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玲心震,抬頭。

看他臉色陰沉,不爽的樣子。

「哦」

高小玲,低應了聲。

不敢,再說別的,或者問什麼。

但,芳心狂躁。

怎麼可能?

為什麼?

宋三喜這王八蛋,居然能救她?

打死,她也不信。

沒打死,她也不信。

窩在顧東的懷裏,默默享受這難得的溫存吧!

顧東,過了好久,才低聲抱怨,「小玲,怎麼這麼不珍惜自己?遇上這些壞人,能行?」

「我」高小玲委屈道:「還不是因為你啊?一點都不在意人家,只圖自己」

她,也不敢多說下去。

撒點小嬌,得了。

顧東的臭脾氣,她領教過的。

顧東:「我唉」

一嘆氣,搖搖頭,不想說什麼了。

過了會兒,才安排阿龍,報警,提供資料,要求從重處理!

這點事,還是沒問題的。

這邊,宋三喜開車回到了飯店。

周文兵,已等在那裏。

拿了林洛嬌的鑰匙,給她送車回去。

順便,宋三喜關心了一下周雨冬的事,得到一切都好,也就放心多了。

然後,上樓,心裏苦笑。

要周雨冬的孩子,也是「我」的,那特么又真有意思了滾滾天雷鎮天地,

荒山遍野在這雷聲中豁然肅靜,蟲鳴止之,彷彿按下了暫停鍵!

陳煒抬頭看天,雷聲卻又戛然而止。

……

陳煒和孫悟空來到寺廟門前,回頭看著這座前世生活了幾十年的荒蕪寺廟,輕輕嘆了口氣,

凌冽寒風刮過,捲起漫天大雪淹沒了寺廟,佛牆倏而倒塌。

《諸天旅人:從成為二代殭屍開始》257、斬六魔,重西行 「誒同學,你是高二四班的吧?」

上學路上,一個略微有些眼熟、大概也是高二、但並不認識的女生叫住了計若。

計若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說道:「是啊,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你們班是不是有個叫梁世賢的啊?」

說話的時候,女生一直盯着計若的臉看。

【源點(欣賞)+0.01】

計若這才反應過來對方為什麼找他,笑道:「有啊,梁世賢可是我們班長呢,是很好的一個人呢。」

經過近兩天時間的發酵,『田忌賽馬·梁世賢』的名頭已經在雲城一中學生們的圈子裏有了一定的名氣。

雖然這不是什麼好名氣,但好歹計若也算是幫班長大人揚名了,對於梁世賢來說,他要是知道自己出名了,估計會很開心吧。

所以計若並不準備說出『田忌賽馬』的主人公其實是自己這樣的事。

做好事留別人的名,這才是一個好孩子應該做的事呀!

雖然公開真相可能會讓計若收穫更多的源點,但沒那個必要。

不是吹牛,就憑計若這張臉,光是出去走一圈都能收穫一堆源點。

而且女生都是欣賞一類的正面情緒,男生則是嫉妒一類的負面情緒。

嗯,大部分男生時,有一小部分男生可能也會是欣賞。

對於這種男生,計若向來都是敬而遠之。

「你們班長確實很厲害。」女生豎了個大拇指,隨後又道:「同學,能不能加個微信啊?」

計若一愣。

好傢夥,原來這女生並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高二四班的,單純只是找個借口過來想加自己微信啊!

計若禮貌的說道:「不好意思啊同學,學校規定高中生是不能帶手機來學校的,所以我沒帶。」

「啊?」女生顯然沒想到會是這個回答,有些傻眼。

計若掏出手機來看了一下時間:「同學,時間也不早了,我作業還沒做完呢,我先走了哦。」

女生:「???」

你管這叫沒帶手機?

負面情緒源點打賞。

「同學,這是?」

「哦,這是手錶。」計若隨口說道。

「……」

你這手錶方方正正的,模樣真是別緻啊!

負面情緒源點打賞。

明知計若已經拒絕,但這張臉又實在太帥,女生還是有點捨不得放棄。

「同學,真的不能加一下?」

計若一看,人女孩子都厚著臉皮做到這個地步了,他再拒絕就顯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於是計若說道:「好吧,既然同學你一定要加的話,我就把我的二維碼背一下吧。」

「背二維碼?」女生當場愣住。

這玩意兒能背?

【源點(錯愕)+0.01】

「對啊。」

計若一本正經的說道:「同學你記好,我的二維碼是:大方框、大黑點、橫折、小黑點、豎折、橫豎橫拐……」

還真的把二維碼給背出來了啊!

負面情緒源點直接開始刷屏,女生最後的尊嚴讓她直接轉身就走。

正經人誰會背自己的二維碼啊!

這小哥哥長得挺帥,但好像不是她的菜。

以前她以為自己的擇偶標準只是長得帥的,遇到計若之後她才發現,她的理想型不僅要長得帥,還要不會背二維碼才行啊……

計若暗道一聲可惜,他還想等背完之後再讓女生重複一遍呢,看她是不是真的記住了。

誰知對方竟然話都不聽人說完就直接走了。

沒禮貌!

計若微微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一點耐心都沒有。

可惜系統只能計算一次因果,不然這女生回去把這件事跟小姐妹們一說,那源點還不是刷刷的來?

來到教室,計若從課桌里拿出這次周末的作業,開始奮筆疾書。

沒錯,計若不在家裏做作業的原因,其實是他忘記帶回去了,不然他肯定做。

距離上課還有好長的一段時間,但教室里的同學們已經差不多都到齊了。

大部分都跟計若一樣,在座位上奮筆疾書。

嗯,大家周末都忘了帶作業。

梁世賢來到教室,裝模作樣的到處看了看。

「哎呀!我好像把作業拿錯了!」

梁世賢『懊惱』的說道,「我帶回去的不是這周的作業啊!唉,還以為周末抽空把作業做了,今天來就能好好玩玩了呢,還得趕作業啊……」

他取出這周的試卷,拿出一頁被寫的密密麻麻的草稿紙,開始飛快做題。

那樣子,就像是在胡亂寫答案一樣。

但其實並非亂寫,他那被寫的密密麻麻的草稿紙上,其實是早已經做好的題目的答案。

卷子上的題他早就做過一遍了!

現在只不過是在謄抄答案而已。

不到十分鐘,梁世賢便謄抄完了答案。

甩了甩有些發酸的手,梁世賢抱怨道:

「唉,拿錯作業,多做了幾套卷子,好虧啊!這周的作業又亂寫了,希望老師不要檢查的太仔細吧……下次我再也不帶作業回去了!」

同學們內心呵呵。

老師檢查作業都是直接用靈識掃描,還能不仔細?

不過大家早就知道了梁世賢是什麼尿性,早就習慣了,倒也沒人接他的話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