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苑被大房的陶媽媽帶著婆子圍了個水泄不通這件事,頃刻間在悲傷瀰漫的二房傳開。

二房的主子忙著治喪,無暇去理會,二夫人聽了,也只是啐了一口:「什麼禁足!大哥那個護短的和大嫂那個慣會做表面功夫的也就是欺負我們孤兒寡母罷了!公公不管事,我這個做媳婦子的難道要去替婆婆討公道?」

這話當然傳到了各房的耳朵里,錦棠聽了,也是一笑了之,到了快進晚飯的時候,江媽媽回來了。

家中的長輩沒了,她們這些老資格的媽媽們自然要幫忙張羅府里的事,錦棠雖然被禁足,但是並不妨礙江媽媽、孔媽媽去外圍幫忙,順便聽消息。

江媽媽拿過綠袖手裡的團扇邊替錦棠打扇,邊和錦棠悄聲回事:「說是只做三七,二老爺不幹,又攛掇二老太爺從外頭請了個陰陽先生來算,那陰陽先生卻說要做足七七,二夫人就說是咱們大房請來的道士,當然是聽大方吩咐打壓二房,將曾老太太給氣走了,後來那道士與陰陽先生在院中鬥法,陰陽先生大敗,才吐了口:原來是收了二房的銀子。」

綠雲和綠沁正抬著食盒走進來,聽了江媽媽的話,綠沁笑道:「夫人請來的那個道士倒是有幾分真本事。」

綠雲也淡淡的笑:「這麼一來,二房便弄了個沒臉。」

綠袖跟著湊趣,問道:「這道士這樣識趣,也不知是哪個觀里的,趕明兒去求道符,也去去咱們身上的晦氣。」

江媽媽笑:「估么著等閑之輩輕易可求不來,聽說這道長是白雲觀開陽真人裘道長座下弟子——那裘道長聽說可是龍虎山上的高人呢!現在白雲觀的門檻幾乎都被踏破了,能得裘道長弟子的指點那都是造化。」

「您說這話我信,」綠袖點了點頭,「聽說夫人請了這個什麼虛空道人來咱們府里,連老太爺都親自開了中門去迎,後來曾老太太又專程請夫人去崇園說話,夫人身邊那個陶媽媽,今兒尾巴都翹到天上去了!」

「開陽真人裘道長?」錦棠皺了皺眉,她還記得在金陵的時候,酒樓茶肆中,似乎是一夜之間忽然出現了這麼個名聲煊赫的人物,只是,她還聽說,七皇子還曾上龍虎山特意拜訪過這位裘道長。

只是——按照時間來推算,幾乎是七皇子離開龍虎山,裘道長便到京城來了?

可是,聽蕭氏的意思,裘道長卻是與蕭家交好的——蕭家,代表的可是五皇子!

這其中,難道有什麼關聯不成?

似乎是瞬間,錦棠便暗自嘆息了一聲,朝堂之於她,畢竟太過遙遠,她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這個裘道長,絕對是有靠山的人——否則,那恨不得在京城裡橫著走的武天師,豈會就這樣讓他聲名鵲起?

。 長風映月,朦朧月下月朦朧26

話說月兒同小姐們興奮地回到府上,本是你一言我一語地笑談司馬,不想來了一位不速之客,未曾進門便笑着道:「七小姐九小姐,你們回來了不曾!」

小姐們立刻止住話頭,七小姐起身去迎,人已經由門口進來了,是大爺新納的姨太太『徐來』,慣喜到小姐堆里湊趣!

她笑吟吟進來,眾人皆起身讓坐。『雅文言情吧』這位姨太太徐來,本是進門不到三月,卻甚是為大少奶奶所不容,鎮日在那裏指桑罵槐,然這徐來也不是善茬,恃著大爺的寵不忍不讓,加之這東樓地方距老爺老太太所居的主樓甚遠,故大奶奶姨太太三天兩頭鳴金開火碼!

