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恰巧聽到了她這一聲嘆息

未曾見過她這般模樣的炎一成功駐足而立

看向了炎曦月

「怎麼了?」

炎曦月聞聲轉過頭

「前輩……」

三言兩語便將自己做到難以解釋的夢境之事同他言明

只是沒有說夢境裏的具體

炎一聽此一愣

特別是在聽到炎曦月說「兩個」的字樣

隨即目光微動

「既然想不通不如將其拋開,兀自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事,也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頓了一下

「若真有這種事存在,那能夢到第一次就會夢到第二次,安靜等待就好……」

說罷的炎一負手朝着遠處的朱雀掠近

而依舊在原地盤坐的炎曦月

經過炎一這麼一番淡然的解說

瞬間覺得茅塞頓開

為一個莫名的夢境而困擾

怕不是自己太閑了

她感慨的搖了搖頭

隨即起身而立

想必現在外界也大抵到了夜晚了

想着便閃身出了空間

……

窗邊

卸下了帷帽的炎曦月支著臉蛋望向了外面

此時的外面同之前查看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炎曦月面具下的眉頭一挑

還真有魔魂啊……

只見外面遊盪著一些半透明的魂體

在左右飄忽著尋找着什麼

顯然不是食物就是提升力量的東西

「啊!」

一聲來自遠處的慘叫聲響起

讓炎曦月再次眉頭一動

正巧那慘叫聲傳來處在她的視線範圍內

被別的建築物什麼的阻擋

所以她正好看了個滿眼

只見一個小到近乎看不見的人影痛苦嚎叫一聲后

便狀若癲狂的四處釋放着靈力

還在尋找着什麼

……

本來這個距離是看不到出聲的人的

但是在這修鍊靈力的世界

一切皆有可能

炎曦月甚至還看到了那人微微發紅的眼睛

很明顯這人應該是一個在深夜倒霉落單的人

許是正在向著這客棧而來

卻終究沒抵得過魔魂的干擾

失了心智

可能是魔魂侵入人體需要一定的時間

所以炎曦月還能看到那人身後肩膀上趴着的半透明影子

此刻身子已經同那人融合了近一半

雖是如此

卻已經可以易如反掌的操控那人的行動

……

又是半晌時間過去

那魔魂已經完全融入了那人的身體

再沒了絲毫的掙扎

得了全身控制權的魔魂開始有目的的朝着一個方向而去

而這個方向正是炎曦月所在的這個客棧的方向

而被操控了身體的人動作身形也變得迅速了幾倍

不過眨眼間

便已經靠近了客棧

而這時客棧門口竟已經緊閉了起來

在那被操控的人還有幾步距離便觸到門口之時

陣法瞬間被觸發

尖銳而痛苦的聲音也從那人口中響起

顯然無法靠近客棧這件事讓這人有些氣急敗壞和惱怒

炎曦月見此臉上表情有些許微妙

只是下一瞬

那人卻猛的抬起了頭

與她對視

一種令人心生厭惡的感覺猛然升起

就在此時

「扣扣扣……」

敲門聲響起

炎曦月目光一閃

還未有動作

門外便傳來了聲音

「客官,小人為您泡了一些茶水……」

炎曦月聽此起身

抬步走近了門口

「進……」

口中話還未說完

目光卻是瞬間變得銳利

「我已經要歇下了,茶就不必了……」

門外的聲音卻還在響起

「這茶是我客棧里最壓軸的好茶,小人是看客官喜愛喝茶才專門拿出來的,不喝豈不是浪費了好茶?」

炎曦月卻是不再出聲

下一瞬門外之人好似是察覺到了炎曦月不會開門

呼吸漸漸粗重

有些氣惱的感覺 和白落九結束了通話的白煙二帶着三個人的午飯做到了保時捷的後座,在分發完午餐之後他們開車前往了神奈川。

正在吃着薯條的白煙二用手機計劃着黃金別館的裝修方案,順便把妃英理的身份用短訊的方式告訴了安室透,拜託他轉告給柯南。

沒人能拒絕小蛋糕的誘惑。

黃金別館的裝修與刷新應該提上日程了,這樣等到以後有一天他和祖爺爺玩膩了,就可以一起搬進裏面養老,日夜體驗被黃金包圍的安全感。

「等一下有兩個暗殺任務。」

坐在副駕駛的琴酒忽然出聲,他通過後視鏡看着那張幾乎和白落九一模一樣的臉,「交給你來辦。」

白煙二抬頭看了一眼,確定琴酒是和自己說話之後點了點頭,「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