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已經做好重傷準備的赭發青年一臉茫然的看著肩膀上癒合的七七八八的傷口,除了臉上手上灼燒出的黑灰和燒焦的發尾,整隻武神幾乎完好無損:「……什麼意思??」

向來大招都是一擊滅殺對手的荒神無比迷惑,完全想不通少女鬼王到底想要幹什麼。

思考著思考著,又想起那場祝祭的神樂舞。

非常清楚自己屬國內情況的神明又惱火又不解,手裡捏著槍柄又往下按了按,自言自語道:「嘖,這傢伙……明明不是津輕的妖怪或者人類,怎麼會祭祀我的儀式?!」

想到這裡,青年才想起剛才跟自己打架的對手。

還在戰鬥的時候,就意識到小姑娘跳的津輕神樂舞全部增幅到了對方身上。

頓時咬牙切齒起來的武神怒火暴漲,一拳砸塌了手邊的地面,這才勉勉強強壓制住心頭升起的不爽和一陣說不清道不明的鬱悶憋屈:「竟然能攔截住屬國給本大爺的祭祀,還有最後那個聲音……那個看不見的傢伙到底是什麼?!」

明明當時腦子裡劃過了明悟,現在卻怎麼也抓不住當時的想法。

「嗤,算了。」

乾脆放棄思考的荒神從地上跳了起來,反手拔出斗尖荒霸吐,森然咧嘴一笑:「總之,名字是叫『chuya』,是吧?」

「本大爺記下了。」

隨手收起神槍,赭發青年凝視著少女鬼王氣息消失的方向,藍眸被血色覆蓋,低低地笑出了聲:「不管是什麼東西,下次,直接碾碎他。」

……

中原中也只來得及將兩隻女孩子送到巫女口中地點附近的位置,能在這個時代停留時限就已經達到了極限。

桔梗的死魂蟲比不上店員先生全力趕路的速度,遠遠被拋在了後方,這會兒還在向這裡追趕而來。

而小姑娘平時使用的日暈,則根本無法帶起身軀由陶土鑄就的巫女。

因此,日和與桔梗在少年樣荒神離開后,暫時依靠步行找到了附近可以臨時過夜的破廟,決定停留一晚等到死魂蟲趕來再繼續尋找已經離的很近的桃源鄉通道。

在夜色中點燃了柴火,小姑娘托腮望著巫女布置起隱匿蹤跡的結界,不由小聲感慨道:「真的很厲害呢,桔梗大人。」

「只是巫女的靈術而已。」

回到篝火邊坐下的桔梗對姬君樣的少女淺淺笑了笑,語調平和的輕聲道:「姬君大人在還沒有到來的那個時代里,一定是一位很溫柔的神明。」

沒想到巫女會這麼誇獎自己。

正在用樹枝勾動燃燒著的柴火蓋住天黑前採集來的植物塊莖,習慣性為同伴準備晚餐的小姑娘不禁呆了呆,白嫩的臉頰上浮起一絲緋意:「欸、欸?桔梗大人為什麼會突然……」

「您對那位神明最後的攻擊,臨時轉換成治癒了吧。」在黑髮少女身周無意識逸散出的、暖融融的妖力籠罩下,復生后一直壓抑的情感無聲無息受到了溫柔地安撫,巫女的眉眼比平日要柔和許多。

黑瞳倒映出破廟地面上噼啪燃燒的火堆,儘管情緒平和許多,但桔梗的心緒卻隱隱有些複雜。

從瞭然小姑娘的戀人就是另一個時代的同一位神明之後,巫女就無法剋制的想起了自己、犬夜叉與戈薇。

在跳動的火光下,透過少女看向自己的清澈金眸,桔梗恍恍惚惚間看見了另一雙金眸,情不自禁地輕聲疑問道:「為什麼會這樣做呢?是因為擁有著同樣的靈魂,所以才——」

「不是的哦。」

金眸一眨不眨的與巫女的黑瞳對視。

手裡還拿著那支樹枝,日和在桔梗說完之前,就用軟軟的語調平靜地重複回答了第二次:「不是這樣的。」

「雖然無法否認會因為中也先生的緣故對他不知不覺產生好感,而且…他們也確實是同一個存在。」眼瞳中有著些許無奈的情緒,小姑娘的眉眼卻彎了起來,笑意溫柔:「但是我喜歡的是中也先生呀~」

「即使本質上只是性格的變化,也能很清晰的辨別出來呢。」

「唔,說起來……這裡的中也先生昨天還想殺掉我的說。」輕輕撥動著火堆里埋著的幾小塊山藥,保持著最舒適的妖怪原型,黑髮少女笑眯眯地托著腮:「當然啦~這並不影響我到現在也一點也不想殺掉他哦~!」

