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玉石的傳承雖然在大人物眼中不值一提,但在吳開河的心裡,這就是價值連城,影響了天河大學數代人。

「多謝,多謝!」吳開河深吸一口氣,躬身之後,久久沒有起來。

其他諸如石青山等人也都對許豪鞠躬。

許豪坦然接受!

「你完成【選項一】,你獲得不滅金剛丹一瓶!」

許豪的腦海裡面響起系統的提示音。

不滅金剛丹對他現在來講,起到的作用不大了,但畢竟是好東西,他就算用不到,也可以送人,何況,他江北城的許家,還有一些人的實力並不強!

以前的許豪是沒有能力,沒有多餘的資源供給,如今,他有了!

俗話說得好,一人成仙,雞犬升天!

「許公子,大恩不言謝!」

吳開河想要繼續說什麼,卻是被許豪阻止,他搖搖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並不需要過多的感謝!

許豪又與吳開河閑聊幾句,便主動告辭離開。

「許公子慢走!」

「許公子常來啊!」

「許公子武運昌隆!」

在吳開河等人的由衷祝福聲中,許豪回到了贏青山分派給他的秦都住處。

大陣的陣基在靈力灌注下激活,許豪墊上一些靈石,維持運轉,然後盤坐下來,將自身精氣神調整到最高峰,然後念動了傳送!

……

求訂閱,自動訂閱一下吧,要養死了!

7017k 第2959章

「方子熠,你就這樣看着我被人欺負嗎,你給我過來,方子熠!」

洪寧寧一遍遍尖叫,可小九手下根本不留情。

『撕拉』一聲,小九直接把洪寧寧的衣服給扯了,露出大片的肩膀。

不過洪寧寧穿着弔帶,所以即便外面衣服被脫下來,該露的地方也沒有露出來。

只是這樣被人按著脫衣服,羞辱性很強。

而小九,根本沒要放過她的意思。

「方子熠!」洪寧寧受不了的喊起來。

那邊早就看傻的方子熠,被洪寧寧這一聲聲尖叫拉回思緒。

想到自己家裏還需要靠着洪寧寧,當即便要上前幫忙,結果放上前一步,原本在拍攝的宋停,眼神一掃。

上前一步,右長腿一抬起來,直接把方子熠踹飛。

後面看戲的人見狀趕緊躲開,方子熠摔到距離最近的卡座上,摔的猛咳嗽,起不來。

而小九已經把洪寧寧衣服扒的只剩下弔帶了。

洪寧寧從尖叫罵人,現在死死護著弔帶,哭着求饒,「小九小九,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了。」

「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了。」

「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說你什麼了,也不敢欺負你了。」

小九沒動手,只是冷眼的看着洪寧寧這一番哭喊。

回頭看了一眼宋停,他還在錄製。

在感受到小九朝他看來時,抬頭看了一眼小九。

小九心裏跳亂了下,趕緊將視線移回,然後盯着洪寧寧。

「你以為我好欺負嗎,我告訴你洪寧寧,以前我是拿你當朋友,所以對你好,護短而已,從現在開始你已經不是我的好朋友,那麼以後我見到你,你最好趕緊繞路走,否則我見一次打一次。」

說着,小九直接舉起拳頭來,嚇的洪寧寧急忙縮了自己,「對不起對不起,我一定會繞路走,我一定一定繞路走。」

「記住你說的。」小九說道。

「我記住了我記住了。」

小九直接推開洪寧寧,轉身的時候給了宋停一個眼神,隨後宋停便收了手機,跟在小九的背後。

周圍看戲的人一開始都以為小九是單純好欺負的傻白甜,結果看着小九這麼彪的一面,都有些嚇到了。

都不是簡單的人。

尤其是宋停跟在小九背後走的時候,兩個人一前一後差了半步距離,兩個人卻像急了,養在大院裏的大小姐與其青梅竹馬的凶保鏢。

眾人紛紛讓開路。

讓小九和宋停離開。

慕安安是一直在暗處,看着小九這一系列舉動。

在她剛才結束電話的時候,回來就看到小九被洪寧寧按在吧枱上,正要出手的時候,就看到宋停沉着臉衝過去。

所以就沒出現。

而小九對付洪寧寧的行為,自也是讓慕安安詫異。

隨即想着,果然是宗政家出來的大小姐。

都不是簡單的。

小九是一直冷著臉,從小蘿莉突然變成了小御姐的感覺。

但是,到酒吧門口的時候,突然驚的喊了一聲,「我安姐呢,我把我安姐給忘了。」

是直接一秒就破功了。

小九拉着宋停就開始叭叭,「安姐剛才去接我七哥的電話,估計要哄我七哥,她回來就找不到我了。」

「那洪寧寧那個賤人可不是省心的,現場有那麼亂,萬一她說來找我,洪寧寧報復起來怎麼辦?」

「不行不行,我要去接我安姐。」 這都是什麼古早劇情啊!而且通常在小說里失憶的不應該是男女主角嗎,配角失憶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啊?!

