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傳長老,我是劍來峰二代弟子蔡坤,願意與中央峰的楊梟一起,為一代弟子演示一下仙法的威力!

身後那劍來峰的二代弟子蔡坤,此刻已經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

坐在蒲團上的楊梟,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倒不是他不敢迎戰,而是這蒲團上的靈力實在是很充裕。

難怪那麼多人都想要佔據第一排的座位,這第一排的蒲團下,連接著清徽劍宗的地下靈脈,有很濃郁的靈氣在蒲團上凝聚。

坐在這樣的蒲團上修鍊,可以說是事半功倍。

「我已經掌握了基礎五術,而楊梟卻來自凡俗,沒有掌握法術,我二人切磋,可以要剛來的師弟們,更加清楚的認識到凡俗武者和修仙者的巨大鴻溝!」

見藏傳長老沒有反應,那蔡坤再次喊了起來,這次,藏傳長老卻是開口道:「也有幾分道理,你二人且上台切磋一番,印證一下凡俗武學和仙家法術的優劣。」

見藏傳長老都開口了,楊梟自然是登上了比武的擂台,一時間,台下的眾多弟子都是頗有些興奮。

甚至有些人看熱鬧不嫌事大,一個勁的在一旁起鬨,更有甚者還開了賭盤。

「只是切磋,點到即止!開始!」

隨著傳功長老一聲呵斥,楊梟抬手就是三把飛刀飛了出去,這一甩,可是用上了靈力。

雖然楊梟還達不到引力術的標準,不過恐怖的肉身力量再加上靈力的灌注,這一甩的速度極快!

蔡坤沒想到楊梟說打就打,連個架勢都不拉開,倉促之下,便是祭出飛劍,將幾柄飛刀斬斷。

一瞬間,蔡坤就感覺握住劍柄的虎口一陣發麻,他的肉身可沒有楊梟這麼變態。

「游雲步!奔雷勁!死來!」

楊梟瞬間祭出九龍弒神槍,一上手就是殺招,根本就沒給蔡坤反應的機會,初期的修真者,肉身實力很弱。

施展法術?我會給你這個機會嗎?天真!

蔡坤十六歲進入清徽劍宗,本身就沒有生死搏殺的經驗,被楊梟一聲呵斥,卻是忘記了出手攻擊。

一個是經歷過生死身經百戰的戰士,一個是錦衣玉食沒經歷過苦難的菜鳥修仙者,不論實力,單憑氣勢就能震懾!

就在楊梟的九龍弒神槍即將刺穿蔡坤的心臟時,楊梟都能看到蔡坤驚恐絕望的眼神,和獃滯震驚的惶恐。

「砰!」

楊梟轉刺為抽,直接將蔡坤打飛了出去,一口血受不住壓力噴了出來。

「實力不濟還敢上來丟人現眼?」

人不狠,站不穩!

台下,所有的起鬨聲戛然而止,他們都是在清徽劍宗潛修的修士,入門的時候也就只有十來歲,根本就沒有經歷過廝殺。

此刻突然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很多人都是紛紛皺眉,這楊梟太狠了!

即便是坐在台上的藏傳長老,此刻都是遲疑了片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是反應過來了的,如果楊梟真的刺蔡坤的心臟,必然會被他阻止,可楊梟轉刺為抽,他便沒有插手。

本來藏傳長老台詞都準備好了,誇仙家法術的話到了嘴邊,又生生咽了下去,道:

「這也是我要與大家說的,實戰經驗很重要,這也是宗門鼓勵切磋的原因,北方大唐帝國的妖物南下,說不得你們也要去斬妖除魔,如此臨戰反應,會死得很快!

洛靈兒,你來為大家演示一下基礎五術!」

洛靈兒上台後,倒是得到了一致好評,這就是美女的優勢,即便是與人發生爭執,別人也會認為洛女士是對的。

不得不承認,洛靈兒的基礎五術,的確是很標準。

基礎五術是一種技巧法門,威力並沒有上限的說法,這就跟拳擊中的直擺勾一樣,只是方法,不同重量級的拳手,打出的破壞力是不一樣的。

藏傳長老也是告誡眾人,基礎五術是修鍊高深法術的基礎,需要反覆練習。

不要小瞧他們爛大街,這都是經歷過千錘百鍊,才流傳下來的。

普及並不代表不高貴,能夠歷經歲月的考驗,仍舊是成為清徽劍宗修仙者的入門法術,就足以說明問題。

經典,經久不衰。

很快,天色便黑了下來,正當楊梟準備離開的時候,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卻是在耳邊響起:

「你最好是別來二代弟子的授課,我會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劍來峰的法術!你還沒見識過真正的御劍術吧!」

