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兒起身,走出神殿,看向頭頂星空,尋找消失了的神座星球,神色越來越凝重,道:「非荒天不可嗎?」

神殿外,白卿兒和漁謠並肩而立,綵衣飄飄,窈窕如畫,宛若站在神月上的兩位神妃仙子。

漁謠道:「只要他出手,無量境之下的神戰,哪怕戰得再如何慘烈,高手再多,他也能將張若塵帶回來。」魔天州再次被林寒坑了一波的消息,很快就通過魔天城中的一眾天驕,傳遍了整個冥古戰場的南域。

整個南域戰場上,來自各大州的天驕們,都是對那素未蒙面的林寒,產生了一種若有若無的敬畏。

畢竟,能夠一次又一次將一個高級大州坑的這麼慘的人,絕對不簡單。

而此時,就在整個冥古戰場

《龍血神帝尊》第八百四十九章衝擊無上極境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婢妾不知,請皇上明示。」雲拂曉冷靜沉著的回應,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蟲怎麼可能知道他是來意?

不過就算她猜到,她也不想這事由她說出來,又不是她做下的,她怕啥?雲拂曉非常淡定的屈了屈身子,恭迎南宮擎上座。

就在這個時候,大殿外傳來一陣響亮的通報聲,「皇後娘娘到。」

雲拂曉一副瞭然的神情,她就說嘛,這樣的後宮之事怎麼可能沒有皇后程菱悅參與呢。

只是這程菱悅是有備而來,還是別人特意通知的呢?

想到這個她在第一時間看向修容,只見修容的神色微微怔了一下,接著立即恢復正常,還鬆開挽著南宮擎的手,顯出一副低眉順眼的溫順摸樣。

雲拂曉看了挑起眉梢,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婢參見皇後娘娘,娘娘金安。」在皇后程菱悅進來的時候雲拂曉和修容並一眾宮女嬤嬤行禮請安。

「臣妾見過皇上,皇上萬福。」皇后程菱悅進來之後,走到南宮擎的跟前屈膝行福禮,接著皇后程菱悅裝著一副驚訝的模樣,「皇上這個時候不是在批閱奏摺嗎?怎麼會在這裡?不會是記掛著我們雲妹妹吧?咦,修容受了什麼委屈?眼睛紅紅的?要不要告訴本宮,本宮為你做主?」

聽了皇后程菱悅的話之後,雲拂曉暗道一聲好,不虧是皇后,不虧是她的對手。

皇后這話說的可不得了,一個顯示她不是專門過來,不過是無意碰上。

二個就是她身為後宮之主,修容如果受了委屈怎麼不是去找她申訴,而去找皇上呢?就憑這個她就可以治修容一個迷惑皇上之罪,還可以治她一個無視皇后之罪。

三個就是點醒雲拂曉,不要做出煙視媚行、妖媚惑主之事,否則她定治她的罪。

南宮擎不過淡淡的瞥了皇后程菱悅一眼,就在大廳的主位坐下。

皇后程菱悅儀態萬千的在他身旁的座位坐了下來。

修容聽了皇后程菱悅的話后臉色一變,接著裝出一副誠惶誠恐的模樣,恭恭敬敬的低頭稟報,「回稟娘娘,婢妾的雪球喝了雲姐姐送來的茉莉花茶之後,死了,婢妾已經找太醫驗證過是中毒死了,婢妾一時驚慌起來就去稟報了皇上,請娘娘恕罪。」

說著修容露出一抹懼意,眨了眨眼,眼眶內瞬間盈滿了淚水,一副害怕的模樣。

皇后程菱悅掃了修容一眼,就移開視線落到看到溫順、嫻淑、靜閑的站著的雲拂曉身上。

雲拂曉聽修容的申述之後一點恐懼害怕也沒有,臉上是從容不迫的神情,南宮擎看了暗暗點頭。

皇后程菱悅看了鄙視的睃了修容一眼,暗嘆口氣,還沒有開始氣場上就輸了,蠢物。

「修容的波斯貓喝了你送來的花茶后,中毒死亡,本宮更新聽聽你有什麼解釋。」皇后程菱悅等了一下,沒見南宮擎有開口的意思,知道南宮擎是想給她全權負責的意思,於是盡責問道。

