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辰你莫喊老,隔壁鄰居都要敲門老。」小九兒強忍著笑意,聲音俏生生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家男孩如此絕望呢,「一會你堅持不住了,你的小寶貝會來救你的。」

「但願吧。」生無可戀地應了一句,反正他都跑不掉了,這時一個頗有幾分姿色,穿著暴露的少女走到他面前。

女人穿的很暴露,雙眼渾濁,呼吸頻率弱,臉上擦著厚厚的粉底,脂粉的裂痕能夠夾死蒼蠅。

王辰僅看了一眼就差點把隔夜飯給吐出來了,這女人比他那可愛的小九兒差得遠了。

小九兒從來不畫妝,王辰也不會允許她畫,小九兒本來就長得漂亮,畫妝的話反而會遮擋住她的美。

「你好,我第一次來相親,請問你的名字是?」女人聲音嗲嗲的,非常開放,直接伸出白皙的手去摸王辰的手背,嚇得他驚出一身冷汗。

「我的手是你能摸的嗎?」王辰氣呼呼的看著女人,他有一定的潔癖,不想被陌生人隨便碰到手。

除了小九兒,他沒被任何和他沒有血緣關係的女人碰過手。

看看鬧鐘,哦豁,才不到一分鐘。

「響,響,響……」王辰雙手合十指著鬧鐘,指望鬧鐘快點響起來,他實在頂不住了。

遠處抱著九幽槍王的小九兒,通過王辰的靈魂也收到了女人的聲音和樣子,她自己也黑了一跳。

自己是不是走錯片場了?那是化妝舞會?化那麼濃的妝。

女人見王辰躲開后並沒有放棄,而是朝他的側臉摸來,嗲聲道:「哎喲,小哥哥別害羞嘛,妹妹我很聽話的。」

「我Cao,小九兒快救我啊,我要被她摸了!」王辰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手,用靈魂歇斯底里的大吼。

家人在不遠處守著,他不能打人啊。

「哼,小辰的臉,除了我沒別的女人能摸!」聽到王辰那殺豬般的慘叫聲小九兒就知道他頂不住了。

拉栓抬槍,瞄準開火。

這四個動作小九兒已經輕車熟路了,僅用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便完成了這些動作,沒有瞄具,因為她的眼睛就是最好的瞄具。

