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瑪斯還是炎神時,擁有一本願望清單,一直是這傢伙很驕傲的東西,記載著他所有完成和未完成的願望。

當然,這些願望都很奇怪,比如什麼「抓一隻獨眼小寶」、「對著琉璃百合唱歌」、「喝一口椰奶」等等。

當時,法瑪斯耐不住溫迪死纏爛打,把自己的願望清單給溫迪看了看。

清單上是用神力記載的一件件事情,這也說明了只有神力才能修改這清單上的內容。

「百年以來,我完成了大部分的願望,除了幾個難度很大的願望,已經沒有幾個了…」

「所有的願望完成,可能我也就該休息了吧?」

法瑪斯正在講述著自己的目標時,捧著願望清單的溫迪壞笑了一下,操縱神力在紙張上塗塗改改。

「你…住手!」

看著溫迪的動作,法瑪斯瞬間動怒,鎧甲附在身體上,他的願望清單可是很重要的東西,不容半點差錯。

法瑪斯一把奪過厚厚的一本清單,檢查是否有誤。

「開玩笑的啦……」

溫迪趕緊低頭認慫,法瑪斯粗略的檢查了一下,似乎並無大礙后,才放下心來。

「你能不能,別這麼調皮啊?」

法瑪斯重重的搓了搓溫迪的狗頭。

「誒嘿…」

當時的溫迪還會管一管蒙德城的耕種和畜牧事宜,在短暫的相聚后,他就返回了蒙德。

不過,在法瑪斯沒發現的願望清單的最底部,有一行用風元素神力,偷偷加上的小字:「和巴巴托斯在一起……」

「不行!我得想辦法留下這傢伙!」

想到這裡,躺在風車上回憶往事的溫迪突然坐起來,看著璃月的方向,立刻就有了危機感。

「要是他再和岩王老爺子打一架,被封印千年,那願望還怎麼完成?」

溫迪立刻起身,蒙德城有一個傳統節日,風花節,至少要把法瑪斯留到風花節后。

風花節,象徵著風與花、酒與詩、自由與愛情的蒙德傳統節日,蘊藏著風土之民的信仰與靈魂。每當這個時候,蒙德人都會贈與心愛之人特別的花,為守護他們的風神巴巴托斯獻上心目中的【風之花】,讓自己的心與歌自由地隨著眷顧的風,傳到遠方。

「但是我把他留在這裡,不就有違自由的原則嗎?」

糾結的溫迪搖搖頭,慢慢悠悠的向著天使的饋贈走去。

今天晚上就是慶功宴的舉行時間。

夕日欲頹,暮色漸濃,夜晚是天使的饋贈生意最為興隆的時間段,原本應該是門庭若市的酒館前門,今天卻顯得格外冷清,跟繁華的街道格格不入。

「咦,這裡怎麼這麼冷清啊?」站在酒館前的法瑪斯有些不解,他聽見了琴團長的通知,今天會有慶功宴,但周圍冷清的氣氛讓他覺得有點奇怪。

「誒嘿,你來啦。」

就在法瑪斯站在酒館前觀望,想要確定一下時間的時候,溫迪像是一隻小兔子一般,蹦蹦跳跳的來到他的背後。

法瑪斯轉過頭,盯著似乎有點不同,但又說不出哪裡不對的溫迪。

「你…」

「哎呀,不要在意這些不相干的東西啦,快點進去吧。」看著一臉迷茫的法瑪斯,溫迪只是笑眯眯的催促法瑪斯快點進去。

看了溫迪一眼,猶豫了一會兒,法瑪斯輕輕地推開酒館的大門……

「驚喜!」

就在法瑪斯推開大門的一瞬間,五彩斑斕的禮花如同碎屑般灑落在他的身上,眾人的和聲在法瑪斯耳邊環繞,一個個熟悉的身影映入法瑪斯的眼帘。

法瑪斯差點直接抽出武器。

「哼哼,嚇到了吧?」凱亞觀察著法瑪斯的反應,頗為得意地說道。

「抱歉,法瑪斯閣下,我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只是……」琴滿臉歉意,似乎很是過意不去。

「沒事的啦,琴。」一旁的麗莎倒是毫不在意。「驚喜只有瞞著才能算驚喜嘛,小可愛也是不會介意的,對吧?」

這時,法瑪斯也反應過來,環視著大家,驚訝的說:「你們這是……」

「正如你所見,除了是慶功宴,這還是大家專門為你準備的派對哦。」溫迪笑著解釋道。

「慶祝解救特瓦林的大英雄!」安柏笑著拉起法瑪斯的手,趁著他還沒反應過來,一把將他拉進酒館里。

酒館之內熱鬧無比,長長的木桌上鋪著一層白布,香飄四溢的菜肴彷彿閃爍著金色的流光。橘黃色的燈光之下,甘甜的酒與飲料之間,幾個熟悉的身影穿梭其間,有說有笑,充滿歡慶的氛圍。

