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白回頭看了一眼小六的房間,臉上露出了欣賞的微笑,如果此刻有親密度條的話,你就會發現,老白的頭上出現了加八十的字樣。

老白微笑的回過身,向著樓下大堂走去。

而此時樓下大堂,眾人都沒有各回各屋,而是一同圍坐在了剛剛吃飯的桌子上。

看到老白下來,佟掌柜連忙招呼道。「老白,老白!」

老白看眾人這個樣子,也知道掌柜的有大事要說,直接一個翻身就從樓梯上飛了下去。

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平時很少在眾人面前展露武功的老白也是難得的展露了一下。

額,雖然,好像,並沒有什麼喜事?

老白的身姿瀟灑、靈動,如飛鳥落地般輕鬆、自如。

眾人原本都只知道老白在江湖上闖蕩過多年,也會一些武功,但是卻沒想到老白的輕功竟然如此了得。

眾人都看呆了,就連出身武術世家的小貝也都只在自己小時候從自己師叔輩的人物身上見過這麼俊俏的輕功。

「哇,白大哥你好厲害啊!」

「老白,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啊?」

。。。

一時間,眾人的誇讚之詞接踵而來。

原本老白飛下來的時候已經後悔了,不過聽到眾人讚美,他瀟灑的回身笑看着眾人,耍帥的說道。

「這算什麼,我真正的功夫你們還沒有見到呢?」

掌柜的對老白最為熟悉,看着老白這顯擺的樣子,笑道。

「行了行了,小六那裏都安排好了嗎?」

老白見掌柜的發話了,瞬間又變成了一個小跑堂的樣子,連忙湊到掌柜跟前小聲的彙報到。

「水已經送上去了,估計現在正洗著呢,其實小六這孩子要遠比我們想像的堅強多了。我看啊,他比老邢要靠譜。」老白小聲的稱讚到。

聽到老白的話,佟掌柜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揮舞着手中的團扇大聲說道。

「那行,那開會,開會!」

聽到佟掌柜說開會了,眾人連忙都正襟危坐,等著佟掌柜發話。

佟掌柜看着眾人都到位了,小聲的說道。

「各位,最近咱們鎮上,風聲很緊,治安很差,要是萬一有人問起我們同福客棧的人和事,你們一定要守口如瓶,千萬不要暴露了。」

秀才和大嘴聞言,連忙害怕的連連點頭。

「不會的,不會的。」

老白看着兩人那慫樣,連忙冷酷的說道。「不會什麼,就你們兩那膽,一害怕肯定要說禿嚕了嘴。都聽掌柜的,嘴一定要嚴。」

眾人看着老白這老神在在的樣子,不由覺得有些放心。

大嘴和秀才連忙點頭應道。「是是是。」

掌柜的見該說的話也都說完了,看着眾人不由無奈的嘆息道。

「你們說,咱們鎮上怎麼就來了這兩個魔頭呢?」

。。。

七俠鎮,地處關中,雖然只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鎮,但卻是東西南北通絡之要地。

東出函古可入洛陽,西入潼關可抵長安,北過黃河可上京師,南下武關可通襄陽,可謂是四通八達,東西南北往來之咽喉要地。

這也難怪日後包大人從雲南入京,會經過這裏了。

而就在店中眾人正討論著雌雄雙煞時,在屋外,兩道黑影正順着牆壁爬上房去。 看到加德林大師和廈桂英朝自己看過來,楊禕一個激靈,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被盯上的小羔羊一樣。

特別是加德林大師犀利的眼神,如同飢餓的迅猛龍發現了自動送上門的瞪羚一樣,那叫一個熱切。

「塔爾雷,你說的這個加德林大師是什麼巨魔,他好像有點不對勁啊,不會對我一個魚人圖謀不軌吧。」楊禕雙手護住了身子。

「放心,加德林大師德高望重,他是暗矛氏族的元老,是首領沃金與巫醫扎拉贊恩的老師。首領沃金被召喚至奧格瑞瑪援助大酋長薩爾,他將森金村交給了加德林大師。」巨魔塔爾雷充滿恭敬地介紹,「加德林大師睿智的老者,只是偶爾會把惹他生氣的人變成青蛙,然後一腳踩爆,腸子肚子流一地。」

