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個白昭,白白凈凈的,五官端正清秀,唇紅齒白,有一種陰柔的美。

顧禎不得不說,白昭的長相確實算得上英俊帥氣,如果擱到古代,妥妥的風流美少年。

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改變,顧禎自戀的覺得自己也不差!

見幾人的氣氛有些沉默,潘林打了個哈哈說道:「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這一屆,有一個新生的長相是真的絕了。」

這話一說,吳文洲和白昭直接給吸引了過來,豎起了耳朵。

而顧禎依然是無動於衷,自顧自的收拾著衣服被褥。

但他的心中卻是不屑。

切~好看?能有多好看?

即便是再好看能比得上姜夢兮?

要知道,在前世,被人們津津樂道的不僅僅只是姜夢兮的商業天賦,還有她超凡脫俗的顏值。

曾被西方眾媒體一致稱為「東方的最美面孔」。

「有多好看,你快說說!」

白昭聽了潘林所說,連忙跑到他身邊,饒有興味的問道。

顧禎搖頭笑了笑,想不到這幾人居然這麼悶騷。

唉,不像我,是個低調而又樸實無華的美男子。

「呵,有多好看?我這麼給你說吧,她一入校,凡是校園裡能夠呼吸的生物,都沒有不看她一眼的。」

「而且我聽說,即便是咱們京都那些藝術類院校所謂的校花,在她面前都不夠看的。」

潘林嗤笑一聲,吹噓的說道。

顧禎聽著,突然手上的動作一頓。

他目光幽幽的看向潘林,聲音顫抖的問道:「有……有她的照片嗎?」

這個人,會不會是姜夢兮呢。

顧禎滿懷著期待。

「哈哈,顧禎,剛才看你不在意的樣子,原以為你是一個正經人,沒想到這麼快就露餡了。」

「不過要說到照片么……」

「目前沒有!聽說這個新生雖然美的不像話,但是性格特別的高冷。還沒有人敢拍她的照片呢!」

潘林笑呵呵的說道。

漂亮?還高冷?

聽到潘林的描述,顧禎覺得沒錯了,這個人有很大的幾率就是姜夢兮。

他笑了,笑得極為的燦爛。

姜夢兮,我終於等到你了啊!

「我有事兒先出去一趟!」

顧禎撂下一句話,急匆匆的沖了出去。

留下其他三人在宿舍里摸不到頭腦,什麼事兒這麼急?

潘林開了個玩笑說道:「哈哈,該不是顧禎這小子聽到我說的,怦然心動了,追女神去了吧?」

……「小寒子,我感應到了,那張圖,就是血祭古城幾十萬人煉製的寶物,絕對就是這張圖,好濃厚的冤魂之力!」小雀的聲音頓時在腦海中響起。

聽此,林寒立馬點了點頭,直接朝着那張血氣纏繞的長圖飛射而去。

「是誰?」

「膽敢擅闖我邪魔重地!」

幾乎就在林寒踏步進入這地底空間

《龍血神帝尊》第二百五十三章漁翁得利 隱藏在四周的那些錦衣衛,紛紛替蘇煙捏了一把冷汗,或者是極其不爽。

竟敢叫當今天子是小屁孩!!

秦雲笑吟吟的,卻絲毫不在意。

「你還是第一個敢喊我小屁孩的女人。」

「同樣,也是為數不多可以拒絕我的女人。」

「信不信將來的某一天,你會成為我的媳婦兒?」

蘇煙的美眸微微一閃,第一次有了側目之色。

看着眼下的秦雲,衣衫飄動,氣宇軒昂,特別是說話的那種自信,源自骨子裏。

竟讓她有那麼一剎那的信服!

沉默一會。

她眼波流轉,輕輕開口。

「小屁孩,你這樣的男人姨我見多了。」

「自詡才高八斗,或是有錢有勢,年輕氣盛,以為自己無所不能。」

「其實呢?」

「遇到事,只會雙腿打顫。」

「男人,可不是嘴巴里說出來的。」

「姨又不是那些小女人,花言巧語你還是換個對象吧,街角有個小寡婦,你去試一試,興許她願意給你留門。」

說完,她眨了眨美眸。

成熟不失俏皮,俏皮不失風情。

秦雲暗自吞咽口水,強制鎮定道:「蘇姨,你說話可真風趣。」

「雖然我是想睡你,但也犯不着騙你,我平生最恨始亂終棄的傢伙。」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咱們還會再見面的。」

「下一次,或許你願意跟我近距離接觸接觸。」

蘇煙輕輕一笑,美眸里壓根沒將秦雲當回事,幾分慵懶的伸了伸懶腰,那傲人的線條讓人難以忘卻。

多少女人見了,都得自卑!

「小屁孩早點回家吧,年紀大的女人幽州城有的是。」

「但你最好別來找我,吃力不討好,而且惹麻煩。」

秦雲挑眉:「偏偏,我最不怕的就是惹麻煩。」

「咱們來日再見,不信,走着瞧。」

說完,他轉身,從容離開。

蘇煙合上窗的手微微停滯,留了一條縫,看着秦雲的背影,紅唇上揚,極為動人。

「想睡姨?膽子不小。」

「小傢伙,你可惹上事了!」

……

離開紅欲樓,回王府的路上。

「陛下,為何這麼快又出來了?」

「那女人不識好歹,不如卑職去跟她說明?」陶陽道。

秦雲瞥了他一眼:「說明什麼?說明朕是皇帝?」

陶陽木訥的點點頭。

心想剛才若是將身份表明,說不定陛下這會都跟那蘇姨魚水之歡了。

秦雲白了他一眼,負手道:「你懂什麼?」

「表明身份就沒勁了。」

「登上山峰並非最終結果,而向上攀爬的過程才最值得回味。」

陶陽抓了抓頭髮,面色古怪,暗自嘀咕道:「陛下又是在說什麼淫詞……?」

沒多久,王府到了。

守備森嚴,燈火通明。

一隊又一隊的鐵甲士兵來回巡邏,鏗鏗作響,給人極大的安全感。

秦雲看了暗自感嘆,這些府兵應該都是見過血的,非常悍勇。

如此看來,十一弟的班底不錯,甚至比死去的老九還要好。

門口侍衛看到秦雲回來了,當場嚇得一顫。

齊刷刷的下跪。

「我等參見陛下!」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秦雲立刻做了一個噓的動作。

和煦道:「都起來吧,這麼晚了,不要打擾到別人。」

接地氣的話讓侍衛頭子不由放鬆一些,彎腰試探問道;「陛下,可要卑職叫來王爺?」

秦雲搖頭。

「不用了,十一弟幽州公務繁忙,讓他歇著吧。」

「你們繼續守夜。」

「朕自己進去。」

說着,他邁步跨進前院最為氣派肅穆的閣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