沒有任何猶豫,對準目標扣動扳機。

「呃啊!」九幽槍王發出一聲野獸的咆哮,子彈出膛,劃破空氣形成真空,直擊目標。

「啊!」女人的手指頓時被妖力子彈打成血霧,因為虛空石的原因,一切空氣阻力和物理防護均不起作用。

「呀,沙人了!」王辰配合地大喊大叫起來,王家人頓時魚貫而入護著王辰離開,而小九兒打完那一槍后直接撤退,幾千米的距離,九幽槍王不會留下任何痕迹,警方不可能找得到。

「唉,真晦氣,明明找了大師已經選好了今天是個良辰吉日的,怎麼會出事?」白玲懊惱的自言自語,王辰在一旁卻一臉愜意,他正在和小九兒聊天。

「嘿嘿,九兒你那一槍太厲害了,這麼遠的距離,打斷手指的難度比打穿腦袋要高很多倍呢。」王辰哈哈一笑,心情大好,終於不用被逼著去相親了。

「那是自然的,九兒的眼睛可比你好很多呢!」小九兒俏皮的語氣中滿滿都是驕傲與得意,王辰不禁莞爾一笑。

巔峰時期的王辰確實要比小九兒強上不少,但唯獨視力永遠比不過她。

這是動物的天然優勢,人類是無法比擬的。

「九兒,你說要不要讓我媽見見你呢?」王辰經過一陣思考,感覺逃得過一時,躲不過一世,不如把小九兒光明正大的帶回家。

小九兒沉寂了約莫半分鐘,道:「呃,小辰你能保證不放棄我嗎?」

她不懼怕任何人,但若王辰要殺她的話,她根本提不起反抗之心。

小九兒就是一隻缺乏安全感的小貓,而能給她帶來安全感的只有王辰一個人,但王辰若要殺她的話,她也只能認命,乖乖的把自己的命交出來。

她答應過,她的命也是他的,可若讓王辰因為被父母逼迫就拿走她的命,這讓她有些不甘,她不想就這麼把自己的命送出去。

「我想好了,如果老媽非要逼我殺你的話,大不了我離開王家和王家斷絕關係!」王辰語氣堅決,果斷做出了最壞的選擇。

小九兒雖然是妖族,但王辰追了她幾千年,讓他放棄小九兒絕對不可能。

而且關係都已經發生了,他是個痴情的人,不可能因為父母不同意就放棄他愛的女孩。

小九兒再次沉寂下去,過了半分鐘才回應道:「小辰,你真好。」

「哈哈,沒什麼好不好的,你永遠是我白色死神的女孩!我說過了,我要照顧你一輩子,彌補你前半生的委屈。」王辰爽朗一笑,毫不在意,「你知道嗎?我對王家的感情早就已經淡漠了,若不是看在父母的份上,我根本不會讓沈厲寒幫助王家!」

「嗯,我聽你的。」小九兒溫柔的回了一句。

「若你不放心的話,可以把槍帶上,以防萬一,還有如果他們問起剛才的事,你也不用忌諱,直接說出來就行,誰敢動你我讓他變成屍傀!」王辰的最後一句話充滿了威脅之意,小九兒絲毫不懷疑,她的男人永遠都是說到做到。

結束了靈魂通話,王辰睜開眼睛,臉上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沒事的小辰,大不了找個時間再去一次。」王晴兒沒有注意到王辰嘴角的笑,還以為他在後怕難過出聲安慰道。 沈安安也懶得和他們兜圈子,直截了當的言道,「放心,這關係到程家的利益,我不會當兒戲的!」

沈長山微微鬆口氣,「程家那邊現在什麼情況?」

「我一早過去看過了,程伯父情況穩定住了,只是氣的不輕,畢竟是在程家的地盤上出了這種事,媒體滾動播出爆炸新聞,壓都不好壓下來!」沈安安據實以答,將程家情況說了一番。

沈長山思忖著,「這麼想來,推遲婚期還是對的,程家這次是遇到對手了,前途堪憂啊!」

沈安安勾唇一笑,想來任誰也沒想到,這「對手」就是最不被人看好的她吧。

這時,沈正從樓上走下來。

邊走邊言道,「也不盡然,程家在海川根深蒂固,褚家在京都又是旺族,不是那麼容易擊垮的!」

「爺爺!」沈安安急忙迎了上去,攙扶著沈正的手臂一起往下走。

沈正頗有怨怪的看了一眼沈安安的微腫的臉,嫌棄的言道,「好好的一張臉,看看成了什麼樣子?」

沈安安吐了吐舌頭,討好的言道,「不小心嘛,爺爺放心,已經上過葯了!」

今天一早還沒睡醒,感覺到臉上一陣清涼,那味道她很熟悉,是那日在車上宮澤宸給她脖子上抹的那個葯。

其實她知道是宮澤宸在給她抹葯,只是她假裝睡着沒睜開眼睛。

這葯確實挺有用,現在她已經感覺不到臉上絲絲拉拉的疼了。

沈正倒也沒就著這件事追問,端坐在沙發上,將文明杖擺在一邊,沈安安才鬆了一口氣的坐在旁邊。

沈長山點頭表示認同,「爸說的是,不過最近是敏感時期,安安啊,你還是少跟耀陽聯繫,等這陣風頭過去再說!」

「您說的輕鬆,我是程家準兒媳,尤其現在這個非常時期,您覺得程家會不拉沈家下水?」沈安安反問。

這正是沈長山發愁的地方。

前期的深度合作都一一布上正軌,也很明顯沈家是站在程家一邊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尤其很多項目都是程家牽頭,沈家與之深度合作,一旦程家出了什麼問題,沈家雖說不至於被連累到破產卻也一定損失慘重。