對著目光迷茫看向自己的巫女,小姑娘愉快地眨眨眼,壓低嗓音偷偷說了換代前的戀人一句壞話:「只是會忍不住有點討厭他那副兇巴巴的樣子而已啦。」

記起白天兩個不同年齡的武神如出一轍的兇惡表情,桔梗在少女的小聲玩笑下稍稍鬆緩了眉眼,但眼底深處的神色卻愈發怔然起來。

※※※※※※※※※※※※※※※※※※※※

~喲西~!稍微醒悟過來一點的荒神大人,心裡的死亡名單成功寫上了自己的名字~!nice!(貓貓偷笑)

——『陽炎風暴』實際上是大範圍對敵干擾型大招,對己方是完全治癒的作用,殺傷力可以精準操控。

(唔,說起來…雖然生過好幾次氣、有一次還被氣哭了,但是本質上溫柔又軟和的小姑娘還是沒忍心對換代前的中也下狠手呢……)

-感謝在2020-08-3014:22:48~2020-08-3119:12:1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ⅴ~v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聆七曜、始皇家的小迷妹50瓶;cici喵、白馬秦楚、煮竹10瓶;紫夢5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隨後,一個身材幹練的中年人從後方走了出來,雖然他的衣着一般,但是李長青明顯看出來,他就是這裏的殿長。

那個殿長緩緩走出,看到衛軒的時候,猛地一驚,「衛……」

在殿長剛要開口的時候,衛軒突然給他使了一個眼色,示意他不要出聲。

這個殿長人情世故十分老練,自然明白了衛軒的意思。

不過,他卻是好奇地看了李長青一眼,這個平平無奇的少年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能夠引起衛老的注意。

很快,他便堆滿笑容來到李長青的身邊,「不知這位公子來到小地是想尋些什麼?」

接着,李長青便遞給他一份單子。

殿長在李長青的單子上掃了一眼,旋即陷入了震驚當中,

「小兄弟,這應該是佈置靈陣所需的材料吧?」

李長青的單子上有幾份極為常見的靈陣材料,所以那個殿長一眼就猜了出來。

李長青點了點頭。

見狀,他的臉色再次陷入了震驚之中,

十幾歲的年紀,不僅是一位武道上極有天賦的天才,而且竟然還是一位靈陣師,

這天賦實在是恐怖得有些可怕了!

難怪得到衛老的看重……

「沒想到小兄弟還是一位靈陣師,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聽到那個殿長聲音,衛軒猛地站了起來,愣了半天了說不出話,許久之後才逐漸恢復了平靜。

「你竟然還是一位靈陣師……」

「你的老師想必也是一位大能者吧。」

聽到他的話,李長青不由陷入了沉思。

看到李長青沉默,衛軒心中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對這麼一位武道天才刨根問底可是大忌啊,但是他實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若是引得對方發怒,可如何是好?

就在衛軒驚駭的時候,李長青笑了笑,才說道:

「呵呵,師尊,我獨來獨往習慣了,沒有師傅。」

聽到李長青的回答,衛軒頓時陷入了震驚當中,

李長青身懷多種恐怖神通,衛軒本以為他背後有着一位恐怖的大能指導修鍊,

但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李長青竟然沒有師尊,

要知道,靈陣一途,晦澀難懂,極難修鍊,旁其他勢力的天才,即便是有名師從旁指導,也難以造就一位靈陣師,

從中便能看出修鍊靈陣的難度,

但是,李長青卻說沒有師尊,難道他的靈陣都是自學所成,那他的天賦,也着實是有些可怕了吧……

片刻后,殿長對着李長青客氣地說道:

「小兄弟在此稍後片刻,我們馬上為你準備。」

很快,殿長便將李長青所需要的東西備好,

他來到李長青的面前,「小兄弟,為了給你找齊這些東西,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功夫。」

李長青接過他遞過來的東西的時候,他又說道:

「小兄弟,這個算是我們免費送你的見面禮。」

「如此便多謝了。」說完李長青,便離開了。

在李長青他們都離開之後,殿長旁的一個小廝,有些不解地說道:

「殿長大人,那些材料可價值不菲啊,就這麼白白送給他了,會不會……」

「若是能夠與他交好,這些東西值了。」

「他值得我們這麼巴結嗎?」

小廝說道:「要不,我們去暗中打探一下他的底細?」

聞言,殿長喝道:「若是能夠得到一位靈陣師的青睞,對我們可是有極大的益處!」

「還有,這樣的人物,最為忌諱別人暗地裏調查他,你給我記好了,別給我整事!」

李長青剛剛走出青寶殿一會,便在臉上看到李青青跑了過來,

李長青叫道:「你怎麼出來了?」

「哥,我聽說你你跟李天罡三天之後要決鬥?你現在的修為……

哎呀,哥你不會有危險吧?以前你可不會這麼衝動啊!

以你的天賦,重新修鍊的話,很快就能追上他了,又何必急着這個時候跟他比試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