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一聲槍響劃過工地,圍觀人群頓時嚇得四散逃離。

李破天的人直接嚇得蹲在地上,誰也不敢再逃跑了,全都等著手銬加身。

大隊長揮了揮手,幾百個治安隊隊員衝上來,開始抓人。

「李破天,你涉嫌故意傷人,聚眾鬥毆,擾亂社會治安,跟我們走一趟!」

李破天委屈至極:「我冤枉啊,我才是被打的那個,我的人全被打傷了!」

大隊長瞥了一眼現場,頓時傻眼。

四百多人居然被打成這樣?

我靠,不會是超人剛來過吧!

大隊長哼道:「你四百多人被打成這副德行,你還好意思張揚?」

「前來鬧事的是你們,人家這是正當防衛,沒打死你們就不錯了。」

「法律是公正的,別想當著清正廉明的我面前碰瓷啊,老子不吃你這一套。」

哈哈!

陳玄武等人哄堂大笑。

李破天漲紅了臉,沒敢再說話了。

他的人全都被治安隊的押上車,連他也不例外。

大隊長走過來,意味深長地看了林壞一眼:「林先生,你留個我的電話吧,下次直接給我打電話。」

「你們也真是倒霉啊,咋每次出事的都是你們。」

林壞:「唉,可能真的是我點背吧。」

「麻煩大隊長把張小龍也抓了,他也是李破天的人。」

正在炫耀自己一身武力的張小龍,頓時傻眼:「師祖,戰鬥都已經勝利了,你不用急著出賣隊友吧?」

林壞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今晚可能有人要李破天死,你替我保住他。」

張小龍:「哦,那好吧,記得漲工資啊。」

眾人眼睜睜看著張小龍被帶走,一臉不解。

等人都走後,陳玄武忍不住問道:「林先生,為什麼要帶走龍哥啊?」

林壞:「我自有安排,接下來我說的話你們仔細聽著,我送你們一份大禮。」

陳玄武頓時興奮:「您說。」

林壞:「李破天進去了,東海的地下圈子群龍無首,你本是東海的人,就趁這個機會,把東海的地下圈子吞了吧,壯大你的勢力。」

陳玄武聞言,頓時有些緊張:「林先生,我就這點人,我咋吞啊。」

林壞看了他一眼:「放心,明天會有一股勢力來歸順你,你做好接收的準備。」

陳玄武一怔:「林先生,冒昧問一句,是什麼勢力?」

林壞:「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

唐飛雲很快就收到李破天被抓的消息,連忙電聯趙衛東。

「師父,又失敗了……」

「李破天被抓,林壞要趁這個機會吞併東海的地下圈子。」

「這下他的勢力,要越來越壯大了,以後更難對付了。」

趙衛東十分平靜:「放心吧,站得越高,摔得越疼。」

唐飛云:「師父,難道您還有辦法對付林壞?」

趙衛東:「呵呵,我根本就沒指望李破天能翻起什麼大浪。」

「你知道沿海一帶的那個傳奇人物吧?」

唐飛雲一驚:「您說的是駱爺?可他不是已經退休了么。」

趙衛東:「入了江湖門,就永遠也別想退出這個圈子。」

「一旦他退出,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他的命。」

「只有一直掌控著所有人,他才能安享晚年。」

唐飛雲倒吸一口涼氣:「原來他一直都還在,整個沿海一帶,還是他說了算。」

趙衛東:「沒錯,如今林壞進入了他的圈子,成了一個不穩定因素,不僅搶了他的東海盤口,還殺了他的大將李破天,你覺得他會任由林壞發展下去么。」

唐飛云:「肯定不會!」

紫筆文學 第1417章

而且,黑茶還是慕安安的師傅。

慕安安抓了抓七爺的衣服,說道,「你安心的去吧,我就在家裡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回來啊,宗政御。」

「好。」

「不許看別的女人,看一眼都要跟我道歉!」

「好。」

「老爺子要是給你介紹其他女人,你要說你有女朋友的。」

「好。」

「一天要想我一次。」

「不好。」

七爺本來一直好好好,突然來了一句不好,慕安安瞬間瞪大了眼,「想我還不好,宗政御!」

「一天想一次,不夠。」

他突然逼近,扣住慕安安後腦勺,直接吻了下去。

但不敢太激進。

慕安安現在傷痕纍纍,嘴巴旁邊也有不少傷口,吻的太激進,她真的是會廢。

七爺只能輕輕的點著,磨著。

在吻結束的下一秒,慕安安毫不猶豫轉身躺到床上去,拉過被子蓋到自己頭上。

悶悶說,「你趕緊走吧,我累了,我要睡覺了。」

話是這樣喊的。

可七爺知道,她這是捨不得,也不想看到他離開。

這些年來,慕安安一直很黏他。

有時候他出差都不放心,必須要儘快趕回來。

宗政御最後隔著被子拍了拍慕安安的頭,沒有再多說什麼。

起身、離開。

慕安安一直把自己悶在被子上。

她聽到了開門聲,也聽到了關門聲。

心裡充滿了離別的傷感。

一直到關門聲響結束好久,慕安安才緩慢的把被子拉了下來,緊緊裹著自己。

她側著臉,鼻子有點酸。

但沒讓自己哭出來。

也不想讓這種離別情緒讓自己不快樂,所以慕安安拿了手機,給小九發信息。

安:小九,幹嘛呢,嘮嗑?

信息一發出去,小九的電話就過來了。

一接通,那元氣滿滿的聲音瞬間就能給人帶來活力,「安姐安姐安姐,小九來了來了來了!」

「九九,你哥回京城了,我一個人了。」慕安安說。

小九那邊一頓,隔了幾秒才說,「所以,安姐,你現在就是跟小怨婦一樣嗎?

安姐?」

「我聰明冷靜,驕傲漂亮的安姐,現在跟一個怨婦一樣嗎?」

「妖孽!你速速從我安姐身上出來,別霸佔我安姐的身體,還我冷靜聰明的安姐來,速速!」

慕安安就聽著小九跟活寶一樣在那邊扯了一通,忍不住『噗嗤』一聲就笑起來。

「嘿嘿,開心了吧?」

「是了。」慕安安輕笑。

所以說,小九是開心果啊。

總有辦法把人心裡的不快驅散,就是一個小太陽。

「不過,安姐。」小九說,「我其實能理解你,畢竟你也是第一次跟七哥那什麼,女孩子畢竟第一次交代了,肯定是希望得到好好呵護,結果我七哥哥說走就走。」

慕安安本來臉上是帶著笑意的,可小九突然提起這第一次,讓慕安安頓了下。

她和七爺不是第一次。

她首次是在七爺當初頭疼發病交代出去的。

這個時候,慕安安突然意識到,七爺似乎都沒有問過一個問題……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就獻醜了。」

王安泰有些得意。

雖然他只有鋼琴八級,但在這樣的場合,用來泡妞,卻是綽綽有餘的。

他不屑地瞥了陳天龍一眼,然後快步向那架燈光下的露天鋼琴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