這樣一來,沈氏集團都會蒙上一層陰影,百害無一利。

「這可怎麼辦啊!」沈長山嘆息一聲。

沈安安卻言道,「前面的項目就不多說了,有的已然竣工,還有的也都接近尾聲了,唯一現在麻煩的,就是清河灣的項目!」

沈長山點頭,卻也詫異一貫對家裏的事情都不怎麼關心的沈安安,今天怎麼說起生意的事了。

「爺爺,我覺得咱們也得兩手準備,不能再往清河灣注資了,且還要找一個理由把前期的投資慢慢回撤,本來也是剛注資不久,項目還沒有正式啟動起來,相信現在回撤資金,爸爸還是有辦法的!」沈安安說道。

這正是沈安安製造這場混亂的初衷——撤資。

程家樹大根深,並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除掉的,但給程家這個重創,一來能有充分的時間回撤沈氏的資金,二來,可以讓顧婉柔無法進入行政區工作,並且讓她與程耀陽之間出現嫌隙。

顯然,這一切都按這她設想的按部就班的進行着。

她是沈家的女兒,不希望看到爺爺的心血讓沈長山這般糟蹋。

沈長山一怔,竟沒想到沈安安能說出這樣的話。

「安安,這些話是誰告訴你的?」

「我好歹我也是學管理的,關於投資回籠的事還是了解一些的,現在循序撤資,並不會太明顯,但是可以將沈氏的損失降到最低,何況程家現在需要我去找『婉婉之心』,所以即便明知道咱們撤資,面子上也不會說什麼的,如若程家翻盤,也必然不會很快找到更合適的人選,項目迫在眉睫,程家還是需要與沈家合作,到時候再重新注資也就是了,在商言商,沈家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明哲保身。」沈安安娓娓言道。

這也正是沈長山昨晚輾轉反側想的事情,沒想到今天竟然從沈安安的口中說了出來。

沈長山略有些吃驚,白月梅也一時呆住了。

「安安……」沈長山一時啞然,想感嘆,又不知從何說起。

沈正欣慰的看了一眼身邊的沈安安,又不悅的睨了兒子一眼,「也就你不知道咱家安安長大了!」

經沈正一說,沈長山臉上也略顯慚愧之色,「爸說的是,安安真是長大了!」

沈安安微微一笑,乖巧言道,「事關沈氏家族,我也得快快長大才對!」

一直在旁邊伺候茶水的白月梅,手險些一抖。

一個從風雲街出來的野丫頭怎麼突然就懂得這些了且還說的頭頭是道?

最近這丫頭是有些不同,可學識這東西不是一夜之間就能學會的,難道她的背後有什麼高人?

沈正起身,「安安啊,陪我去茶室,爺爺還有些話跟你說!」

「是,爺爺!」沈安安扶著沈正離開。

客廳里,剩下沈長山夫婦,心思各異。

白月梅撇了一眼臉色複雜的沈長山,有些摸不清此刻他的想法。

「山哥,喝點兒水!」

「嗯,放那兒吧!」

「沒想到安安一下子可就懂得了這麼多,真是讓人欣慰!」白月梅溫柔的坐下,不經意的言道。

沈長山的眉頭皺的越發緊了,「是啊,我也沒想到!」

「孩子長大是好事,這不是你一直期望的嗎?」白月梅試探言道。

沈長山眼底劃過一絲冷色,被白月梅看個正著。

只聽沈長山言道,「梅兒,讓大哥去查一查那個送安安項鏈的男人到底是什麼來路!」

「山哥,你的意思是……」

「以安安的能力,不可能說出剛才的話,怕是有人在後面支招。」

「你說是送項鏈的那個人?」白月梅一下也有疑慮了,剛剛的沈安安確實太反常了。

沈長山也想不明白,可他對沈安安的了解,這絕對是不是她的水平能說出的話。

如果真的有背後這個人,其目的又是什麼?

「說起來,那個人的聲音我好想在哪裏聽過,怎麼就一時想不起來了呢!」白月梅皺着眉頭冥思苦想。

。 七年時間過去。

龍泉村的變化也天翻地覆。

有人從網絡上找到了龍泉村的視頻,發送給《了解》節目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