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要控制霍雨浩做出一個完整的動作,

只要一個下跪的傾向,然後讓重力幫他完成下面的步驟就可以了。

甚至,可以讓霍雨浩感覺剛才的詭異情況是錯覺!

現在,全班的目光都緊緊地聚焦在戴華斌和霍雨浩身上,

王言焦急道:「霍雨浩,戴華斌,不要動手,冷靜……」

話還沒說完,王言就呆住了,他臉上的眼鏡都斜了——

什麼情況!

霍雨浩大腦一空,但是,一秒不到,就恢復了正常——

好像,剛才,就只是他的錯覺。

一秒不到的大腦空白,就相當於眨眼的一瞬間而已,

以霍雨浩的精神力水平,也只能勉強感到不對勁罷了。

要是其他人,會以為這就是錯覺,

甚至,霍雨浩也是這樣認為的。

霍雨浩神志瞬間恢復,剛才,就只是一絲奇怪的感覺而已。

但是,他的視線卻突然迅速下降,而後,平視之下就只能看到他旁邊的桌緣了。

霍雨浩的腿一彎,然後就這麼「撲通」一聲跪在了戴華斌的面前!

在全班的注視之下,霍雨浩竟然向戴華斌下跪了!

所有的人全部都驚呆了,戴華斌的臉上也是一片震驚之色——當然,他是裝的。

他現在要表現出完全不下於別人的震驚,這才是他的正常反應,

而不是一副成竹在胸,雲淡風輕的樣子。

後續的動作,他已經想好了,就看事情要鬧到什麼程度了。

反正鬧到什麼程度自己都不虧。

霍雨浩愣愣地看着四周,他仰起頭,就看見了一片吃驚之色,

連戴華斌的表情也同樣是很意外的樣子!

霍雨浩往下看了看自己的動作,愣住了——

自己,怎麼會……

這是,在下跪么?

霍雨浩大腦再次一空,沒有反應過來——

這次是他自己,不是戴華斌控制的。

他仰著頭,看着戴華斌——

自己,向自己的仇人,下跪了!

怎麼會!

為什麼!

怎麼自己,突然就跪下了!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

戴華斌搞得鬼?

不對,應該不是他,

他臉上的震驚不像是裝出來的,而且他沒這個能力,

剛才,是錯覺?

那為什麼現在……

自己,為什麼,怎麼能莫名其妙地給自己的仇人下跪!

怎麼能這樣!

怎麼會……

為什麼!

一種難言的感覺如同洪水一般,將霍雨浩心裏的某處地方,徹底沖崩潰了!

媽媽的仇,還沒有報,自己,一個雙系核心弟子,竟然在向仇人下跪?

自己向仇人下跪了!

霍雨浩低着頭,他的身體在不斷地劇烈顫抖,

無邊的黑暗湧入了他的內心,好像有一頭野獸在不斷嘶吼!

他的仇,他的恨,他的尊嚴!

可惡!

可惡!可惡!可惡!

霍雨浩的瞳孔充血——

這是夢吧,這不是真的!

霍雨浩的雙拳握緊,

自己要讓那個混蛋跪在我母親墓前懺悔,要讓整個白虎公爵府淪為廢墟!

可是自己……

竟然跪在了這個他面前!

混蛋!混蛋!混蛋!

我要殺了你!

殺了你!

不管怎麼回事!

為自己的母親報仇!

我受夠了!

霍雨浩眼中瞬間流露出讓人心驚膽戰的仇恨,

雙目一片血紅之色,一種殺意在他的眼中閃爍,

理智一剎那全部蒸發,所有對於戴華斌的憎恨完全失控,全部爆發!

戴華斌害死了他的母親,

戴華斌奪走了他的冠軍,

戴華斌上次打自己的那一巴掌,

戴華斌和自己的老師離職有根本關係,

戴華斌幾日前對他的侮辱,以及現在,自己向戴華斌下跪!

這所有的仇恨,如同火山一般!

那是壓抑已久的情感,好像找到了宣洩的出口,撞開了理智控制的閥門,全部湧上心頭!

「霍雨浩,如果你來找我是為了這件事情,那麼請你起來,之前在升級考核當中的賭局已經過去了,現在,你沒必要跪在我面前!」

戴華斌冷冷道。

「你我有過節,還是少接觸為好!」

「你現在這樣,我很難相信你有沒有其他目的!」

周圍的人對霍雨浩的情況感到震驚,但是戴華斌的話語對他們的思維起到了暗示作用。

戴華斌的話有三層意思。

第一,霍雨浩的的行為並不是無法解釋,很可能和多日前升級考核中的那把賭約有關。

第二,戴華斌並沒有要求霍雨浩下跪,而且對此感到震驚和反感,這是霍雨浩自己的主動行為。

第三,霍雨浩的目的問題,他這樣,可能還有其他目的!

周圍的人看向霍雨浩的神色中大多非常驚訝,而且很複雜,不只是一副看好戲的態度——

霍雨浩因為上次升級考核的事情,很多人在內心是很鄙夷他的,

現在,人家認了,而且當眾下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雖說如此,眾人心中對霍雨浩的印象絲毫沒有改觀,反而更加鄙夷。

霍雨浩不下跪,人們在鄙夷他不守諾言的同時,也覺得他是個不會輕易放棄自己尊嚴的人,

但是,他下跪了,而且還是多日之後才下的跪。

現在,他連尊嚴也沒有了!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當時犟著不下跪,現在才下跪?

把人家戴華斌都給震驚到了!

這是搞得哪一出?

眾人沒有一個相信霍雨浩是誠心下跪的,就像戴華斌說的那樣,他一定有別的目的!

一個心懷鬼胎,沒有尊嚴的人,這就是現在大部分一班學生對於霍雨浩的最新印象!

「呵,當時不下跪,現在下跪?你要臉嗎?我巫風,看不起你!」

巫風的聲音響起,話語中滿是對霍雨浩的嘲諷與不屑。

在戴華斌震驚之時(裝的),

霍雨浩的身上突然湧出一股強橫的魂力的波動,

一圈漆黑如墨的魂環從他的腳下升起,一股屬於萬年極品魂獸的威壓蕩漾開來,讓所有人臉色一變!(戴華斌是裝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