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崔州平面露鄭重之色,拱手道:「以您與家父的親近,侄兒作為晚輩理當相助,更何況,此乃為國為民,關乎大漢社稷之大事,崔家世食漢祿亦當為國分憂才是。」

一番堅錚有力地話語,卻令一旁的馬宇欣喜萬分,面上笑容燦爛無比,笑的彷彿合不攏嘴,遂捻著鄂下鬍鬚,笑道:「州平有報效大漢之志,想必崔公於九泉之下也將安息也!」

「叔父謬讚了。」

瞧著馬宇如此信任自己,崔州平忽然有些於心不忍……就這樣欺騙了他,以及其餘參與謀划的朝中公卿……

幫助參與謀划涼州眾諸侯舉兵壓根不是為了剷除李傕等逆賊,而是為了袁耀分化西涼諸將的計劃能夠安然實施。

只要馬騰等人能夠共舉兵侵犯三輔令西涼軍出動大軍平叛,那麼袁耀分化瓦解西涼軍的謀划便能逐步實現。

到那時,馬騰等人是否能夠攻破長安,剷除奸逆便已經不在重要。

「叔父,抱歉了,為了少主的謀划,大業,鈞只能選擇辜負你們了。」

一時,崔州平心下自責不已,但聯想到袁耀的大業,頓時便變得堅定起來。

因為,他已經決定待此次關中回返后便正式加入袁氏陣營。

此刻的馬宇尚且沉浸在喜悅間,壓根沒有發覺崔州平的神情變化。

他還在為崔鈞擁有為國為民的大志而興奮不已。

接下來。

為了能夠使崔鈞有時常接近天子的機會,侍中馬宇開始暗中遍仿群臣,說服他們一力推舉崔州平為太傅一職。

由於現今天子年幼,尚未有子嗣,故而太傅將可入宮輔導年幼的天子劉協。

這便是馬宇思量后所敲定的計劃。

崔州平若想在李傕等人的耳目下自由出入深宮,那麼唯有此舉是最不會遭受到猜疑的萬全之策了。

另一方面。

崔州平也並非朝廷重臣,推舉他為太傅,阻力也並不會太大。

群臣聯絡完畢,朝會上侍中馬宇一致提出了冊封崔州平為太傅的主張負責教導天子,聽聞這則建議,車騎將軍李傕自不願袁耀麾下之人涉足朝堂分食,正欲站出嚴詞拒絕。

可他卻發現,諸公卿好似商議好了般,竟然一力拱手道:「馬侍中此言大善,臣等贊同。」

單單是諸公卿一力同意還好,關鍵時刻馬宇並未先行聯絡的太尉皇甫嵩卻慷慨進言道:「陛下,馬侍中之言老臣附議!」

「已故崔公之次子州平自幼聰明好學,他歷任西河太守以來,亦是整治郡內治安,勸課農桑,令郡內民眾無比富足,政績頗豐。」

「冊封其為太傅負責教導陛下,臣放心。」

一時,隨着皇甫嵩的參與下,此事基本上便塵埃落定了。

李傕壓根連拒絕的機會都找不到。

畢竟,皇甫嵩的威名早已貫絕天下,他的諫言基本能夠左右到天子決議。

李傕陰翳的怒瞪皇甫嵩一眼,遂惡狠狠地離去。

待李傕、郭汜,樊稠等人相繼離去,年不過十二歲的天子劉協以略顯稚嫩的語氣高聲道:「既然太尉附議,那朕准奏!」

「陛下聖明。」

眼見此事塵埃落定,馬宇懸著的心才稍微平靜下來。

他如此提議,最擔憂的莫過於李傕等人強行拒絕,可卻由於皇甫嵩的橫空一腳而令此事順利通過。

馬宇一時亦不由向他投向了感激的眼色。 第1594章

陳天選哈哈一笑,說道:「我陳天選出道那麼多年,還不知道什麼叫做畏懼。」

鬼手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心中都在想,這人可真是倔強!都這個時候了,居然還不服輸!

「你覺得你一個人,有把握對付我們三個人嗎?」鬼手笑著說道。

自從上次跟陳天選大戰之後,鬼手就知道陳天選不是一個好惹的人。

因此,他這一次特地把另外一個護法,血玫瑰也給叫來了!

