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菲菲在心裏暗暗盤算著,越想越得意。

很快,一分鐘又過去了。

林漠看向方榮,方榮則嚇得瑟瑟發抖:「他們……他們馬上就來了……」

「再等一會兒,再等一會兒……」

林漠搖頭:「說了一分鐘,就是一分鐘。」

「做人,得言而有信!」

言罷,林漠再次將方榮抓了過來,將他按在桌子上。

不顧方榮凄厲的哀求,又將他無名指斬了下來。

這一下,眾人都坐不住了。

林漠的兇狠,讓他們真的很畏懼啊。

尤其是剛才辱罵林漠的周采兒等人,現在更是瑟瑟發抖,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怕林漠突然找她們的麻煩。

又一分鐘過去,方榮自己也在看着手錶,他的面色變得難堪至極。

眼見林漠朝自己看過來,方榮條件反射般跳起來,直接衝到門口,想往外跑。

但是,林漠快他一步,抓住他的脖子,將他拎了回來。

就在此時,方榮看到門口跑過來幾人,他大喜過望,急道:「來了!」

「我方家的人來了!」 豐老彎腰,認真道:「此子天生神力,若得升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假以時日,燕將軍多半不是其對手。」

聞言,全場震怖!

禁軍皆是眼珠子掉地上,懷疑自己聽錯了。

剛才就那麼簡單的比試了幾下,就有如此高評價?

燕忠那可是武狀元,勇擋三軍的恐怖人物啊!

秦雲面色詫異:「豐老,此子這麼可怕?剛才是不是感覺出了什麼?」

豐老苦笑道:「剛才那一拳,這半大小子險些將老奴的手打癱了,乃是天生的神力。若是上馬沖陣,老奴想要拿下他,都很費力。」

秦雲目光閃爍,看向遠方:「錦衣衛,去,跟着這阿樂,看看他住在那裏,何方人士。」

「順便調查一下家底!」

「如此天賜猛將,朕不能放過!」

「是!」兩名錦衣衛飛速離開,追向阿樂離開的方向。

李慕上前,淺淺微笑,甜聲道:「恭喜陛下,又得一猛將!」

「哈哈。」秦雲大笑,心情不錯,反手將李慕的纖腰摟入懷:「能遇見這樣的猛將,慕兒功不可沒啊!」

「走,朕要獎勵獎勵你!」

李慕害羞,看了看四下,又抬起美眸撲閃撲閃:「陛下,敢問是什麼獎勵?」

秦雲笑而不語:「不能隨便說的。」

李慕心生期待,情郎能送自己什麼呢?她有點天真單純的跟進了閣樓。

……

下午。

一道快馬從英雄閣外衝來。

速度極快,馬蹄陣陣。

來人是錦衣衛無名,他查案歸來,第一時間前來這裏稟告。

豐老卻伸手攔下了他的腳步,輕輕道:「陛下現在不方便,等等再進去稟報吧。」

無名擦了擦汗水,張張嘴似乎十分急切,但也沒辦法,只能等在一邊。

那閣樓內,甚是激烈。

書架邊上,李慕春情涌動,雙目含春,極其羞恥的喊了一聲老師。

她若知道獎勵是這個,若知道秦雲如此大膽,罔顧禮法,非要她當什麼學生,說什麼也不跟進來了。

約莫一炷香之後。

秦雲神清氣爽的走出閣內,接見無名。

「陛下,興南布莊卑職已經摸進去調查過了,有重大發現!」

「曹麾可能就是興南布莊的人!」

秦雲端著的茶,險些摔落,眼中放出驟然光線:「你確定?!」

「卑職不敢完全確定,只是推測!」

無名拱手道:「那興南布莊是戚家的產業,總部就在藍郡縣,主事是一位婦人,據說她入贅的丈夫卧病在床,不能下地。」

「可卑職一查,那屋子裏根本就沒有什麼卧病在床的人。」

「並且卑職火速翻閱了卷宗,發現這個興南布莊做生意運輸都是走水路,而他們在大運河上,竟然沒有被綁架勒索過一次,堪稱神奇!」

「莫說什麼泥兒會,就是其他大運河下游其他強盜,也沒有一個敢搶奪興南布莊的。」

秦雲眯眼,道:「你的意思懷疑曹麾乃興南布莊幕後的老闆,也就是那位卧病在床的男人?」

無名點頭:「陛下,卑職就是這麼推測的。」

「興南布莊,是大夏數一數二的布莊,很是富有,正常來說不可能不被泥兒會等強盜惦記,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保護傘。」

