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隨鹿上山則立刻做出回應。

……

【抱歉,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距離太遠了!只看到一個穿着白袍的人影!】

【那些軍隊,就站着給他殺!】

【再靠近,我也會死的!】

……

站着給他殺?

聽這意思,並沒有發生正面衝突。

是某種控制技能嗎?

滴滴!

黃安正密切跟進當事人的信息時,【好友頻道】也急促地響了起來。

點開一看,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娜烏西卡】。

來了。

馬背上的黃安按住了額頭。

他知道這人早晚會來加自己。

這個人,跟林墨墨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女賊娃子只在乎自己人,格局較低,感情直接。雖然有肉眼可見的風險,但終歸小打小鬧,人也比較好擺平。

但娜烏西卡不同,她雖然主觀上不會有惡意,然則當其決定做某件事時,卻可能造成極大的影響。

同時,想說服她,絕對難如登天。

然而黃安敲了敲腦殼后,還是點了【接受】。

加好友成功后,對方秒發了一段視頻。

那是一處幽深的山谷,裏面排列著一行行死機的士兵。

黃安對這景象並不陌生,也大體知道了對方想說什麼。

在下一段文字沒有到來之前,他迅速回了一段視頻。

是林墨墨昨晚發給他的黑森林待機軍。

……

停頓片刻后,娜烏西卡的信息連續發來。

……

「你果然已經知道了,微笑。那我就可以省去多餘的解釋。」

「一部電影里如果出現了槍,那麼它最後一定會開火,這一點,我們能否達成共識?」

「這支邪惡的軍隊既然存在,就一定會在某個時間節點發動攻擊。」

「十天保護期就是一個很有象徵性的節點,我不是說一定,只是說,很有可能。」

「而現在,大家卻在自相殘殺,沒有意識到真正的強敵就在不遠處。」

……

黃安皺起眉頭,簡潔地回復:

「所以呢?你要怎麼做?」

……

「救助弱小的領主,提醒他們,不要自相殘殺,這是強大領主真正應該做的,而不是趁機蠶食同類。」

……

「改變趨勢,不是一兩個人能做到的事情。」黃安快速回復,「你的說法,既危險,又不切實際。」

……

「我明白,但時間已經非常緊迫,總要有人做些什麼。」

……

「達成概率為零的話,就沒有去做的意義。」

……

「這是你的看法嗎?」

……

「你高估了你我的水平。頻道上的影響力是一回事,而真實力量,則是另一回事。」

……

「那,問你個問題,微笑。玩這個遊戲,你的目的是什麼?」

……

「我們都是被強行拉來的,談什麼目的?」

……

「或者換句話說,你的願望是什麼?稱霸一方?天下無敵?」

……

「先是活着。」

……

「其實差不離,我的願望是,回家。」

……

「回家?」

……

「沒錯,我沒有輕視這裏的意思。這些天裏,我跟部下也產生了深厚的感情。但是,這裏終究不是我們的家。」

……

「……」

……

「大家一起來到這裏,每人都是異鄉異客。我有個幼稚但真誠的願望--到了最後的最後,大家也能一起,活着回家。」

……

「這些話,你也有跟【主】說嗎?」

……

「我在努力,但他並沒有如你一般給出回應。」

……

「我的回應,也到此為止。」

……

「我了解了,謝謝你跟我說這麼多,微笑,我們就按各自的理念行動吧。」

……

「祝你好運,娜烏西卡。」

……

黃安關掉好友頻道,莫名有種回答完老師提問的感覺。

他不無陰鬱地嘆了口氣,目光再次轉向區域聊天頻道。 今天下午正好有一節體育課,上課前,班主任劉振華走過來,對顧禎交代道:「這節課你帶姜夢兮去後勤那領個校服,我已經幫你們給體育老師請過假了。」

天氣這麼熱,傻子才想上體育課,於是顧禎點頭應道:「好的!」

當劉振華走後,姜夢兮看向顧禎:「咱們走吧!」

顧禎無奈道:「別急啊,等我做完這道題。」

姜夢兮隨意瞅了一眼,說道:「上一個步驟你算錯了。」

顧禎仔細一看,果然,是他計算的失誤,他說怎麼算都感覺不對呢。

當錯誤糾正之後,顧禎很快就把這道題給解了出來。

「啪!」

顧禎瀟灑的放下筆,解決一道難題的成就感溢於言表。

「走,哥哥我帶你領校服去!」

顧禎顯然有些飄飄然。

姜夢兮甜甜一笑:「好啊,顧哥哥!」

顧哥哥三字,姜夢兮說的格外的重。

顧禎,危!

顧禎背後莫名一涼,語氣一轉,說道:「哈哈,開個玩笑,小的我這就帶你去領校服。」

說着,他連忙逃了出去。

姜夢兮果然是太可怕了!!!

……

陽光下,清風中,校園的林間小路,樹影斑駁。

顧禎與姜夢兮並肩走着。

風輕輕撩動着姜夢兮的髮絲,顯露出絕美的臉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