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來,今天劫帝是來討說法的?有這樣討說法的?一來就是殺戮,如果我不阻攔,怕是整個極深海域都將蕩然無存了吧?」

「還有最後,我不是人,自然也就沒有人性。這一點你還真說對了,而且,我今天就殺了,你敢拿我如何?」蘇青宇的話音落下,響徹天地。

所有魂獸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青帝,好霸氣!」

「霸氣是霸氣,可如那血帝說的那般,太過嗜血瘋狂了,一頭七十萬年的凶獸,對萬年魂獸乃至千年魂獸出手,而且還是大面積的屠殺,未免也太過殘忍了吧。」

「哼!嗜血?殘忍?你怕是活在夢裡吧,幾乎所有戰鬥型的魂獸,哪一個不是如此?而且我敢說,如果今天青帝不出手,今晚之後,整個極深海域又能活下幾頭魂獸?」

「況且這些年來,深紅吸血鰻做的嗜血殘忍之事還少嗎?在他們眼中,一切魂獸都不過是他們修鍊所用的血丹罷了,可以說,他就是第二個深海魔鯨族群。」

「噓!那位的意志可是降臨在這海域的!」

一瞬間,魂獸間劇烈議論了起來,許多魂獸都在為血帝說話,可站在青帝這邊的也不少。

「嗜血殘暴的血煞凶獸,今天我跟你拼了!」血帝不由怒吼。

「你的存在,對於整個三大海域都是一大威脅,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又發瘋,以你七十萬年的修為,就算將整個三大海域屠戮一空,甚至都花不了十天時間。」

「而且你從那血牢獄越獄而出,就是對魔皇的侮辱,你的存在,更是整個三大海域的公敵!」

血帝再次將越獄的罪名扣在蘇青宇頭上,這讓蘇青宇眸子一冷:「還在強加罪名於我?我從未說過我就是青帝!」

「你的氣息不會錯!」血帝直接應道。

蘇青宇不由冷笑:「氣息一樣就是同一隻魂獸?兩隻螞蟻相同就是同一隻螞蟻了?荒唐!只是氣息相同罷了,簡直少見多怪!難道是雙胞胎也不行嗎?」

「你一個血煞凶獸跟一條金眼青龍雙胞胎?」血帝此刻都要抓狂,如今他就一個念頭,弄死那青帝。

而這時,蘇青宇卻是心中微微一動,眸子微微一亮。

面對血帝一些冠冕堂皇,甚至以其高高在上的姿態,強加罪名於他的話語,蘇青宇根本懶得聽,此刻,身體猛地爆進,朝著那血帝而去。

「一起上!」

血帝怒吼一聲,他也早已忍耐不住,身體同樣迎向了蘇青宇。

而他身後的海公主,也再一次托起了海洋之心,金光驟然亮起,一時間,天地再次出現一道巨大的藍色光柱,直奔海公主的前方而去。

「就是現在!」

蘇青宇眸子一亮,身體一瞬間猛地變大,此刻,「獨角強化」的時間結束。

而面對突然身體變大的蘇青宇,血帝看著那一隻被無數血色鱗片覆蓋的巨大蹄爪,幾乎已經近在咫尺,距離他的臉不過數十米的距離。

「砰!」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讓血帝身體猛地被拍飛,而隨之,他的身體也是不由一顫。

剎那間,周圍的海域已經被無盡藍光籠罩,此刻,無人能看清裡面發生了什麼,整片海域也反射著耀眼的藍光,而此刻,一道巨大的藍色光柱眨眼間劃過海面,竟直勾勾地落在了血帝的身上。

血帝難以置信地轉頭,看著不遠處海面上的海公主,一瞬間,心底泛起了驚慌,這一刻所代表的事情,他怎可能不明白。

「海公主,你……」

血帝被「海洋之心的詛咒」轟擊時,沒有魂力防護,甚至連一絲防備都沒有,剎那間,三分之一的身體都化為了虛無,隨著藍色光柱一同消散在了這天地間。

……

…… 第214章從親密接觸開始

「蘇穆,我知道你現在是因為還不了解我,所以才會故意這麼說的。」

李菲羽倔強的把蘇穆的話硬掰成了這麼一個意思。

一方面,李菲羽也是在給自己找台階。

蘇穆毫不留情的話,也是讓李菲羽夠難堪的了。

李菲羽現在這麼一說,也是變相地在說蘇穆說的不是真心話。

另一方面,李菲羽根本就不想放棄蘇穆。

李菲羽還是想給自己多找一些機會。

如果可以的話,李菲羽自然是想和蘇穆多接觸接觸的。

畢竟李菲羽話里的意思很明白,蘇穆還不夠了解自己不是?