徐來此時嘆說命苦,白讀了許多書,做了人家的小,鎮日受這窩囊氣。

幾位小姐們沒的言語,只七小姐勉強婉勸一句半句,也不過是個敷衍。據說徐來是很有一肚子文化的,曾在日本國留洋,得了三個學位回來的。

這樣一個人找位得意佳婿本等是不成困難,怎料給大少爺遇見,一見傾心,橫是要強娶。原本大少爺是出了名的懼內,不曾想為了娶徐來為妾,竟也跟大少奶奶翻了臉。人都說這位姨太太手段了得,不然怎樣迷得大少爺亂了本心,連母虎似的大少奶奶都不懼了。

此時小姐們暗暗端詳,見這徐來果然耐看,雖然姿色只算中上,卻唇紅齒白腰細肉白極有一番風流韻味,加上口才伶俐性情隨和,大少奶奶橫是敵她不過的。」

「怎樣穿不成?」靜丫頭問。

「他回來就穿不成。」原來,四少爺最是瞧不上女人一身白,說是晦氣,嚴厲禁止的。『雅文言情吧』

月兒說:「七小姐借一身衣裳我穿罷。當真穿這白裙回去,沒的又要惹一頓海罵!」

「四少爺不也偶爾在家穿着一身白色功夫服么?」七小姐一面吩咐菊子取衣一面道。

「那是,」月兒說,「他是代王,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一向是這樣!」

靜丫頭笑了,用一個食指,對着月兒的鼻子,遙遙地點着笑道:「他是代王,你是他麾下的小妖怪!」

月兒並不習慣別人拿四少爺奚落她,連回敬都懶得有,只是忽然想起什麼來,起身去妝台上取了自己的手袋,打開來掏摸,掏摸間,有東西自手袋裏掉了出來,竟是一條衛生帶,七小姐看見,問說:「月信到了么?怎的隨身帶着這東西!」

月兒臉子一紅,撿起收了,說快要到了,帶着好防備。

月兒扶了玉燈兒的手輕輕走着,心中駭怕間,卻忽然聞得一種似有似無的聲音,只一瞬,她陡地緊張起來,再也聽不差,那是電台的聲音!

幾乎是停了下腳,她凝神細聽,卻一片寂然,連晚蟲也眠去不響了。

她問玉燈兒小玳瑁,可聽見什麼聲音沒有?

玉燈兒小玳瑁皆說沒有!

「像發報機的聲響有沒有?」

玉燈兒小玳瑁說更沒有!

她茫然不言了,定了定,指尖輕輕觸上耳梢,想莫非是自己聽差了?

沉吟間,足下動了動,繼續移步向前,須臾行至荷花池,門廳的黑鐵鏤空壁燈照着小小的一方天地,奶娘立於燈影下張望,月兒瞧見,便也將方才的疑影丟過,行過去說:「姆媽何必出來等候,夜深露重,涼了卻不好。」

在中庭褪下斗篷,進到卧室時,戎長風已經洗浴過,穿着一襲睡袍從浴室出來,見月兒進屋脫去了外面的夾衣,手臂白白的,只穿一件水紅的小緊身兒,越發顯得嬌小玲瓏。他一把拉過來帶進懷裏:「想四爺不想?」

他如今更是個忙人,只有在上了床的時候算是消閑下來,還是像過去一樣,在床上最會講好聽話,現在雖沒****,也已有了前奏。

「想來,想你回來給我救窮!」月兒願意對他假以辭色,遠走高飛必要有錢才是保障。再者來大公館許多時,這勾心鬥角的地方更叫她懂得曲柔寬致的好處。柔軟走遍天下,剛強寸步難移,這是再不能差了的。「近來窮得苦!半個低錢沒有!」她一面說着一面習慣性地把小手去摩挲戎長風的口袋,那裏揣著美金支票和純金的簽字鋼筆。

戎長風好笑地看她要怎樣,她果然失望了,進門太着急,連他穿着西裝還是睡袍都沒顧得看,上手就摸。

戎長風哈哈笑起時,她已經由他懷裏避開了,沒錢便罷了,斷不能叫他觸她。戎長風每次****都像飢苦百年的鷂鷹,設若有一張大口,他足是能一口吞了她的。

人們常說女人是玩物,她全部理解在床幃之事上,能避則避!

她躲開了,可是四爺龍性起了,怎容她推拒,****后聽她又有了月事,甚為惱怒,說這倒可怪,前次回來有月事,今日又有,搗什麼亂!

月兒也不解釋,總之不肯,就是不肯。

戎長風摩弄片晌也便丟過,欠身去床頭櫃取了一支雪茄點上,靠床頭默默抽起來,月兒正要模糊眠過去了,卻聽他問:大爺的姨太太常來閑坐么?

