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能得那人指導個一丁半點。

至少我也能同方才那二人比肩了「古雲庸說到後來。

聲音發顫。

顯是激動得不能自己。

「這位真人很厲害嗎「陸英東問。

說起來已不是第一次聽到這位真人的名頭。

呂女魔佔據了陳心眸身體之前。

陳心眸就有提起過。

這位真人有多牛B。

她又是這位真人的關門門人。

「自然厲害。

我姐就是的關門門人「沐星眸提起這事。

頗引以為豪。

「老人家可是我摩訶帝國第一修真者。

修為據說深不可測。

神通更是厲害非常。

就算適才對戰的那兩個人齊上也不是老人家的一招之敵「

陸英東不知怎地。

突然又想到剛進天暮之森時得到的那張銀火古畫。

眾人聽到這裏。

眼神儘是激動嚮往的神色。

只有上官銀靈一人神色淡然。

正在仔細檢查和解剖剛斃命的每具怪獸屍體。

待得收集過半。

她又走到陸英東身邊。

悄聲問:

「陳公子。

你們此次獲得如此多的記名牌。

那麼肯定殺掉相當多的異人異獸。

不知可獲得獸丹。

我綰牧宮以救死扶傷為已任。

當想法解開此次瘟疫「

「除此之外。

異獸之丹還可用來煉製一些特殊的葯丹。

我可以代為煉製成鍊形期用的蘊通丹「

陸英東一聽。

正好。

這次打了一堆的異人異獸內丹。

對這個鵝蛋臉美女。

也算是頗有些好感。

所以就一骨碌全部取了出來。

滿滿一袋子。

透著血腥味道。

將其完全交到上官銀靈手裏。

一次性得了如此多異材。

上官銀靈道個萬福。

揖禮謝過。

「多謝陳公子高「

陸英東微笑着說不客氣時。

大魔盜系統提示聲音再度響起。

「宿主主動祭享血魃靈屍丹給綰牧宮掌地旗使上官銀靈「

「由於對象的竊取價值滿足條件。

可對上官銀靈發動一次入門級竊取技能「

血魃靈屍丹?綰牧宮掌地旗使?

陸英東心下一驚。

再看上官銀靈道謝過後。

又往古雲庸那邊走去。

似是要繼續收集這異人異獸的內丹。

這東西說起來。

也是流雲宗的兩名門人和那葉穆風說起。

應該是用來煉製鍊形期丹藥不錯。

現在。

這綰牧宮的上官姑娘說要代為加工成丹。

自是感激不盡。

可是如何突然觸發了大魔盜系統的竊取技能的條件。

之前。

把泫炙靈芍給對方時。

怎麼就不觸發?

那個東西不是更加名貴。

更加有價值。

想到這裏。

陸英東又在心中默默召喚大魔盜系統大人。

「宿主所認定的物品有價值。

僅是相對。

對於技能對象本身。

並非絕對「

相對有價值?

陸英東忽地想到之前。

第二次對毒老這樣的高階人物施放技能。

卻是失敗。

理由是對同一個對象使用竊取技能次數達到上限。

繼續使用技能需要祭享價值更高的物品。

這樣說起來。

綰牧宮這位美女的品階只怕比毒老更高……

也就是說。

泫炙靈芍這種化氣期都要爭一爭的東西。

在這醫仙美女的心中。

竟然不如這異獸的內丹來得高!

給泫炙靈芍觸發不了竊取技能。

給一批血淋淋的異獸內丹卻是能夠觸發技能。

最關鍵的是。

這些不是異獸內丹嗎。

為什麼大魔盜系統通通叫血魃靈屍丹?

血魃靈屍是什麼鬼?

陸英東心中產生了頗多疑問。

情不自禁對着正找陳心眸討要異獸丹的上官銀靈。

深深看了一眼。

即然如此多不解。

何妨一試。

對着近在咫尺的上官銀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