想要全面的深入的了解一個人,不應該是從親密接觸開始的嗎?

「蘇穆,不管怎麼說,我覺得你應該給我一個機會。」

「就算是看在我爺爺和你爺爺的面子上,你也不應該把我拒之千里之外吧?」

李菲羽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拿兩家老爺子說事有什麼不對的。

在李菲羽看來,只要能達到自己的目的,用什麼辦法都是可以的。

再說,蘇穆的態度確實是非常明確了,李菲羽就是想忽略都難。

要不是李菲羽一直在自我催眠的話,這個時候的李菲羽心態早就崩掉了。

當然,李菲羽還能這麼神態自若地坐在那裡,還是和她的厚臉皮脫不了關係的。

「如果不是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你覺得你能進的了蘇氏集團?」

「現在還能坐在這裡和我說話?」

「我根本連見都不會見你好不好?」

拿兩家老爺子的交情說事?

蘇穆覺得這個李菲羽不僅是臉皮厚,現在都有種厚顏無恥的感覺了。

「不過,你也不要以為憑著我爺爺和李老爺子的交情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李菲羽,我今天來見你,就是想告訴你一句話的。」

「以後不管你是以什麼樣的身份,都不可能進入蘇氏集團了。」

「我也不會再見你。」

「過一會李家來接你的人應該就到了,這句話我也會明明白白的告訴你的家人。」

「我相信李老爺子是非常明事理的,不會因為這件事情影響到兩位老爺子的交情的。」

李菲羽的依仗就是兩家老爺子的交情了。

在李菲羽看來,只要自己是爺爺的孫女,蘇家就一定會給自己這個面子。

像今天這種情況,李菲羽覺得只要蘇穆一天不答應自己,就會經常的發生。

難不成蘇家還會把自己拒之門外不成?

蘇穆知道李菲羽就是吃准了這一點。

覺得蘇家的人不管怎麼樣都會看在李老爺子的面子上,不會給她李菲羽難堪的。

可惜,在蘇穆眼裡,李菲羽的這個想法也是太自大了一些。

蘇家確實會給李老爺子面子。

現在李菲羽能坐在蘇氏集團的小會議室里就是最好的證明了。

但是蘇家也不是毫無底線的。

對於李菲羽這種連臉面都不要的人,蘇家也只可能看在李老爺子的面子上,給到李菲羽一次機會。

如果以後李菲羽還想仗著爺爺的面子進入蘇氏集團的話。

蘇穆覺得就算老爸老媽同意,自己也會反對到底的。

當然,老媽的態度已經非常明確的擺在那裡了。

蘇穆知道李菲羽以後也不會有機會踏進蘇氏集團了。

「蘇穆,你非要這麼絕情嗎?」

「難道我喜歡你也有錯嗎?」

李菲羽沒有想到蘇穆把自己的路都給堵死了。

如果連爺爺的面子都不管用了,李菲羽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接近蘇穆了。

說到激動的地方,李菲羽也顧不得自己那套平等的理念了。

「砰」

李菲羽直接站了起來。

因為動作太大,李菲羽身下的轉椅撞到了會議桌的架子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蘇穆看了眼那還在微微晃動的轉椅,心裡想著難道李菲羽終於要抬腳走人了?

畢竟李菲羽已經站了起來不是?

和前面李菲羽雷打不到的坐在那裡比起來,蘇穆覺得現在的李菲羽應該算是反常了吧?

蘇穆右手手指有些無聊地在會議桌上敲打著。

聲音不大,但是因為小會議室里只有蘇穆和李菲羽兩個人。

加上現在兩人都沒有說話,蘇穆手指敲打會議桌的聲音倒是顯得有些清脆了。

蘇穆在等著李菲羽離開。

這位李大小姐最好是氣得以後再也不願意踏上華東市的土地了。

蘇穆覺得那樣才是最最好的結果。

可是李菲羽只是激動地站了起來。

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李菲羽知道自己一旦離開,後面的結果是可想而知的了。

自己被帶回李家不說。

剛才蘇穆的話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

自己以後就算是打著爺爺的幌子也不可能進入蘇氏集團了。

就更不要說見到蘇穆了。

想到這些,李菲羽即使是再生氣,再不情願,也只是深深地吸了幾口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