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一級探員肖恩,一個月前剛剛入職巡邏勤務部,從下城區來的,聽說才剛滿二十歲。

就是沒想到竟然有一手這麼硬的本事,我看今年警局的射擊比賽冠軍要被他給預定了。」

「我說,為了幫新同事融入第一分局的大家庭,不如改天一起去認識一下?」

「同去!同去!」

「好啊…」

在警局這種暴力機關中,依舊保留着文明社會之前那種對武力值的無限崇拜。沒有人不希望在執行任務的時候,身邊能有這樣一位戰力爆表的隊友。

到時候,拿到養老金安全退休的概率,起碼能提升十幾個百分點啊。

此時無論是不是巡邏勤務部的警員,看着肖恩的眼神都不免有些熱切。

肖恩關注的重點卻不在這裏。

「【超凡槍感】,如臂指使說的大概就是這種狀態吧?」

即使在換槍之後,那種神奇的【超凡槍感】依舊強大。

同時,心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呼之欲出的感覺也越發強烈。

微微凝神,經過數場激烈的廝殺之後,腦後的那一道【星環】幾乎已經觸手可及。

可除了好似有清冷的星輝灑落下來,讓人感覺心情更加平靜,做事更專註之外,卻再也沒有更進一步的變化。

用力呼出一口氣,肖恩暫時把【星環】的變化放在一邊,今天他對自身能力的測試還遠沒有結束。

蹬蹬蹬…

警靴踩着旋梯走上二樓。

在規模極大的警局訓練場中,肖恩一邊走一邊解開自己藍色警服的紐扣,露出下面只穿着一件黑色背心的健碩上身。

一米八三的修長身架,寬肩闊背,猿臂蜂腰,緊身的背心勾勒出完美的八塊腹肌。

這身材大概就是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典型,配上黑色的短髮和硬朗的臉型,在這個普遍身體素質不錯的年代也顯得有些出類拔萃。

哪怕角逐一下婦女之友也不是那個本錢。

三十分鐘之後,訓練場二樓設施齊全面積廣闊的健身房裏。

嘭!

肖恩右腳踏地,健身房裏響起一聲炸雷,蹬地、轉腰、順肩、催肘、旋腕、出拳,重鎚般的拳頭以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狠狠轟在測力器上。

引得周圍鍛煉中的警員們一片側目。

最後一個項目做完,肖恩拍了拍手,臉不紅氣不喘,打了個響指:

「彙報數據。」

已經和一系列測量儀器聯網的【個人終端】,隨即便將肖恩的身體素質數據投射到他的視網膜上:

「拳力:450公斤;側踢:830公斤;深蹲:545公斤;杠鈴挺舉:202公斤;卧推:293公斤;跳高:2.45米,百米:9秒58….」

看到自己的身體素質,肖恩也不由挑了挑眉。

這種數據如果放到上一世就是拳王泰森、飛人博爾特等等世界紀錄保持者的集合體,根本就是個縱橫體壇的怪物,說是一句小超人都不為過。

然而,這每一項都能創造藍星世界紀錄的恐怖數據,放到這個世界也不過能稱得上是訓練有素而已。

而且這個成績和記憶復甦之前差別不算太大,說明【星環】的變化對肉體影響不明顯,換言之它也不會被【醫療模塊】監控到。

肖恩也徹底將一顆半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隨着時間來到上午八點的工作時間,訓練館里也漸漸變得熙熙攘攘起來。

一個比肖恩大上五六歲,下巴留着短須的棕發青年走到肖恩的身邊,隨手遞給他一瓶運動飲料。

「早啊,肖恩!」

看着同樣身穿一級警探制服的青年,肖恩對他點了點頭:

「早,鮑爾。」

還沒到執勤的時間,兩人肩並肩靠在牆上,欣賞著訓練館中央一群荷爾蒙爆炸的警員們,在擂台上虎虎生風的對練。

青年端著自己泡好的咖啡對肖恩舉了舉:

「恭喜啊,兄弟!我已經看到分局的內部通報了。

剛剛入職分局第一個月就得到了【勇氣勳章】,我看用不了幾天,大夥兒就要改口叫你肖恩警長了啊。」

一個月之前,肖恩剛剛憑藉一級探員的晉陞令從下城區升到了中城區。

雖然只是基層警察:警員、探員、警長三等中的探員,連警長這種兵頭將尾都算不上,但以他二十歲的年紀來說已經稱得上是年輕有為。

為了熟悉自己將來的轄區,剛剛入職第一分局的肖恩被分派到了巡邏勤務部,鮑爾正是他的搭檔。

先前。

初來乍到的肖恩在第一分局的人緣不好不壞,不至於被邊緣化,但除了自己的搭檔和同組的幾位同事之外,也沒有太廣的人際關係。

倒是因為所有「基層公職人員」的考評,都掌握在絕對公正的中央AI阿爾法手中,也變相讓鑽營拍馬、打壓異己這些盤外的手段變得毫無用處。

所以,肖恩沒有像許多小說故事裏那樣,初來乍到就被人嫉賢妒能,也算是科技進步對社會制度的有益補充。

正如當初「覺醒會」會長「傀儡師」所說,與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相比,他們就如同生活在【伊甸園】中一樣。

