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一大早就回到了診室,坐在了辦公桌面前。

而這時,石心怡走了進來,看著他心思重重的樣子,自己進來連看都沒看一眼,石心怡關心的問:「怎麼了,有心事?」

劉黎明深沉的點了點頭:「龍劍是我的父親,親生父親!」

「啊?」石心怡大吃一驚:「不會吧?」

「怎麼不會!」劉黎明苦笑道:「真讓你說中了。」

劉黎明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和石心怡講了一遍,上次在龍劍家裡,石心怡也聽過他講過妻兒的事情,想不到竟然會這麼巧。

石心怡緊緊的握住了劉黎明的手,嘆息道:「黎明,讓誰一時間也無法接受,可是你想想,你父親龍劍也並非薄情寡義之人,他一直都蒙在鼓裡。」

「心怡,我知道,他不容易,當時我母親更不容易。」劉黎明精神恍惚。

「可是,他畢竟是你的父親,你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接下來準備怎麼辦?你準備一直這樣下去嗎?」

「我想,但是我怕太對不起母親。」

「可是,他也是你的父親,你拒絕了他,他也一樣會難過。」

「那是他咎由自取!」

石心怡看了他一眼,說道:「算了吧,你別嘴硬了,我覺得遲早有一天你還會回到龍家,你畢竟是龍家的血脈。」

「我不是,我姓劉!」劉黎明搖了搖頭。

「好了,你姓劉行了吧,我不和你打別了,真沒有想到,我石心怡的男人竟然是堂堂的龍家大少爺。」

「心怡,你什麼意思?」看石心怡的樣子,劉黎明愣住了。

「首先聲明,你的心怡絕對不是嫌貧愛富之人,你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父親,這不是你夢寐已久的嗎,我只是為你感到高興而已,另外,我也有私心,這樣的話,我父母就不會把我硬嫁給別人了!」

劉黎明點了點頭,這才明白。

人都有私心,劉黎明並沒有因為石心怡的話,而不高興,她說的沒有錯。

龍老的住處。

龍劍一夜沒有回家,住在父親這裡。

「我說你多大的人了,還在這裡耍脾氣,你以為你不回家,不去面對蕭薇就可以解決問題了嗎?」龍老眉頭緊皺,怒聲喝道。

「父親,那個家我不想回,事情昨晚我已經給你說的清清楚楚,那個女人差點要了你孫子和冬梅的命啊,我怎麼能原諒她!」

「我知道!」龍老嘆了一口氣,沉聲道:「這些我都知道,我比你更生氣,可是你有什麼證據?你和蕭薇的婚姻什麼樣,我也清楚,可眼下你要以大局為重,如果你現在和蕭薇離婚,那麼冬梅為你所做的一切,都會毀於

一旦,而且還會再次給我們龍家造成滅頂之災!」

「這些我知道,就算是窮家蕩產,我也無所謂!」

龍劍現在意志非常堅決,一心想要劉黎明和母親認祖歸宗,和蕭微離婚。

「你……你……」

龍老被龍劍氣的上氣不接下氣,但畢竟是自己的兒子,他也知道兒子的苦衷,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怒火,說道:「孩子,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何嘗不是,可是人生在世,有很多事都身不由已,有生之年我看到了我的孫子,此刻,讓他回家的念頭,我比誰都急切,可是你得好好想想,冬梅和孩子在外邊受了那麼多年的

苦,你窮家蕩產換回了團員,你給孩子和冬梅又留下了什麼,你對得起他們嗎?」

「我……」

龍劍沉默了,想了想父親所說的話,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雖然心情不好,但是劉黎明上午給病人看病,還是很仔細,並沒有影響到工作。

