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話越少,信息量越大。

殘劍秒回:收到。 「什麼就你男朋友啊?」林軒一把將懷裏的女孩推了出去!

「哼!比武招親你也打贏了,抱也抱了,親也親了,反正你得對我負責!」熊妮妮嬌哼了一聲說道。

「負責你妹啊,你們三個去醫院檢查一下好嗎?」林軒抓狂道,雖然熊妮妮一點都沒有繼承兩位哥哥的外形,長得嬌俏玲瓏,而且面容甜美,但是這性格也太逆天了吧?到底什麼環境才能養出這麼一個瘋丫頭來啊!

「是啊!就是負責我妹啊!」這邊熊二壯還在很認真的點頭。

「哈哈哈哈……」這個時候,僻靜小路的轉角處,韓天宇都笑抽了,早在林軒一出曼達大廈,就有人告訴他兩個壯漢找到林軒,然後三人去了僻靜的小巷中。

一聽這個韓天宇還以為林軒又被人劫持了呢,趕緊帶人出發,結果正好遇到這三個活寶和林軒玩的異常開心,他也就沒露面,在暗中一直觀察,結果看到這個時候,實在是憋不住了,結果笑出聲來。

「卧槽!宇哥,你簡直是宋江轉世啊!」現在的林軒看到韓天宇就跟看到救星一樣,遇到這麼三個貨,人類的語言已經沒辦法和他們溝通了!

「哈哈哈哈……」韓天宇此時還沒笑夠呢。

「趕緊救我啊!宇哥!」林軒往韓天宇這邊一走,身後兩個壯漢和一個看起來非常可愛的妹子立刻跟了過來。

「你要是被人欺負了,當哥的自然要出手救你,可是你現在不是玩的挺開心的么?」韓天宇故作為難道。

「開心個蛋啊!這三個神經病沒法用語言溝通啊!」林軒抓狂道,這個時候熊妮妮已經很自然的挽住了林軒的手臂,林軒怎麼甩也甩不掉。

「我沒有神經病,我哥帶我檢查過的……」熊二壯還在認真的解釋著。

「喂!你們兩個大個,阿軒還在上學,你們現在跟着他不合適,就還在遊戲廳獃著吧,正好幫阿軒管理那些混混,你們在遊戲里幫助阿軒就好了!」看到林軒實在是為難,韓天宇轉身對熊大壯和熊二壯說道。

「好!」熊大壯點了點頭,對於這位曼達的太子爺,他還是很懼怕的,畢竟這位爺不像林軒,人家捏死自己三兄妹不僅實力上沒問題,心理上也是毫無負擔!

「喏,這倆我幫你處理了,至於這個……」韓天宇伸手一指熊妮妮,然後對林軒說道:「幫兄弟甩妹子,這技術含量太高,哥哥我不會,你自己來吧!」

「卧槽,宇哥,別啊,你好人做到底啊,我帶着個妹子回家,我爹還不得打死我啊?」林軒一臉苦澀的說道。

「放心吧,阿軒哥哥,我不會給你找麻煩的!我平時就和哥哥在一起,你常來看我就行了!」自從宣佈了林軒是自己的男朋友之後,熊妮妮在林軒身邊的時候就會變得異常乖巧。

「宇哥……」林軒求助的看向韓天宇。

「呵呵……」韓天宇一聳肩,還了一個愛莫能助的眼神。

「你先跟你哥哥回去,我要回家了!我們晚上遊戲里見吧!」林軒無奈之下,只能曲線救國,先讓這瘋丫頭鬆開自己在說。

「好!阿軒哥哥,你一定要來看我哦!」熊妮妮這才依依不捨的跟着熊大壯熊二壯兄弟離開。

「兄弟,可以啊,一轉眼的功夫就收了一個萌妹子的芳心!」韓天宇這個時候還不忘調笑林軒。

「萌個蛋啊,不動不說話還看得過去,否則這完全就是個瘋丫頭好嗎?」林軒吐槽道。

「我覺得蠻可愛的!」韓天宇完全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喜歡你拿去啊!」林軒翻了個白眼。

「人家又不喜歡我……」韓天宇趕緊搖頭。

「懶得跟你多說,我走了!」林軒實在是不願意在這個話題上糾結,於是在韓天宇幸災樂禍的笑聲中趕緊離開了曼達廣場附近,並且發誓以後沒事的話再也不來了!

林軒回到家的時候就已經晚上了,吃過飯之後,林軒看了會兒書就準備登陸遊戲了!

「叮!歡迎來到《蒼穹》!」

晚上十點一到,林軒準時進入了遊戲!

