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眼人都能看到這是有人在故意搞事情,但你也說了,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這說明什麼,說明赫爾托來了一夥火力非常強大的傢伙,他們在故意攪渾赫爾托的水,奧多老大能看得出來,杜魯特能看得出來,連你我也能看得出來,但我們沒得選。尤其是杜魯特,他損失了那麼多人,如果他沒有任何反應,下面的人會怎麼想怎麼看?就算是裝模作樣,杜魯特也得把這個樣子做出來。

而他有了反應,難道奧多老大就看着不管嗎?所有人都知道有問題,但我們這種大型庇護所,安全重要,面子也很重要,這時候退縮了,那些散人怎麼看咱們。」

「可是……」

喬尼還想說些什麼。

「沒有可是,這種事情不歸咱們管,你和我一樣,只需要在這裏乖乖的等待最後結果就可以了。」

肯特說着,磕了磕煙灰,端起水杯喝了杯水,不再說話。

喬尼張張嘴,也不著知道該說些什麼,房間里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氣氛有些沉重。

而外界,隨着奧多的命令,奧多庇護所戰鬥隊發生了一系列的調動,大量的人員被集中到了奧多庇護所和杜魯特庇護所的交界處,而杜魯特庇護所派出來的援軍,也已經抵達了交界處,而且據眼線回報,杜魯特庇護所第二批援軍也被派了出來,同時被派出來的還有建築隊,很明顯,杜魯特想要加強交界處的工事。

只是加強防禦的話,那還無所謂,但第二批援軍里還有杜魯特庇護所比較有特色的火焰噴射隊,那是一隊擁有火焰噴射器的「特殊兵種」,是杜魯特在自家工廠里專門用一些設備改造而來的,末日剛剛降臨的時候,這隊「特殊兵種」就曾經滅殺過一大批喪屍,在赫爾托也算是頗有威名。

隨着杜魯特將這夥人給派出來,兩大庇護所之間的氣氛陡然凝重了起來,然而這還不算終結,隨着兩大庇護所開始對峙,原本和奧多算是盟友的法曼,很是突然的,在法曼庇護所地盤邊緣朝向奧多庇護所的方向上,突然佈置了一支超過兩百人規模的「監督隊」,這是和杜魯特庇護所的「火焰噴射隊」類似的精銳戰鬥力,法曼庇護所這麼突如其來的動作,一下子就徹底將赫爾托拖入了緊張的局勢之中。「這封信一定要丟的恰到好處。」

將自己的計策告訴了將領們后。

趙煦回到自己的營帳寫了封信。

接著將信交給了探馬,令他送往馬家軍中。

不過這信不是真的要送給馬瑾,而是要落到西涼人的手中。

應了聲是,探馬將信塞入懷中離去。

接著,他又派出其他探馬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三百一十四章狠招再現 宋娉婷還有現場觀眾們不知道的是,陳寧從小學習圍棋,並且富有天分。

陳寧在北境軍中,經常跟一些職業頂級高手,以及民間的圍棋宗師對弈,從未有敗績,被稱為被軍旅耽誤的國手。

朴世勛見到現場果然有人中了他的激將法,要上場跟他對弈。

他嘴角露出得逞的笑意。

此時,他的女友鍾金妍,出現在他身邊,在他耳邊小聲的說:「歐巴,就是這個混蛋,他剛才在門口打傷我的保鏢,還打了我一耳光!」

朴世勛眯起眼睛:「看我給你報仇。」

陳寧不緊不慢的走上台,朴世勛似笑非笑的說:「你要跟我對弈?」

陳寧淡淡道:「不錯!」

朴世勛:「我瞧不不順眼,咱們對弈可以,輸了的人不但要承認圍棋是對方國家發明的,而且還要從這裏滾出去,你敢嗎?」

陳寧拂了拂衣袖:「來戰!」

很快,現場就重新擺好棋盤,陳寧跟朴世勛兩個坐下。

朴世勛問陳寧:「你執黑子,還是執白子?」

所有人都望向陳寧,懂圍棋的都知道,執黑子先行是有優勢的。

兩個棋力相當的人,往往是執黑的贏。

但陳寧卻似乎不屑佔便宜,淡淡的說:「我乃主人,你乃外客,禮讓你先行。」

朴世勛有點驚訝,沒想到陳寧有便宜不佔,拱手把更有優勢的黑子讓給他。

他也沒有客氣,當仁不讓的拿起一顆黑子。

啪,下在棋盤上。

陳寧雲淡風輕,拿起一枚白子,隨手落子。

朴世勛跟陳寧下棋的速度都極快,基本你剛下子,我也立即跟着下了。

不一會兒,兩人已經是下了幾十手。

不過,朴世勛卻是越下越心驚。

他在陳寧面前,沒有討到絲毫便宜,反而越下越險。

如果他不能儘快改變局面的話,他很快就要慘敗!

宋娉婷不會下棋,但她會察言觀色。

她見到陳寧泰然自若,信手拈來。

而朴世勛滿頭汗水,焦頭爛額,狼狽不堪。

宋娉婷知道,肯定是陳寧佔據了上風。

滿頭汗水的朴世勛,忽然開口要求暫停:「封棋,我先去一趟洗手間。」

陳寧看了朴世勛一眼,淡淡的說:「好!」

朴世勛急急忙忙的帶着幾個手下離開,十分鐘之後,去而復返。

重新回來的朴世勛,鼻樑上多了一副黑框眼鏡,表情也沒有了剛才的慌張,重新變得自信滿滿。

陳寧有點驚訝,去趟廁所,竟然找回自信了?