正在他給病人認真診療之時,診室外邊響起了一陣吵鬧聲。

「外邊怎麼回事?」

劉黎明和病人交代了一句,便走了出去。

這時,門外一群黑衣男子正在驅趕排隊的病人。

「劉大夫出來了,劉大夫出來了……」

「劉大夫,這是怎麼回事,我們掛了號在外邊排隊,他們為什麼要趕我們離開?」

「是啊,這些人是幹什麼的?」

一見劉黎明走了出來,病人們紛紛上前。

「大家不要急,排好你們的隊,我過去看看。」

劉黎明今天本來心情就不爽,看到一群黑衣男子光天化日之下在自己的醫院裡面驅趕病人,頓時大怒。

「黎明,這些人太霸道了!」石心怡也聞訊趕了過來。

「他們是什麼人?」

「不知道!」

「他們說是老闆要看病,今天要包下我們的醫院,所有病人的挂號費和病人的損失,他們會賠賞,你說哪有這麼不講理的!」說著,石心怡氣惱的指了指樓梯口的一名黑衣男子。

「媽的,醫院可不是飯店,心怡,你維護好秩序,我過去看看!」和石心怡交代了一聲,劉黎明便擠過人群。

只見樓梯口的男子堵著大門,只許出不許進。看劉黎明走過來,抽了一百塊錢,遞給劉黎明,大聲喝道:「快,拿錢走人!」 雲逸一想到這茬,多年鬱悶一掃而光。

他伸手,輕輕地拍了拍傅南璟的肩膀,一臉得意:「傅南璟,勸你好好和我說話,畢竟以後你還要叫我一聲哥!」

傅南璟磨牙,一把將他的手打開:「滾!」

雲逸得意洋洋的離開,渾身透著一股子舒爽勁兒。

嘭的一聲。

門被關上。

傅南璟擰眉。

腦海里不斷地閃過他方才說的那些話。

雲舒年紀小,難免有所保留。

或許,是他逼得太急了。

……

清晨。

雲舒早早起床,匆忙拿了兩個三明治便出門了。

宋怡看着女兒的背影,有些詫異:「老公,她怎麼走得這麼早?」

學校八點二十上早自習。

雲舒一般七點半左右出門,但今天不到六點就出門了。

雲天宇翻閱着手中的報紙:「馬上高考了,她可能是想多花點時間在學習上。」

也是。

最近女兒學習進步明顯。

宋怡想着,落座:「老公,你說舒舒以後念什麼大學好?」

「能考上什麼,念什麼。」

「我問了老師,舒舒最近學習很好,估計能考上帝都大學。」

宋怡提到這事兒,喜滋滋的:「不愧是我女兒,出了名的優秀!」

「帝都大學也行,不過有點遠——」

「你想得太早了,舒舒還沒考試了。」雲天宇合上報紙,被這個話題勾起了興緻:「舒舒年紀小,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念書,我不放心……」

他頓了頓:「這樣,我讓秘書在帝都大學附近買買套公寓,到時候安排兩個傭人去照顧她,我也好放心點。」

宋怡嘴角一抽:「你想的比我還早!」

雲逸站在樓梯上,俊眉微蹙。

他也是畢業於帝都大學,大學期間父母都沒露面過,他們怎麼放心的?

「爸媽,早上好。」

宋怡笑意頓收:「下來了。」

雲逸:「……」

這鮮明的態度對比,過分真實。

「你說是買公寓好還是買別墅?」雲天宇湊了過來,一副詢問的樣子。

雲逸心下冷笑。

等雲舒大學,估計有些人按捺不住了。

不管買的是什麼,都住不成!

「爸媽,我覺得舒舒是時候體驗一下宿舍情誼了。」

雲逸伸手端起牛奶,卻不想被雲天宇狠狠地瞪了一眼:「你妹妹才多大,住宿舍,我和你媽能放心?」

「那我念大學的時候,不也住宿舍?」

雲天宇以一副你是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你能和你妹妹比?」

「你的地位也就比小黃高點。」

「小黃是誰?」

宋怡笑眯眯地起身,去後花園抱回來了一隻淺黃色的貓咪:「我剛剛收養的貓咪,小黃。」

她低頭,逗著貓咪:「來,叫哥哥——」

雲逸嘴角一抽。

原來,他處於家庭食物鏈的最底層。

……

雲舒抵達半海深藍,剛好六點半。

她站在門口,伸手按響了門鈴。

五分鐘之後,門被打開了。

「二哥,早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