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嚴經緯看着歐陽安琪迷茫的雙眼,他的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感覺,他腳下步子一動,幾乎是一瞬間,就到達歐陽安琪的面前。

如此近距離接觸,四目相對,嚴經緯聲音有些顫抖:「安琪,你……不記得我了么?」

「你是?我們之前,認識么?」

歐陽安琪一臉疑惑的看着嚴經緯,她那雙美眸之中,透出困惑,不解。

她這樣的反應,讓嚴經緯心中一顫。他看得出來,歐陽安琪不是裝出來的,一個人的雙眼是無法騙人的,安琪,她難道真的忘了自己?

「我是嚴經緯!」

嚴經緯直接說道。

「嚴經緯?」

歐陽安琪嘴裏輕輕吐出三個字,然後她搖搖頭:「不認識!」

說完,她便看向爺爺歐陽德明和父親歐陽極所在的位置,笑道:「爺爺,爸,我去出差了,如果時間來得及,今晚我趕回來陪你們一塊吃飯!」

接着,歐陽安琪便要離開。

嚴經緯一把緊緊抓住了歐陽安琪的雙手,盯着她的眼睛,聲音顫抖道:「安琪,是我?你不記得我了么?我是嚴經緯!」

「放開我!」

歐陽安琪臉色一冷,皺着眉頭看向嚴經緯:「我不認識你,你放尊重一些,馬上放開我!」

歐陽安琪這樣的表現,讓歐陽家的眾人鬆了一口氣,趕回來的歐陽玉浮和歐陽玉澤也鬆了一口氣,還好,慕幼卿的手段很厲害,看樣子姐已經徹底忘掉為了嚴經緯!

歐陽安琪冰冷的臉色和皺眉的樣子,讓嚴經緯心裏一疼,他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把摟住歐陽安琪,然後觀察她的頭部位置。

嚴經緯的眼力何等厲害,他看到了歐陽安琪頭上各處穴位,有銀針插過的痕迹,看到這,他已經知道在安琪身上發生了些什麼。

一股強烈的寒意,從他身上徹底爆發了出來,讓周圍所有人,都感覺心中一涼,嚴經緯冰冷的眼神看向歐陽極。

「是你們……對安琪做了些什麼?」

嚴經緯一步一步走向歐陽極。

「嚴經緯,你什麼意思?我女兒本來就不認識你!」歐陽極臉色難看,沉聲道:「馬上離開我家,你這樣,屬於私闖民宅!」

「為了不讓安琪和我在一起,你們竟然對她下這種手段,你可知道,這樣對她會造成什麼樣的傷害?」嚴經緯真的怒了,他從昆崙山老頭那裏學的醫術,知道這種讓人失去某些記憶的手段,會對人造成極大的傷害,嚴重的,甚至會引起記憶錯亂,導致精神崩潰!

儘管歐陽極也被嚴經緯這番話給嚇到了,但這種時候,他當然不會當着安琪的面說出真相,他咬牙道:「你胡說什麼?嚴經緯,這是我家,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馬上給我離開!」

「你們歐陽家,應該沒有誰懂這種手段,誰?是誰對安琪下的手?」

嚴經緯一把揪住了歐陽極的衣領。

「你幹什麼?」

歐陽安琪立即上前,對着嚴經緯狠狠一推,將歐陽極護在身後:「你胡說什麼,我爸怎麼可能對我做這種事?你叫嚴經緯是吧?馬上離開我們家!」

歐陽安琪從嚴經緯的話里聽明白了,嚴經緯的意思是自己被人使了手段,導致她將嚴經緯忘卻,而這種手段,會造成極大的傷害。

可是!

歐陽安琪不信!

她爸歐陽極有多 「羅峰。」

在無數人觀望的擂台上,身材魁梧,頭髮蓬鬆雜亂的戎鈞看著眼前穿著灰色原力戰甲的羅峰,緩緩開口。

「有事?」

羅峰開口詢問道,擂台外的無數觀眾,也都死死的關注這一時刻,想聽戎鈞對於羅峰,有什麼要說。

戎鈞眼中流露出戰意,輕聲但又堅定的回答道:

「我對輪迴戰,很感興趣!」

「嗯?」

「九千三百七十四場輪迴戰,這種高頻率的生死對決,無論是對我的修鍊還是其他,都很有幫助,所以輪迴賽,我勢在必得!」

羅峰眉頭微皺,這個戎鈞說要參加輪迴戰?要知道,擂台賽中,只有敗者才會進入戰敗組,然後開啟輪迴戰。

他是什麼意思?

「你這是要認輸?」

羅峰,眼中微微閃過疑惑。

不僅是他,擂台外圍的無數人,在聽到戎鈞的話后,全部喧嘩起來。

這個有可能奪冠的男人,居然要認輸?

