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惡人自有天收,果真沒錯。

薛太后和靜貴妃在姑父那救下即將處以宮刑的袁冰峰,沒想到只不過是延遲行刑,袁冰峰的命根子,還是沒保住。

「攬秋,淡定點!」雖然這是件值得高興的大喜事,卻也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喜氣洋洋,落入外人眼中,難免說三道四。

「小姐,人家憋不住嘛~」這麼值得高興的大喜事,她真的做不到喜不形於色。

「鍛煉的差不多,咱們回府。」

說完,率先抬腳,往謝府里走。

攬秋在後面一頭霧水,只得抬腳跟上,心裏不住思量,距離小姐平日回府,還有三五圈呢···

今日小姐怎麼這麼快回府,是身子不舒服?

一想到這個可能,攬秋渾身一震,小碎步追上謝如蘇,滿臉擔憂:「小姐,您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攬秋猛地這麼一問,謝如蘇也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攬秋什麼意思,樂笑了。

「攬月,你給她解釋。」

攬月也滿是無奈,湊唇到攬秋耳邊,小聲說:「小姐是給你機會,回院子好好笑。」

外面笑不得,院子裏卻可以隨便笑。

攬秋恍然大悟,順帶嘴甜拍謝如蘇馬屁:「小姐,您好聰明啊!」

謝如蘇照單全收。

一刻鐘后

只聽寶蘇院傳來攬秋「哈哈哈」聲音,繞樑不絕,聲音振耳。

攬月與謝如蘇早在耳里塞著棉花,稍稍舒服些,外面那些沒準備的婢女小廝可有的受,一臉菜色,打掃院子都沒興緻。

「小春,你去勸勸攬秋姐姐,小姐以前說的一個詞怎麼說的來着,喜···極必悲!」

小春提着掃帚,也是一臉菜色,橫了說話的人一眼,「你平素不是最膽大,你怎麼不去勸?」

婢女被堵的沒話說,悻悻縮到人群後邊。

攬秋聲音非但沒有絲毫減弱,反而越來越大,連暗處的隱一都不得已捂住耳朵。

主子聽聞袁冰峰吃了熊心豹子膽想沾染謝小姐,派他回來處置,他正準備動手,就發現並肩王已經先他之前做準備,他便沒動手。

飛鴿傳書給主子,說明情況,主子讓他最近先別離開,護在謝小姐身邊。

沒想一大早就聽見這麼大聲音。

耳朵着實受到衝擊。

這丫頭吃什麼長大的?嗓子這麼好?

好在謝如蘇在窗邊坐着,看到外邊小廝婢女一臉菜色,叫停攬秋,否則再這麼下去,只怕寶蘇院人人都得耳鳴。

攬秋沒了聲音,寶蘇院婢女小廝才開始慢慢回歸位置,打掃院子的打掃院子,澆花的澆花。

隱一掏掏耳朵,在樹上隱好身形。

謝如蘇揮手讓攬秋攬月退出去,坐在桌邊,靜靜思索。

雖然袁冰峰被廢是個值得人高興的好消息,她卻不得不深思,這件事,到底是誰做的。

外祖父?大哥?還是拂葉或者姑母?。。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千幻至尊臉色凝重了幾分,他控制飛舟往邊緣地帶繞行,盡量不驚動龍幽山脈的幾尊大佬。

千幻宗一名長老看向眾弟子,嚴肅開口:「此次不動用傳送陣是想讓你們見識一番神域上的境況,如這龍幽山脈,還有千荒戰場等,便是赫赫有名的禁地、凶地,平日裏萬萬不可深入。」

「還有各大有名的禁地,其中強大的存在絲毫不弱於方才幾尊大妖,饒是至尊也不敢強闖,日後你們出去歷練不要因為好奇而亂入。」

飛舟繞行后眾弟子的臉色才緩和了些許,方才那幾尊大妖的氣息實在恐怖,一般至尊都承受不了。

銀鴻沉聲道:「我也曾聽族中長輩提過這些禁地,但他們每次都是隻言片語揭過,如今親身感受后才知道有多可怕。」

他們還只是在外圍便感受到了這麼多大妖氣息,讓千幻至尊都不得不繞行!

許多弟子紛紛點頭,他們有的人背後家族也不弱,都聽過些許關於禁地的傳聞。

一名弟子好奇開口:「這些禁地是怎麼形成的呢?」

千幻至尊看了眾人一眼:「這個問題不方便多說,你們只要記住,就算自身實力再強,可一旦驚動了禁地深處的生靈就算是神明也無法自保,在前古紀元就曾有一尊神明強闖千荒戰場第四區域,然後……屍骨無存!」

神明都屍骨無存!