「我擦,還真是十分睿智呢。」

楊禕聽了塔爾雷的介紹,才知道原來這個被稱作加德林大師的老巨魔竟有如此顯赫的身份,沃金和扎拉贊恩居然都是這個老巨魔的學生。

「教我強力膠水的沃納爾也擁有大師頭銜,難道他也一樣厲害?」楊禕問。

「我也不知道,」塔爾雷搖搖頭,「沃納爾大師的實力在暗矛氏族一直是一個謎,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強,只知道他和加德林大師都是巫醫且兩人地位相當。」

楊禕這才知道沃納爾大師是這麼有身份的巨魔,他暗自慶幸沃納爾大師不像加德林大師那樣暴脾氣。

「這些冒險者是怎麼回事?加德林大師好像很看重他們。」楊禕問。

「我也不了解這些冒險者,」塔爾雷說,「但是我知道加德林大師是最早提議接納冒險者的巨魔,他甚至寫信給首領沃金,讓首領沃金勸說部落大酋長薩爾接納冒險者。」

暗矛巨魔的首領沃金現在留在奧格瑞瑪,作為顧問為大酋長薩爾提供建議。

楊禕知道部落已經決定接納冒險者了。

部落在戰歌峽谷遭到一場慘敗后,就有消息說大酋長薩爾下令開始在灰谷的戰歌伐木場徵召冒險者,以抵擋銀翼哨兵攻勢。

「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德林大師的信起了作用,讓沃金成功勸說大酋長薩爾開始接納冒險者。不過加德林大師還真是一個睿智的巨魔,冒險者還真有可能幹大事的。」楊禕心想。

……

楊禕向塔爾雷了解了一些暗矛巨魔的情況,此時拉爾·獵齒被派來邀請楊禕去見加德林大師。

楊禕大概猜到加德林大師的邀請他的目的,應該是要商量對付蝙蝠騎士的事情。

於是楊禕就下船跟拉爾·獵齒一起過去。

一路上,楊禕目光熱切地看著冒險者胯下的一頭頭迅猛龍坐騎,他向拉爾·獵齒問道:「這些冒險者看起來和森金村的關係不錯,他們騎著的迅猛龍坐騎不會是你們森金村賣給他們的吧?」

「森金村的迅猛龍坐騎輕易不會賣的。」拉爾·獵齒說。

「那這些迅猛龍坐騎難道是森金村借給冒險者的?」楊禕問。

「這些迅猛龍坐騎可不是借的,是冒險者帶來了未馴服的迅猛龍,然後由森金村的迅猛龍飼養員幫忙訓練的。」拉爾·獵齒解釋。

「還有這等好事,我也想要森金村幫忙訓練迅猛龍坐騎,這是收費的嗎?」楊禕問。

「這可不是收費這麼簡單,這些冒險者之前粉碎了科卡爾半人馬的進攻計劃,得到了加德林大師的認可。」拉爾·獵齒說。

「科卡爾半人馬想要進攻森金村?」楊禕問。

「何止是森金村,這些骯髒的野獸準備同時向杜隆塔爾的巨魔和獸人發動三波攻勢,目標分別是森金村、剃刀嶺和奧格瑞瑪。半人馬一直都是部落的心頭大患,幸好他們的進攻計劃沒有得逞。」拉爾·獵齒說起半人馬恨得直咬牙。

