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晚,已經是半夜12點。

宋娉婷把手頭的文件整理好,然後伸了個懶腰,舒了口氣道:「呼,終於把計劃書做完了。」

她話音剛落,房門就傳來輕微的咔嚓一聲,原來是陳寧開門進來了。

陳寧手裡還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雞蛋面,宋娉婷見了,心底不由升起絲絲感動。

這幾天她熬夜工作,陳寧都會親自下廚給她準備宵夜,讓她工作疲憊之餘,感到無比溫馨。

宋娉婷吸了吸鼻子:「好香!」

陳寧把雞蛋面放在她書桌上,心疼的說:「你最喜歡的麵條,特意給你多加青菜,還煎了荷包蛋,快點吃。吃完洗澡休息,你已經連續熬夜一個星期了,我怕你成績還沒有干出來,身體先累垮了。」

宋娉婷被陳寧責備,心裡卻暖暖的。

她一邊吃著陳寧煮的面,一邊嫣然道:「這次家族讓我擔任榮大的總經理,我自然要好好加油。」

「我已經想好了,要在爺爺出院之前的這段時間,做出一番成績。等他出院的時候,給他一個驚喜。」

陳寧微笑的說:「什麼成績?」

宋娉婷一邊吃面,一邊把桌面的計劃書遞給陳寧:「就是這個!」

陳寧隨手接過,望著文件封面的字念道:「海棠購物廣場投標計劃書?」

宋娉婷笑眯眯的說:「是呀,最近市裡公開招標,要把海棠城中村拆遷,改建海棠購物廣場。」

「我們榮大主要業務是商業地產,這個如此大的工程項目,自然不能輕易錯過。我打算參與投標,如果能夠拿下這個大項目,爺爺絕對會高興壞的。」

宋娉婷說到這裡,忽然又有點擔憂,嘆氣說:「不過我們榮大集團並不是唯一的投標公司,而且比我們榮大實力強勁的公司還不少。我只能在計劃書上多下心思,能不能投標成功,只能求神保佑了。」

陳寧心想求神不如求我,他微笑的安慰說:「放心,你這麼努力,做出的計劃書一定很棒。我想那些負責招標的領導,一定會慧眼識珠,選擇你的。」

宋娉婷嫣然道:「咯咯,希望真的像你說的那樣吧。」

宋娉婷吃完雞蛋面,她避免吵醒床上睡覺的女兒,輕手輕腳的去浴室洗澡了。

陳寧則走到陽台外面,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典褚,你問問中海方面,是不是有個海棠購物廣場的工程項目在招標。告訴他們,這個項目由宋娉婷來做。」

