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思琪也不再求了,她知道,只要是封墨燁下的決定,不會輕易改變。

她抬手抹了一把眼淚:「好,這可是你說的,你別後悔!我會永遠記住這一天,你是怎麼為了一個才認識不過一年的女人把我給趕出去的。」

她以為,不管自己怎麼樣,她跟封墨燁好歹也是在一個屋檐下長大的,那麼多年的情分,他就這樣不要了。

說完,封思琪拖着自己的行李大步走出了封家。

等封思琪走了,封彥菲才敢開口:「哥,你這樣做,以封思琪的性格,她會恨你一輩子的。」

雖然平日封思琪也不太受待見,老是喜歡找程苒的麻煩,明明別人都不想跟她發生衝突,封思琪還要上趕着去惹程苒。

但是,她的內心還是很要強的,現在被以這樣的方式趕出去,她必定會憎恨封家的,更加憎恨程苒,她會覺得是因為程苒,才把她趕出去的。

「無妨,只要她以後能夠安安穩穩過自己的日子,留着一些不必要的執念,只會影響她。」

封彥菲清楚,封墨燁是為了封思琪好,只是封思琪現在可能不太能夠理解。

也罷,事情都已經做出決定,再去糾結已是徒勞。

「那你上去陪陪嫂子吧。」

「嗯,思琪那邊你還是多盯着點兒,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你幫幫她。」

「哥,你還是關心她的。」

到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也早就把封思琪當成家人,如果她不做這些事情,哥也不會讓她走。

封墨燁沒說話,徑直上了樓,程苒剛洗完澡走出來,看他一臉陰沉的樣子。

她用毛巾擦了擦頭髮:「怎麼了?」

「我讓車津把思琪送走了,以後只要你們在公司不碰面,應該不會再出現什麼問題。」

程苒聞言,秀眉上挑,眸光閃過一抹複雜。

「其實你沒有必要讓她離開,我們可以搬出去。」

這樣也不會傷害到封思琪。

封墨燁卻搖頭:「爺爺現在年紀大了,我想多陪陪他,至於思琪,如果哪天她自己想通了,我會讓她回來的。」

「也行,先讓她在外面自己冷靜一下,其實她對你也算是用情至深,很少會有女生喜歡一個人那麼長時間,她對我的狠,也是源於對你的愛。」

程苒也不想把她怎麼樣,只是今天封思琪太不會挑時候,段家是她最反感的,她卻用她最不願意麵對的事情來中傷自己。

封墨燁更心疼的是程苒,最愛她的親人都已經離世,好不容易得知自己還有一個親生父親,誰知道,親生父親不認她也就算了,還覺得她有所圖謀,同父異母的哥哥更是像防賊一樣防着她。

段家的人怕是根本就不知道,這還是現在的程苒,要是換做以前的程苒,他們段家還能夠這樣傷害她嗎?怕是只有被碾壓的連灰都不剩的份兒。

他的小嬌妻怕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她拿出了自己最柔軟的一面,別人卻想着的是如何傷害她。

一想到這裏,他的心都跟着隱隱作疼,伸手將程苒摟緊懷裏,墨色的眸底是對她的擔憂。

「老婆,我代替封思琪跟你說一聲對不起。」

程苒搖頭,她也不是特別記仇的人,尤其是別人都已經軟下來的時候,她也不會緊揪著不放。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

「不,是我的錯,封思琪是我的妹妹,她傷害了你跟我就有關係,老婆,你也不用強裝淡定,在老公面前,你可以放心的將你的那些軟弱無助暴露在我面前,我不想你帶着面具生活,至少在我面前,你可以展現出最真實的自己。」

封墨燁的話,讓程苒的心狠狠下沉,她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以前不管什麼事,她都依靠自己,而現在,程苒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之間,就有一個人在背後默默的保護她。