只要有才能就幾乎不會被埋沒。

當然,在相對純粹的基層確實是這樣,但要是到了作為大佬們自留地的中樞部門,可未必還是如此簡單了。

聞言,肖恩擰開瓶蓋拿飲料跟他碰了一下,微微嘆了口氣:

「運氣而已,如果讓我選,我寧願沒去空港度假啊,這次差一點就回不來了。」

雖然隨着記憶覺醒和【星環】的出現,肖恩獲得了一系列增益,最終逃出生天。

但幸虧是有一層一級探員的身份掩護。

如果是一個平民忽然持槍大殺四方,不要說得到【勇氣勳章】,怕不是立刻就要被【機械治安官】請去喝茶。

在海倫星上也聽到「傀儡師」演講的鮑爾同樣心有戚戚。

昨天那個全世界範圍內的轉播,莫名其妙被切斷之後,海倫星與「環形世界」的通訊就宣告中斷,到現在為止都沒有確切的消息傳回來。

但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必然傷亡慘重。

「唉,不管現在『環形世界』是什麼情況,我們巡邏勤務部接下來都有的忙嘍。」

兩人對視一眼,不由有些同病相憐。

被「覺醒會」這麼一鬧,上億人口的整個奧爾巴尼市都必然要經歷一次徹底的大搜查。

上城區一共也不過1000萬人,剩下的人口都集中在中城區和下城區。

可想而知中城區的警局各部門,特別是負責外勤的「巡邏勤務部」到底會有多忙。

對他們兩個來說,下一個假期說不定已經遙遙無期了。

正當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分析著目前的安全局勢,互相傾訴加班狗的無奈時,忽然被中央擂台上的一陣喧鬧聲吸引了注意力。

「那位是…主管『特別行動部』的亞特伍德副局長?市議員、還有一群官媒的記者?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我的兒啊,為父被你伯父搶了的江山,你可一定要替為父奪回來啊!還有,你此行可千萬要注意安全啊!」

「嗯,」宴墨點點頭,「還請父侯放心。」

宴墨帶着大軍披星戴月地一路向北,但是,等他趕到的時候,還是有些晚了,副將文好也已經戰死了。

文好戰死之後,是文好的弟弟文司贊領主將之職,與源陽國的大軍對抗。

但是,因為文司比他的哥哥文好還不會帶兵,所以,貽誤了戰機,文司現在的兵力已經很少了。

但是,這個文司也確實是夠忠心了,即使拼到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希望了,他還是不肯棄城,不肯放棄這一城池的百姓,決定戰鬥到最後一刻。

好在宴墨趕來了,這座邊陲小城還是有救的。

「參見世子爺!」文司看到了救星,心中激動萬分!

「眾將士免禮,」宴墨說道,「李送,你清點一下文將軍手下的兵馬。」

「李將軍不必清點了,」文司的神情很黯淡,語氣中滿是自責與愧疚,「末將……帶兵不力,現在加上末將和傷殘,還有……六十四人。」

「什麼?」李送倒吸了一口涼氣,語氣中滿是震驚,「就這麼幾個人,你還敢打呢?」

李送有些難以置信。這文將軍也真是不怕死啊,即使陳這樣了,也還沒有逃跑。

「末將是將軍,即使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也絕對不可以棄城而逃的。」

文司將軍的話,讓宴墨也有些感動,雖然,他知道文司帶兵不力,但是,文司對暄朝的忠心他真的是看在眼裏了。

「文將軍,你先帶着你手底下的將士們回去休息,這裏先交給本世子,放心吧,有本世子在,絕對不會讓源陽國的大軍把這座城池奪走!」

「不,末將想和您並肩作戰!」

文司想親手護住這座城,親手為戰死的士兵報仇!

「你看看你身上的傷,趕緊回去找軍醫給你醫治一下吧!」宴墨皺了皺眉頭。

再打下,文將軍的命怕是都要保不住了。

「回世子爺的話,軍醫全部戰死了。」

「什麼?」這回換宴墨不淡定了,「你們就連軍醫都上戰場了?」

「是的。」

宴墨真的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了,這裏的守軍可真的都是好樣的!

「李送,你把咱們的軍醫叫來,給文將軍和這裏剩餘的守軍醫治。」

宴墨到了戰場,很快把自己驍勇善戰的一面展現了出來。

這座城池暫時算是保住了,但是,源陽國的太子思來想去,覺得現在繼續攻打這裏也沒有什麼意思了,所以,他們繞道去了杜城。

宴墨一開始還以為他們退兵了,卻沒有想到他們去了杜城,僅僅半個月的光景,他們就從杜城一直攻打到了客城。

這回,宴墨可不會客氣了,給文司留了下了一些兵馬,還把車將軍留在了這裏和文司一起以防萬一。

之後,宴墨帶着人也去了客城,此時,客城已經有了皇上派出來的另外一波人馬在這裏跟源陽國的大軍對戰了。

這波人馬的配置很好,主要是軍醫特別多,甚至還有兩位太醫被派過來了。

因為,這波人馬是太子宴令爾帶領的,皇上把自己的親兒子給派出來了,當然要保證他的安全了,所以,不光兵強馬壯,而且,軍醫和太醫也是一定要配齊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