上線之後,林軒第一時間就是去單刷副本,不過等級達到二十級之後,副本的經驗被縮減了,單刷一圈,林軒的經驗值僅僅上漲了三分之一!

「奶奶的,看來遊戲也不鼓勵玩家反覆刷某個副本升級啊!」林軒暗自嘀咕道。

不過精英本還是得刷的,畢竟精英本有幾率掉圖紙,而且他雖然對副本裝備需求不大,但是騎士團的布甲和皮甲妹子可都眼巴巴的盯着呢!

一圈精英本下來,林軒除了幫騎士團的妹子刷了幾件裝備之外,唯一的驚喜就是自己升到了二十一級,精英副本的經驗縮減並沒有普通本那麼嚴重。

對於英雄本,林軒暫時還不考慮去挑戰,畢竟騎士團的妹子們水平有限,指着她們通關只能靠等級和裝備碾壓才行!

「阿軒兄弟,我們需要兩百件胸甲!」

「阿軒兄弟,我們需要一百五十件胸甲,和一百五十件肩甲!」

林軒正想找地方去練級呢,結果四大公會的短訊就來了,自從昨天四大公會的人知道林軒在現實中缺錢之後,心裏那個開心就別提了,全都開始拿林軒當苦工用!

「沒了,今天不做裝備!」林軒斷然拒絕,開玩笑,昨天賣了一天力氣,結果坑爹戒指才漲了百分之一的進度條,林軒自然犯不上繼續苦哈哈的給四大公會幹活了!

「啊?阿軒兄弟,我們可以付給你現實貨幣作為報酬的!」劍南天還不死心。

「呵呵,我不缺錢了!」林軒微微一笑。

「啊?」一聽說林軒突然又不缺錢了,這下四大公會可傻眼了,好不容易昨天供求關係轉變了,成了他們買方市場,結果一天之後,這位大爺不缺錢了,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的狀態,人家願意打造就打造,他們卻有錢也買不到!

林軒這邊不理四大公會的訂單請求,直接出城找地方練級,結果還沒走出多遠,就接到了一個好友請求。

「叮!熊大請求添加你為好友……是否接受?」

「你妹!這是陰魂不散啊!」林軒嘴角抽搐道。 「好的,比賽第72分鐘,我們來看看這粒角球」

「罰球的球員是克羅托內中的主力罰球手,想來對方對這球應該是抱有很大的希望」

「克羅托內的球員們都已經站位完畢,我們看到,裁判示意開始罰球」

「門前的球員們在罰球的一瞬間就像是炸開了鍋一樣頓時亂套,這球看着應該是吊進球門前的樣子」

「天吶,我們看到,球門前發生了慘烈的碰撞,克羅托內的前鋒博里羅倒在禁區前,但是裁判並沒有示意這球犯規,顯然,剛剛和他頂在一起的15號小將動作十分規範,他完美的將博里羅的必進球給擋住,這球被布雷西亞的球員破壞掉,傳到了中場。」

「精彩,15號的位置感確實不錯,這一球若是沒有他的阻擋想來布雷西亞已經被進球了,剛剛門將的位置並不佔優勢啊!」

球場中的這一幕同樣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因為看到球員到底,所有人都在好奇的看着裁判有沒有給牌,當大家看到裁判公正的示意這球沒問題的時候,看台上又有噓聲又有歡呼聲。

噓聲自然是來自客場球迷們發出的,而歡呼聲則是主場球迷們的讚許。

今天這名新上場的小將防守的很搶眼啊!

兩次關鍵性的攔截為球隊挽回了失利的局面,而且這才不算其他的攔截數據。

球迷們對這個15號小將的能力開始有了一個直觀的感受。

球場中,還在門前地上的博里羅有點發懵,他剛剛捂著頭是真的有點疼。

那小子在頭槌的力道上竟然比自己還要大,這實在是叫他沒有想到。

「MD,必進球竟然又被這小子給破壞掉」

人在地上的博里羅晦氣的拍了拍草地這才站起。

圖拉姆來到雷鵬的身邊誇獎道:「雷,乾的漂亮,你成功的解救了球隊的危機。」

「呵呵,應該的!」

雷鵬倒是不覺得有什麼,經過了圖赫爾的頭槌練習之後,他的頭槌能力和位置感變得特別好,在加上他的反應,往往都能及時看出球的軌跡,能夠攔截掉這粒球,他一點也不感到意外。