楊梟轉身一看,卻是劍來峰的另一名弟子,這人楊梟在剛才也是知道了名字,楚歌,劍來峰靈息四變中排的上號的存在。

「我也不介意要你感受一下,什麼叫地球的科技,你也沒見過突擊步槍吧?」

楊梟稀奇古怪的話,要楚歌微微一怔,而後便是冷哼一聲轉身離開。

旋即,楊梟只是隱晦的向著洛靈兒的方向,微微頷首,便是帶著中央山的弟子離去。

「不做任務是吧,你們等著!我——」

一個想要中央峰弟子做雜務的五峰弟子,見楊梟過來后,二話不說直接施展神行術開溜,連狠話都沒敢放。

再狠能有楊梟狠? 「唉,既然你不願當我的徒弟,那就罷了。」

胡長老輕嘆了一聲。

「魯長老,既然你要收我丈夫為徒,那麼,請你也收下我吧。」

婉兒又向瘦臉長老說道。

「不行,你僅是個二重武師,可不夠資格當我魯強的徒弟。」

魯強收住笑臉,顯出了一副傲慢的神態。

婉兒柳眉一皺,一時間不知該怎麼辦了。

「想收我葉秋當徒弟,你,可不夠資格。」

這時葉秋開口說道。

「小子你說啥?我不夠資格當你的師父?」

魯強吃驚地看着葉秋,還以為自己是聽錯了。

「沒錯,想收我葉秋當徒弟,你,不夠資格。」

葉秋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說道,這下在場的眾人都聽得真切了,皆是搖頭,暗道葉秋這人真是太狂妄自大了,人家堂堂長老,竟然敢說人家不夠資格收他為徒,如此狂妄是會惹來橫禍的。

果然,魯強發火了,瞪着葉秋喝罵道:「臭小子,你踏馬的吃錯藥了嗎,老夫乃是堂堂內院長老,九重武師巔峰修為,敢說我沒資格當你師父?真是狂妄,我就問你一句,願不願意當老夫的徒弟?」

「我不願意,你,又能怎樣?」

葉秋反問了一句。

「踏馬的臭小子,你若是不當我的徒弟,我魯強今日就宰了你。」

魯強咬牙說道,顯出一副要動手殺人的架勢。

「呵呵…想要殺我,你,特么辦不到。」

葉秋不屑地一笑。

人群聞言皆是皺眉,魯長老是九重武師,豈會殺不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說出這般狂妄的話語,怕是要惹來殺身之禍了。

「臭小子,你真是想死了,老夫踏馬的成全你!」

魯強勃然大怒,果然是起了殺心,揚掌便要擊殺葉秋。

「你可不能殺他。」

這時婉兒衝上來,擋在了葉秋前面,沖魯強喝道。

「我為何不能殺?」

魯強老眉一挑,問道。

「因為葉秋乃是施正陽長老的朋友。」

婉兒正色說道。

「姑娘,你當老夫是傻子啊?施正陽乃是內院當家長老,院長大人都要禮讓三分的顯赫人物,葉秋這個小子豈能高攀得上施正陽長老!」

魯強全然不信婉兒的話。

「是啊姑娘,施長老那樣的人物不可能是葉秋的朋友,想要把『施正陽』這塊招牌搬出來救葉秋,沒用。」

胡長老等幾位長老,也不信葉秋和施正陽是朋友。

「姑娘,你給我讓開。」

魯強向婉兒喝道。

「就不讓開,你想要殺葉秋,那就先過了我這關!」

見魯強不信,執意要殺葉秋,婉兒臉上燒起了洶湧的怒火,決定於葉秋共患難,死也不退讓。

「老雜毛,你想殺秋哥?那也先得過了我這關。」

彭天麻也掠上前來,揮動着震山錘,沖魯強怒喝道。

「你們兩個都特么想死了啊,好,老夫就先把你倆殺了,再殺葉秋。」

魯強臉上揚起了一抹殺機,他剛要動手殺人。

這時宮殿門口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誰要殺我朋友葉秋啊?」

魯強一愣,急忙扭頭向宮殿大門口望去,只見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進入了宮殿,正向這邊走來。

「施長老,難道葉秋真的是你朋友?」

魯強連忙問道。

「那還假的了?魯強,你想殺我朋友,你有幾個夠膽?」

施正陽臉上燒起了一絲怒火,同時一股無形的威壓釋放了出來,令魯強頓時心尖猛地一抽,頭冒虛汗渾身顫慄起來。

「施長老,這真是誤會了,在下不知葉秋是你朋友,要知道的話,就算給我一百個膽,也不敢動他啊。」

論修為,施正陽是武尊,而魯強只是武師,前者的威壓就足可輕鬆把後者碾死。

論地位,前者是當家長老,而魯強只是一名普通的長老,所以他魯強絕對招惹不起施正陽,所以立馬就慫的跟一隻鵪鶉似的。

「你給我滾吧。」

施正陽收住殺氣,淡漠的說道。

「是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