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安琪直接走到嚴經緯指的房間,果然,在大床旁邊,她的行李箱就擺在那裏,她拉上行李箱,直接離開了房間,走到外面之後,歐陽安琪冷冷看着嚴經緯:「嚴經緯,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我不會陪着你去什麼地方,我要離開!」

說完。

歐陽安琪直接拉着行李箱就走向鳳凰山莊外面。

走到鳳凰山莊大門的時候,歐陽安琪回頭一看,發現嚴經緯依舊坐在那裏,這讓她心裏有些奇看了看你

《御魂擎天》第六十九章:雲風衍 一路上,痞子心裏一直默念著一個決心,這個決心就是他絕不會放棄周娟。所以,這一路走來,痞子完全沒有去理會同路的同學和校友跟他打的招呼。

他跟着周娟,保持着幾米遠的距離。進村口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一個人。這個人身高在1米7和1米5之間,走起路來時高時低的,誰看他三秒走路誰就可以學會他的節奏。痞子就曾經學過好多次他的節奏,所以沒少挨罵甚至挨打,並被告知:他雖然走路忽高忽低,但身殘志堅!可不是嗎?身殘「痣尖」!他那張亂七八糟的臉上,痣兒又大又尖。

等到了眼前,身殘」痣尖「的那位大喊一聲:「哎,小痞子!」

痞子注意力全在周娟身上,所以被這突如其來的大吼給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發現站在自己眼前的便是他常學樣走路的高文明。痞子本來心情很低落,但此刻他心裏滿是怒火。因為這高文明經常欺負周娟家,猶其是自從她爸爸失蹤之後,他便有事沒事往周家跑,那點小心思全村人都知道了。因此,周娟看見此人就如同看見一坨狗屎,躲不及。

痞子沖高文明冷冷一笑,留了一個鄙視的眼神給他,讓他自己好好去體會。

高文明見痞子不理他,還鄙視他,那大寫的尷尬立刻變成怒氣,滿臉的橫肉倔強地宣示着他此刻的不容忽視。「哎,哎哎,張皮。」

痞子還是沒有理他,繼續跟着周娟往前走。

高文明身殘「痣尖」,同時還單身四十幾年,心裏頭所剩的那些最後的倔強竟然被眼前的兩個孤兒給無情地踐踏。他感覺到面子盡失,尊嚴全無。所以他的最後的倔強轟然演變成滿腔的努火。罵道:「小雜種,你沒長狗眼嗎?」

痞子聽見身殘痣尖的高文明正沖着自己罵,便停了下來,瞪着他:「你是在罵我嗎?」

「對,就是罵你。不但罵你,我還罵前面的那小B子了。」,痣尖以1米7的姿式站着,得意得不得了。

「憑什麼罵我?罵我也就算了,你憑什麼罵周娟。她根本沒有惹你。」痞子大聲質問着眼前的這位如同狗屎一般的高文明。

「憑什麼?憑我是高文明,罵你了,就罵你了。不學好,整天就知道跟着這個小B子P股後頭跑。」

痞子本來就很心痛周娟,這會兒高文明如此無緣無故地傷害她,他心中的努火已經燃燒到了頭頂。「瘸子,有種你再說一句?」

「小雜種,小B子。別說我說一句,我就是說一千句,一萬句,你們兩個小雜種又能把我怎麼樣?」痣尖說完換成了1米5的姿式,估計他是準備要發起衝擊,這個姿式有利於打架。

痞子看了一眼滿臉委屈和傷心的周娟,心痛如刀絞。腦子裏閃過一個念頭,誰也不能再欺負她。所以他用力地把背上背着的書包往地上一甩,緊拽著兩個拳頭就向痣尖高文明撲了過來。

高文明因為一條腿長,而另一條腿短的原因,所以沒辦法跑,只好迎接痞子猛撲而來的拳頭。本來他還想着要好好收拾收拾痞子一番,結果他的想法只能停留在想上面。只一秒鐘,痞子就把高文明給撞倒在地,然後一個飛身騎跨在他的身上,兩個拳頭如雨點般砸向他的腦袋和臉上。

高文明打不過,只能一邊用手護著頭,一邊大聲喊著:「哎喲,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救命呀,快來救命呢!」 一處臨海小村內。