她模糊說:「來過。」

四爺默了默,過半晌去彈了彈煙灰,說:「跟小姐們一起作耍罷了,這些來歷不明的姨太太,你不要近她為是!」

聽不到月兒應聲,也就不再說話,在黑夜裏抽完煙,月兒已經呼吸勻凈,睡穩了。

一夜無話,第二日卻出了一場鬧劇。一大清早,四少奶奶的陪嫁趙媽帶着幾個大腳媽子闖進客廳,進門便指著玉燈兒啐罵:「碎蹄子反了天了!」

奶娘不知事出何因,忙上前賠笑。

原來是玉燈兒早上在大灶上拿錯了粥,把四少奶奶的燕窩錯拿了去,月兒這裏雖然有素食廚子,但是下人的飲食通是去大廚上端用!

這趙媽本是金鶴儀的乳母,勝如生母一般疼熱,或是母性太切,又或是四少爺寵愛小老婆太過,使趙媽氣不忿!雖然當着姨太太面不敢造次,然下人面前總是要佔些上風撒一撒胸中惡氣的。

叵耐許久尋不著嫌隙來發作,今日玉燈兒錯拿,正是瞌睡來了枕頭,借勢不依了。賊骨頭碎蹄子地一通海罵,渾是沒有想到四爺昨晚半夜裏回來,又據說姨太太昨日是在七小姐房裏歇了,只當今日主子通不在家,索性罵得毫無顧忌。

文字來源:雅文言情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開局孵出麒麟,請大家相信科學》078打完回家去吧(第四更!求訂閱!求月票!) 旁邊林昭眉頭一皺,表情有些不滿了。

正所謂,打狗還看主人。

更何況,這是他的義子!

然而,林漠卻沒有停手,而是再次一腳踢向了林銘的下巴。

林銘的實力,和林漠相差太遠。

在林漠面前,他毫無反抗之力。

眼看這一腳便要踢到了,林昭突然出手,擋開了林漠這一腳。

「林先生,適可而止吧!」

「銘兒雖然說錯了話,但他已經向你道歉了,而你也教訓他了。」

「這點事情,罪不至死吧?」

林昭似笑非笑地說道,眼神當中,卻帶著一絲精芒。

很明顯,只要林漠咄咄逼人,那他就要跟林漠翻臉了。

說真的,上次他得知林漠是個上門女婿后,對林漠沒有多少好感。

雖然後來發生的事情,讓他對林漠刮目相看,但他心裡始終對林漠不怎麼在意。

在他看來,男子漢大丈夫,就應該頂天立地。

當一個上門女婿,這就是丟人現眼。

可誰能想得到,就是這個上門女婿,竟然攪亂了整個廣陽市。

以一己之力,讓廣陽市十大家族更換大半。

甚至,連海城毒蜘蛛,都在林漠手裡鎩羽而歸。

這份本事,足以讓林昭重視了。

但是,重視歸重視,不代表他畏懼林漠。

能入得了林昭眼睛的,只有南霸天這樣的大人物。

林漠在他眼中,就是個有點本事的小輩而已。

他給林漠面子,可不代表林漠能在他這裡為所欲為!

林漠淡笑一聲,也沒再說什麼。

他這第二下,其實就是想試探林昭的態度。

很明顯,林昭對他雖然客氣,卻沒有多少恭敬。

林昭讓人把林銘送走,大致了解了之前發生的情況后,就讓人把吳雄等人拖走了。

這一次的事情鬧到這一步,也全是吳雄從中挑撥離間的結果。接下來,林銘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而這一切,也全都是吳雄他們咎由自取的結果,沒人會同情他們!

林昭邀請林漠與賀千雪吃午飯,但被林漠拒絕了。

他打算先回去,等那些葯農過來了,他再來買那批藥物。

而林昭得知這些事情后,直接攔住了林漠。

「林先生,這些葯農,明天上午就會到吳寨了!」

林漠不由詫異,賀千雪也是一臉茫然:「乾爹,你不是跟我爺爺說,他們得兩天後才到嗎?」

林昭:「原計劃是兩天後來的。」

「可是,他們那邊採藥的時候,遇到了一些變故。」

「所以,他們通過我,想要找一批人,去幫他們取一批藥材。」

「我昨天晚上就出去了,就是在幫他們聯絡各方勢力。」

「明天上午,他們會過來,與各方勢力碰面,共同處理這件事!」

賀千雪奇道:「他們遇到什麼事了啊?」

「還要邀請各方勢力來解決?多大的事啊?」

林昭笑了笑:「具體什麼事,我也不知道。」

「你也知道,我只是個中間人,只負責牽線搭橋,收取一些中介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