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說,這還是在市區,蘇穆也不可能超速行駛的。

只能說法拉利開出去的速度猛了一些而已。

作為一個經常坐蘇穆車的人,蔣欣軒倒是也習慣了。

「快看,那就是蘇氏集團小少爺的車,開的好快啊。」

「蘇少爺的車技就是厲害。」

「這是法拉利812吧?應該很貴的。」

「蘇少爺的車還需要說嗎?不貴能配得上蘇少爺?」

……

議論的聲音一句都沒有能進的了蘇穆和蔣欣軒的耳朵。

不要說法拉利的車窗玻璃關的好好的。

就是蘇穆的車速,也不可能讓這些議論的聲音傳過來。

「蘇穆,你明天幾點來接我?」

蘇穆已經答應自己明天去自己家了。

不過蘇穆堅持要先去挑選一下禮物,蔣欣軒覺得自己還是提前問清楚時間比較好。

作為女孩子的蔣欣軒出門和男朋友逛街之前當然是要好好打扮一番的。

所以問清楚時間蔣欣軒才能提前做好準備。

「明天上午九點半吧,早上我要陪爺爺打會太極。」

蘇穆心裏估算了一下,自己起床和老爺子用完早餐,再打一套太極拳下來的話,應該是八點多一點。

如果出了一身汗,蘇穆還得沖個澡什麼的。

那麼一整套下來蘇穆覺得自己出門應該是八點半多了。

那個時候山路是不會發生堵車的事件的。

但是城中心就不好說了。

蘇穆覺得還是九點半這個時間比較有把握一些。

蘇穆知道軒軒的性格,就算蘇穆說的是九點半,軒軒肯定也會提前十分鐘的樣子等在別墅區門口的。

這樣的話,就算路上不堵,等到蘇穆到達御龍湖別墅區的時候,軒軒應該已經等在那裏了。

蘇穆也不需要浪費時間等,軒軒也不需要等得時間太長。

蘇穆覺得這個時間點剛剛好。

「好,那我明天九點半在門口等你。」

蔣欣軒點點頭,蘇穆能給出一個具體的時間自己就好安排時間了。

「蘇穆,你喜歡練太極嗎?」

重要的事情說好了,蔣欣軒也就安心了。

想到自己以前沒有聽蘇穆說過喜歡太極之類的話啊。

難道這是蘇穆的一個愛好?

蔣欣軒問出了心裏的疑惑。

「一開始只是想陪着爺爺練練的,爺爺這些年一個人生活,太孤單了。」

「後來發現太極還是不錯的,慢慢的也練出感覺了。」

蘇穆沒有說太多煽情的話。

老爺子這麼多年一個人生活在城堡里卻是是太冷清了。

蘇穆只是想盡一下孝道而已。

因為軒軒是知道蘇家的那不成文的規定的,所以蘇穆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嗯。」

蔣欣軒也覺得蘇穆家的那個不成文的規定有點太不近人情了。

不僅蘇穆從一出生就被隱瞞着自己真正的身份,一直以普通的人身份生活着。

蘇穆的爸爸媽媽也為了蘇穆,陪着蘇穆擠在那小兩居室裏面。

現在聽蘇穆聽到爺爺,蔣欣軒覺得蘇穆的爺爺也是「受害者」了。

老人家十八年來不能在蘇穆身邊享受天倫之樂不就是最好的證據了嗎?

「想學嗎?太極女孩子學也不錯。」

蘇穆沒有像蔣欣軒那樣的多愁善感。

在蘇穆眼裏,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

蘇穆並不覺得自己十八歲以前的日子有多苦,既然是蘇家老祖宗定下的規矩,蘇穆的爸爸沒有想要改變,那麼蘇穆就只能接受了。

至於到了蘇穆這一代的話,以後的事情還是以後再說吧。

蘇穆現在還不想煩心那些沒有影的事情。

再要用到蘇家那不成文的規定的時候,必須要等到蘇穆的兒子出生了。

蘇穆現在不要說兒子了,連婚都沒有結。

現在操心那種事情的話,就真的是杞人憂天了。

而且,蘇穆覺得蘇家的規定也並不是不可以變的。

墨守成規,也並不一定見得就有用不是?

蘇穆覺得,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趁著暑假,多陪陪老爺子就行了。

蘇穆換了一個話題,覺得還是換個輕鬆一點的比較適合。

「好啊,你可以教我嗎?」

蔣欣軒聽到的蘇穆的話,眼睛都亮了起來。

並不是說蔣欣軒對太極有多感興趣什麼的。

蔣欣軒還只是在電視連續劇里看過人練太極什麼的。

怎麼可能對太極感興趣呢?

能讓蔣欣軒這麼激動的可不是太極這項運動。

蔣欣軒本來對於運動也不是熱衷的人。

蔣欣軒這麼激動是因為蘇穆都這麼說了,蔣欣軒覺得如果自己男朋友來教自己練太極的,那麼兩人相處的時間又會多出很多了。

所以,蔣欣軒也算問的很直接了。

如果蘇穆沒有教自己的意思,蔣欣軒覺得那還是算了吧。

蔣欣軒可沒有跟着其他人花費那麼多時間去練什麼太極的想法。

看電視的時候,蔣欣軒就覺得太極的動作慢悠悠的,應該不是太難學的。

所以蔣欣軒才有勇氣讓蘇穆教自己的。

蔣欣軒知道自己缺少運動的天分,要是那種比較比較激烈的運動,蔣欣軒還真的不一定有勇氣學呢。

「我教你?」

「現在恐怕有些難度,我都是早上和爺爺一起練的。」

蘇穆只是覺得軒軒一個女孩子也可以學學。

倒是沒有想到軒軒會讓自己教他。

蘇穆現在和軒軒又不是住在一起,教起來還真的不是太方便的。

「這樣啊,那等以後有機會你再教我吧。」

蔣欣軒只是想到可以和蘇穆多一些時間待在一起,倒是沒有考慮到確實不是很方便。

想到兩人兩個月之後雖然上的是同一所大學,卻也不是在同一個校區的。

蔣欣軒覺得自己想要蘇穆教練太極的想法可能一時半會還真不一定能實現了。

「沒問題。」

都說有機會再教了,蘇穆自然也是不會拒絕的了。

一路上兩人又聊了一會其他的,法拉利很快就開到了御龍湖別墅區的門口。

(本章完) 第1944章

她想,她以後有家了。

全新的家。

有她,有七爺兩個人的家。

這個世界於她而言,不會再是空蕩蕩,找不到根源。

她不再是任何人的影子,而是宗政御明媒正娶,昭告世界的妻子。

未來,她會冠上他的姓。

「好美啊……」

「什麼?」

「未來很美。」

……

接到慕安安的視頻來電時,宗政酒正被自家老爹劈頭蓋臉罵了一頓。

她也不知道老爹怎麼回事,一回家裏就跟吃了炸藥一樣,把她怎麼怎麼不成器,怎麼怎麼失敗數落的小九懷疑人生。

別說是小九,包括小九的雙胞胎哥哥,向得宗政良器重疼愛的老八,都被劈頭蓋臉罵一頓。

兩兄妹正合計著,宗政良到底是吃炸藥了還是更年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