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樣,小家雀還想斗我這老鷂鷹?」

…… 大宗小派以飛仙門為尊,每年底都得向飛仙門交納修鍊資源。往年,一個大陸只派遣一兩個入尊境的長老前往向天峰,今年卻不一樣,所有入尊境以上的修士,相約來到蒼穹山!

飛仙門的門主未定,明爭暗鬥比較激烈,半年都沒有爭出結果;山水星域的其它宗派,聯合起來,趁機向飛仙門施壓,減少交納資源,並輪攻明將,將其打得奄奄一息!

群雄皆去,飛仙門以犧牲明將化解了外患!

明君偉垂淚抱着重傷的父親回到家院峰的房間,明府哭聲一片。

「叫臨兒回家!」明將渾身是血,氣息微弱,聲音幾不可聞。

明君偉飛出洞府,在家院峰搜尋弟弟明君臨的身影。

明君偉首先發現管家康隸,然後降落到明君臨的身邊,摟住他的腰,向明府的方向騰飛。

「哥,我自己有腿,你放我下地!」明君臨見哥哥的臉色不好,心中發虛,猜測壞事干多了,要受到懲罰了!

明君偉咬緊牙齒,一言不發,加速飛行,康隸緊跟其後,心中隱隱不安。

明君臨被直接帶至房中,站在姐姐的左側,壓住驚慌的心情。

明將無神的目光,掃視兩子一女,醞釀片刻,道:「為父修鍊天賦一般,因修鍊《殺伐訣》而晉陞到山水星域強者之列,威震八方。也因為殺戮太多,結下了無數的仇家,因果循環,才有此劫難。從現在起,你們三個不要再修鍊《殺伐訣》了,也不要傳給後輩及弟子!」

明君臨見父親重傷不起,暗中也高興不起來,如果早幾天得到這個消息,倒是會歡呼雀躍!

「飛仙門的門主,還沒有定下來。以陳佳、付然、秦水寒為首,大致分成三股力量,之前很難分出優劣。」

之所以說之前,那是因為爭奪門主之位的三個核心弟子,實力相差不大,支持他們的三股力量也勢均力敵,還沒有發生拚鬥廝殺。現在的飛仙門,沒有成皇境後期修士,而三個成皇境中期的長老之一明將,嚴重受傷,陳佳的支持力量,就被削弱了許多,三方平衡被打破,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為父雖為宗門的長老,份量也重,但終將成為過去!從今往後,你們要謙虛做人,用心做事,不要參與飛仙門的任何糾紛爭鬥之中去!明府平安,我所受的委屈與傷害,都是值得的!」

「不報仇了嗎?」明君偉眼中含淚。明君偉只有結丹境初期的修為,沒有資格參與其中,蒼穹山的大陣之外,所發生的事情,他正在洞府內修行,不知道強敵威壓,也不知道其父明將是如何受傷的!

明將道:「為父這一生,殺了上萬修士,他們的親戚及同門師兄弟,向我尋仇是理所當然的!你們三個兔崽子,不要想着報仇的事,你們也沒有能力報仇,安安穩穩,就好!」

「臨兒!」明將眼光瞄向明君臨。

「爸。」明君臨回應。

「當一個修士,未必就好,做一個凡人,未必不好!你以後修行,還是不修行,只要過得高興就好!」

明君臨想答應父親好好修鍊,但他卻十分清楚自己的修鍊態度與習慣,恐怕堅持不了一時半刻;如果還表態做一個凡人,無疑會令父母親十分失望,所以左右為難、不知所措!

明君臨只是一個凡人,還不知道他父親,傷得到底有多嚴重!家裏氣氛壓抑悲傷,他畢竟聰慧,感到家裏出大事了,「哇哇」哭喊起來。

舒詩憐惜地喊:「君臨。」

明君臨跑到母親的面前,抱着她的胳膊,哭得更凶了!

舒詩右手不停地撫摸著明君臨的後腦勺,道:「你以後在外面,不要再惹事生非了,記住了嗎?」

明君臨使勁點頭。

明將讓舒詩取下戒指,道:「兵器與靈石,都給偉兒,丹藥與天材地寶,都給柔兒。」

舒詩按照丈夫的安排,分配物資!

明君臨、明君柔、明君偉及康隸退出舒詩的房間,舒詩既埋怨也心疼,道:「宗主、教主之爭,從來就沒有和風細雨能解決問題的。你置身事外,何至於受此重傷?」

明將心裏不是充滿怨恨,而是滿肚子心寒,舒詩不是飛仙門弟子,不願講述宗門現在的複雜局勢,徒增她的憂愁而已。

舒詩服侍丈夫洗澡,並幫他穿上乾淨的衣服,抱他進入修鍊洞府。

「夫君,你將丹藥和靈石都賜給了兒女,如何療傷?」舒詩疑惑不解。

明將心裏明白他受的傷,不是丹藥所能控制得住的,更不用說治療好!他的血液在灼燒,只有功法才能除根,但此時才習練相關功法,怎麼來得及!宗派內習練火系功法的長老、執事、親傳弟子,有四個在場,如果有心要救他的話,在向天峰的廣場上,就會出手施救……

見死不救,就是救治,也會條件苛刻而無法接受!

明將肌膚通紅似血,越來越難以壓制住傷勢的惡化,血汗淋漓,身體顫抖,生不如死!

明將咬緊牙齒,回憶往昔:歷經無數艱辛,殺戮無數修士,深得門主的信任與器重,修鍊至成皇境中期……

明將雙手掐印,運轉《殺伐訣》,元力沖入丹海!

