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娛樂圈混了這麼久,看待事情也比較清楚,虛偽那一套自然有,但那是對待不熟悉的人,像沈翌這種熟悉的人,這妹紙也不會為了巴結他,就故意討好,說好聽話。

不管怎麼樣,對方給他的印象不錯。

想到明後年國防教育節目,真正男子漢,沈翌覺得,到時候可以讓大蜜蜜帶帶她。

要知道真正男子漢可是讓黃子濤成功從路人黑變成路人粉,對方在節目中的表現,像是個沒心眼的大男孩。

一下子就把之前的黑點全洗白了!

節目組裏面沒什麼名氣的張籃心和沈夢宸也火了一把,尤其是沈夢宸,靠着跟嗨濤談戀愛,知名度一直蹭蹭的往上漲。

後期各種綜藝節目,接個不停。

要是李奚芮能夠靠真正男子漢火一把,說不定過兩年對方就不會離開嘉興傳媒了。

好吧,其實也說不準,搞不好對方小火了一把之後,趁著機會麻溜跳槽也說不好。

不過,這些是大蜜蜜和曾佳該操心的事情,就算李奚芮最後走了,跟他關係也不大。

李奚芮見沈翌盯着她發獃,伸手在眼前晃了晃,疑惑道:「翌哥,你盯着我做什麼?」

沈翌認真道:「我覺得你適合演軍旅劇!」

「軍旅劇?」李奚芮聞言一愣,張口想要說什麼,可突然又皺起眉頭,沉思了一會兒,李奚芮才重新看向沈翌。

「翌哥你說的是,近幾年熱播的我是特種兵,火鳳凰那類軍旅題材電視劇?」

沈翌點頭道:「沒錯,我覺得你的形象,挺適合去演軍旅劇,穿軍裝制服應該好看。」

劉大導演特種兵系列,可是能夠跟都市劇愛情公寓比肩的存在,不怕大傢伙笑話,前世沈翌一個大老爺們,也追過火鳳凰那部女漢子連續劇,與娛樂圈那些膚白貌美大長腿比起來,火鳳凰那群女特種兵的顏值真的很一般。

額,那什麼,除茜姐以外…

杤茜在特種兵裏面的戲份雖然不多,但是給人留下的印象卻很深刻。

還有她在好先生裏面的角色,杤茜飾演的心理醫生徐麗,御姐范,味道太足了。

說起好先生那部戲,他明年恐怕是接不了了,微微一笑很傾城,男主已經確定由他出演,至於女主,華策那邊還在猶豫。

主要是目前迪力熱吧知名度太低了!

按照華策的意思,想找一位人氣和知名度高的女星,最好流量方面也能夠與他差不多。

別說,當下娛樂圈符合條件的女星還真有幾位,像周咚雨、鄭慡、陳研希、趙儷穎、舒暢、這幾位名氣和人氣都符合條件。

第一位周咚雨同學,在出演山楂樹之戀后,對方的影星之路,順利的一塌糊塗。

今年一部同桌的你,票房直接突破四億,讓她一時之間成為當下最受矚目的女演員。

不管是演技,還是人氣以及形象,周咚雨都符合微微一笑很傾城裏面貝微微的角色。

第二位鄭慡同學,一部『一起來看流星雨』,讓她紅了好幾年,拋開演技不談,人氣方面這位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再加上,對方去年出演了熱播劇古劍奇譚,人氣相比較幾年前並不弱多少。

由對方出演貝微微,加上原主優勢,算是比較受華策高層青睞的女演員,競爭力很強。

第三位陳研希同學,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直接讓對方火出圈,今年新神鵰俠侶馬上就要上映了,陳研希版的小龍女海報一刊登出來,網上輿論話題一直不減。

目前人氣也很高!

不過,這位妹紙應該正忙着與陳大帥哥談戀愛,恐怕沒功夫演什麼微微一笑很傾城。

第四位趙儷穎同學,其他先不說,今年的杉杉來了,就足夠讓她成為貝微微備選之一。

雖然對方比較適合演古裝劇,但是現代劇趙儷穎也不含糊,只不過相比較古裝劇…

差了一點味道!

