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言也是有些無奈,這下有些不好辦了啊!

然而,就在陳言思考着策略的時候,陳言的腦海中突然響起了系統的電子音。

【叮!你的精靈火斑喵,因為受到過度驚嚇,想要給自己壯壯膽,領悟了虛張聲勢技能!】

【叮!你的精靈火斑喵,自覺現在的它打不過這隻詛咒娃娃,不服輸的它想要變得更加強大,戰力+1!】

陳言先是愣了一下,隨後狂喜。

火斑喵實在是太爭氣了!

隨着這兩道聲音響起,原本恐懼的火斑喵也變得鎮定下來,它揚起了頭,不屑的對詛咒娃娃叫了兩聲。

就這種程度嗎?你個辣雞!

狗都比你嚇人!

「桀!桀!」

詛咒娃娃被火斑喵這麼一嘲諷,頓時氣得直跳腳。

而這時,輕飄飄的話語,將它的怒火提升到極點。

「嘿,就這種程度的黑夜魔影,撓痒痒嗎?」

陳言補了一刀。

很低劣的激將法,但是對詛咒娃娃來說,卻是效果拔群!

不出所料,詛咒娃娃又再一次使用了黑夜魔影。

「火斑喵,不用理會,直接衝過去!」

火斑喵齜牙咧嘴,直直衝向了那道黑色虛影中,隱沒了身形。

而陳言則是老神在在。

砰!

忽然,火斑喵從黑夜魔影中突破而出,直接出現在了詛咒娃娃的面前。

「火斑喵,就是現在,使用咬住!」

「喵!」

火斑喵張開大口,一口咬在了詛咒娃娃身上。

惡系的咬住技能十分克制詛咒娃娃。

效果拔群!

「桀!」

詛咒娃娃慘叫一聲,受到了巨大的傷害,體力不斷的下降著。

但不服輸的詛咒娃娃還是掙脫了火斑喵的咬住,幾乎殘血的它再次消失不見。 「熱可退了?」

生痘瘡是極為兇險的大事,三嬸竟然沒在旁守著,這讓錦棠有些詫異。不過想一想,好似自從三姐出了事被關到家廟裡之後,原本就不怎麼出來走動的三嬸就更不出院子了。

「吃過葯已經無事了!」

陸錦柔紅著臉,不願意被當成小孩子一般哄著,更不願意被錦棠看笑話,於是道:「姐姐還是離我遠一些,大夫說生痘瘡可是要傳染的,四姐姐沒生過,她今早也只是站在院子門口同我隔著窗子傳了幾句話。」

錦棠何嘗猜不到她的意思,也不勉強,站起了身,「來都來了,總要跟你見上一面,說上幾句話倒是你院子里的人,婆子們不說了,這病只染小孩子,沒生過痘瘡的小丫頭可要多注意些,不要傳染了,三哥院兒里還有小孩子呢!有發了熱的人,都隔起來了吧?」

陸府的小姐都是有乳母的,就像錦棠身邊的江媽媽,陸錦朵身邊的劉媽媽,原本陸錦柔也有乳母,她是三夫人受了驚嚇早產誕下的,因為身子弱,所以三老爺在外頭找了兩個乳母,可是在她三歲那年,乳母劉氏竟然想要爬上三老爺的床!三夫人一怒之下便將兩個乳母一併趕出了府。從那以後,陸錦柔身邊大事小情皆由三夫人做主,從前是三夫人身邊的汲春幫著操辦,後來,則交給了大丫鬟紅鸞一手打理。

不過,紅鸞再怎麼樣到底也只是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而已,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三嬸就算是閉門不出,想必也會安排妥當。

錦棠笑了笑,轉身欲告辭。

陸錦柔卻是一愣,轉過頭去看紅鸞,紅鸞立刻會意,「奴婢這就吩咐下去,沒生過痘瘡的叫她們只在外頭伺候,接觸過的,也叫她們將外衫和用過的東西燒掉!」

錦棠的眸子幾不可察的一閃,三嬸竟然沒有囑咐過?她的心中閃過一絲猜疑——難不成,三姐在碧石庵真的出事了?