不得不說,隨着雷鵬上場之後,布雷西亞的防守變得不一樣了起來,很多時候老將圖拉姆來不及攔截的球都會被他們兩人的配合給攔截下來,后場逐漸開始變得穩定下來。

但到了第80分鐘的時候,圖拉姆終於舉起自己的手示意自己不行了。

球場邊看到圖拉姆舉手的主教練阿萊格里快速的安排替補人員上去。

斯特雷默替換上了圖拉姆,雷鵬見到對方上來跟對方友好的擁抱了一下,這人就是剛剛在場下和他說話的那名替補後衛。

不過克羅托內的球員們在看到了圖拉姆終於下場之後每個人基本上都來了精神。

雖然比賽就剩下10分鐘左右,但是如果能夠好好的利用這十分鐘也未嘗不是沒有可能取得進球的。

沒有了圖拉姆就是對克羅托內最大的進攻獎勵。

先前的比賽,誰都能看的出,圖拉姆在場上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

眼下圖拉姆體力不支下場,布雷西亞的防守可就變得糟糕了。

所有的布雷西亞球迷們都在擔心的看着主隊。

比賽進行到85分鐘,在中場搶到了球權的克羅托內捲土重來,這一次的他們經過了主教練示意進攻之後,後衛們的放線也壓得很是靠前,這就導致了前鋒基本上都只能在中線附近徘徊。

比賽的最後時刻,克羅托內大有全體進攻的一副架勢,這讓布雷西亞的球員們每一個人都是如臨大敵,眼瞅著對方穩穩的將球傳到大禁區之內,博里羅更是當先突破了衝上來的斯特雷默防守,眼瞅著就要那名亞洲小將。

雷鵬面對此時的情況很是冷靜的將球門視線遮擋住,就是不給對方有射門的機會。

博里羅看到這小子的防守還挺老道也沒有要再次突破的意思,而是分給了支援的另外一名前鋒,但恰恰意外也再次發生,那名前鋒接球沒接好,停的有點大,站在不遠處的雷鵬乾淨利落的一個滑鏟將這粒球鏟給了回來支援的中場布里吉。

面對這個球,布里吉想也不想一個大腳就朝着中場開去,其實他也沒有多想,就是想要快速的將這球踢得離他們的球門遠一點,而這球卻好巧不巧的朝着邊鋒曼尼尼而去。

「天吶,危機關頭,我們又看到了15號小將挺身而出的身影,這名小將本場比賽的表現真是亮眼,讓我們看到了好多驚喜,也不知道俱樂部是從哪挖來了這樣一名如此有潛力的小將,我們再來看看布雷西亞的這粒反擊球」

球場上,在阻擊了這粒頭槌之後,雷鵬也順着朝着對方的半場攻去,這是在青年隊中練出來的習慣,他情不自禁的就跟着感覺走了。

場邊的阿萊格里此時見到雷鵬的前插卻是皺起了眉頭。

老實說,雷鵬的帶球技術糙的很,就算是進攻前插他也不認為對方會有什麼作用,你不好好的在後場守着你前插幹什麼?

就連場邊的圖拉姆看到雷鵬的舉動都是為他捏一把汗,兄弟,這可是你的第一場比賽,你應該要穩一些,這麼浪怎麼行?

雷鵬雖然前插,但他其實也在關注著場上的局勢,己方的進攻很順利的通過對方的半場並且直指對方球門,平齊和曼尼尼齊頭並進,在左路上有維維斯幫襯。

布雷西亞的這一步攻勢看起來氣勢洶洶,勢在必得。

曼尼尼眼看位置差不多的時候,一腳直塞給到了維維斯那一側,此時的維維斯面前直面著守門員。

面對這粒球,維維斯顯得有點激動,他大腳輪了一下,直接將球朝着球門射去。

卻是怎麼也想不到這一球竟然被對方的門將給擋了出去。

這樣勢大力沉的射門竟然不偏不倚的朝着伸腿的守門員腳上踢去,就算是守門員再爛恐怕也能擋出去吧!

「哦,我的天啊!布雷西亞的中場維維斯這記射門簡直糟糕透頂,空有力量卻沒有角度,我簡直像上場弄死他…」

主場主持人發出遺憾的嘆息聲,大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咦,等等,我們看到了什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蕭府後門,稻花在顏文凱的攙扶下一下馬車,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蕭燁陽,頓時笑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來了?」

看着一襲紅襖紅裙、穿扮得喜氣洋洋的稻花,蕭燁陽的嘴角就忍不住往上揚,走上前:「我中午吃撐了,正在遛彎呢,聽到馬車的聲音,就過來瞧了瞧。」

說完,就不由想伸手牽人。

然而,顏文凱卻大咧咧的站在他和稻花中間。

蕭燁陽深呼了一口氣,忍下了想要一拳將顏文凱打飛的衝動。

稻花笑道:「我送的飯菜你都吃完了?」

蕭燁陽點了點頭。

稻花頓時笑了:「我又給你帶了些點心來,晚上守歲的時候你可以拿來當零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