話說,這女人最近拿下了金鷹女神皇冠。

這屆金鷹節,如果大蜜蜜不結婚,那麼基本上沒趙儷穎什麼事,一部陸貞傳奇和杉杉來了,遠遠不夠讓趙儷穎跟大蜜蜜打擂台。

可惜,大蜜蜜選擇了結婚,本來十拿九穩的金鷹女神,最後連陪跑的資格都失去了。

這屆金鷹女神過後,大蜜蜜就再也沒有參選金鷹女神,大概是熱吧的橫空出世,讓大蜜蜜覺得自己沒必要去參選什麼金鷹女神。

有迪力熱吧代表她,大蜜蜜地位一下子就升華了,再去參選金鷹女神,就有點掉價了。

最後一位舒暢同學,傻妞,傻傻分不清楚,當初在看魔幻手機的時候,感覺山寨版飛人土是土了一點,但是加了西遊記之後…

別說,味道還是很純正的。

———— 禮笑言不知道這個石天豹是從哪裡學來的圍點打援,但這個計策卻是十分有效,精準針對了淞源軍的官方身份。

如果只是白天從游擊營那裡得知東梁那裡有官員被困,他還不會這麼想。可晚間就從顧羨君這裡得到了另一份「求救」信號,這讓禮笑言不能不敏感起來。

他不能等到出現第三個信號的時候,才有所動作,那樣的話,必然是被石天豹牽著鼻子走,到時連反應都來不及。

現實的歷史有記載的第一次圍點打援,來自成語圍魏救趙,這是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當然這個故事在這個世界也有發生過類似的版本,只是地點和對象不同罷了。

但在禮笑言的心中,孫臏的馬陵之戰,徹底終結了魏國的稱霸之路,這可是絕世傳唱的兵法。可沒想到的是,今天會有人用來對付他。

「圍點打援是一件非常頭痛的事。」

禮笑言回想起了校長與偉人之間的較量。

但凡了解近代歷史的人都知道,圍點打援在二者較量中的份量。

偉人以及其麾下的將領,將「圍點打援」這一傳家法寶發揮到了極致,無數次的殲滅了校長的王牌部隊。

實際上,校長也不是愚蠢的人,更不是什麼所謂的「微操」爛手。為了針對圍點打援,校長想到的辦法是步步為營。

事實上,這個辦法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有效的,只不過執行起來非常困難,所以校長才會多次親臨前線進行「微操」。在早期的交手時,校長甚至還贏了一次,雖然那時偉人實際已經脫離了指揮位置。

可放到後期的決戰時,校長步步為營的戰術在四平,在蘇北,都是有過成功的範例。這種不講道理只論實力掰手腕的打法,讓偉人的兩大驚世統帥都曾感到非常難以適應,尤其是在南邊,面對校長几乎一半的精銳主力,大將最終放棄了圍點打援,改用運動穿插,尋找戰機,最終在孟良崮瓦解了校長那步步為營的戰略企圖。

但反過來說,面對圍點打援,步步為營不失為穩重的辦法。

可禮笑言用不了。

「怎麼用得了,校長擁兵數百萬,實力碾壓對手,」禮笑言的心裡十分感慨,「他可以在平原地帶擺上二十萬大軍齊頭並進,而我們淞源軍只有兩萬人,對手卻是過些數十萬流民的馬匪。」

不算北逃的流民,盤踞東梁的馬匪也有數萬人,其中至少有數千甲兵——這些人雖然大多數出身流民,可一旦穿起甲胄,就只能當做不可忽視的馬匪戰兵。

數千甲兵以及至少一萬左右的輕騎兵,這都不是淞源軍能夠輕視的對手——雖然說對方毫無訓練水準,可禮笑言很清楚,在這個冷兵器時代,淞源軍的訓練水平並不足以碾壓對方——淞源軍畢竟是一支剛剛成軍的新軍,沒有被血與火洗禮過,面對真正的敵人時會不會突然士氣崩潰,都還是個未知數。

一旦淞源軍在前往東梁的路上陷入馬匪包圍,只怕頃刻覆滅。去多少人,就死多少人。

而且,關鍵的是,參將壽大通被水沖走至今未歸,監軍太監龐孝節重傷未醒。寇國權毫無邊軍經驗,根本不是一個能指揮打仗的統帥,而禮笑言卻找不到足夠的理由去取代他。

……

「那我們該怎麼辦?」

顧羨君的問題實實在在擺在眼前,看似難以逾越。

「總標營是絕對不會離開南皮的,就算能調,寇國權也不是我能指揮的人」禮笑言的語氣中略帶些遺憾,卻十分有信心的看著顧羨君和胡一峰,「還有參將營,現在壽大通不在,寇國權更是直接掌控,也不會聽從我的指令。」

「那怎麼辦?寇國權可是指揮使,他若是不同意,怎麼出兵?」顧羨君急道,「而且,就算出兵,你不是說去多少都是送死嗎?」

「你別急,聽我把話說完,」禮笑言朝胡一峰拱拱手道,「胡大人,這件事還需要你傾力相助!」

「但有差遣,一定照辦!」胡一峰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可又道,「只是南皮剛剛收復,卻是無力出兵。」

