功。她知道芥川龍夫受了這麼大的氣,絕不會善罷甘休的。而自己當過特高課長,新任特高課長酒井最多也只能罵自己幾句,絕對不會對自己有什麼過激的行為。

她「是!」的一聲,應令而去。

雪花翩翩起舞,落在了法桐光禿禿的樹榦上,猶如穿上了厚厚的白棉襖,也如一個白色的巨人,安靜地欣賞着法租界和日租界的決鬥。

由島並無馬上離開憲兵司令部,而是在離開酒井辦公室之後,走進了洗手間,不時的探頭出來看看,待看到酒井離開,她從洗手間里出來,回到她的辦公室,抓起電話,給駐屯軍軍官俱樂部打了一個電話給芥川野夫,約他過來接自己去福島飯店吃晚飯,然後,她關上房門,又嫵媚地走進了芥川龍夫的辦公室,進門便是嫣然一笑,甚是迷人。

芥川龍夫本來是很苦惱的,但見如此似花笑臉,心情頓時舒暢起來。他從辦公桌後起身,打了一個手勢「請!」由島卻不坐,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躬身說道:「大佐閣下,卑職今天到法租界,純屬奉令行事,給大佐閣下添麻煩了。為防萬一,請大佐閣下繼續與里查交涉,避免帶來外交上的事件。畢竟,我們沒完成三個月滅華的任務,暫時不能惹各國眾怒。」

芥川龍夫呆若木雞地望着由島,沒想到由島年紀輕輕,竟然有這麼高的素質,能說出這麼預見的話。就在此時,芥川野夫駕車到了,按按喇叭,芥川龍夫側身望窗口下看看,又是一怔。由島躬身說道:「大佐閣下,野夫來接我了。我,我,我可能和他喜事將近……」

她說罷,羞羞答答地轉身而去。

為達目的,她真是不擇手段。

芥川龍夫心頭大震,呆了一會,便撥通長途電話,致電土肥,向土肥報告了今天在法租界發生的情況,斥責酒井無能,胡亂肇事,將會給津門駐屯軍造成巨大的輿論壓力。他希望能讓由島復職,稱讚由島冰雪聰明,與憲兵司令部配合玄妙,至於屢屢發生的一些案件,與誰當特高課長無關,因為現在畢竟沒有征服中國人。

電話里,土肥說會考慮考慮。

夜幕拉下,積雪反光。

李華在英租界的別墅里,給一輛轎車換上假車牌,駕車而出,來到法租界的的時尚都會舞廳附近,並在轎車裏更衣,換上鬼子軍裝制服,提着一把三八大蓋,來到時尚都會相隔三條街附近的一幢洋樓屋頂上,趴在天台圍欄上,端槍瞄準了時尚都會的大門。

三八式步槍是日軍於1907年正式採用為制式武器,在中國一向俗稱為三八大蓋,由於其槍機上有一個隨槍機連動的防塵蓋以及機匣上刻有「三八式「字樣而得名。

其表尺射程高達兩千四百米,有效射程通常為四百六十米,有的甚至達到六百米。在實戰中,受過嚴格訓練的日軍士兵往往能在三百米內射殺單個目標,七百米內射殺集群目標。這個射程是世界上其他國家的大多數步槍不能做到的,是很讓人瞠目結舌的。

憑着自己夜視目光的優勢,李華現在托槍所趴着的位置,距離時尚都會的大門,恰好是四百二十米左右。因為他與里查、龐萌萌、龐明明是時尚都會舞廳的股東,根據他長期對里查的偵察和觀察,知道里查每晚七時必到時尚都會,一是不放心時尚都會的收入,二是里查喜歡化名「紅紅」的美女歌星秦花。所以,里查風雨不改,每晚必到時尚都會。現在,原在大華舞廳的駐唱歌星辛蕾(此前李華曾救過辛蕾)也來到了時尚都會駐唱,與秦花形成「雙美」。

每每「雙美」演唱結束,里查都會跑到後台,擁抱「雙美」,以此揩油。秦花作為女特工,樂此不疲。辛蕾則是對里查的揩油很反感,但是,又沒辦法,為了生活,只能在此駐唱。她唯一的願望,就是能嫁給老闆李華。

但是,李華心裏裝的是唐詩、宋詞。

愛情就是如此奇妙和無奈。

此時,李華看到里查乘車而至,推門下車,走向時尚都會大門,彩燈煜煜,擁有夜視光的李華對里查看的特別清楚,便扣動板機。砰!啊!里查左臂中彈,側跌在地,慘叫一聲。他的巡捕護衛急忙掏槍,把裏面保護的嚴嚴密密。

龐明明附身扶起了里查,也東張西望。

裏面的龐萌萌急忙跑出來,又跑回去,來到吧枱前,打電話給巡捕房。龐明明扶起里查,在幾名護衛的保護下,鑽進轎車裏,駕車前往仁愛醫院,為里查取齣子彈,為里查包紮。不一會,有巡捕在時尚都會相隔的幾條街道的一幢大洋樓的屋頂天台上,找到了一把三八大蓋,與里查左臂取出來的子彈吻合,確屬於三八大蓋的子彈所傷。

此事,肯定與酒井的特高課有關。

里查甚是憤怒,下令法租界的媒體刊登酒井派人到法租界鬧事及暗殺里查之事。

此案頓時轟動一時。 「神界執法者不允許?」

星河聞言微微愣了愣,問道:「他們為什麼不允許?」

「不知道。」

小舞媽媽搖了搖頭,又道:

「據說在一百萬年前,星斗大森林的一位魂獸王者不滿人類獵殺魂獸的行為,於是召集了大量魂獸想要前去攻打人類的城市。

結果這件事情還沒有開始,便有神界委員會的人來到星斗大森林,將包括那魂獸王者在內的二十三個十萬魂獸全部擊殺。

魂獸不可聚眾群居,更不可互相幫助的規矩,也就是在那時定下。或許,是為了保護你們人類吧。」

小舞媽媽悠悠輕嘆。一旁的比比東道: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更主要的原因是,方便我們人類獵殺你們魂獸。」

屋內原本寧靜平和的氣氛,再比比東開口的一瞬間凝固了……

「魂師必須要獵殺魂獸獲取魂環,才能繼續往下修鍊,這是亘古不變的規矩。只要有這個規矩存在,魂師與魂獸的敵對關係,就永遠不會改變。」

比比東說話的語氣很是平淡,但從她口中吐出的事實卻是殘酷無比。

小舞和她媽媽沉默了半晌,看向星河的眼神變得很是複雜。

比比東緩步去到床前將星河抱起,笑道:「不過你這小傢伙卻是個例外,即使不用魂環,體內魂力也能自如增長和隨意使用。或許在今後的某一天,你能找出不同的方法,解決我們與魂獸之間的敵對關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