「婢妾送的花茶?婢妾送什麼花茶給修容了?」雲拂曉非常訝異的抬頭睜眼,一副錯愕不已的神情。

「雲姐姐,您忘了嗎?那天您親口答應等花茶晒乾之後送給婢妾的,她們都聽到,我的雪球就是用了您送的花茶中毒死的,姐姐您怎麼那麼狠心呢,嗚嗚……」修容露出一副哀怨悲戚的神情,好像想不到雲拂曉會毒害她,她非常傷心。

「稟皇後娘娘,修容小主說的都是真的,那天奴婢聽到了。」

「稟皇後娘娘,修容小主說的是真的,奴婢們可以作證。」

修容身後的宮女們立即跪下回答,她們異口同聲的為德妃作證。

「哦,是用剛採收回來的茉莉花做的花茶嗎?」雲拂曉故意拖長聲音,微挑秀眉,眉眼間閃過一抹狡黠,向德妃確定道。

南宮擎聞言立即斜挑劍眉,用深邃而讚賞的目光掃了雲拂曉一下,好聰明,南宮擎暗暗讚賞的點點頭。

「嗯,雲姐姐你確實是說過兩天晒乾了茉莉花做花茶送我的。」修容微微擰眉做出一副回想的模樣,她點點頭,不疑有他的介面應道。

雲拂曉突然一改溫和的面容,清眸驟冷,銳利的盯著修容,向前一步,向著南宮擎和皇后程菱悅屈膝行禮,「婢妾請皇上和皇後娘娘為婢妾做主,治修容一個誣陷之罪。」

雲拂曉說著往修容冷冷一指,她那冷冷的面容卻有著令人不容忽視的威嚴、冷峻,讓德妃心生畏懼。

修容被雲拂曉的果斷凌厲嚇的怔了怔,不過很快就恢復過來,她硬著頭皮神情無辜的應道:「稟皇上和皇後娘娘,婢妾真的沒有誣陷雲姐姐,婢妾說的都是真的,皇上明鑒,皇後娘娘明鑒,婢妾真的沒有污衊雲姐姐。」

修容睜大的雙眸立即湧出大量的淚花,欲墜不墜,若人憐惜,委屈的看向南宮擎,試圖用她的楚楚可憐打動南宮擎。

只是南宮擎慵懶的靠在椅背上,一副有皇後娘娘在,你找皇後娘娘求去,他愛莫能助的神情。

皇后程菱悅看著修容那副造作的模樣,差點一巴掌甩了過去,深深吸了口氣,好不容易壓下心頭的怒火。

「說的都是真的?那我問你,你既然是說我給你的花茶含有劇毒。那我到想問問,我謀害你的動機是什麼?」雲拂曉轉身直接面對修容,冷眸精光驟閃的直視著修容。

修容閃爍的眼眸就是不敢迎向雲拂曉咄咄逼人的視線。

「姐姐的動機,就是,就是妒忌婢妾被皇上翻了牌子。」修容好不容易想到這麼一個借口當即快速說了出來。

「呵呵。」雲拂曉嘲諷的呵呵兩聲。

「論相貌,你比不上我,論家庭出身你更比不上我,論現在的分位你也低於我,我還真想不到我有什麼動機去陷害一位處處比不上我的人。這是第一點。」雲拂曉一針見血直戳要害。

這個修容雖然已經升到正三品的分位,但是她的父親不過一個小小的知縣,並且她進宮已經三四年了,才升到正三品,雲拂曉不過短短大半年時間就升到正三品,誰勝誰負一眼就能看出。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1章辯駁)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宋娉婷驚怒交加,怒視龍左權:「龍先生,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龍左權漫不經心的問:「沒什麼意思,對了,我想問問你們認識我兒子龍在田么?」