典褚:「是,少帥!」

十天之後,中海關於海棠購物廣場項目的招標大會如期舉行。

中海很多領導跟城建局的負責人張志文,出席了招標大會。

最後,經過層層篩選,最終城建局的張處長當眾宣布:由宋娉婷小姐為代表的榮大集團公司競標成功,此次海棠城中村拆遷,改建海棠購物廣場的項目,由宋娉婷小姐負責完成。

當張處長的話音落下,現場很多人都驚呆了,包括宋娉婷跟她帶來的一幫榮大公司高管們。

因為此次競標公司眾多,其中不乏實力強大的公司。

大家都沒想到這個項目會讓實力中游的宋家競標成功,一時間都紛紛小聲議論。

反倒是宋娉婷邊上的陳寧,微笑的率先鼓掌。

台上的那些中海領導們見到陳寧鼓掌,都打了個激靈,慌忙跟著鼓掌。

現場眾人,見到台上的領導們鼓掌,也都紛紛跟著鼓掌,這才開始祝賀宋娉婷。

張處長請宋娉婷走上台,笑著說:「恭喜宋小姐競標成功!」

宋娉婷感覺自己彷彿做夢一眼,稀里糊塗就競標成功,還當成簽了合同,正式負責此次市裡的海棠購物廣場項目。

簽完合同,她跟陳寧還有一幫榮大公司高管們從招標現場離開,她還忍不住對陳寧說:「陳寧,要不你掐我一下,讓我弄清楚現在是做夢還是真的?」

陳寧微笑的說:「不用掐,比珍珠還真,你的願望成真了,你就準備大展身手吧。」

……

宋仲雄正在跟朋友在打高爾夫球,忽然接到兒子打來的電話,他聽完后,又驚又喜:「什麼,宋娉婷竟然真的把海棠購物廣場項目給拿下來了!」

宋浩明聲音里透露著激動:「是呀,招標結果是我們榮大集團公司,堂妹她代表我們榮大,當場簽了合同,這項目已經穩穩是我們家的了!」

宋仲雄也不由心潮澎湃起來,他興奮的摩拳擦掌:「哈,本以為那臭丫頭是做無用功,沒想到還真競標成功了。這可是大項目,把這項目做完,我們宋家身價肯定能夠翻兩翻,躋身中海豪門。」

宋浩明高興之餘,還帶著擔憂:「爸,這項目是堂妹拿下的,如果繼續讓她當總經理,那豈不是干出的成績都是她的了?我怕爺爺知道她這麼能幹,以後改為偏寵他們家怎麼辦?」

宋仲雄聞言,冷笑起來:「呵呵,這項目能競標成功,領導們看中的是我們榮大公司的實力,跟她一個黃毛丫頭有什麼關係?」

「另外,你爺爺病情已經好轉得差不多了。」

「這些天我以各種借口,阻止你二叔一家探望你爺爺。」

「我覺得是時候告訴你爺爺,你二叔用安宮丸作為要挾,非要讓他女兒宋娉婷當榮大集團的總經理,才願意把葯拿出來救人。」

宋浩明還是有點擔心:「怕就怕爺爺看在安宮丸救命的份上,還有堂妹拿下這個大項目,捨不得對二叔一家下手。」

宋仲雄冷笑:「等下你跟我一起去見你爺爺,你就說投標計劃書是你辛辛苦苦做出來的,結果被宋娉婷搶走,因此她才競標成功,她奪你的功勞。」

千千 記者準確地抓住了重點,紛紛問道:「江小姐,能否說清楚一下,什麼賭債?江二少在哪裏欠下的賭債?欠了多少?他為什麼要讓你替她還賭債?」

江雲深不等江南曦說話,就急赤白臉地說:「江南曦,你別誣賴我……」

「江雲深,你的欠條可還在我手裏,你在賭場的視頻,我也保存着,你說,你讓我還怎麼誣賴你?」

江雲深偷偷看了眼夜北梟,見他靜默而倨傲地站在旁邊,似乎是事不關己,其實是對江南曦形成護衛之勢!

就他那張冷臉,江雲深還真是不敢造次。

而記者們,紛紛把話筒懟到了他的嘴邊,讓他無力招架。

他是江家二少,從小也是蜜罐里長大的。長大后,在安城也是橫著走。

可是此刻,他卻被這群記者包圍着,抖落着他的那點破事。

他的事與他們有什麼關係,但是,他有不能得罪他們。因此,他眼珠一轉,他急切地喊道:「江南曦,我原本不賭的,是大哥帶我賭的。是大哥教壞了我,你不能算到我的頭上!」

江南晨在安城是一股清流,江雲深這話,無疑是在抹黑江南晨,很容易讓人們想到,江南晨的動機,即毀了江雲深,獨霸江家!

他提到了江南晨,讓江南曦心中更恨。

她鄙夷地望着江雲深,冷聲道:「江雲深,你自己做的骯髒事,不必扣到我哥頭上,也沒有人會相信。你不是很想要回股份嗎?我可以給你們!」

母子兩個的眼睛一亮,直直地望着江南曦,不知道她為什麼突然發好心了!

