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中冷笑:看得出陳寧是莽夫,但宋娉婷還是知道,我是他們招惹不起的存在,她讓她老公別跟我斗呢。

場面一度尷尬!

幸好,招待所的經理此時過來了,笑眯眯的道:「各位領導,宴席馬上開始,各位可以入座了。」

周若樹連忙的圓場道:「入座入座,大家快入座……」

眾人紛紛入座,準備開宴,也讓尷尬氣氛暫時過去。

周若樹暗暗抹了把冷汗。

宴席開始,周若樹正以為事情過去了,馮海良不會作死了的時候。

忽然,馮海良跟現場所有人幹了一杯之後,詢問宋娉婷:「宋小姐你在寧大集團擔任什麼職位?」

宋娉婷道:「擔任總裁。」

馮海良笑眯眯的道:「不錯不錯,年紀輕輕就是總裁,了不得了不得。」

他說完,望向身邊的司機高偉,笑道:「老高,你看看你一把年紀,只能幹司機,人家宋小姐年紀輕輕就是總裁了。」

「你說你咋就不爭氣,不然的話,你也能幹總裁了。」

高偉笑嘻嘻的道:「馮局,我也想干總裁,不過我沒有那本事,所以只能幹司機的工作。」

「倒是馮局您如果下海經商,你肯定能幹總裁。」

馮海良滿臉曖昧笑容,望向宋娉婷:「宋小姐,你覺得老高他說得對不對呢,我如果經商,能不能幹總裁呢?」

現場有少數知道陳寧身份的人,臉色此時已經變得蒼白。

尤其是周若樹,他聽到馮海良竟然敢調戲宋娉婷,他就意識到要遭了。

果然,馮海良剛剛說完最後一句話。

陳寧就含怒出手了。

啪!

陳寧抬手,一巴掌直接把馮海良抽飛了。

馮海良被陳寧一巴掌抽翻,半邊臉頰浮腫,嘴角溢血,他捂著被打的臉,不敢置信的望着陳寧,驚怒交加的尖叫:「你敢打我?」 荊棘嶺的歪脖子樹下。

魚人斯哇特曾拍著胸脯向鎮長保證完成蹲守獅王休瑪的任務,絕不讓休瑪被冒險者搶走。

為了完成鎮長交代給自己的任務,斯哇特一直耐心地等待着。

等待中,半個月時間過去了。

斯哇特依舊蹲守在獅王休瑪曾經出現過的歪脖子樹附近。

獅王休瑪一直都沒有出現過,倒是冒險者卻來來往往,被魚人送走了一波又一波,他們的目標同樣也是獅王休瑪。

獅王休瑪半個月前出現在此並攻擊了魚人,剛好被冒險者瞧見了。

這個消息不脛而走,很多冒險者想都過來碰碰運氣。

今天一早,又新來了一隊冒險者,這是一個3人小隊。

「強哥,聽說這附近有魚人出沒,已經趕走了好幾批冒險者。我們是不是算了?」熊甲手握一根【巨型石棒】,說話的語氣很慫。

「我也聽說了,聽說魚人數量很多,很難纏。我們不會死在這裏吧?」熊乙也握著一根【巨型石棒】,他怕得要死。

「魚人這種廢物有啥好怕的,我們拉一波聚在一起A了就是了。」光頭的強哥一邊說着一邊往手中的獵槍填裝子彈,看似不以為意,實則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強哥帶着熊甲和熊乙朝着歪脖子樹走去,經過稀疏的矮草叢的時候還不忘丟一兩塊石子過去,以防有魚人藏在裏面。

強哥的頭頂並沒有白禿,經過他的不懈努力,他現在已經是一個5級的獵人了,他也夢想着抓住獅王休瑪。

他手中拿着的是5級優秀品質的【狩獵高手的火槍】,填裝的子彈是同樣為5級的【精準彈丸】,威力不可小覷。

「等老子有了獅王休瑪這樣厲害的寵物,李老闆再也不敢拖欠我的工資,父母也能過上好日子了。」強哥憧憬著美好未來,感覺自己很快就要走向人生巔峰。

強哥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前面不遠出現了一個遊盪的魚人,這個魚人帶着一頭雜斑野豬寵物,是一個魚人獵人。

這是一個2級的魚人獵人,他正在附近巡邏,並負責趕走靠近的冒險者。

看到三個冒險者進入警戒範圍,魚人獵人哇啦一聲大喊,帶着寵物朝他們沖了過去。

通常情況下,魚人擺出氣勢洶洶的的聲勢就可以把路過的冒險者趕跑,但是這三個冒險者卻不一樣。

冒險者有備而來。

強哥有豐富的狩獵經驗,他看到魚人的野豬寵物吭哧吭哧拱過來,就猜到這個魚人和野豬的實力不怎麼樣。因為厲害的野豬擁有衝鋒技能,會在開戰的時候用衝鋒撞暈敵人,這個魚人的野豬寵物明顯不會衝鋒。

熊甲和熊乙高舉著【巨型石棒】迎了上去,熊甲攔住魚人,熊乙擋住野豬。

嘭!