千幻至尊這一席話讓眾弟子心頭一凜,對於禁地更加忌憚。

「逸哥呢?」

昆帝此時從船尾走來,他額角有些許紅腫,方才被揍還沒恢復過來。

古九幽冰冷開口:「他帶着那丫頭下去了,說讓我們先走。」

昆帝一愣:「下去了?龍幽山脈?」

古九幽點頭。

千幻至尊臉色有些凝重:「龍幽山脈不簡單,他……」

古九幽搖頭:「不用擔心他,就算天塌下來他也死不了。」

昆帝點頭附議:「確實,不過逸哥竟然不帶我們一起去,太不厚道了!」

千幻至尊:「……」

「那我們便先行一步。」千幻至尊看了眼下方的茂林,也沒有再多想。

龍幽山脈……

此時在龍幽山脈的外圍區域,雲逸帶着小妮子還有兩隻小傢伙從虛空中踏出,小鹿如今已是問皇境,進行短時間的虛空穿梭完全沒問題。

「呼呼呼呼!」

剛一落地,小獸便變回原先模樣,呼呼地叫着。

小鹿道:「小獸說這裏有層次較高的龍氣,我們可以利用這龍氣提升實力,它也需要吸收龍氣來成長。」

小獸眨着眼:「呼呼呼!」

雲逸道:「它是不是說越深入越好?」

小鹿點頭:「越深入龍氣越濃郁,對我們好處也越大。」

雲逸笑道:「這小傢伙想誘惑我呢。」

「呼呼呼呼!」

小獸撲閃著似天鳳般絢麗的神翼,小腦袋微微揚起,氣場倒是十足。

雲逸一把抓過它,將它扔在肩膀上:「滿足你,那便去深處看看。」

小獸瞳孔頓時一亮,小爪子輕拍雲逸肩膀,好似在說聽它的准沒錯,好處大大滴!

雲逸莞爾一笑,直接拉起慕容憐月的小手朝深處走去,從現在開始絕對不能讓這丫頭離開他半步!

前進了數千里,這裏已經算是初步踏入了龍幽山脈核心區域,在外圍雲逸便遇到了些許玄帝級別的妖獸,而在這裏,已經成了帝主的領域。

嗷嗚!

前方,一頭狼王目露凶光,警惕地望着雲逸等人。

它的氣息有些凌亂,背脊上有一些皮毛脫落,沾著些許血跡。

顯然在剛才已經交過手,它落了下風!

狼王露出森白的牙齒,兇狠的聲音傳來:「卑微的人類,這裏是窮奇妖帝的領域,你們想找死嗎!」

雲逸不以為然地笑道:「沒事,要不你把那什麼窮奇叫過來,看能不能鎮壓我。」

「狂妄!」

狼王目露凶光,不過它很清楚自己不是這少年的對手。

嗷嗚!

狼王仰天長嘯,傳遍方圓百里。

吼!

吼吼!

瞬間,數道兇狠的咆哮聲從四面八方響起,有數尊妖王同時趕來!

轟!

一道黑影橫衝直撞,遠處的古樹朝着兩邊轟然倒塌,是一頭蠻牛!

啾!

天際上,尖銳的啼鳴聲響遏行雲,一隻大鳥展開雙翅,遮天蔽日!

不僅這些,還有能徒手搬山的金剛巨猿,兇猛的紅毛獅王和一隻巴掌大小的赤紅色老鼠,一時間,有五頭妖王殺來!

加上狼王,足足六大妖王包圍了雲逸!

妖王,是媲美玄帝的存在!

蠻牛顯然脾氣最為火爆,它巨足震地,以它為中心的大地直接裂開一道溝壑,綿延數里!

蠻牛喘著粗氣:「狼王,對付一名小小的人類你竟然還動用緊急口令,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天空中的大鳥是金烏的一個分支,為無火金烏,此時它開口:「狼王這是好心,這人類雖然不值一提,但他身旁那隻小鹿可不凡,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是神獸冰晶鹿!」

蠻牛定睛一看,隨後哈哈大笑,聲音震天:「是老牛我眼拙了,若是我等吞噬了這神獸血脈,必然能夠再提升一大截,狼王仗義!」

紅毛獅王和赤色鼠王眼中皆有貪婪的神色流露,神獸血脈,這對他們來說可是大補之物!

金剛巨猿足有數千丈之高,它抬手將一座矮山拔地而起,作為它的武器!

狼王沉聲道:「不可大意。這小子不簡單,實力完全不弱於我。」

其實它沒有說實話,方才和雲逸交手它是一擊便落了下風,否則它也不會在第一時間叫人。

不過若說被眼前這人類一擊潰敗,肯定會被其他五大妖王笑話,為了面子,它沒露底!

金剛巨猿不屑道:「人類螻蟻,一擊足以!」

說着它手中的矮山直接朝着雲逸砸下。

雲逸不慌不忙地伸出右手,指尖有一縷黑白相間的力量浮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