江南曦冷聲道:「我只有一個條件,告訴我,我哥是怎麼出事的?」

她的雙眼緊盯着兩個人,不放過他們臉上的任何微妙的變化。

這對母子的臉都是一僵,眸光有些躲閃。

江雲深說道:「我還真不知道,我那段時間躲債來着,不敢進家門,更不敢見大哥!」

江南曦根本當他的話為廢話,眸光緊緊地盯着肖雅忼:「你有什麼想說的?」

這時候的肖雅忼態度卻軟化了下來,她嘆口氣說:「我能有什麼可說的?我又不去公司,而你哥也不回家,他的事,我什麼都不知道。他是江家的主心骨,他出了這種事,我心裏也難過啊!」

江南曦冷笑一聲,「當我什麼也沒說!你們閃開,我要看看我爸!」

肖雅忼和江雲深卻擋在她的面前,不讓她往前一步。

江南曦這時候才發現,他們的身後還站着幾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她認出其中兩個,正是昨天,想抓她的那兩個傭人。

肖雅忼又嘆口氣,說道:「江南曦,不管你心裏怎麼恨我,但是你終究是江家的女兒,你和雲深是親姐弟。我們也不想為難你,只要你把他的股份還給我們,我們就讓你見你爸爸!」

江南曦望着肖雅忼,「你在威脅我?」

肖雅忼又擠出幾滴眼淚,「我們絕對不是威脅你,夜神和這麼多記者在這裏,我也不敢威脅你。現在你掌控了江氏,再奪走了雲深的股份,你讓我們怎麼活啊?你就當可憐可憐我們,把股份給我們,好不好?」

江南曦冷眼看着她,她這是要賣慘啊?

她怎麼轉變這麼快?她是不是還準備着什麼大招?

她到底要做什麼? 好不容易安慰完李怡婷,王閑庭鬆了一口氣,手機卻又震動了起來。

不會是剛剛說錯什麼了吧,拿起電話接起來:「怎麼啦寶貝?」

電話那頭卻沉默了一會,接著傳出了軟軟的聲音:「你認錯人啦。」

李怡婷的聲音是清脆的,這軟軟聲音的主人明顯是昨晚一起網吧奮戰的趙顏靜。

王閑庭幾欲昏倒,:「不好意思沒看名字…」

「沒事啦,我打來是想問幾點去喔,那裡很早關門的喔。」

「幾點關門喔,趕在關門之前啦。」

「八點就關啦,那我得七點出門,六點換衣服,五點…」

趙顏靜有嚴重的選擇困難症,他們在高一下做過同桌,那時她但凡想買新衣服,就是王閑庭的噩夢時間。她總是要纏著王閑庭問哪件好看。王閑庭認真思考後得出的結論卻她又能找出諸多問題,敷衍隨便選一件或者不理她卻又會為她那不高興又可憐的眼神服軟。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都會在糾結很久后選出一件,並把王閑庭不論敷衍或者不敷衍選的那件也買下來。

選擇困難症不僅在買東西上面體現,還在出去玩也會體現,他們約定的時間起碼會晚上一個小時她才能到。

為了避免今晚趕不上那家螺螄粉,王閑庭忙說:「對咯,你昨晚那件衣服很好看,穿件像一點的吧。」

「啊..好呀,我還在糾結要選哪件,到時有一件粉色的很像。」

「就這件吧,別糾結咯。」

「好,你不要遲到喔,我準備去咯。」趙顏靜說的很歡快

壓下了那句我從來就沒遲到過的王閑庭,說了:「好的,拜拜。」

掛斷電話的王閑庭看到李怡婷給他拍的鄉村照片,下面還接了一句:「我頂著大太陽拍的喔」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愧疚感。

只是一起吃個飯而已,而且她也快要走了,沒事的。王閑庭不忍心失去他的「未來國際友人。」

「要不帶你去看園遊會,到時給你撐傘。」王閑庭想起周杰倫的歌詞

「不行不行,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園遊會在台灣呢,這次要去看雪,不能去台灣!」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李怡婷認真的表情,王閑庭回:「也可以兩個地方都去嘛」

「哪有那麼多錢喔」附上了一個天線寶寶倒地的表情。

「我養你啊。」

「這咋行,我養你還差不多,我可是要當小富婆的!」

和李怡婷聊了一會,又激發起王閑庭賺錢的心,前面畫的錢已經用的的很多了,當下是三點,離約定見面的時間還有兩個小時。兩個小時足夠出一張cad了。

上去網站看見又是上次找王閑庭那個客戶發布的任務,這次也沒花費多少心力,個把小時就已經完成。

客戶對作品還是很讚賞,並提出能否線下見個面,併發了個名片,公司名:南棲雅軒設計公司。」

居然那麼巧,都是南棲的,便答應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