所有人的臉上都浮現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嗯,除了羅華。

他早就知道這個戎鈞後面想說的是什麼,他表示理解,畢竟他曾經也是在殺戮場死磕戰鬥二十年過的。

當然,理解並不代表他也想這麼做。

三年輪迴戰,他幹什麼不好?

「對,但又不全對。」

戎鈞搖了搖頭,眼中流露出戰意和傲然:

「認輸?那是懦夫的表現,我從來沒想過要認輸!」

「那你是怎麼打算的?」

羅峰有點搞不懂這個魁梧野人戎鈞是怎麼個想法。

「我會先擊敗你!」

戎鈞的臉上浮現出自信:「擊敗你之後,再自殺去參與輪迴戰!」

「擊敗我,再自殺?」羅峰瞳孔一縮,臉色猛然一沉。

「那名額對我沒任何難度。」

野人戎鈞咧開嘴,自信的笑道,整個人也散發出一股子戰意:

「我需要的是戰鬥,用不斷的戰鬥和鮮血來磨鍊自己,提高自己。」

「所以羅峰,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別被我輕易擊敗!」

「那就拭目以待吧。」

羅峰臉上重歸淡漠,應和道。

「好!」

戎鈞言罷,便不再出聲,望著羅華,眼中閃爍期待。

而二人的對話,也把整個擂台外觀賽的觀眾情緒引上高潮。

隨著一聲『開戰』,聲音回蕩整個賽場,高大帥氣的解說員瞬間在擂台上消失,羅峰和戎鈞的對戰,正式開始!

在開戰響起的瞬間,二人同時爆發氣勢,各自的領域轟然相撞,然後相鬥。

羅華則看著二人的戰鬥開始,身形一滯,身形消逝。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的戰鬥,也將開始。

羅峰和戎鈞的編號是零零零零一,在所有戰鬥排名順序中的第一個,而羅華則是在後面,所以說開始的時間比羅峰要晚些。

因為好奇,羅華在自己的一對一擂台決賽還未開始前來到羅峰的戰場,想看了看這個在原著前期中也出現過不少次的天才戎鈞到底長啥樣。

現在人也看了,這邊的戰鬥也打響了,羅華也該回去了。

畢竟他也有他的對手,那個將洪輕易擊殺的彪悍女人。

對戰洪,那個女人能輕易戰勝並擊殺,就是不知道,對上羅華,又能有多大戰力。

羅華表示期待。

……

編號零零零零七號島嶼中;

身穿黑色原力戰甲,手持三尖兩刃刀的羅華在滿是注視的目光下,悄然踏進擂台。

「你來了,可以開始了。」

羅華望著對面的魁梧女人,臉色淡然,微微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但片刻后,還是淡然說道:

「你不是我的對手。」

「不打打怎麼知道呢?」

彪悍女人眼中閃爍瘋狂戰意,尋常恆星級,能擁有領域就可以稱得上是天才了,能領悟宇宙本源法則,併入門的就更別說了,稱之為絕世天才都不為過。

絕世天才,都是有著屬於自己的傲意,這個彪悍女人自然也是。

「那就來吧。」

羅華微微點頭,沒有繼續言語,但在解說員一聲開始,然後身形消逝后,突然暴起,體內原力瘋狂涌動,然後洶湧的朝著三尖兩刃刀湧入。

彪悍女人也是一聲怒吼后,手中的戰刀轟然擋住三尖兩刃刀的攻勢,然後順勢劈向羅華。

羅華沒有猶豫,起刀擋住。三尖兩刃刀雖然說是刀,但屬於長兵器,韌性十足,此刻被羅華揮舞起來,如同一條舞動長蛇,看起來帶著些許詭異。

「再來!」

彪悍女人雙眸中泛著興奮,戰意盎然,暴喝之後,身體周圍瀰漫出縷縷綠色氣流,綠色氣流環繞在其手中的兩柄彎刀上。

「這不是領域。」

羅華臉上流露出些許無奈,這彪悍女人是沒有領域,但其領悟宇宙本源法則入門對比九重領域,顯然要難纏更多。

兩柄彎刀揮間,劈在羅華手中三尖兩刃刀的刀刃邊緣,一股無形的詭異旋轉力量從刀刃傳到刀身,然後反饋到羅華手上。

「果然。」

這動用了本源法則跟不動用,完全是兩個層次,之前的彪悍女人雖然也不弱,但對於羅華來說,也就是跟那庫爾德差不多水準。

但在她動用宇宙本源法則后,就完全不一樣了,每一次揮舞向羅華的彎刀,都彷彿蘊含著無數沉重洶湧的水之法則,不由得讓羅華頭疼不已。

「還不打算動用領域?」

彎刀對上羅華的三尖兩刃刀,次次皆是被擋住,但望著依舊不動用領域的羅華,彪悍女人還是忍不住質問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