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現在明白不算太晚,他還有機會。

因為子彈穿過額頭后,他並沒有被立即淘汰。

他還剩下了……1格血!

「輕狙?」

丁溫和他不約而同的叫出聲。

「我還可以搶救!」

巨劍玩家看到了生的希望,驚愕瞬間變為喜悅,接着猛地向前一趴!

「我這都沒死?運氣也太好了——」

一把散發着寒光的手術刀,冷酷無情的直插進了他的面門,將他未說完的『吧』字硬生生憋回嘴裏。

「我這都能搶一個人頭,運氣也太好了吧。」

與他的神色一致,丁溫臉上也帶着喜悅和驚疑,直到玩家淘汰的提示結束,他都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麼K了一個人頭。

「靠!被搶了!」

對面9樓某面窗戶上,一名端著狙擊槍的玩家忍不住罵出聲來。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寶箱是蟬,被吸引來的玩家是螳螂,他是黃雀。

這是他預設中的想法。

可蟬讓螳螂直接吃了,是他萬萬沒想到的。

「如果不是時間太長手麻了,第二發子彈一定能接着過去!」

不爽的同時,他內心自然也是覺得十分可惜。

輕狙作為能連發的武器,他不應該犯這個低級錯誤。

可正當他在反思的過程中,一道突如其來,吱呀吱呀的聲音……驀然響起!

該死!

他身體一顫,飛速回頭,門前已多了一個人。

「早知道你這麼菜,我就沒必要費如此大的勁,特意穿過兩層樓來找你了。」

門口的人低頭輕聲嘆著,臉上寫滿了自嘲。

再抬起頭來,他的眼中已經充滿了無盡的殺意。

「你可是讓我……白白放棄了一件2+2的裝備啊!」

。 「姐?那我們,怎麼辦?」

周澤韜面色凝重,看著姐姐。

周雪嫣此時,俏臉也是有些鄭重。

「對方,應該是一隻紙老虎。」

「送來這些錢財,只是想震懾我們周家而已。」

「目前還猜不透對方身份,但不排除,是你以前招惹,留下的敵人隱患。亦或者,和沈珊有關。或許,對方,是來替沈家報仇的。」周雪嫣語氣凝重,緩緩說道。

替沈家報仇?

聽到這句話,周澤韜的面色,變得有些冷戾凝重。

周雪嫣同時,扭頭不忘斥責弟弟一聲,「平日里跟你說過多少回了,處事處人,要斬草除根,別給自己留下後患。」

「你看看,這就是你斬草不除根,留下的後果。」

她這是在斥責弟弟,當時處理沈家時,沒有將餘孽處理乾淨。

留下了沈珊,這才導致如今,後患發生。

弟弟周澤韜連連點頭。

細聽姐姐教誨。

「姐,那這些錢,我們怎麼處理?」周澤韜複雜問道,「對方有能力,闖進我的別墅內……來頭本事,恐怕還是有點的。」

周雪嫣俏臉凝重,掏出一根女士煙,緩緩點燃,深吸一口。

「這些錢,燒了吧。」

她語氣平靜冷漠,一不做二不休道。

反正都是假鈔,留著也無用。

徒留後患。

不如直接燒了,乾淨了當。

聽到這句話,弟弟周澤韜的面色一凝。

於是,兩姐妹,就這麼……直接將那二十箱『假鈔』,搬出了別墅外。

然後,周雪嫣親自撒上了汽油。

弟弟周澤韜,拿起火柴,一把……將這整整二十箱的『假鈔』點燃。

烈焰,順著汽油,瞬間引燃!

整整二十箱炎龍錢莊鈔票,瞬間,被熊熊烈火吞噬…!

火焰衝天,在漆黑的別墅外,映徹的無比透亮…!

周氏姐弟倆,就這麼……站在別墅門口,親眼,看著這整整二十箱的炎龍錢莊鈔票,被點燃,焚燒。

「姐,需要我出動眼線,調查對方下落么?」弟弟周澤韜站在一旁,緩緩問道。

姐姐周雪嫣搖了搖頭。

「不必麻煩,靜靜等待,引蛇出洞吧。」

對方,顯然不可能這麼輕易放手。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著。

讓對方,自己露出馬腳吧。

「對了。」姐姐周雪嫣,突然又想起了什麼。

她扭頭,掃了一眼,那坐在別墅大廳沙發上的女模特。

對弟弟,使了一個顏色。

「斬草除根,別留下後患。」她語氣冰冷,淡淡吐出一句。

一旁的周澤韜頓時意會。

他面色冷漠,轉身,緩緩走進了別墅內。

「露露,天色不早了,走吧,我送你回家。」周澤韜面色平靜,淡淡說道。

那名小模特俏臉複雜,緩緩點頭,站起身來。

而,正當她披上外套,穿上高跟鞋,準備離開時。

突然,周澤韜掏出了槍,那漆黑的膛孔,直接鎖定,瞄準了她。

「呯…!!」那名小模特,根本還未來得及反應,一聲槍響,一顆子彈,已經貫穿了她的眉心…!

那名小模特,嬌軀一顫……

她的瞳孔瞪大……死前最後一秒,她都不敢相信。

周公子……會對自己開槍。

『呯。』她的屍體,緩緩栽倒在地,腥血,染紅了別墅的地面。

周澤韜面色冷漠,緩緩收回了槍械。

他走到姐姐身旁,說道,「姐,已經處理掉了。」

姐姐周雪嫣美眸平靜,緩緩點頭。

今夜,周家發生的這些事,是絕不可能傳出去的。

而死人的嘴巴,是最嚴的。

所以,這個女模特今夜,必死無疑。

周雪嫣美眸冰冷,看著別墅門外,那熊熊燃燒的二十箱錢財。

她順勢,掏出一根女士蘇煙,點燃,深吸一口。

就這麼,盯著烈焰焚燒,將紙鈔燃為灰燼。

「這些日子,你身邊,多調派幾個保鏢,保護自身安全。」

她語氣平靜淡漠,緩緩叮囑道。

「另外,派人……去調查一下,沈珊現處何地?」

「記得,斬草除根。」

周雪嫣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是。」周澤韜面色凝重,點頭道。

黑夜,無窮。

烈火,點燃這二十箱炎龍錢莊的紙鈔,熊熊燃燒。

只是,這對周家姐弟……或許不知道的是……

紫禁城,專用連號……炎龍錢莊的錢,是不可能有假的。

因為,這個世間,沒有一個機構……能夠偽造炎龍錢莊的錢!

也沒有人敢。

紫禁城出品錢財,獨門印刷,獨門編號!

絕無僅有,僅此一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