血玫瑰也是大羅天尊座下四大高手之一。

「你們不是有四個高手嗎?為什麼只來了三個?」陳天選笑著說道。

這樣的事情,讓陳天選覺得有點奇怪。

「要對付你的話,我們三個人就足夠了,沒必要把所有人都叫來。」鬼手笑著說道。

「大侄子,我跟你也算有點交情,如果你肯聽我一句勸告,那你就不會有事了。」龍炎笑著說道。

一秒記住https://m.net

陳天選根本不相信對方的話。

要是對方真的想開恩的話,就不會說這種話了。

「龍炎,你就不要在這裡唱高調了,你們是打算跟我單打獨鬥,還是一起上?」陳天選冷聲說道。

現在這個時候,他已經懶得跟對方去計較那麼多了。

「哈哈哈,我還沒見過你這樣的人,那麼迫不及待想送死嗎?」鬼手笑著說道。

「命只有一條,但是我不相信,你真的能夠斬殺我。」陳天選自信說道。

以他的實力來說。

就算是一挑三,那也沒有什麼難度。

陳天選自從出道以來,還沒有畏懼過任何人。

「等一等,讓我跟他過兩招看看。」就在此時,李欣茹笑著說道。

「欣茹妹子,你真的要跟他打?」鬼手笑著說道。

「其實我一直不相信,他有那麼厲害。」李欣茹說道。

「你相信或者不相信,都不會對我有任何的影響。」陳天選淡淡說道。

他知道自己的實力,對方看得起他,或者看不起他,自然不會影響到他的發揮。

「好,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少斤兩!」李欣茹叫道。

說完,李欣茹抽出兩把七星刃!

這七星刃的刀背上,都有鬼頭圖案,看起來有一股凜冽的寒意!

「你既然是大夏人,為什麼要用扶桑的七星刃?」陳天選笑道。

「我原來是扶桑忍者,只是投奔在大羅天尊的麾下而已。」李欣茹笑道。

原來,李欣茹本來是扶桑忍者,只是因為她來到大夏這裡,投奔到了大羅天尊的麾下,這才起了個中文名字叫李欣茹。

「好,聽說你們的扶桑忍術很強,讓我見識見識。」陳天選笑著說道。

扶桑忍術,一直都是最頂級的幻術。

在過去一千多年裡。

扶桑忍者憑藉忍術,稱霸了這個世界。

雖然說到了近代之後,世界各國的高手鑽研出了很多絕技。

這些絕技對忍術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但是不管怎麼樣說。

忍術在世界上,始終佔有一席之地!

「好,希望你可以抵擋得住我的壓力!」李欣茹笑道。

對李欣茹這樣的人來說,她既然是扶桑忍者之中的佼佼者。

她的手段自然是很多的。

「好,讓你見一見世面!」

就在此時,李欣茹突然身子一震。

隨後,她往地上扔了一個霹靂彈!

轟!

一陣黑煙爆發出來。

馬三跟馬雲龍被嗆得咳嗽連連。

「陳叔叔,你要小心啊!」馬雲龍叫道。

雖然說,他們剛認識不久。

但是現在,已經是有了深厚的情義。 我的名字是芙蘭卡,25歲。目前住在羅德島主基地接受礦石病治療,未婚。

每天都要完成羅德島行動部下發的任務,有時是近衛幹員,有時在搓赤金,每天晚上六點準時下班回公寓。

我不抽煙,酒僅止於淺嘗。晚上十一點睡,每天睡足八個小時。睡前,我一定喝一杯溫牛奶,然後調戲二十分鐘雷蛇,上了床立馬在電擊殘留的酥麻感中熟睡。

絕不把疲勞和壓力留到第二天,凱爾希醫生都說我很正常,礦石病也得到了有效抑制。

很明顯,我只是一個普通上班族,一隻喜歡調戲好搭檔的沃爾珀人。

哪怕是來到了異世界,穿越者的身份也沒有改變我的定位,依然只是一名普通人,而不是……

像那三個人一樣是幻想種。

被異世界人當成近神存在的高貴種族。

「可惡!」

在無數人的圍觀中,看起來非常生氣的狐狸小姐芙蘭卡緊咬嘴唇,狠狠地在心裏罵了一句。

她的手裏還拿着一個小型魔法相機,鏡頭對準的正是拉斐爾三人。只不過跟剛來到蒂斯尼婭那一天不同,此時的她們衣着光鮮亮麗,身為幻想種的種族特徵極為明顯地展露在外,一點都不低調。

尤其是拉斐爾和邢一凰兩人,她們甚至穿上了當初聖女行走大地時的衣物,此刻在眾人眼中就跟神使下凡一般,被柔和輕盈的聖光包裹着,高調無比。

彷彿就是在向世人宣告,創世神教的聖女回來了,回到了她們的人民之中。

至於雷蛇,即便她被聖女光輝掩蓋住了,但也依然靠着巨龍的種族特徵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

能跟聖女這麼親近地走在一起,那她一定是邢一凰聖女的家人或朋友吧?

對,應該就是這樣!

而且亞大陸的人類跟他們的創世神一樣有着相同的癖好,對白毛紅瞳沒有絲毫抵抗力,這位嬌小龍娘自然也是收穫了一大堆粉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