「法瑪斯。」

正在優雅的吃著食物的熒給法瑪斯打招呼。

「嗯…唔唔…」

嘴裡包著食物的派蒙對著法瑪斯哼哼了幾聲,算是問好。

「前輩,這束花送給你。」

這時,站在一遍,等候多時的諾艾爾將一捧花卉遞給法瑪斯,粲然一笑。

法瑪斯接過鮮花,顏色不同的花朵散發著和諧的芬芳,聞起來心曠神怡。

「謝謝。」

法瑪斯看向了蒙德的眾人。

當然,班尼特不會在這裡。

「這麼見外幹嗎?我們是朋友嘛。」凱亞攬住法瑪斯的脖子,看向一旁的迪盧克,「你說是不是,迪盧克老爺?」

「嗯…」迪盧克瞥了凱亞一眼,端起酒杯,「既然主角到了,那麼派對現在開始吧。今晚的酒水飲料,我全包了。」

「迪盧克老爺大氣!」溫迪用力地鼓起掌,滿臉激動。

迪盧克又瞥了溫迪一眼,忽然一笑:「當然,你要額外計費。」

「誒?怎麼這樣啊……」

「好啦好啦,快點來乾杯吧,不然菜都涼了。」

端著飲料的芭芭拉輕聲勸道。

「嗯,為法瑪斯的到來,舉杯。」

「乾杯!!」玻璃杯發出陣陣清脆的碰撞聲。

此刻,法瑪斯才注意到溫迪的不同。

「這傢伙,好像換了一雙淺色的絲襪?!」

法瑪斯震驚的看著原本一直穿著白絲的溫迪。

「這是…見男朋友的小tips嗎?」

———————————————

PS:戴因:不要相信七神。

哥哥:不要相信戴因。

七神:不要相信深淵。

法瑪斯:熒,那你可以永遠相信我…

另,感謝皮卡丘使用了萬雷天牢引的3000點幣打賞和2張月票!

以及糖罐灑落星星的一張月票和讀者29920的一張月票! 林筱雅看着整個上半身都是紅酒漬,連頭髮還滴著紅酒,狼狽不堪的顧蔓薇,整個人都蒙了……

不過,林筱雅什麼都沒問,摟着顧蔓薇大大方方地往外走去。

隨後,倆人來到歡樂頌花園小區,兩年前,顧蔓薇用自己的第一桶金買下這房子,不過她當時的全副身家也只夠付這房子的首付。

她從不靠父母,只靠自己的努力!

林筱雅比顧蔓薇晚兩年畢業,回國時沒地方住,顧蔓薇便讓林筱雅住在這裏,林筱雅提出每月貸款她來還才肯住。

顧蔓薇不反對,隨手便在房產證上加了她的名字,並公證了此處房產一人一半。

林筱雅從後面推着她的肩膀往洗手間走去,「先去洗個澡吧?」

顧蔓薇躺在粉色的浴缸里,肌膚被水汽包裹着,皮膚感覺都在嗞嗞的喝飽水,聽着輕音樂,她覺得瞬間被治癒了。

彷彿一切都變得那麼不重要了!

半個多小時后,顧蔓薇穿着舒適的家居服從浴室走出來時,林筱雅已經點換好了炸雞,年糕等小食,開好了桃花酒,就等她落座了。

兩人小酢幾杯后,林筱雅才開口問道「不打算說說?」

「半個月前家裏給介紹的相親對象,家裏也不知道他已經有女朋友了,才造成了今天的誤會。」

林筱雅聞言,眼睛驀地睜大,她驚訝的張大嘴巴,靜止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說道「你的意思是他女朋友潑的紅酒?」

那女人也真是夠陰的,在企業家峰會上演正牌女朋友手撕小三的戲碼,無疑是想毀了顧蔓薇。

這小三是最能激起民憤,一傳十,十傳百,最後不知道得傳成什麼離奇故事。

「是的。」

她自嘲似的笑了兩聲后,端起杯中酒一飲而盡。

她從未想過,有一天,會被別人指指點點,會被冠以「小三」、「勾引別人」之類的詞,雖然根本和她無關,他們只是協議上的男女朋友而已,但是她在那一刻只覺得無地自容!

果然,暗戀這種事,見光必死!

林筱雅連忙喝了一口酒壓壓驚,這才驚呼道「天啊,這都什麼人啊?」

「不過,我也沒吃虧,扇了她一巴掌做回禮。」

林筱雅看着顧蔓薇眯着眼一副嘚瑟的小模樣,林筱雅還能說什麼呢,心裏的傷只能她自己去撫平!

南希市,帝豪別墅

此時,溫如意依偎在展之昂的懷裏,氣氛卻是異常的微妙,整個別墅很安靜,安靜到詭異。

展之昂皺了皺眉,有着深不可測的幽光閃爍,一股莫名的躁動從中隱隱泛起,腦袋裏不由自主地閃過會場發生的一幕幕。

他舒了一口氣,才緩緩開口說道「如意,你今天不該這樣的。」

言語中透着絲絲責備卻難掩其憐惜之意。

溫如意聽見展之昂這句話的時候,心臟像被人捏爆了一樣,痛得她差點窒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