一棟貴族的府邸廳內。

「太好了,總算不用露宿野外了。」

戈薇眼睛如月牙一般眯起,手中端著一副碗筷。

儘管食物很簡單,但並不妨礙她內心的高興。

「哦!委屈你了,每次都讓你餐風露宿。」

犬夜叉依在門邊,懷裡抱著鐵碎牙,冷淡的說道。

「犬夜叉…」戈薇無奈的回頭看著他,你最近怎麼總是陰陽怪氣的。

「我覺得大概是在嫉妒某人吧!」花火負手站在窗戶邊,看著院內的景色。

一株松柏挺拔碧翠千針,松柏邊亂石堆成一個假山,假山下一處池塘內幾隻紅鯉自由自在游著。

日本總是將室內的環境設置的很雅緻,它們追求所謂山水一體的理念。

「啊咧?」戈薇迷惑的眨了眨眼,有些不明白花火的意思。

楓漠然的看了犬夜叉一眼,閉口不言繼續吃飯。

「真啰嗦。」犬夜叉彆扭的扭過頭去。

球球一口將飯倒進嘴裡,然後眼饞的看著七寶的那份,嚇得七寶趕緊加快了速度。

「唔!總算可以休息了。」彌勒在這時候從外面走了近來。

「辛苦你了。」戈薇笑著招呼道。

「喂!彌勒。」犬夜叉看見這一幕感覺有些煩躁,頭微微一低,喊住了他,「有件事情我明白?」

「哦…」

「為什麼每次一找住的地方,在那一帶附近最好的上空,都會有凶靈集結,這是怎麼回事?」

「呃!」彌勒有些無語的看著質問自己的犬夜叉,隨即一臉理所當然,「這還用嗎?當然是善意的謊言。」

「啊?!」犬夜叉吃了一驚,他只是感覺好奇隨意的問了一下,結果卻真出乎他的意料。

這傢伙究竟是不是一個法師啊!