她是聽綠袖提過,田媽媽去了碧石庵,說是那邊出了點事,不過她沒有過問,現在看三嬸心灰意冷的樣子,三姐怕是真的出了什麼事。

等到送走了錦棠,紅眉端了葯進來,陸錦柔低頭看著要碗卻是遲遲沒有喝。

「小姐,這葯要趁熱喝,大夫說今日反應最輕,您最好是先把發熱退下去,不然等明日痘瘡發出來熱的厲害了,怕是更要吃苦頭」

紅眉剛把蜜餞往前推,陸錦柔卻忽然端起葯碗,平靜的小口喝完了,紅眉幫她擦嘴,她卻取了絲帕隨意的擦了擦便扔在了桌上,笑眯眯的問:「紅眉,你說痘瘡這般厲害,四姐姐她沒生過痘,早上來了咱們院兒,回去會不會染上?」

紅眉一愣,還以為小姐是為四小姐擔憂,於是寬慰道:「四小姐天生福相,年歲又大些,應當不會吧?不過,四小姐身邊的丫鬟也沒有生過痘瘡,怕是有幾分可能,小姐若是不放心,奴婢等會兒分些大夫留的葯過去?」

陸錦柔卻沒有理會,只是眯著眼,自顧自的低喃道:「方才五姐離我那樣近,怕是也有染上的可能,不過她一向運氣好」

陸錦柔抬起頭,紅鸞剛好送客回來,紅鸞、紅眉、紅蕊和紅新,只有紅蕊是家生子,其他三個都是三夫人從外頭買回來的,都已經生過痘瘡,所以都在左近伺候,其他沒有生過痘瘡的小丫頭,都被紅鸞趕了到了后罩房,前院兒外頭伺候的,只剩了幾個婆子。

見小姐看著自己,紅鸞慢慢的低著頭將冷茶收到茶盤中,帶著紅眉退了下去,過了一會方進了暖閣,「小姐可是有什麼吩咐?」

「聽說你和四姐身邊那個蘭香相處的不錯?」

紅鸞點點頭,陸錦柔笑了,「你不是說過蘭香上回看中了我賞的你的鎏金簪子?」說著將手中一塊品相普通的玉佩扔給紅鸞,「四姐性子通透,我原也想同她走得近一些,聽說她很看重身邊那幾個從阜陽帶回來的人,貿然賞了東西倒是會讓四姐覺得不舒服,你既然與她交好,送個把東西也不要太寒酸了。」

紅鸞低頭看著手中的玉佩,又詢問的看了陸錦柔一眼。

果然,陸錦柔眯著眼,笑容乖甜,「新來那個叫豆子的小丫頭今兒也染了痘瘡了吧?」

紅鸞神色一凜,立即明白了陸錦柔的意思。

只是,她想不明白,「小姐,四小姐與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四姐與我沒有仇怨,她若是怨,就怨陸錦棠!」

過了晌,四小姐院兒里有人發熱、生了痘瘡的消息便傳開了。

綠袖提起這件事的時候,綠沁的手一頓,卻很快遮掩過去,不著痕迹的離著綠袖遠了些。

綠袖似笑非笑的掃了她一眼,自然是明白綠沁的意思,不過也不怪她,畢竟她們都生過痘瘡,不會再被染上了,就連小姐和少爺,很小的時候也是供奉過痘娘娘的,少爺耳朵后至今還有一個疤,是下頭的人沒看住,少爺自己抓的,小姐還為此還自責了很久。

