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半夏也很乾脆地回道。

吳兵惱怒至極,使勁點頭:「好!」

「行!」

「算你們厲害!」

「我就不信了,今天這車,我還非得開走,我去找我二姨!」

吳菲菲此時從屋裡探出頭:「二姨不在家。」

吳兵不由一愣,靠山沒了,這怎麼辦?

吳菲菲大聲道:「傻子,二姨不在家,你不會給她打電話啊?」

「對了,你順便告訴二姨,就說我收拾東西回家了。」

「許半夏要趕我走,這屋,我實在住不下去了!我受夠了!」

吳兵立馬點頭:「好,你等著,我給二姨打電話!」

許半夏懵了,這倆人,當著她的面要找方慧告狀啊?

但是,她又不能阻攔吳兵打電話。

許半夏朝林漠使了個眼色,立馬拉著他出門,開車先走了。

這麼一來,就算方慧打電話回來,許半夏就說自己開車出門了,吳兵這車也沒法借了啊。

果然,他們剛離開小區,就接到了方慧的電話。

「半夏啊,你怎麼這麼讓人不省心呢?」

「你三姨家倆孩子住在咱家,那是跟咱們親,這血濃於水啊。」

「他們怎麼不去住別人家呢?還不是感情好,關係近!」

「你怎麼能趕人走呢?」

「你這話要是讓你三姨知道,你三姨得多寒心啊!」

許半夏無語至極:「媽,他倆住咱家,那是感情好嗎?」

「他們倒是想住別人家,但別人讓他們住嗎?」 姜天這邊直奔蘇家。

蘇老爺子,被姜天直接拒絕,一路上心思流轉,始終憋著一肚子氣,他這一股子氣不是對著姜天,而是對著自己,對著自己的兒子姜浩。

對,就是他。

早知現在何必當初。

當初自己如果能夠不什麼事情都以家族為重,能夠稍微有點人情味,能夠做事公正,也不會讓自己這個孫兒如此仇恨自己,曾經幾何,自己何等疼愛他,甚至有意讓他成為姜家未來的家主。

要不然這家主之位怎麼會落在姜浩的手裡。

但是這一份疼愛,他發現,雖然也有疼愛的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從家族的角度上出發的,因為他自小表現出來的天賦,只有他才能夠讓姜家騰飛,重新回到五大門閥之首的位置。

錯了,自己真的錯了嗎?

是,自己的確有錯,但是整個姜家同樣有錯。

今天是姜天,以後了,如果姜家不作出改變,以後還會有第二個姜天出現,傳承數千年的門閥,炎帝後裔,就是一個最可笑的笑話罷了。

姜老爺子,一臉嚴肅,滿懷怒火的回到姜家。

「立馬召集所有姜家高層開會,立即馬上。」一回到姜家,姜老爺子就立馬大聲吼叫起來。

聲音傳遍了整個姜家莊園。

他畢竟是一尊戰神,哪怕是大病初癒,這點能力還是有的。

老族長回來了。

大聲的大喝,讓整個姜家都被徹底驚動了,「立馬派人封鎖整個姜家,不能讓姜家任何人離開姜家。」接著姜老爺子下了自己的第二個命令。

身邊兩位這一次陪著姜老爺子前往魔都的老人,也立馬行動起來。

心中更是充滿了激動。

老大終於下定決心,整頓姜家了,姜家以前不覺得,這一次通過姜天的事情,讓他們看到了家族的冷漠,看到了家族的條條框框。

雖然這樣,能夠讓一個家族長盛不衰,但是同樣,也能夠讓一個家族走向滅亡。

就好比之前的姬家。

五大門閥,那個時候就只有四大門閥,正是因為姬家也出現過這個問題,當時那位是一手創建龍家,而姜天不一樣,人王殿主,比當年那位還要兇猛,生而為王,萬古獨尊,一手創立人王殿。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頃刻間滅了秦家,神州軍方也乘此機會,果斷出擊,逼迫門閥世家,讓現在的門閥世家,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老族長,那個就在你回來之前幾分鐘,姜浩姜雲兩兄弟,帶著人去機場說是去接你了。」很快,家族的一個侍衛,對著老族長彙報道。

「姜浩和姜雲不在。」老族長眉頭一皺說道:「去,打電話,告訴他們我已經回來了,讓他們第一時間會姜家莊園。」

「是。」侍衛們立馬領命,親自通知姜家高層。

此時正在趕往機場的姜浩突然接到姜家的電話,什麼?老爺子先一步回去了。

姜浩轉身看向姜雲,整個人內心充滿了無比的寧亂。

姜雲說道:「大哥,沒事,老爺子先一步回去是好事,你不是沒聽到侍衛們說嘛?老爺子一個人回來的,並沒有他跟著一起回來。」

「掉頭,回家。」

有了姜雲的話,心中忐忑的姜浩,頓時整個人放鬆了不少。

對啊,看來老頭子這一次也功虧一簣,也是她姜天可不是五年前的姜人王,而是人王殿主姜天。

。 「醉月!」

秦義臉色大變,如果雲罪與被那一掌擊中,有可能直接會被獵殺者之王淘汰。

他有心上去幫忙,但是這種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

正當秦義以為悲劇將要發生的時候,雲醉月在空中的身形卻變了。只見她在獵殺者的手掌到達之前,雙腳一墊,整個人竟然就這樣直直衝了上去!