秦艽在心裡吐槽了一通,無奈的嘆了口氣后,微微彎下腰道:「小朋友,你不記得我了嗎?我叫秦艽,不是壞人而是仙人。」

「我奶奶告訴我,說自己怒視壞人的通常就是壞人。」楚南星警惕的向後退了退,「而且你還穿的這麼奇怪,一看就是壞蛋!」

「……」

比起我來,你的衣服不是更奇怪?

此時的楚南星因為整體縮小了,衣服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長長的袖子把胳膊完全蓋上,看上去莫名的有些可愛。

原本秦艽被楚南星那不正經的樣子弄的滿心抵觸,此刻係數消散。她稍微靠近了楚南星一些,慢條斯理的給他將袖子挽好,眯起眼睛來道:「你看,你身上的衣服和我一樣,哪裡奇怪呢?」

小楚南星低下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衫,在抬起頭來看向秦艽身上的衣服,臉上的警惕少了很多。他抿抿嘴,思索了一會兒,奶聲奶氣問道:「阿姨,你真的是神仙嗎?」

他現在縮小到了七八歲的年紀,腦子中的記憶也是停留在現代社會,完全不了解修仙世界的神仙和自己聽過的《西遊記》里有什麼不同。

面對小楚南星,秦艽滿心的都是要惡作劇的衝動。她伸出手來在楚南星的腦門上彈了一下,道:「叫姐姐我就告訴你。」

楚南星雙手捂著頭,嘟著嘴不服氣道:「姐姐,你真的是神仙嗎?」

這幅乖乖的樣子,跟長大后的楚南星判若兩人。

秦艽已經不忍心再捉弄他了,拍了拍他的頭,道:「我是很厲害的大神仙,可以保護你不被壞人抓走。」

「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嗎?」楚南星眨巴著眼睛,天真的問道。

秦艽笑著點點頭。

楚南星當即眼睛閃閃發亮:「那能不能讓我見見我的爸爸媽媽呢?」他說到這裡似乎有些激動,「我班上同學們每次家長會都會有爸爸媽媽來開,放學的時候也會被爸爸媽媽接走。」

他卻從來只有奶奶。

起初他會問奶奶,為什麼自己沒有爸爸媽媽,奶奶的臉上就會露出傷心的表情。

他明白這種話奶奶不喜歡聽,後來即使在想見爸爸媽媽,也不會再問出這種話來。

偶爾他會在放學的時候看到同學們牽著爸爸媽媽的手,興奮的說著在學校里發生的事。他每次滿眼都是羨慕,只是在看到奶奶眼眸轉過來時,將羨慕收斂起來。

他不想讓奶奶再傷心了。

秦艽看著楚南星那副期待的表情,一瞬間竟然不知道怎麼接話。

她之前從鏡子的幻境中看到過楚南星的一些過往,明白他從小就是跟著奶奶一起長大,心裡很想念父母。

他好像在外面的日子一直過的不開心,在書中面對自己時,很多時候笑也是達不到眼底。

兩個人接觸了這麼長時間,這也是秦艽第一次考慮楚南星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秦艽沒有回答,楚南星立刻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嘆了口氣,失望的低下頭道:「神仙也應該沒見過我的爸爸媽媽,可能沒辦法變出來了吧。」

小時候的楚南星真的讓人心疼。

秦艽現在只想要快些將他變回去,想來想去,之後捏緊拳頭道:「這樣吧,我帶你在這裡走一走,說不定一會兒就能遇到見過你爸爸媽媽的仙人,之後把他們變出來了!」

「真的嗎?」楚南星眼睛中的失望消失,再次閃爍起希望來。

他的眼眸非常好看,就像是藏匿了許多星星在其中。秦艽輕笑了一下,伸出手來牽著他向著黑暗中走去。

這裡的法術能夠將魔尊變回小時候,看來並不弱。只是小時候的楚南星不吵也不鬧,一雙眼眸四處觀察著。

秦艽手中的火靈符閃爍著光芒,照著兩個人腳下的路。環繞著他們的煞氣時而強大,時而柔弱,還有法陣的氣息在黑暗深處散發出來。

走了不知道多久,二人停在了一扇門前。那扇門上有閃爍著紅色光芒的法陣,裡面似乎還有什麼聲音。

楚南星有些好奇,輕輕去推門。沒想到門竟然就這樣輕鬆打開了,一道巨大的法陣呈現在二人面前。之前消失的那兩個弟子魂魄掛在法陣上,雙眼緊閉似乎在沉睡。

周圍的煞氣輕輕飄蕩,小楚南星一下子就中了幻象。他將兩個魂魄看成了自己的爸爸媽媽,叫嚷著要衝上去。

秦艽一把拽住了他,厲聲道:「那不是你的爸爸媽媽,你冷靜一些!」

他不甘心的掙扎了兩下,指著前面道:「姐姐,你看我的爸爸媽媽就在那裡。你放開我,我只是想要問問他們為什麼不要我了啊!」

「楚南星,你清醒一點!」秦艽咬牙半晌,終於還是將實話說出來了,「你已經成年了,但是因為法術變成了小孩子。你的爸爸媽媽沒有不要你,他們只是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你說什麼?」楚南星停頓了下來,一臉震驚的看著秦艽。他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似乎根本接受不了這些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