楊禕聽完心裡直呼好傢夥,科卡爾半人馬甚至計劃攻擊獸人主城奧格瑞瑪,他們怕不是瘋了。

同時楊禕也了解了廈桂英他們為什麼擁有迅猛龍坐騎,大概原理就是幫森金村的忙,然後迅猛龍飼養員就幫他們訓練迅猛龍坐騎。

簡單的說就是刷森金村的聲望,聲望夠了才能得到迅猛龍坐騎。

楊禕和拉爾·獵齒聊了幾句,很快來到加德林大師面前。

「魚人波塞冬,聽說你把沃納爾氣得不輕。那個老夥計把自己關在屋裡,連午飯都沒吃。」加德林大師一見到楊禕就笑眯眯地說到,笑起來有點滲人。

「尊敬的加德林大師,這可不怪我,我只是隨便擺弄了一下,誰知道那個強力膠水就煉製成功了。」楊禕說。

加德林大師桀桀笑著,笑聲非常難聽:「當然不怪你,狡猾的沃納爾不知道多少年沒吃過虧了。你能把他氣得吃不下飯,那是你的本事。」

狡猾這個形容詞在巨魔的語境中是一個褒義詞,楊禕知道加德林大師不是來興師問罪的,也就放心了。

接下來,談話進入正題。

「你說昨晚你們用來趕走蝙蝠騎士的是煙花束髮射器?」廈桂英驚訝。

「沒錯,是煙花束髮射器,但不是普通的煙花束髮射器。」楊禕說。

「那,你們有更多的這種煙花束髮射器嗎?」廈桂英問,「昨晚遇到的蝙蝠騎士只是負責夜間巡邏的小隊,扎拉贊恩的在迴音群島的要塞中還有更多的蝙蝠騎士爪牙。」

「目前只有這麼多了,但是我們棘齒鎮可以製造,這需要一點時間。」楊禕說。

廈桂英看向加德林大師。

加德林大師微微點頭,慢聲說:「耐心。」

事情就這麼簡單的談定了。

楊禕之前和沃納爾大師做交易,同意幫忙打敗扎拉贊恩的蝙蝠騎士。所以他答應了加德林大師和廈桂英的請求,決定回棘齒鎮后製造更多的煙花束髮射器。

第二天,棘齒二號經過簡單的修補后終於可以升帆了。

楊禕馬上讓帆船啟航,往棘齒海灣駛去。

數日後,棘齒二號終於回到了棘齒鎮。

棘齒二號在棘齒鎮碼頭靠岸的時候,老瞎眼和莫嘰姆斯早已經在碼頭上等著了。

除了他們倆個,還有一大幫小魚人。這些小魚人之前跟著奔波爾霸在鎮里惹是生非,是奔波爾霸的小弟們。

楊禕剛一下船,這一群等候多時的魚人就圍了過來。

「領主,找到奔波爾霸了嗎?」老瞎眼先問到。

「沒找到,」楊禕搖搖頭,「不過已經有奔波爾霸的消息了,他登上了熱砂集團的航船,那艘船的目的地是熱砂港。」

「領主接下來要去熱砂港?」老瞎眼問。

棘齒鎮里事務繁多,老瞎眼這個副鎮長還有很多事情要向楊禕彙報。

實際上如果不是棘齒二號需要回棘齒鎮的船塢進行維修,楊禕現在已經在前往熱砂港的路上了。

楊禕想了想,這一趟前往流亡港已經花十多日了,而前往熱砂港的航程是前者是數倍,可以說極為耗時。

但是奔波爾霸又不能不去找。

雖然這個小傢伙平時很欠揍,但畢竟是自己的小跟班。

這時,奔波爾霸的小弟們嚷嚷起來,叫著喊著要去熱砂港找奔波爾霸,看起來是忠心耿耿。

老瞎眼被這些小魚人吵得怒氣上來,雙眼一紅,瞪向小魚人們。

小魚人們知道副鎮長的厲害,平時沒有少挨揍,見到副鎮長生氣,立刻哇呀啦啦一鬨而散,再也不敢靠近了。

「老大,讓莫嘰姆斯去熱砂港。」一直悶不吭聲的莫嘰姆斯開了口。

「你去找奔波爾霸?」楊禕問。

「是的,我想去找奔波爾霸。」莫嘰姆斯重重點頭。

Leave a comment