「犬夜叉還真是意外地純真呢!」花火柔順的眉毛微微一挑,笑意盈盈道。

「騙人的嗎!」與犬夜叉同樣錯愕的還有七寶。

「其實我也隱隱有所猜測呢!」戈薇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碰著手指。

「原來你們都知道,這是在騙吃啊!」

「是你不知變通。」彌勒一臉無所謂說道。

「等等…」

忽然間,戈薇、楓臉色瞬間凝重起來。

「有四魂之玉的氣息。」戈薇的臉色凝重起來,「而且正在快速接近,還有一股邪氣,這邪氣是…」

在場幾人都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威脅快速的迫近。

幾人立即飛奔出了房間。

花火眼中露出一絲趣色,袖手跟上了幾人。

來到府邸外面,一隻數十米龐大如同一座大山的山鬼從沿著海岸一邊的山的朝這走來。

山鬼的肩膀上,白色的羽絨飛舞,額間月印,臉頰兩側妖紋的貴公子殺生丸赫然坐在上面。

「殺生丸…他沒死!」

要說最震驚的還是犬夜叉,墳墓一戰本以為殺生丸已經死了,沒想到居然活得好好的而且在此襲來。

幾乎在念頭的轉動間,殺生丸的身影鬼魅的從數百米外山鬼肩上來到了犬夜叉的正面。

「唔!」幾人快速退後,犬夜叉將手按在了腰間的鐵碎牙上。

「你還是這麼遲鈍,犬夜叉。」殺生丸冷漠的看著犬夜叉戒備的姿態,並沒有立即動手。

「殺生丸,你又想幹什麼!」犬夜叉冷厲的看著他,質問道。

「這不是廢話嗎!」殺生丸望向了他手中的鐵碎牙,「當然是來取走鐵碎牙的。」

「你還沒接受夠教訓嗎!」

「這傢伙是什麼人?」後邊的彌勒悄悄問道。

「殺生丸。」戈薇面色凝重,「犬夜叉的哥哥,跟犬夜叉不同,他是真正的妖怪。」

他又想來奪取鐵碎牙了嗎!上次明明被鐵碎牙結界抗拒的。

難倒他想出了破解鐵碎牙結界的方法。

「犬夜叉,拔刀吧!我容許你的反抗。」殺生丸沒有理會犬夜叉的話,清冷的說道,無比的自然。

「狂妄的傢伙,這次我可不會砍斷你一條手臂就了事了。」

鐵碎牙形態解放變成牙之劍,攜裹著金黃色的刀芒劈向了殺生丸。

殺生丸往後一退了一步,輕而易舉避開了鐵碎牙的一擊。

錯覺嗎?!犬夜叉的實力,比起上次強大了許多。殺生丸淡漠的眼神內生出一絲疑惑。

不過縱是如此,鐵碎牙接連的劈砍都沒有碰到他身體的一分。

「哼!我猜的沒錯。」一個縱越落在犬夜叉身後,「犬夜叉你。」

「根本就不配使用鐵碎牙。」

「啥,你說什麼,少在那裡放肆了。」

犬夜叉毫無疑問被輕易激怒了,徑直朝著殺生丸沖了過去。

殺生丸妖力涌動,身體在一瞬間逼近犬夜叉身邊,毒爪抓住了他握著鐵碎牙的手,腐蝕性的妖力帶來的劇痛讓犬夜叉對鐵碎牙握住的力道一下子鬆了不少。

殺生丸利用這一時機輕而易舉將鐵碎牙奪了過來。

「還給我!」犬夜叉著急想要奪回。

殺生丸身體驟退開數十米,停在了那裡。

手握著鐵碎牙,牙之間形態變化,刀芒比起落在犬夜叉手上還要熾烈。

「鐵碎牙,被他握住了。」

「犬夜叉,你對鐵碎牙只會傻乎乎的揮刀而已,我來讓你瞧瞧,鐵碎牙真正的威力。」

「邪見。」

「是的,殺生丸大人。」待在山鬼上的邪見人頭拐杖一揮,指揮著山鬼將隱藏在山裡的那些驅趕而來的妖怪趕出。

數百隻各種各樣的妖怪如同大雜燴一般從山林里湧出,邪氣衝天。

殺生丸握著鐵碎牙輕輕一揮,爆裂的刀芒瞬間縱橫數百米,刀氣凜冽。

等到刀芒散去,所有剛才的妖怪全部化為了飛灰,不僅如此,整座山也在鐵碎牙的一擊下消失不見。

「只要輕輕一揮,就能將數百隻妖怪通通消滅。」

鐵碎牙的刀尖指向了犬夜叉,殺生丸冷漠的看著他,「接下來就輪到你了,犬夜叉。」

只是犬夜叉的反應卻出乎了他的意料。

沒有被激怒的狂暴,也沒有狂怒的衝上來,只是站在那裡,微微挑起了下巴,金色的雙眸望著他。

「只是這樣嗎?殺生丸!」

PS:求票啊! 陳慕把茶几上的一杯咖啡推到陸小西的面前,自己端起另一杯白開水,見陸小西帶着疑問的目光看她,她笑道:「原來是最喜歡喝咖啡的,現在為了減少對身體的刺激,只好暫時戒掉。」

陸小西站起來,與陳慕換了一下位置,陳慕半卧在沙發上,不好意思地說道:「懷孕快十個月了,行動有些不方便,把你找到家裏來,一是算盡地主之誼,二是我知道你喜歡吃螃蟹,去飯店吃還不如到我這裏來,第三個是我想和你講講我和司南。」

陸小西掏出煙來放在鼻子下嗅着,陳慕捂著胸口說道:「我怕咳,你的妻子也快生了吧?像我們這樣要臨盆的女人,一咳起來感覺要尿褲子一樣,只好讓你委屈不抽煙了。」

陸小西略轉了一下臉,有些不好意思看對面的陳慕,陳慕倒是挺淡定,蜷著腿讓自己舒服一點兒,一隻胳膊托著腦袋:「到青島來的時候,是我主動接近司南的,你知道,我是個離婚女人,也想找一個男人當靠山。」說完陳慕端起杯子喝水,似乎在尋找合適的字眼。

「開始司南躲着我,你知道,女追男如隔紗,好男人也架不住女人的誘惑,只是我沒在你身上試過。」陳慕說這句話的時候揚起脖子,似乎在說我是沒試,不然你也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