他仔細一看,就發現了端倪。

朴世勛的這副眼鏡,上面有個很小的針孔。

如果陳寧沒有猜錯的話,這副眼鏡是帶有微型攝像頭的。

陳寧微微上揚,心想:原來是用高科技手段,找幫手跟我下,怪不得自信滿滿了。

陳寧猜得沒錯,朴世勛這眼鏡帶有微型攝像頭,耳朵里還塞著一顆綠豆大小的無線耳機。

此時,在數千里之外的大韓首爾。

大韓棋神曹奉赫,正在用高科技設備,在指揮徒弟朴世勛下棋。

曹奉赫是大韓的棋神,成名之後,連戰連勝,一舉拿下世界圍棋冠軍,然後宣佈永遠退出正規比賽。

曹奉赫獲得過圍棋的最高榮譽,但他卻覺得圍棋這麼好的東西,應該是由大韓發明的,不該是華夏發明的。

於是他就想盡辦法,到處宣傳圍棋是大韓發明的。

此次朴世勛來橫掃華夏棋壇,也是曹奉赫安排的。

千千 等韓書然走了之後,北夢才敢靠近原子翼。

「大人,她竟敢如此同您說話。」

「無妨。」

原子翼一揮手,他還真的就無所謂,相反,原子翼本人還挺喜歡韓書然那個暴躁的脾氣。陰陰一開始見面的時候,韓書然還拽拽的,酷酷的,原來一旦粘上了陸露的事情,就會變得易燃易爆炸。

北夢雖然心裏面擔心,可既然主人如此表態,那就暫時放韓書然一馬。

遠處,上官儀看着,手指都扣進了牆壁裏面,流出了血,都未曾察覺。還是一旁的邱曄關心,遞給上官儀一張手帕。

上官儀收回了手,機械地接過手帕,眼睛卻不能放過原子翼的身影。

林英哲對這種女孩子之間的事情,不是很理解,所以,處理起來也是一樣沒心沒肺的。

「小儀,看來,大人對你沒感覺是真的了。連那個韓書然都可以引起大人的興趣,看來,你不是大人喜歡的類型呀。」

上官儀手上的傷已經自愈了,隨手一撩頭髮,盡顯風采。「那就變成大人喜歡的樣子。」

邱曄覺得這種事情不太好,想勸一勸上官儀來着。「小儀……感情這種事情,不能強求。而且……你也知道,子翼的身份放在這裏,就算是他願意,可是他妹妹呢?他不能將子凝的未來婚姻開玩笑。所以,子翼這輩子都註定了不能隨心所欲。」

邱曄還想找點兒其他的理由安慰一下上官儀。「而且,子翼對韓書然,也不一定是動了感情,或許,真的就只是單純地感興趣了?這種性格的獵人,我們還是第一次遇到呢。」邱曄看林英哲漫不經心的樣子,趕快拉上了林英哲一起。「英哲,你說是不是呀?」

林英哲沒有理解邱曄的意思,也用心想了一下。「我倒是覺得,大人對那個韓書然是動了心思的。」

邱曄很是無語,一捂臉,完了呀,自己好不容易才勸好的上官儀,情緒瞬間又低落了。

林英哲還不自知後果地繼續:「你看嘛,韓書然既然是獵人,那本應該是跟我們相對的人物。正常的血族對待韓書然的態度,應該是跟我們三個差不多,敬而遠之,就算是一開始起了興趣,額……我當初被暴揍的後果你們也是知道的。而幾位大人對韓書然的態度,雖然各不相同,可也沒有這麼接近韓書然的了。所以,這足以說陰,我們大人對韓書然的態度不一般嘛。如果是考慮男女因素,倒是不排除男女之情……」

林英哲剛剛說完了最後一個字,上官儀拳頭就招呼上來了,可惜,林英哲反應快,躲過了,沒打中。

邱曄覺得,這孩子是沒得救了,被上官儀打死算了吧。

上官儀依舊不依不撓,不搞清楚情況,她是誓不罷休的。

邱曄見這樣說都勸不住,也就換了一個角度。「就運算元翼不喜歡韓書然,你又何如?說起來,都輪不上我們貴族。」

邱曄的話戳痛了上官儀的心。。

上官儀還再掙扎一次:「至少,也要知道自己到底敗在什麼樣情敵的手中。」 三日後。

銀氏雜貨鋪。

匾額高懸后,代表著吉利的鞭炮聲便響徹了整條街道。

前來慶賀的眾人剛來,目光就定格在了在門外招呼的銀柳兒身上。

今日的她一襲淡紫色長裙,與髮髻上簪上的那朵綻放的紫色蘭花招呼相應,端的是淡雅富貴,舉手投足之間卻又難掩綽約風姿。

這細膩的皮膚,曼妙的身段,又哪裡像是已經生養了幾個子女的人?

「祝老闆事事順利,福高照;日進斗金,門庭鬧。」

忽然,有幾個乞兒也循聲趕來,嘴裡說著祝福的話。

「說的好!」

銀柳兒心情愉悅,出手也大方,每人都賞了十個銅板。

賞乞兒,也是圖個吉利嘛。

「謝謝仙女姐姐,謝謝……」

仙女?

姐姐?

說她?

銀柳兒嘴角微抽:「這麼昧著良心的稱呼,你們敢說,那我就,敢聽唄。」

「哈哈,我可以替他們作證,這絕對不是昧著良心之語,這話絕對是發自肺腑的。」

銀柳兒抬頭,看著拎著賀禮前來的寧宗義,倒是沒想到,他會前來。

不過,她很快便迎道:「寧掌柜的,你可就別打趣我了,有您大駕,蓬蓽生輝啊,快屋裡坐吧。」

「無妨,」他向鋪子里看了眼:「你這雜貨鋪的東西還挺齊全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