「咦?綠竹姐姐不是說有井水湃過的果子么?怎麼這麼久了還沒回來?」

錦棠也一愣,「綠竹怎麼了?」

綠竹今日幾乎就沒在跟前伺候過,方才出去也太久了。

綠雲最先反應過來,「奴婢去看看!」

過了一會才回來,「綠竹昏過去了,身上還發著熱!奴婢已經叫婆子幫著送回后罩房了!方才已經醒了。」

重生到現在,一起經過兇險,歷過生死,錦棠對綠竹的感情自然不同,她站起身,「去請大夫,我去瞧瞧!」

「小姐!使不得!」綠沁焦急道:「綠竹別是染了痘瘡,或是風寒吧?請大夫已經不合規矩了,小姐身子弱,若是再因此染上什麼不幹凈的東西,綠竹就是有十條命也賠不起呀!」

錦棠站在腳踏上,低著頭看著綠沁面無表情,「讓開。」

神色是罕見的威嚴,綠沁還是在上一回被管教的時候見過,想到當時,到現在還心有餘悸,一個猶豫便沒攔住,眼睜睜看著被綠袖綠雲圍著的小姐出了屋子。

綠沁抿了抿春,拎起了裙角,腳步輕快的出了海棠苑。

「小姐,綠沁又去清心居了。」

錦棠的身子一頓,「由著她,我倒要看看,她要搞什麼鬼!」

今日一早就覺著綠沁哪裡反常,現在想起來,卻是過分殷切了,倒像是個處處守規矩又衷心的丫鬟了,這可不像綠沁,錦棠冷笑,蕭氏又想做什麼呢?

。 【豬剛鬣】

【屬性:木、水】

【實力:無】

【血脈:黃金級高等(0/111萬)+】

【天賦:1.黃金級木母;2.黃金級水屬性親和;3.黃金級力量天賦;4.黃金級防禦天賦;5.白銀級速度天賦(0/10000)+】

黃金級木母:全方位增幅恢復類技能60%的力量;

黃金級水屬性親和:增加水屬性技能的60%威力;被水屬性技能攻擊時,減少60%的傷害;

黃金級力量天賦:力量增幅60%;

白銀級速度天賦:速度增幅45%!

【技能:1.蠻力;2.巨化;3.九齒釘耙;4.領域】

【1.蠻力LV7:瞬間爆發出高於自身7倍的力量。(0/320)+】

【2.巨化LV6:體型與力量同時暴漲6倍,可與其他技能技能疊加。(0/320)+】

【3.九齒釘耙LV6:打斷敵人技能,如果成功打斷,則將會使敵人沉默5秒,並使用釘耙狠狠打擊敵人一次,造成85%的物理攻擊力傷害。(0/320)+】

【4.領域LV6:領域中,全方位變強6倍,並同時回復自身最大生命值的4.5%/S,持續7.5秒。(0/1600)+】

「7倍加6倍加6倍,就是19倍,我的孩,這不算不知道,一算嚇一跳,一旦豬剛鬣火力全開的話,力量豈不是能達到原來的20倍!」

程雲有種感覺,如果豬剛鬣火力全開的話,越一級一拳打死血脈在黃金級以下的御獸,根本就不是問題。

而且,豬剛鬣還有回復領域,這就給他打持久戰提供了可能。

隨着強化的進行,本是沉睡在御獸空間的豬剛鬣猛然的睜開了眼睛。

有關於【蠻力】、【巨化】、【九齒釘耙】、【領域】這四個技能的新記憶,彷彿潮水般的湧進了他的腦海。

根本不用練習,他就已經無師自通,就好像這四個技能他已經練過了無數遍一般。

「哼哼哼!」

彷彿一個孩子,在得到好東西後向爸媽炫耀一般,豬剛鬣下意識的使出了【巨化】。

「轟」的一聲,河水爆濺,本只有1米高的豬剛鬣驀然變大,直接暴漲成了一個6米高的小巨人。

原來的小河,現在只能沒到他胸口。

隨後,他的身上有無窮生命氣息湧現,不時閃過的綠色的光芒,彷彿小精靈一般,在其周圍飄蕩。

這是【領域】的回復效果,那綠色光芒就是領域在回復生命時的外在表現;

緊接着,豬剛鬣小手一招,只見一桿閃著金光的丈長「九齒釘耙」出現在小河上空。

隨着豬剛鬣的小手對着河面一揮,「九齒釘耙」猛然轟擊了下去。

又是「轟」的一聲,水面爆開了一個大洞,巨大的江浪朝着岸邊涌去,一時間驚濤拍案,水花飛濺。

這是技能:【九齒釘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