明將丹海轟隆一聲,丹海破碎,靈脈寸寸斷裂,痛得昏死了過去!

三天之後,滿頭白髮的明將走出洞府,舒詩強忍淚水、擠出笑容,攙扶着他走出庭院。

「飛仙門的規矩嚴厲異常,幾百年來,讓你受苦了!」明將內心略顯愧疚,望着蒼穹山的防守大陣,怔怔出神。

「夫君怎麼說出如此見外的話來了?如果不是夫君所救,賤妾早已屍骨不存!相夫教子,就是我最快樂最幸福的事!」

……

明將開始教導明君臨讀書識字,禁足他在房間內閱覽並誦讀典籍,只要遇到不認識的字,明將立即教導!

明君臨不知父親的修為盡失,內心懼怕,只得乖乖的囚在院子內活動,不是讀書識字,就是吃飯睡覺!

飛仙門的高層,還未抵達明府院內,就發現威名遠播的明將壽元將盡、修為盡失,或痛苦,或暗喜、或冷淡,立即返迴向天峰!

凡人的壽命就是一百歲,而修士變成凡人,不但失去修為,壽元也迅速流失,明將度過一天,就要老去三年,以此老化的速度,九個月之內就會歸墟!

明將的丹海盡毀、修為盡失,山水星域,沒有修補丹海、恢復修為的靈丹妙藥,也沒有逆天改命的天材地寶,明將羽化,即將成為事實!

明君臨看着越來越老的父親,內心悲傷不已…… 京都。

億達集團。

蘇晨的職業「工具人」楊帆坐早上六點的飛機飛過來,八點十分到機場,頭等艙乘客的VIP專車直接將他送到了億達集團。

此時上午九點整。

大會議室。

蔡筠帶著一幫策劃部、商務部的得力同事一同前來會見楊帆。

「楊帆先生您好,我是億達集團商務部總監。」蔡筠主動伸手與楊帆相握,「這位是策劃部總監許晴。」

一番介紹后蔡筠問道:「楊帆先生,您……一個人過來的?」

她有些驚訝。

本以為安徒生先生也會跟著過來,所以他們萬分重視,連夜做了方案和PPT。

但看樣子好像……

「嗯。」楊帆點頭,「安徒生先生在國外,談判事宜已經全權委託給我了。」

楊帆有看蘇晨一家的直播。

既然老闆說安徒生在國外,那我就說在國外好了,免得露餡兒。

這是楊帆精明認真的地方。

他能得到蘇晨的完全信賴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略微寒暄楊帆道:「那我們直奔主題吧?」

「好。」蔡筠向許晴使了個眼色。

然後竟然直接由許晴這個策劃部總監向楊帆陳述「童話鎮」這個項目的創意方案。

楊帆認真聽著不停在筆記本上寫筆記。

對於這個項目從老闆那裡他已經知道了一些大概,並且老闆今天早上還額外給他發了一封郵件,陳述了老闆自己對「童話鎮」項目的構想。

他在飛機上的時候已經看完了,記在了心中。

聽完許晴的項目創意陳述,楊帆鼓了鼓掌,「很不錯的項目策劃。」

「不過格局稍微還是小了那麼一點點。」楊帆這些年跟著老闆賺得盆滿缽滿,與此同時說話方式也受到了蘇晨的很大影響,「在這方面,安徒生先生有億點點想法,我想可能是對於這個項目最好的補充。」

「我可以用一下投影儀嗎?」

「請。」蔡筠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楊帆打開自己的隨身筆記本電腦。

走向會議室前方,連上投影儀。

播放PPT。

這個PPT是他昨晚做好的,今天收到老闆第二封郵件后,在飛機上修改完善。

如果蘇晨在這裡,

一眼就可以看出這絕對是「某士尼」樂園的完美翻版和升華。

「你們的思路還停留在建成一個大型的主題遊樂園,不能說不好,而是你們還沒有完全發掘出『童話鎮』這個創意應有的價值。」

「對於此,安徒生先生已經有了成熟的構想。」

「我們何不將其建設成主題樂園呢?」

楊帆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了蔡筠、許晴等人的興趣。

「主題樂園?和主題遊樂園不是一樣嗎?」許晴注意到了這一字之差。

「當然不一樣,」楊帆裝逼道:「雖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含義卻天差地別。」

「請看演示文稿。」

楊帆將PPT播放到下一頁。

頓時童話鎮主題樂園的整體框架呈現出來。

「主題遊樂園只是主題樂園其中的一個版塊而已,除了主題遊樂園,我們還可以配套主題酒店、主題小鎮、主題公園等等一些列娛樂設施。」

「我們的目標是將其建設成一個童話鎮度假區……」

楊帆準備充分,吃透了蘇晨給到方案的中心思想,侃侃而談。

蔡筠、許晴等人都聽懵了。

和他們原本的方案比起來,安徒生的構想的確有趣宏大多了,而且更接近一個偉大的主題樂園設想。

「不僅如此,安徒生先生後續還會創作一系列童話去豐富童話鎮的內涵。與此同時,我們也將與星光影業合作,推出一系列以童話鎮童話為藍本的動畫電影,豐富主題的同時,也做到大力宣傳。」

「這不單單是一個魔都項目,這是一個成熟的框架,以後還可以開到京都、開到歐洲、開到美洲……直到我們的童話鎮樂園風靡全球。」

楊帆越說越激動。

一邊說一邊在心裡想:老闆就是老闆!!這構想牛逼啊!格局大到上天。

看他們一個個在下面聽得一愣一愣的。

這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