秦雲皺眉沉思,這樣說來,的確可疑。

本着不放過一絲機會的念頭,他開口道。

「去,將興南布莊的老闆請到皇宮來,就說朕要她給各位嬪妃做幾件衣服。」

「另外,戚家嫡系孩子也接入宮中,作為質子吧,如果曹麾真是興南布莊的人,他一定會設法營救!」

無名拱手:「是,陛下!」

「等等!」

秦雲叫住,嚴肅吩咐道:「一切都只是猜測,朕是讓你們去請,不是讓你們抓,不可欺壓百姓,明白么?」

無名重重點頭:「是,卑職明白輕重。」

人剛退下,喜公公就來稟告,說顧宰相已經在御書房求見。

秦雲只好打道回府。

臨走時。

他將玉腿明顯一瘸一拐的李慕送回了府。

馬車停在街角,她卻不肯下車,緊緊抱着秦雲,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

秦雲撫摸她柔順的秀髮,笑道:「要不然,跟朕回宮吧?」

李慕的眸子閃過一絲光色,但隨即搖搖頭:「等段日子吧。」

「為什麼?」秦雲道。

李慕抿了抿紅唇:「英雄閣的差事挺好,我也挺喜歡,與其在皇宮裏做個花瓶,倒不如在英雄閣招募各方豪傑,用自己的僅有的一點熱量,為陛下解憂。」

聞言,秦雲內心觸動。

沉聲道:「好,朕不勉強,但只要你什麼時候想進宮了,朕八抬大轎接你進來。」

李慕嫣然一笑,從袖口中掏出一張白色絲質鴛鴦手絹,鑲嵌金絲,看着十分精緻華貴。

「這個你收著。」她塞給秦雲,臉色有點紅潤。

那雙水汪汪的大眼裏,就只有秦雲一個人。

秦雲內心苦笑,怎麼都喜歡送自己手絹?算上李慕的,這好像是第五塊了,蕭淑妃她們都送過。

他收起來,拍拍李慕圓滾翹臀:「好。」

「你先回去歇著吧,朕回宮有要事處理。」

李慕乖巧的點點頭,明明心裏捨不得,卻向來不糾纏。

她走出馬車,回頭嬌羞咬唇:「陛下,下次不許今天那樣了,多傷風化啊!」

「慕兒不會再喊老師了!」

說完她扔下珠簾,逃一樣的離開。

秦雲露出大白牙,笑的爽朗又猥瑣,今天拉着大家閨秀玩劇情遊戲,那滋味,讓他回味無窮。

馬車緩緩駛離。

李慕趴在門邊,望着情郎遠去,那詩書氣的美眸滿滿都是深情。

一個女子,一旦被拿下一血,她連心都可以掏出來給情郎。

一丫鬟走來。

憂心忡忡:「小姐,秦公子還不來提親嗎?」

李慕回過神,微微一笑,幸福道:「他會的。」

「唉,老爺也不知道能不能同意。小姐你現在越來越大膽了,你知不知道被老爺發現,你會被打死的。」貼身丫鬟無比擔憂。

李慕俏皮大膽道:「父親才不會打我呢,秦郎會保護我的。」

丫鬟額頭滿是黑線,平時端莊聽話的小姐怎麼變成這樣了?真是被男人迷惑了心智么?

她臉色古怪,上下打量李慕,發現她確實跟以前不一樣了,肌膚粉紅,眉眼有春色……

隨即臉色驟變,捂住小嘴驚恐道。

「小姐,你是不是把身子給秦公子了?!」 嗖!

有人一馬當先,沖了進去,能來到這裏的,許多人都是知道真正的消息,這城牆後方的宮殿中有着一件寶物。

這件寶物名為鎮魔柱,太古時期便是有着這件寶物的威名,這是至寶粗胚,能跟隨持有者一同成長與變強,十分神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