便在這時,獵殺者那恐怖的一掌也到達了,但沒有拍到雲醉月的身上,卻帶起了大片大片的強風,如同暴風來臨。

雲醉月的身體在空中轉了兩圈,而後竟然停在了獵殺者的頭上!

下一秒,雲醉月雙手把持驚鴻,便狠狠向下一插!

她竟是想要這樣將獵殺者之王的頭顱貫穿!

呼!

忽然,一陣強風來襲,不知什麼時候獵殺者之王已經反應過來了,竟是一掌就像雲醉月拍過來。

見到這裡,雲醉月知道自己的行動暫時無法成功了,只好把劍一收,而後整個人竟然躍上了空中!

秦義怔怔地望著浮在空中的雲醉月,從來都沒有想到竟然有人真的能夠做到這一步。

此時雲醉月依然緊緊皺著眉頭,目光全部聚焦在了獵殺者之王的身上,神情無比的嚴肅。

見到這裡,秦義的心思也回了過來,看到獵殺者之王暫時沒有注意到自己,秦義便提著沉沙沖了上去。

秦義不會劍氣、不會招式,他的戰鬥只不過是單純的力量,簡單,但卻很有效。

秦義將沉沙當作槍來使用,每次出手都向著獵殺者之王的薄弱之處刺去,如同驟雨降臨。

這時,獵殺者之王也注意到了秦義,雙目頓時更加通紅,而後發出了一聲鋼鐵的咆哮。

吼——

獵殺者之王似乎有些發怒了,面對著秦義的攻擊,它竟然放棄了躲避!

它的鋼筋鐵皮被沉沙刺出了無數儘可能深的洞,看起來恐怖至極,但又彷彿有些收效甚微。因為獵殺者之王並沒有因為這些傷痕而被限制行動。

下一刻,獵殺者之王再次舉起了長刀,便向秦義揮砍過來。

呼——

長刀帶來獵獵風聲,如同一隻大手憑空而降,向著秦義抓過來。

轟!

這隻大手的力量驚世駭俗,打擊到祭壇外的地面上,不知道造成了多大的破壞,轟鳴聲、煙塵,一切都隨著這長刀爆發,彷彿沉寂了千年的火山,這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噴發了出來。

秦義哪怕躲過了這一擊,但感受到那爆發的餘波,依然有些窒息。這種破壞力比炸藥不知道要強上多少,以人類的血肉之軀被這種破壞力波及,絕對沒有人能夠活下來。

「秦義,快躲開!」

就在煙塵還未散去之時,天空中忽然傳出了一道焦急的聲音。

秦義一愣,依言躲開。

下一秒,就看到雲醉月的身形俯衝而下,她竟是舉著沉沙,想要藉助俯衝的力量一舉刺穿獵殺者的薄弱之處!

雲醉月的身影在此時此刻成為了一道流光,如同那九天之上忽然降下的光柱,彷彿有天使會從中降臨。她的身軀在這一刻竟然顯得有些神聖!

轟!

同樣的轟鳴聲,光茫大盛,包圍了獵殺者之王。

安靜。

一切彷彿安靜了下來。

那一擊似乎並不純在,雲醉月的身影在哪裡?

轟!

光茫爆發,轟鳴聲再度來臨。

而後,在那光茫之中,飛出了一道嬌艷的身軀。

秦義看到飛出來的身軀,心中大震,而後不顧一切地直接沖了上去,將那道身軀一把抱在懷中。

此時,獵殺者之王身上的光茫漸漸消失。

「人類……有點意思。但你們依然毫無勝算!」

令人恐懼的電子顫音再次出現,獵殺者的身軀完好無損,火紅色的目光如同融合了地底的岩漿,釋放出灼熱的光。

下一刻,灼熱的光爆發,從獵殺者之王的眼睛中噴射而出!

秦義臉色一變,想要躲避,但是那光茫竟然已經爆發了!他無法即使躲開。

這時候,忽然有一雙柔軟的手抓住了他,只見他懷中的雲醉月不知道什麼時候動了,竟然反過來將他抱在懷中,整個人斷了影子一般向一旁閃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