反而讓她開始有了依賴感,甚至她心裏冒出這個人可以依靠的想法。

封墨燁是這麼多年以來,唯一嘗試打開她心扉並且成功了的人。

她低垂著眉眼,聲音有些傷感:「你知道嗎?以前也有人像你這樣對我,事事都維護我,什麼都幫着我,我以為我值得被愛,事實最後證明,到底還是逃不過現實。」

從那以後,她再也不想依賴任何人,把自己的心掏出來被別人狠狠的傷害這種滋味,她再也不想感受了。

封墨燁知道,他都知道,程苒曾經受到過的背叛,背棄,欺騙,他都心知肚明,所以這才更加堅定了他要對程苒好的決心。

這一次,他不會再放開程苒的手,會讓她有一個完整的歸宿。

他墨色的眼底真誠而嚴肅,那是讓人無法忽視的誠懇。

「你放心吧,不會的,老公會一直陪着你,要是我哪天背叛了你,你就把我給宰了,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也一定能夠狠的下這個心。」

程苒莫名就被他這話給逗笑了。

「要是你哪天真的背叛了我,我也不至於把你給宰了,但是我會讓你永遠都找不到我,就像我這個人從你生命里消失了一樣。」

「別胡說,不會的,你相信我,最後一次,我會用行動證明給你看。」

「好了,趕緊去辦你自己的事情吧,我要休息了。」

程苒不想把氣氛弄的這麼嚴肅,原本封思琪的事情就已經影響到了封墨燁,現在她再跟他討論這麼沉重的話題,難免就有些傷感情。

封墨燁眼神里閃過一抹精明的目光,程苒自己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封墨燁給打橫抱起來。

「我覺得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跟你生個孩子,這樣你就放心了。」

程苒聞言,嚇的差點都要從封墨燁的懷裏跳出去了。

「你說什麼,你要讓我生孩子,不行不行,我不生。」

「為什麼,難道老公的魅力還不足以讓你給我生個孩子?老婆,你想想,老公長的這麼好看,顏值在線,你也漂亮,咱們的孩子肯定是絕了,你想像一下……」

程苒:「……」

我懷疑你在騙我生孩子。 「快,看看她們怎麼了。」

葉飛連忙對着趙四說着,內心焦急無比,而李月珊還在不斷的朝着牆面要撞去,葉飛怕把自己的兒子給撞沒了,雙手死死的抱着李月珊。

趙四看着李月珊的肚子,他欲言又止,肚子之中的胎兒,已經受到了影響。

趙四掰著李月珊的眼睛看着,而她的眼睛空洞無比,趙四用一張符咒貼在了李月珊的腦袋上。

「靈魂都還在,精神也很好,就是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呢?」

趙四陷入了沉思,他有些疑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那陰陽師很厲害嗎?」

趙四皺着眉頭問著葉飛,以為那個陰陽師比自己的修為高超。

「沒有,很差勁,我用古武就能打死。」

葉飛抱着李月珊對着趙四說着,也是十分的疑惑,靈魂都在,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按說這個樣子是靈魂少了的表現啊。