宋娉婷正對龍家的行為感到生氣憤怒呢,而且她根本不認識什麼龍在田,甚至聽說都沒有聽說過。

於是她冷冷的說:「不認識,龍先生請你不要岔開話題,你們到底玩什麼花樣?」

龍左權見宋娉婷否認認識他兒子,他眼睛中閃過一抹殺氣,似笑非笑的說:「沒有玩什麼花樣,我要你們寧大集團肝癌疫苗在北方的代理權,利潤所得我要九成。」

宋娉婷斷然拒絕道:「對不起,你們的要求簡直是無理取鬧,我們不可能接受的。」

龍左權挑挑眉頭,冷笑道:「是么,那你們就別想走出這裡了。」

一直滿臉平靜,沒有說話的陳寧,站起來淡淡的說:「如果我們執意要走呢?」

龍左權望著陳寧,沒有說話,只是冷笑的呵呵兩聲。

現場龍家的雙花紅棍龍飛,立即會意,兩步走近陳寧,伸出孔武有力的右臂,搭在陳寧的肩膀上,獰笑道:「小子,你他媽的給我坐回去吧!」

龍飛說著,右手猛然發力,想要直接把陳寧按回椅子上去。

他身材強壯,右臂孔武有力,這用力一按,就算是一頭水牛,他也能夠輕易的按跪下。

但是,陳寧身形如淵如岳,在他右手強大的力量施壓之下,竟然站著紋絲不動。

啥?

龍飛眼睛瞳孔陡然放大,露出震驚之色。

「給老子坐回去!」

龍飛再次大吼一聲,搭在陳寧肩膀上的右手,爆發出千鈞之力,用盡全身氣力,想要把陳寧按回椅子上去。

陳寧依舊雲淡風輕,站在原地紋絲不動。

龍飛用出全部力量,在陳寧面前,竟然就跟鬧著玩似的。

陳寧嘴角上揚,微微一笑:「鬧夠了么?」

什麼?

龍飛聽到陳寧的話,不由再次瞪大眼睛,嘴巴因為震驚而微微張開。

陳寧掃開龍飛的手,然後他一隻手搭在龍飛肩膀上,微微用力,同時冷冷道:「跪下!」

龍飛瞬間感覺陳寧的手,比一座大山還重,壓得他雙膝一曲,重重的跪在堅硬的地面上。

砰!

龍飛一對膝蓋重重的砸在地面上,還伴隨著輕微的骨頭斷裂聲,他的雙膝直接骨折了。

「啊!」

龍飛滿臉痛苦,發出一聲慘哼。

陳寧飛起一腳,如同踢皮球般把龍飛踢得飛出去。

轟隆!

龍飛狠狠的撞在牆壁上,牆壁直接出現一個巨大的凹陷痕迹,並且凹陷處周圍還出現蜘蛛網一樣的裂紋。

龍飛的身體順著牆壁,緩緩的滑落,在牆壁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跡。

龍左權驚呆了!

龍家眾人也全部驚呆了。

就連宋娉婷跟寧大集團的幾個高管們,也被震驚住了。

這也太狠了吧!

龍左權還沒有回過神來,他眼前人影一閃,陳寧已經出現在他面前。

陳寧的速度太快,快得龍左權跟龍家的手下,都沒有能夠反映過來。

陳寧抬手,噼里啪啦的就正反手給了龍左權幾個響亮的耳光。

打得龍左權滿臉浮腫,嘴巴溢血,整個人眼睛里也出現恐懼之色。

陳寧冷冷的說:「你們龍家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這次我不跟你一般計較,如有下次,你們龍家就等著倒霉吧!」

龍左權臉頰浮腫,滿臉憋屈。

世界上竟然有這麼拔份的人,把他得力悍將龍飛打成了殘廢,還把他抽得臉頰浮腫,竟然說沒有一般計較,真是太拔份了。

不過,陳寧隨手擊敗龍家的雙花紅棍,也著實震撼到龍左權跟他的一幫手下。

此時不管是龍左權,還是周圍的龍家手下們,一個個都畏懼的望著陳寧,敢怒不敢言,更不敢上來動手。

陳寧根本沒有把龍家當回事,他教訓了龍左權之後,淡淡的對宋娉婷等人說:「我們走吧!」

宋娉婷、童珂還有幾個寧大集團的高管,都回過神來。

他們生怕再發生什麼事端,連忙跟陳寧離開這裡。

千千 「也好,既然他敢將本上騙來,那麼本上總得給他留下點什麼。」信蒼曲露出一抹淡笑。

明耀的華燈將整條街照得亮如白晝,這天信帝都的繁華確實非別處能比。過了這條街,再繞過前面那片湖,便離川王府不遠了。

兩人往前走着,信元川有意無意的看一眼紀衝風,之後目光又掃一眼腳下,默然未語。

「終是大意了。」紀衝風撫了撫龍鎖寶劍,終於淡淡的道。

信元川眉心皺了一下,「今日本可事成的,但我實在沒想到,不光昆吾迥諾來了,那位一向不屑爭權奪利、自命清高脫俗的仙君殿下竟然也來了!還是為了信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