一顆【精準彈丸】轟穿了野豬的腦袋。

嘭!

又一顆【精準彈丸】洞穿了魚人的身體。

魚人獵人和他的寵物雙雙斃命。

「簡單。」強哥得意地吹了吹槍口,「強哥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

「強哥威武。」熊甲熊乙連忙奉承。

輕鬆擊殺了一個魚人獵人,三人更有信心了,他們繼續往前走。

忽的,前面浮現出一個魚人的模糊身影。

這是一個保持潛行狀態的魚人伏擊者,因為等級只有3級,比強哥要低兩級,所以還沒接近就被發現了。

強哥猛然舉槍開火,手法非常嫻熟。

嘭!

【狩獵高手的火槍】迸出火舌,一顆【精準彈丸】瞬間洞穿了這個魚人的身體。

「嗚哇啦……」這個魚人生命力更頑強些,他中槍后並沒有死,而是怪叫着往後逃跑。

魚人逃跑的速度有點快,因為【魚人逃跑】技能可以在受傷或脆弱的時候逃跑,解除暈迷和定身效果,移動速度提高30%,受到傷害提高30%。

強哥舉槍又補了一顆子彈,結束了這個逃跑的魚人的性命。

「這也不難。」強哥想到。

這時,附近又跑過來兩個魚人。

「哇啦嘞嘞!」兩個的魚人發現了行兇的冒險者,他們立刻怪叫着沖向冒險者。

強哥他們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又和魚人又打了起來。

這兩個魚人沒打幾下就落入下風,魚人一看打不過馬上又要逃跑。這兩個魚人比較精,他們邊跑還邊掏出一瓶治療藥水喝了下去,這讓補槍的強哥一下無法擊斃他們。

「嗚哇啦啦……」兩個逃跑的魚人開始大聲呼救。

這是【魚人呼救】技能,魚人試圖大聲呼救,召喚附近的其他魚人來幫忙作戰。

「哇啦嘞嘞嘞嘞嘞!」兩個逃跑的魚人呼救聲召喚來了五個魚人,他們怪叫着圍住了強哥他們。

強哥的火槍和熊甲熊乙的兩根大棒的奮力反擊,就是對手是五個魚人他們也不是很怕。

「嗚哇啦啦啦啦啦……」五個魚人又被打跑了,邊跑還邊大聲呼救。

強哥看情況不對,逃跑的魚人又在搖人了。

他一邊開槍,一邊讓熊甲和熊乙去追逃跑的魚人。

沒想到熊甲和熊乙這一追,追出了更多的魚人。

「強哥,魚人又喊幫手了,我們還是算了吧。」熊甲說。

「魚人越打越多,我們會死在這裏的。」熊乙說。

「怕什麼,哪有那麼多的魚……魚人……。」強哥話沒說完,趕過來的魚人越來越多。「我們這是捅了魚人窩了,跑吧!」

強哥他們奪路而逃,可是魚人跑的一樣快。

嗖嗖嗖……

幾張魚人網從天而降,把強哥他們給罩在了原地。

「哇啦哇啦嘞嘞嘞嘞嘞嘞嘞嘞嘞……」一大群魚人氣勢洶洶地殺了過來。

強哥他們者趕緊掙脫魚人網,拚命要逃。

幾頭雜斑野豬率先拱了過去,把他們掀翻在地。

手執長槍的魚人跑在前面,他們負責近戰,衝到冒險者身前就是一頓捅。

裝備這弓箭的魚人站在後面,他們負責遠程輸出,一箭一箭把冒險者射成了刺蝟。

強哥他們遭不住了,這群魚人又是近戰又是遠程,還帶着寵物,甚至還會吃藥回血。

「以前都是我冒險者們有團隊、有組織、有目的去把BOSS給推了,今天怎麼感覺像是魚人反過來把我們當做BOSS來推了。」強哥腦袋中忽然閃過這個怪異的念頭。

熊甲和熊乙受了重傷,趕緊取出【強效治療藥水】給自己回血。

強哥留了個心眼,他取出了【迅捷藥水】,偷偷喝了下去。

「你使用了【迅捷藥水】,你的奔跑速度提高50%,持續15秒。」

強哥獲得了加速,他丟下熊甲和熊乙斷後,自己趕緊跑路。

「可惡的臭魚人,你們給我等著,我跟你們沒完!」強哥不服,強哥很生氣。

這時,一個魚人哇嘞嘞怪叫一聲用長槍敲了一下強哥的後腦勺。

這是【魚人眩暈】技能,可以在目標試圖逃跑時從背後猛擊其頭部。

「你中了【魚人眩暈】,你的移動速度降低50%,持續10秒。」

接着,又一個魚人哇嘞嘞怪叫一聲用長槍敲了一下強哥的後腦勺。

「你中了【魚人眩暈】,你的移動速度降低50%,持續10秒。」

又接着,又又一個魚人哇嘞嘞怪叫一聲用長槍敲了一下強哥的後腦勺。

「你中了【魚人眩暈】,你的移動速度降低50%,持續10秒。」

再接着,又又又一個魚人哇嘞嘞怪叫一聲用長槍敲了一下強哥的後腦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