「他們神志不清晰,還聽那個陰陽師的話,讓自殺也去。」

葉飛對着趙四說着,希望趙四能夠找到解決的辦法,趙四點點頭,便是朝着天鳳和朱雀走去,二人木訥的站着,那陰陽師並沒有對她們施加命令,所有才會這麼老實。

「對了,她的身體和那個陰陽師的身體連接在一塊,她要是死了,我老婆也會死。」

葉飛忽然對着趙四說着。

「這個簡單。」

趙四對着葉飛說着,朝着李月珊的腦門上一點,便是打斷了二人的身體連接。

「現在我也不知道她們到底是怎麼了,是陰陽術沒錯,但是為什麼會這樣?」

「我從未見過。」

趙四搖搖頭,眼中帶着一抹光芒,平時不苟言笑的他,如今卻引起了一絲興趣。

「這樣吧,那個陰陽師還會回來的,等她下次來,我就擒住她,這幾天,我在你身邊隱藏起來的,暫時不會離開南涼城。」

趙四倒付着手說着,很是淡然,葉飛點點頭,便是在李月珊的脖子上扎了一根銀針,她便是昏睡在葉飛的肩膀上,看李月珊沒有生命危險,內心就是放心了很多。

「這樣也好,我這幾天會吸引她出來的。」

葉飛對着趙四說着。

「嗯,我走了,還有,你最好檢查一下嫂子的腹中胎兒,可能不妙。」

趙四說完,便是變成一團黑白相間的煙霧消失,葉飛睜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趙四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葉飛連忙雙手摸在李月珊的肚子上,內力探進胎兒之中,葉飛檢查了一個遍,但是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葉飛的內力從李月珊的肚子內退出來,此時,那李月珊的肚中胎兒,睜開了雙眼,雙眼血紅,一股暴虐在那嬰兒的眼中肆虐著,隨後便是閉上了眼睛,這一幕,葉飛是看不到的。

葉飛把天鳳和朱雀抱起來放在床上,然後把她們的眼睛合起來,三個女人擠在一張床上,看起來很奇怪,但是要比她們面無表情的站着要好的多。

葉飛下了樓,把所有的窗戶打開,給醫院通通風,不多時,有幾個人便是陸陸續續的醒來,緊接着,便是逐漸的都醒來。

葉飛在二樓看着攝像頭,那女子來的很突兀,陰氣陣陣,好在沒有傷及其他的性命,只是把這些人弄昏倒,葉飛便是把那一段的錄像給刪除了,怪嚇人的。

葉飛回到病房內,打開了一個手提包,裏邊有一個個指甲蓋那麼大的小瓶子,都是真空包裝,每一個小瓶子內,都有一滴鮮血,那是小牙的鮮血,葉飛鮮血摻水,便是喝了下去。

這些瓶子,大約可以堅持兩個月,時間還有,只不過葉飛很着急,江月還在西方,奴隸等待拯救,自己體內的精靈骨也沒有取出來,西方是必須要回去的,本來是回來解決李文耀,然後看看自己的孩子,幫李月珊接生,然後就回去。

誰知道發生了這種事情,簡直是讓葉飛頭疼,兩個月,應該夠了吧。

葉飛生怕自己忘記喝鮮血,然後就會變成那翻模樣,他感覺自己像個吸血鬼,葉飛自嘲的笑了笑。

此時一個女護士走了進來,她手中按拿着文件,看着李月珊的臨產期。

「快生了,記得這幾天在醫院,也不要亂吃東西,羊水不要破了,不然很危險。」

那護士對着葉飛說着。

「嗯,知道了。」

葉飛點點頭,那護士便是轉身離開,葉飛抓着李月珊的手,一步也不敢離開里月珊的身邊,生怕那陰陽師在回來,本來想要去找宋紅顏,現在想想還是算了,之所以陰陽師能夠找到李月珊,是因為自己跟她在一起,現在那陰陽師還不知道自己跟李月珊之外的人認識。

不然也救危險了,要是讓那陰陽師把宋紅顏也弄成李月珊這樣,葉飛就瘋了。

想了想,葉飛便是給宋紅顏打了一個電話。

「喂,我在南涼城。」

葉飛撥通宋紅顏的電話后,便是直接說着。

「什麼?你回來了?你在哪裏?我現在就接你去。」

宋紅顏激動的說着,日盼夜盼,總算把葉飛給盼來了,她在南涼城壓力很大,剛來的她,無數勢力都打壓宋紅顏,不想要讓宋紅顏在這裏落腳,還有一個李文耀,知道她和江月的關係,便是往死里打壓。

葉飛聽到宋紅顏的語氣之中有哭腔,宋紅顏為自己承受了太多了,內心不好受,在南涼城一定不好過。

「你在哪裏?我……我去接你。」

宋紅顏有些控制不住哽咽,葉飛走後,她承受了太多了,要不是有天鳳和朱雀幫忙,她就垮掉了。

葉飛也是內心觸動不已,宋紅顏武力最強,李月珊最能掙錢,江月最會來事,這三個女人,都是葉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葉飛一輩子都不會放手,還有一個愛麗絲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