禮笑言點點頭:「出兵的事自然是我們淞源軍來做,我想請你幫忙的卻是另一件事。」

胡一峰心想只要不讓我給你徵兵,話都好說,就算你要搬走南皮全部府庫銀兩,也跟我沒關係:「還請禮大人明示。」

「明天一早兵部必然會送達命令,要我們固守南皮,不可輕易離城,」禮笑言頓了頓,笑著看了一眼顧羨君,「這是必然的事,所以寇國權是決計不會參與救援。可要就東梁下,就不能不出兵,所以我需要胡大人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禮大人就直說吧。」

「明天你請寇秦兩位將軍吃飯,穩住他們,至少讓他們一天之內都不能回到軍營里,」禮笑言的眼神露出一絲狡黠,「胡大人,只要你做到這點,我想顧家以後一定會為你升職幫上大忙!」

「升不升職不重要,眼見同僚受困,在下也是於心不忍,」胡一峰鬆了口氣,笑道,「如果只是做這些就能救出他們,在下一定全力以赴!」

……

「就算寇國權不在,你也調不走總標營啊?」胡一峰離開后,顧羨君不解的問,「還有為什麼連秦文亮也要瞞住?沒有寇國權,他應該會聽你的吧!」

禮笑言點點頭:「沒有寇國權的掣肘,秦文亮肯定會參與救人,畢竟攻城的功勞沒他多少份。而救出太僕寺的官員還有你爹……我相信那裡還有不少有名望的人,我沒有猜錯吧?」

顧羨君卻沒有搭話,鼻子只是輕輕地發出一聲「嗯」。

「行了,我也不用管東梁下裡面還有誰,」禮笑言皺眉道,「我現在還得想跟其他幾個人合計一下路線。」

「你打算找誰?」顧羨君皺眉道,「或者說,你打算帶多少兵馬去?」

「我要的是參將營和游擊營,」禮笑言嘿嘿笑道,「總標營要駐守南皮,要調走動靜太大,就算寇國權離開軍營,也瞞不過。」

「那副標營呢?」

「副標營留在城裡,」禮笑言笑道,「明天一早,肯定還會有更多的人來求救,而我到時候就會即刻向兵部去信,一來一回,至少要明晚,甚至半夜才能收到兵部回復。」

「是啊,如果沒有兵部的回復,寇國權肯定會反對。」顧羨君憂慮的說道。

「這不重要,」禮笑言搖搖頭,「我會力主讓副標營休整一日,準備後日兵發東梁下,而這件事我們要廣而告之,讓城內外的百姓都知道。」

「故布疑陣?」顧羨君皺眉道,「你要騙石天豹?」

「我這是堂堂正正的行事,怎麼算得上騙?」禮笑言搖頭道,「明日中午,我會讓胡大人以搜索馬匪耳目的名義進行全城戒嚴,不許人離開。」

「而你乘機離開?」顧羨君皺眉道,「就為了不讓馬匪知道你出兵的消息?」

「要讓石天豹不知道我的行蹤,其實是很困難的,」禮笑言皺眉道,「不過他一時半會是不會明白過來的。」

「為什麼?」

「他一門心思的等著我們淞源軍鑽入他的口袋,而我們會打著游擊營的旗號,分批離開,他只會以為我們是游擊營出來探查地面情況。」

「可就算加上參將營你也只有兩營兵馬,還沒有一萬人,這打的過石天豹嗎?」顧羨君憂慮的問道,「石天豹在東梁至少有好幾萬人。」

「兩萬八千,不到三萬,」一旁的荀融突然開口道,「剛才游擊營已經傳來了最新的軍情。」

「呵呵,」禮笑言搖搖頭,笑道,「石天豹的兵力有這麼多,真讓人意外啊!」

「你可別盲目自信,就這點人馬,可別陰溝里翻了船!」顧羨君提醒道。

「你放心,」禮笑言嘿嘿一笑,「翻船是不大可能的,只要寇國權這些人不在背後搞鬼。」

「聽你的口氣,」顧羨君冷道,「似乎寇國權才是你的敵人,石天豹反而不是。」

禮笑言皺了皺眉,冷冷的看著顧羨君嘆息道:「你這話聽起來很有哲理!」

。 即便劉逸飛提前得到了來自提米烏修斯的魔法傳訊,當他看到精靈們「傾巢而出」時的軍容,多少也是被雷得不輕——相比上周末……哦,在NPC的角度看來,便是多半個月前,劉逸飛離開克里菲特時的戚惶景象已經煙消雲散,帶著「血仇」而來的精靈們反而越發的殺氣逼人!

原本發生在綠野領的戰事其實和精靈一方是沒多大關係的,如果不是有珍妮這個「命運之子」在其中奔走,劉逸飛甚至覺得哪怕坐鎮哈蒙代爾的羅德·哈特出面,也未必能從埃里真的借來援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